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吕千荣的博客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中国残疾农民;一个不仅可以造福我的祖国、造福世界的国家栋梁;一个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产品、广告、人才策划);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本应该创造多个世界名企名牌出来的世界经济奇才,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先是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后又被迫害劳教关押了三年多,2000年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四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长期脑控迫害我和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脑控群众和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长期脑控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下,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被迫害的不仅不能实现我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和不能实现我用我的经济奇才能创造世界商业奇迹、回报社会的梦想,而且迫害的我在我自己深爱的祖国活不下去和我随时都会被卖国汉奸贪官污吏们迫害死、谋杀死、、、、
   

   在我2014年12月25日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发表了<<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公开呼救信>>并在习近平总书记在推特和脸书的主页上发了<<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公开呼救信>>该文链接,反映了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务机关在我1995年因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强行摊派加码收取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开始我受到了地方的打击报复,1997年6月我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又被关进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后被地方公安机关迫害我,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把我投入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来和机电中队合并称为机运中队)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我被劳教关押了大半年后在我的不断索要下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才向我转发下达了劳教书,在劳教书上我被定为”煽动闹事、无理取闹”,就这样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在劳教所受尽了迫害,并在1999年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劳教关押期间就被有关部门脑控了.2000年8月我解除劳教关押释放后至今十四年多来又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麽了、做什麽了、要做什麽、上面怎麽迫害他的、上面要怎麽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在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多次公开用机动车谋杀我和对我公开进行医疗迫害谋杀,以及公开要用电磁波脑控武器把我攻击成心肌梗塞死、脑液血死、脑中风死等十九年多来长期对我进行的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在我2014年12月25日向习近平总书记发了<<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公开呼救信>>后,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务机关,在2015年1月18日19日两天又两次安排、脑控常州市公交五公司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公交大客车司机准备在我用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时用公交大客车把我撞死,我从2015年1月20日下午至2015年1月21日中午准备在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再发表<<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第二封公开呼救信>>并在习近平总书记在推特和脸书的主页上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第二封公开呼救信>>该文链接反映,有关部门都控制我的网络让我翻墙时无法进入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使我无法再发表<<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致中共中央、国务院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的第二封公开呼救信>>并脑控群众让群众都公开说出来,说这个政治犯的网络都被控制住了让他无法在网上反映揭露对他的迫害谋杀,要用机动车把他撞死了、、、、、、
   
   我在2015年1月21日中午在腾讯微博和QQ群用长微博图片发表了<<吕千荣2015年1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后,在2015年1月21日下午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卖国、贪腐、迫害、残害、屠杀人民的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国安和公安国保特务机关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又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把这个政治犯害死就进行政治改革了,不把这个政治犯害死没法改革,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对他进行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每天脑控群众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麽了、做什麽了、要做什麽、上面怎麽迫害他的、上面要怎麽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全国都知道,联合国都知道,迫害到现在没有办法了、、. "(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
   
   在2015年1月20日至2月6日,我妻子因子宫大出血在常州市武进区武进中医院住院期间,在我两次在网上提前揭露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有关部门要医疗迫害谋杀我妻子,结果我妻子在武进中医院住了八天院就奇怪的患上在正常情况下要几个月才能患上的严重的甲状腺功能减退的免疫力低下终身需要吃药维持的疾病,我向相关部门反映和报警都推脱没有人管,有关部门却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的老婆患上甲减是有关部门用碘131医疗谋杀造成的,并公开脑控群众让群众都说出这个政治犯老婆在武进中医院住院输血时被上面用了含爱滋病毒的血液、、、、、、
   
   在我长期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下,我被迫害的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伸全骑行自行车自如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要靠双拐走路。只要有关部门不公开监控迫害我了,我就能拄着单拐大步走路,我就能拄着单拐可以提重物了,我就能推行四百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几里了。因为在我的心里一直不想走路,心中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我就不会受到迫害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就只能买一辆残疾车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有关部门仍然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在2015年3月15日下午,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非机动车)到武进客运汽车站地区拉客,到了晚上六点左右,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在武进客运汽车站地区拉客时,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晚上谁故意撞到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上,让这个政治犯赔钱,如果这个政治犯不赔钱就报警,特警就会来了把这个政治犯射杀了(枪杀了)、、、、."我听到后就在2015年3月15日晚上六点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中国电信手机打110报警,我反映了上述案情和我十九年多来尤其是在常州武进暂住七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每天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等大量迫害我的案情、、、、.武进区公安局110报警台接警的这个女话务员就迫害我装弱智说:"你开三轮车拉人本身就是违法的、、、、"我说:"我一个肢残二级的残疾人,一个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爱国之心感天动地的残疾人,不是江泽民集团长期邪恶恐怖迫害我,并每天再控制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我早就成为作家、诗人,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成为世界著名的策划师.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成为世界残疾人的骄傲.)我每年要给我的国家光纳税就不止几个亿了.现在我在武进客运汽车站到处听到有关部门脑控群众说:'今天晚上谁故意撞到这个政治犯的电动三轮车上,让这个政治犯赔钱,如果这个政治犯不赔钱就报警,特警就会来了把这个政治犯射杀了(枪杀了)、、、、.'你却装弱智竟然(答非所问 )说我一个被迫害的残疾人被迫害的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倒成了违法了?你们110连我的报警电话都敢删除,这些对我的迫害我都要向(中共)中央反映、、、、"
   
   武进区公安局110报警台接警的这个女话务员被我质问的赶紧挂断了电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