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悠悠南山下
·柬埔寨难以愈合的伤口
·赤柬犯罪背後的同犯
·来自红色高棉监狱纪念馆的见证
·佛國柬埔寨(攝影)
·佛國血魔---波爾布特
·日本紀錄片:柬埔寨大屠殺真相
·柬埔寨大事記
·中國在赤柬政權裡扮演甚麽的角色?
·赤柬領導人受審:遲來和有選擇性的正義
·柬埔寨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根源
·回顧西哈努克親王一生(圖說)
·柬埔寨悲劇的“紅色親王”
·英媒:中企舉止神秘在柬投資百
·赤柬“第三號頭腦”英薩利離世
·柬埔寨是諸侯國嗎?
·柬首相洪森籍以提前大選解決政治爭端
· 新書:中國以援助紅色高棉為恥
·中共情報人員筆下的紅色高棉
·憶想金邊崩解
·仍有西方人為波爾布特政權辯護
·中國對波爾布特政權的影響
·柬埔寨的“仇越”魔咒
【 臺灣、香港 】
·弱國無外交,小人沒朋友
·三十年前的諾言
·宗教與政治的雜思
·中共死穴
·假如鐵娘子沒有仆倒歷史會否改寫?
·香港餘孽
·誰是中國人?
·中美關係:鬥而不破
·愛國主義與本土主義
·臺灣本土與民主的發展之路
·2013/1967
·三十年間塵與土
·驚艷臺灣
·評“中國人所見之台灣”和台灣民主
· 世界視野下的中港矛盾
·從邵逸夫逝世,回望东南亞中的香港
·為何中國不提早收回香港?
·鄧小平不願收回香港:一國兩制的本
·中華民國國小志大麻煩多
·香港六七暴動圖片
·為甚麼新加坡不可以是香港的出路?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日本紀錄片:《污雲籠罩东方之珠》
· 北京會否血腥鎮壓「遮打革命」?
·梁特彈壓狂態畢露 佔中世代華麗登場
·越南22個組織支持香港雨傘革命
·香港鬧文革?謊話要秒殺
·我們都在創造歷史:香港佔中的思考
·期望青年人開創香港未來
·從滬港通和佔中再看中國金融大博奕
·滬港通所反映的思想盲點
·舊時香港成功,源於敢頂撞宗主國
·英密檔:倘中國违反联合聲明,英必出聲
·《港英時代》--重寫我城故事
·兩岸關係即將進入冷淡期!
·誰來代表香港?
·蝗圖騰
·北望,不如南看
·2047香港得唔得?
·香港不是殖民地?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作者:青瑩( Thanh Doan )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圖一、越南曾跟從蘇聯的社會和經濟發展模式
   
   

越南,與中國以及幾個小國被視為世界上共產主義的最後城堡。

   
   自從蘇維埃聯邦共和國崩解以來,越南的共產主義也改變了很多,以便可在新的環境裡生存。
   
   從集體經濟轉變朝向資本主義市場制已把一個落後貧瘠的國家轉身成為世界上經濟快速增長的國家之一。
   
   

經濟資本主義化

   
   
   諸多外國遊客來到越南感到極為驚訝,親眼見到一個共產國家卻與他們所意想的完全不同。
   
   在人與車輛熙來攘往的街道上,人們所看到的是現成的快餐、各形形色色的店鋪以及APPLE 的電子產品,所見到的到處皆是資本主義的景象。
   
   傳媒就日愈變得實用,所報導或談論的都是選美、女模特、男演員的新潮衣著款式及其哪一位大商家賺取更多的金錢等。
   
   消費主義的巨浪似乎正把每個人都捲入從未見過的商品消費中。然而,不少的人也不禁質問: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圖二、西貢市民享受美國麥當勞餐
   
   
   若還有人提及馬克思學說,那也許只在一些甚少學生出現的學堂上,或在茶館內人們談笑的超現實,曾一時過分浪漫而現今無人再想提及的話題。
   
   

社會民生不平衡的政策

   
   
   諸多西方人對最後的社會主義國家之一越南最大的誤解是:社會主義國家應是注重於民生如教育、醫療、退休和失業等方面的政策。
   
   此是社會主義的基本盤石,說明那是共產黨的原本所追隨的真諦。
   
   可是,最近在西貢郊外工業區的大罷工卻像打在當局臉上的一個巴掌,否定了一切。 勞動人民要面對白白地失掉津貼費的危機,因為他們所交付的保險基金將有可能消失的趨勢。
   
   值得強調的是, 那是公司應有的責任,為勞動者交付的錢額, 另一種說法,它是從工人工資裡抽出的部分金錢,並非是來自國家的稅收。
   
   工會的本質是社會主義制度賦予它維護勞動者權利的組織,而現今它成為幾乎無能的組織,實際上它卻是維護公司的利益多於勞動者。
   
   諸多人還懷疑在工業區的工會是為鎮壓罷工工人的保安力量“助長一臂之力”。
   
   此與西方發展國家的工會所扮演的角色相反。
   
   必須正確的理解:沒有任何的一個國家是絕對的“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
   
   西歐的資本主義發展國家實際上受到左派極大的影響,本質上是注重於平衡的政策,促使社會走向較為人文社會的趨勢。
   
   例如在德國,全體每一個公民均可獲享有最高學歷大學的免費教育。
   
   政府也為全體人民提供免費的醫療服務,但每個人首先需要購買保險。
   
   醫療保險費是根據個人的收入額而定,即是說,收入低者是比收入高者少付,則符合其支出的能力。
   
   老人享有退休金,失業者也有津貼金,不多但足以維持基本的生活支出。
   
   對於越南,教育和醫療的費用是大多數家庭直接的重擔。
   
   只有小學教育,政府為每個人付一半的學費,剩下的則由家長自付。
   
   實際上,其他的費用如建設費、衛生費、甚至送給老師的“生果餅乾費”比上述費用還多。(越南學中國的“紅包”文化?譯者註 )
   
   若把那些費用全部加起來,肯定的是,按個人收入額比例計算,在越南每家每戶的教育費比任何的國家都要高。
   
   醫療費在越南也確實是每人每家無比沉重的負擔。據《人民報 》的一次統計資料顯示, 在越南,每個病人需付的費用(與收入對比 )是50%,泰國是13.1%,馬來西亞35%,世界其他國家平均額的是20%。
   
   也像教育一樣,當病人來到醫院,還需支付其他多種費,總稱為“信封費”(越南使用信封,在中國則叫“紅包”。這方面越南卻學足“老大哥”了。譯者註 )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圖三、在新造(Tan Tạo)工業區的罷工顯示共產黨的工會不捍衛工人的權益
   
   
   與醫療費可相比的是藥費,也屬於在本區域最高的費用。
   
   這些費用對收入低的階層打擊最大。 近60%的貧困家庭因治病而負債,以及67%需要借錢支付住院治療。
   
   與古巴相比,那是一個還處於“純粹的共產主義”階段的國家,雖然人們的收入(比越南)還低,但對社會上全體不同階層的人,醫療完全是免費。古巴的醫療成果也使多個發展國家仰慕。
   
   

公共費用支出不透明

   
   
   越南的教育費佔國家總體支出的20%,屬世界上高支出的國家行列。儘管支出多,但教育事業的進步不多樂觀。
   
   此也毫不驚訝,若觀察教育的改革,則支出越多卻越多阻滯。
   
   能夠獲取最大的利益並非是學生或大學生,此與教育的目的相違背。
   
   在越南,各種社會保險基金、醫療保險基金,多年前曾已預報將出現崩潰的危機。
   
   此是來自勞動者交付的和稅收的資金,因投資上不透明而產生直接的後果。
   
   最近幾次大罷工也敲起大警鐘,一旦各種基金無可再支付,人們的反應就越大。
   
   即使政府曾為安撫勞動者,說有解決方案,保證他們將可收取足夠的錢額。問題是如何實行?因為國債已經日愈沉重了。
   
   

市場制的越南

   
   
   也許越南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在國徽上公開標明(寫上)“社會主義”的國家, 但又是一個在社會上能享有平等政策極少的國家。
   
   實際上, 貧富和上、下階層所享有的權利的界線日趨分明和差距更大。
   
   共產主義所留下最大遺產之一是各類總公司和國家集團。它們素來便有特權直接享用國家的各種資源,或在法律上享有優先權。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圖四、在國徽上和在享受國家特權的集團公司裡,越南是“社會主義”
   
   
   這些總公司、集團在原則上應該使用特權來推動國家經濟發展,是主力,但實際上則成為發展的阻力。
   
   我還記得在九十年代裡, 那時國家剛打開門戶,人們還互問:“ 國家或加工的貨物” ?,意思是說,由國家生產的貨物總比私人優先。
   
   現在則完全不同, 多個國家集團由於管理差和貪污氾濫,令民眾失去了對政府領導力的信心。
   
   這些問題直接挑戰領導層的合法性, 也正如人們對社會主義道路提出巨大問號的一樣,而越南政府仍然肯定它的路線是“正確”的。
   
   
   今天的越南,肯定不再是剛剛解放那個年代的共產越南。
   
   現時的趨勢,人們所開辦多個新的咖啡館,則以(過去)分配制度時代的風格佈置裝飾。
   
   也許在某處還有人多少會懷念那個貧瘠但有平等的歲月,可是肯定無人願意再返回那個年代。
   
   
   

嶺南遺民譯

   
   2015年4月23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2015/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