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0——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
家庭教会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前言2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圣爱团契2013-4-5聚会(照片)
·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照片)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民间人士严正学、胡石根、朱春柳(照片)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鞠鸿怡姊妹7月13日受洗
·为圣经在中国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89学生领袖陈章宝(陈天石)采访录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聚会中警察进来查身份证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
·2013-10-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
·2013-1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就从科学来推动精神文明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
****************
***********
***********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
·发达的前额叶使人类具有精神的天性
·只要崇拜效法英雄就会具有英雄精神
·效法耶稣甘愿受苦才会具有基督精神
·基督精神能够带来健康的心身
·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灵与魂
·真的存在上帝灵魂千禧年
***************
·2013-1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1-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在一个六四人士参加的家庭教会中的讲道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
·就现在警车已经停在我家院门口
·为大院门口外监视我们聚会的警察祈祷
·圣经非法是当今中国重大人权问题
·河南省南乐县基督教会同工与信徒被抓捕、失踪的经过
·为到我们教会潜伏听圣经的警察祈祷
·为到我们教会潜伏听圣经的警察祈祷
·为到教会给访民送棉衣的爱心人士祈祷
·2013-12-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圣诞节基督徒将到美驻华大使馆前祈祷
·为5天后圣诞节的传福音事工祈祷
·为5天后圣诞节的传福音事工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0——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20——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急的日子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2月
   
   (现将25年来,我们教会曾经历过的一些见证,曾写过的一些文章,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能过上不着急的日子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1999年10月8日
   
   1995年1月17日,王丹写了一篇文章《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几天前,我再次读王丹的这篇文章时,我发现这是一篇非常好的文章,现在仍然非常适用。在这篇文章中,王丹谈到:“我们的目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为我们普通老百姓说话、做事,这就是我们的目的。”,“谁敢于站出来为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说话,谁就会得到人民的赞同,就能成为人民信赖的代言人”,“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在维护人民权益这个问题上”。
   
    在这篇文章中,王丹还谈到“我们应该拿出一些比民主、人权更新颖、更贴近民众的口号,比如社会公正。”“从事这样的工作,不仅合理合法,而且当局也没有理由予以反对和压制,政治风险系数也不高。”“维护人民权益这件事具有相当高的可操作性。”在这篇文章中,王丹谈到了可操作性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观点。
   
    在这篇文章中,王丹还谈到了他的一点经验,就是长治一案,山西省长治市公安局长何土宽徇私舞弊殴打教师申丰祺致死,该案发生以后,王丹委派一位懂法的朋友,请了律师和记者几下长治,披露此事;并在海外媒体发表追踪报道。王丹说长治案的经验说明,维护人民权益这件事具有相当高的可操作性,建议各地朋友试着去做一些。
   
   在这篇文章中,王丹还具体建议道:“一九九五年中,我们这些当年曾参加过八九民运的人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在维护人民权益这个问题上。”在1995年2月全国人大召开之前,王丹发起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这封信主要是维护普通百姓的基本权益,在这封信中谈了三件百姓受欺负的具体案例,其中有我们的主内弟兄华惠齐被警察殴打一案。
   
   可是在一九九五年很多朋友并没有按照这个重点去做,在以后的几年中很多朋友也没有按照这个重点去做。目前国家正面临着进一步的变革,在变革中必然会有一些普通百姓的利益受到伤害,如何保护他们的利益,这应该是我们思考的问题,我建议大家读一读王丹的这篇文章。我们应该让所有的百姓,让所有的好人、老实人、受苦的人都过上不着急的日子。
   
    徐永海
   
    1999年10月8日
   
   徐永海
   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邮政编码:100032 电话:6603253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一、近两年来,我在北京和各地广泛接触了很多朋友,有一个突出感受,就是大部分朋友仍然没有丧失八九年时候的热情与理想,很愿意再做一些事;同时面对复杂的环境,又不知道做什么好,因此普遍有一种迷茫的情绪。不少朋友“下海”经商不能说没有失望与无奈造成的动因,现在越来越多的朋友认识到,在即将到来的大变革中,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做出自己的努力。使社会发展向着一个符合我们的理想的方向前进。为此,一些朋友积极探讨用什么方式来达到这一目的,在这里,我和一些朋友提出一个想法,供各地朋友讨论。目的在于如果能形成共识,各地朋友应该统一行动,彼此协调,以期更有效地推进社会进步。
   
    二、我们认为,一九九五年中,我们这些当年曾参加过八九民运的人应该把工作重点放在维护人民权益这个问题上。从目前局势看,随着腐败加剧和经济状况恶化,人民的合法权益,包括生存权受到不公正对待和来自行政权力的侵犯的现象越来越多,也日趋严重。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本来是政府的事情,但是事实上,人民权益受到的侵犯很大程度上根源恰恰在于政府。这样,在维权这一局面就出现了真空。谁填补这一真空,谁敢于站出来为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说话,谁就会得到人民的赞同,就能成为人民信赖的代言人。就我们本身而言,早在八九民运中,绝大部分朋友给自己的定位也是在推动社会进步这一点上。我们从来不是为了争取政权,我们的目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因此,维权这件事是我们最立得住脚的选择,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三、做维护人民权益这件工作,其内容包括调查普通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受到政府侵犯的个案,在关心、慰问受害者,帮助受害人和弱者打官司,为他们提供法律咨询、资金援助、精神安慰和舆论声援,等等。从事这样的工作,不仅合理合法,而且当局也没有理由予以反对和压制,政治风险系数也不高。更重要的是,它能达到以下几个目的:(1)树立道义形象;(2)通过做具体工作凝聚我们的力量,而不再流于口头上的清谈;(3)借此深入地接触和了解社会,为今后进一步的工作奠定基础;(4)借此锻炼我们的动手能力,并密切联系社会个阶层。
   
    四、在此,我们向各地朋友介绍一个维权行动的试点工作,也算是一点经验和教训。前不久中央电视台等各种传播媒介报道了山西省长治市公安局长何土宽徇私舞弊殴打教师申丰祺致死的案件。这个案子是我们直接插手做的。该案发生以后,我们在偶然的机会得知这一消息,迅速派一位懂法的朋友连夜赶去长治了解了整个情况,以后又先后从北京请了律师和记者几下长治,披露此事;与此同时可,我在海外就这一事件发表了七篇追踪报道,这些行动与文章在当地及受害人家属那里得到了很大反响,受害人的家属专程到北京找了我。在处理此案过程中,我们动用了法律、新闻等几方面的关系,并做好了事态恶化后为之公开呼吁的准备。目前此案已结,效果应该说是相当不错的。无论当局还是当地民众,都知道我们介入了这个案子,但始终没有出现不正常的干预。我想,至少是与此案有关的人,都会得出一个印象:“六四”这些人还在活动,而且是在为我们普通老百姓说话、做事,这就是我们的目的。长治案的经验说明,维护人民权益这件事具有相当高的可操作性。
   
    五、就维护人民权益一事,我建议各地都可以选择一至两个类似的长治这样的案子试着去做一下,在这方面,我们应该相互呼应,彼此提供全力的支持,争取形成一种声势,让老百姓看到我们在做什么。在做事的过程中,我们提出以下几点供各地朋友参考:(1)维权一事不要把眼睛盯在结果上,要看到真正的意义在于过程,在于参与。有些事做了也可能没有明确的善果,但不做可能更糟。可能我们介入的很多案子实际上也帮不了多少忙,但至少我们可以让受害者感到温暖;(2)维权的事刚开始做时不要涉及很敏感的地区和问题,以免当局神经过敏;(3)此事的效果不见得一下子很明显,但只要我们坚持去一点一滴地做,就一定会产生良好的影响;(4)在做的过程中,各地应及时通报情况,交流经验,相互帮助;(5)选择各案要慎重,要选那些民愤极大、违法极明显、当事人愿意接受我们帮助,且证据十分确凿的案子,以免当局抓把柄,如果没有合适的,宁肯不做;(6)维权是我们的个人行为,既不是什么运动,也不是人权问题,这是一种呼唤,保卫社会公正的问题。我们应该拿出一些比民主、人权更新颖、更贴近民众的口号,比如社会公正。
   
    六、请对维权一事表示赞同,并愿意参与的朋友与我联系,也欢迎听到不同意见和建议。
   
    王丹
   
    1995、1、17
   
   
   
   
   
   
   
   
   
   
   
   
   
   
   2015年1月注: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希望在脑科学研究上得到您们的支持帮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1月30日
   
   
   1、多年来我一直带领一家庭教会,教会肢体多为良心犯、民主人士、维权人士
   
   在78、79西单墙民主运动时期,我热心民运,曾帮助过“四五论坛”台湾籍成员郑钦华。在八十年代中期,郑钦华(科力思)出任海外中国民联副主席(主席王炳章,也为我们的北医校友)。为此,北京警察曾安排人(我的同事)引诱我“组党”。(多亏我没有能力。后来我的这同事因帮助警察引诱了我,被调到中日医院并安排出国)。那段期间,北京警察审问了我6次,我险些成为“新青年会杨子立等被判重刑”的前传,而逃过一劫。
   
   1989年2月我走进教堂,接受了主耶稣,成为了基督徒。1989年“六四”期间,作为基督徒,我与缸瓦市教堂的秦红红、刘焕文、高约翰、唐立华等肢体举着横幅、十字架等多次到天安门声援学生。“六四”后,我深深地感到,由于我们中国没有信仰,没有基督信仰,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而自然会出现六四这样的悲剧。“六四”后,我为主传福音,希望中国人都来具有大爱的心,为此曾几次坐牢。
   
   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面向良心犯及家人、民运人士、维权人士传福音,就让我们这些人先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吧,先来具有连仇敌都爱的心吧。因为坐牢、受苦等经历,我们这些人的心中自然应当具有着比常人更多的“恨”;但是在耶稣进入到我们的心中后,我们心中的“恨”是越来越少,“爱”是越来越多。25年来,很多良心犯及家人、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在我们这里接受了主耶稣,成了基督徒。
   
   
   2、由于我们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没有联系,更没有得到过资助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多年来一直以良心犯为主,不少肢体因民运、维权、信仰坐过牢,甚至多次坐牢。这些主内肢体出狱后多失去原有的工作,没有了收入,不少肢体连低保、医保都没有,生活十分困难。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这些弟兄姊妹在其他方面已经为主奉献的很多,在民运、维权、信仰方面已经做出了很多牺牲。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支出,只是在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来聚会的肢体中不少是外地在京访民(也是良心犯),平时生活很是艰难,有时弟兄姊妹也会带点菜来,让这些肢体吃顿好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