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江中学子
·余某29
·余某30
·余某31
·余某32
·余某33
·余某34
·余某35
·余某36
·余某37
·余某38
·余某39
·余某40
·余某41
·余某42
·余某43
·余某44
·余某45
·余某46
·余某47
·余某48
·余某49
·余某50
·余某51
·余某52
·余某53
黑社会青年王明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王明(40)(图)
·王明41
·王明42
·王明43
·王明44
·王明45
·王明46
·王明47
·王明48
·王明49
·王明50
·王明51
·王明52
·王明53
·王明54
·王明55
·王明56
·王明57
·王明58
·王明59
·王明60
·王明61
·王明62
·王明63
·王明64
·王明65
·王明66
·王明67
·王明68
·王明69
·王明70
·王明71
·王明72
·王明73
·王明74
·王明75
·王明76
“一千块”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一千块”监控1
·“一千块”2
·“一千块”3
·“一千块”4
·“一千块”5
·“一千块”6
·“一千块”7
·“一千块”8
·“一千块”9
·“一千块”10
·“一千块”11
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1
·女失业2
·女失业3
·女失业4
·女失业5
·女失业6
·女失业7
·女失业8
·女失业9
·女失业10
·女失业11
·女失业12
·女失业13
·女失业14
·女失业15
·女失业16
·女失业17
·女失业18
·女失业19
·女失业20
·女失业21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2014年7月1日上午,县物资局黄局长、一男工作人员和居委会一女工作人员上门为我(邹引娇)传授“致富捷径”。黄局长切入正题游说我 拆旧屋建新屋,这也正是县里安排黄局长此行的真正目的。黄局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你们姐弟之间沟通好,一起把旧房子拆了,盖一栋四、五层的新楼房。楼上几层住人,楼下一排店面,自己开店或出租,你家经济状况马上就会改变,日子好过得很……”叫我不要办理土地证、房产证更正登记,自行把自己县城住房拆掉,唯一的目的就是骗我自行把县城住房拆掉,毁灭物证。这无疑是当局的“釜底抽薪”计。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邹怀钢夫妻先后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表哥吴义顺之妻和侄子邹自新)房产,堪称“宜黄房霸”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下图:监控人员李金珠(家庭妇女,邹怀钢之妻,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兼任镇政法书记李惠兰大姐)双击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破网软件打开海外博讯网看到揭露他们恶行的文章找邹引娇吵架,承认“监控邹引娇全家”、“把邹引娇娘打出门”、“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侄子邹自新、表哥吴义顺之妻)房产”,催促邹引娇天天去告状……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96年邹引娇家马路旁厨房因扩建马路被拆除后,邹引娇花200元请县建筑公司张挥武察看现场,绘制施工图纸,在流水坑里打桩浇筑了三根钢筋混凝土支撑柱,拆了靠流水坑平房,跨流水坑扩建成一栋二层钢筋混凝土房屋(前屋)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母亲看清了邹怀刚夫妻的为人,为使侄子邹自新也叫邹牛仔日后有一安身之处,母亲生前决定将她谭坊老屋交由邹自新继承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2014年5月22日上午,县城管局许股长、几名凤冈镇工作人员等来看我屋边流水坑。许股长指着我的屋大声说:“我想用铁丝网把这里围起来,防止行人摔到坑里去,这家人不让我这么弄。”我出门说:“情况根本不是许股长说的那样。许股长和施工方钟老板都说要用电动冲击钻在我前屋下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上钻洞才能安装铁丝网。以安装铁丝网为借口,要把我房子弄垮。谁家的房子都不会让他们这样弄。再说,安装铁丝网未必非要用电动冲击钻在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上钻洞才能安装。你们把铁丝网和支架拿来,我可以自己安装。”许股长听后哑口无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说为了疏通坑里水道要叫人将我屋旁已封闭坑面里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砸掉去。县里派来的施工方当时浇筑流水坑两侧混凝土墙面偷工减料马虎了事,不但基脚挖得浅,而且没用一根钢筋。后因混凝土墙面基脚不稳有坍塌的风险,施工方又在流水坑里浇筑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撑住坑两侧混凝土墙面。几次洪水过后,流水坑两侧混凝土墙面基脚有的已被洪水淘空。如果将坑里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砸掉去,坑两侧混凝土墙面必将坍塌,坑两侧原来砌的石堤很可能会被震倒或拉倒,我房屋即使不坍塌也将成为危房。宜黄县官员为将我房屋弄倒阴招损招毒招迭出,可谓煞费苦心。这几名工作人员显然是有备而来,来之前相关官员已交待他们怎么说。我对他们说:“陈县长前几天亲自到这里实地察看,说不是我这里的问题,主要是坑前面几处有问题。如果将坑里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砸掉去,坑两侧混凝土墙面必将坍塌,坑两侧原来砌的石堤很可能会被震倒或拉倒,我房屋也可能保不住。这个责任由谁来承担?”这几名工作人员无言以对,不久就离开了。6月1日夜晚八点多,下了一场雷阵雨,流水坑里再次涨水,洪水从坑里涌上来,淹没了小巷路面,灌进了附近居民公共饮水井。当晚十一点多,洪水才退去。6月9日下午,县里派施工方负责人钟某某来看流水坑。我说:“县里做的工程弄狭了坑,现在只要雨下得稍微大一些久一些,洪水就会从坑里涌上来,淹没小巷路面,灌进附近居民公共饮水井。周围居民吃水成了大问题。以后,饮水井里每灌进一次洪水,你就拿水泵来抽一次,抽完再撒点漂白粉,这应该能做到吧?”钟某某找了个僻静角落打手机向相关官员请示。因为相关官员没批准此方案,钟某某也未答复我。6月20日1时左右,宜黄县神岗乡因连降暴雨突发泥石流导致党口村小学教学楼倒塌,死亡四人,其中包括二名儿童。我家这一带也下了雨,但雨势不大,洪水从坑里涌上来,淹没了小巷部分路面。

下图:黄局长送给我四斤香蕉、四斤苹果,说县里安排他和我结“帮扶对子”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7月1日上午,县物资局黄局长、一男工作人员和居委会一女工作人员上门为我传授“致富捷径”。黄局长送给我四斤香蕉、四斤苹果,说县里安排他和我结“帮扶对子”。为表示诚意,黄局长主动将手机号码告诉我。我把目前尚未解决的问题和自己出钱出力加固前屋下流水坑的事告诉黄局长。黄局长说:“你家本来就很困难,自己出钱出力做不容易,政府会给你钱,不会让你白做。”邹怀钢夫妻非法侵占我房产一事,黄局长说:“你父母去世时都没留下遗嘱,从法律上来说,父母遗产(邹怀钢位于县城小南关19号的房产)子女都有份。”我说:“按民间传统来说,父母遗产一般传子不传女。邹怀钢不但未赡养父母,反而纵容老婆李金珠虐待甚至殴打我老母亲。像这种无情无义之人,父母遗产确实不该由他一人独占。我父母有三个儿子,长子邹怀川、次子邹怀光和小子邹怀钢。兄邹怀川早年病逝,留下长子邹自由和次子邹自新。母亲中风瘫痪在床那几年,全靠侄子邹自新悉心照料。所以说,父母遗产大弟邹怀光和侄子邹自新都有份。如果按民间‘补长’的习俗,侄子邹自由也有份。邹怀钢独占父母遗产既不合理也不合法。”黄局长听了频频点头,说我讲的话很有道理。双方继续交谈一会儿后,黄局长切入正题游说我拆旧屋建新屋,这也正是县里安排黄局长此行的真正目的。黄局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你们姐弟之间沟通好,一起把旧房子拆了,盖一栋四、五层的新楼房。楼上几层住人,楼下一排店面,自己开店或出租,你家经济状况马上就会改变,日子好过得很……”宜黄县房价这些年一路飙升,谁都知道炒地皮盖房子赚钱,但这钱并非人人都能赚,有权有势有关系的人才能为所欲为捞金攫银,普通百姓连保住自己赖以谋生和安身的房产都成问题。早在十多年前,我就有一次拆旧屋建新屋发家致富的机会,因为社会黑暗官场腐败,发家致富的机会被以权谋私的官员抢走了。93年,我在县物资局旁开店自谋生路,因店面所处地段好,被几名官员看上。99年,这几名官员以县政府名义下文说要整治西马路,打着“市容整治”的幌子,将我谋生店面强拆,毁民店建高楼大厦高价出售。如果当时政府允许我自拆自建,我早就自力更生过上好日子了。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全家赖以安身立命的房屋又面临被不法之徒和贪官污吏巧取豪夺。县信访局罗局长说我家这一带位置好,黄金地段。邹怀钢夫妻对我房产垂涎三尺,宜黄县官员对我家这一带也虎视眈眈。邹怀钢夫妻为骗我拆房子也多次说过类似动听的话。宜黄县委县政府指使县土管局搞假调查和县房管局藏匿邹怀钢房产证档案,显然是别有用心。从目前情况来看,我拆旧屋建新屋发家致富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倘若我被花言巧语迷惑自行把房屋拆除,官员找借口不让我建新屋也不让我复原旧屋,我到时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比窦娥还冤。此外,我还在网上咨询了多位律师,律师一致认为:在双方未分开土地证、房产证之前,房屋绝对不能拆,拆房子等于毁灭物证,问题会更麻烦。这无疑是当局的“釜底抽薪”计。我对黄局长说:“我房屋土地证、房产证都登记在邹怀钢名下,邹怀钢连房产证复印件都不给我,这种人不可能靠得住。我房子存在,土地证和房产证都分不开,一旦房子拆了,土地证和房产证更分不开。一起拆旧屋建新屋的事等把土地证和房产证分开再说。”黄局长等三人见游说不见效,说还有别的事,离开了。7月7日我打黄局长手机,谈我目前尚未解决的问题,请黄局长多向领导反映争取早日解决。黄局长叫我“有问题不要急,慢慢来”,说电话里有些事谈不清,约我明天上午到居委会见面谈一下。7月8日上午,我到居委会和黄局长见面,在场的还有陈主任等。黄局长主要谈邹怀钢非法侵占我房屋一事。黄局长一再强调“这是你姐弟之间的家庭内部纠纷,与政府无关”,称这件事只能上法院解决。我说:“如果县土管局、房管局依法依规将邹怀钢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的土地证(土地证目前暂由县土管局保管,并未作废,邹怀钢说他找人就可以补办)、房产证予以收缴和作废,那剩下的就是家庭内部纠纷。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还是政府的事。县委县政府指使县土管局搞假调查和县房管局藏匿邹怀钢房产证档案。连县委县政府都弄虚作假不依法办事,我怎能相信县法院会依法断案?”黄局长摊牌说他权力有限解决不了我的问题,叫我以后不要打他电话。宜黄县委县政府安排的这次“官员与访民结帮扶对子”活动就这样草草收场无果而终了。

    我将上述内容于2014年12月1日提交江西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宜黄县委县政府采取答非所问的方式进行回复。当局此举既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我反映的问题事实清楚言之有据,而当局一贯独断专行,没有知错必改、有错必纠的勇气和决心,于是采取视若无睹的方式进行“冷处理”。邹怀钢夫妻派亲戚、熟人等游说我不要继续举报,说什么:“他(邹怀钢)吃低保反正是吃国家的钱,不吃白不吃,再说宜黄县违规吃低保的有很多,你根本举报不过来,所以,你没必要举报他违规吃低保”;“县里安排老板资助他女儿上大学,这笔钱老板总是要出的,别的‘贫困生’也未必是真的,可能也是关系户,这笔钱给谁都一样,你也没必要举报他”……为混淆视听隐瞒邹怀钢夫妻违规吃低保的事,县里派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欺骗我说县里已取消了邹怀钢夫妻和女儿的低保。邹怀钢夫妻则指使亲戚、熟人等欺骗我说:“他(邹怀钢)夫妻俩现在都没吃低保,都在吃企业退休金。他吃县轻工综合厂的退休金,每月一千多元。他老婆(李金珠)吃县沙石公司的退休金,每月也有一千多元……”2015年1月25日,我亲耳听到李金珠对人说:“我以前在县沙石公司上班,工龄20年,现在每月领退休金一千多元……”李金珠接连生了五个女儿,邹怀钢因超生早就被县轻工综合厂开除,如果现在还能领企业退休金无疑是天方夜谭。再说,邹怀钢出生于1956年10月,要到2016年10月才满60周岁,目前根本没达到领退休金的法定年龄。李金珠小学未毕业,无业,家庭妇女,没在县沙石公司上一天班,现在居然有了20年工龄则更是天下奇闻。据了解,县沙石公司工人配偶及子女未参加社保的,在男满60周岁、女满55周岁可申领养老补助金(目前335元/月,享受金额与未参保城镇大集体企业退休人员养老生活补助金、返城未安置就业知青养老生活补助金保持一致)。李金珠父亲李标齐原为县沙石公司工人,李金珠可申领养老补助金(335元/月)。目前,李金珠一边领335元/月,一边还继续违规吃低保。从各方面反馈的情况来看,邹怀钢夫妻和女儿仍在继续违规吃低保。此事再一次证明:宜黄官场上下猫鼠同眠姑息养奸,监督管理机制形同虚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