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黄继光堵枪眼”真假辩]
九剑博客
·吴少华:大纪元预言成真 环球时报无奈哀鸣
·昆云山房:我们的财富到哪里去了?
·程晓容:大官巨贪小官巨腐 中共末路穷途
·不管人们信与不信,该发生的一切一定发生,〝天要变,谁也挡不住! 〞
·辩论会辩出真相 研讨会传出谎言
·追查国际: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还在继续
·高智晟在陕北窑洞一笔一划写书
·近21万人诉江 鲍彤:诉江案应进入法律程序
·一直被掩盖的马克思遗言 绝对不敢让广大党员知道
·专访童木(一):你不让我见 我就站门口讲(组图)
·德国议员:六种方法反对中共强摘器官
·李放:爱祖国≠爱中共党国
·高智晟:绝不投希拉里
·川人:面对中共舆论洗脑 我们更需冷静思考
·王友群:习近平尊重台湾民意可以赢得举世的尊重
·大卫?麦塔斯:按需杀人案例 无不让人震惊
·谢天奇:川普胜选 美国变局 打开中国政治破局之门
·【今日点击】专访骆家辉:王立军出逃和活摘文件之谜
·章天亮:川普当选与全球宁静革命
·活摘 十年调查
·【特稿】川普胜选 世界将平稳开启新局
·川普阵营敬佩大纪元新唐人公正报导
·美国大选爆出王立军逃命案内幕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图)
·川普阵营谴责人权迫害兼回应骆家辉指控
·辛灏年:中共没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大卫?麦塔斯:掩盖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中共法官为何惧怕律师辩护
·金言:里根结束苏共 川普结束中共?
·960万平方公里国土是谎言 中共卖国真相大曝光
·九天剑:阴霾昭示天象 共产邪教将亡
·希拉里“邮件门”背后的惊天黑幕 “只怕把你的眼珠瞪出来”(组图)
·高智晟失联 新书遭劫 高夫人公布电子版 免费下载
·周晓辉:上海官员接受大纪元新唐人采访有推手
·《时代》选最有影响照片 江泽民最怕见的一张照入围
·《九评》问世12年 著名学者:当今乱世的解药
·【特稿】九评问世12年 中国巨变在即
·寤翰:〝三退〞 原来与政治无关
·不惧中共刺杀 大卫?麦塔斯调查“活摘”初心不改(组图)
·周恩来杀了多少人?曾一手制造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觅真: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无边福祉
·【禁闻】《九评》12周年 逾2亿5千万人三退
·飞天大学获中国古典舞艺术最高学位授予权
·川人:中国共产党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邪恶超过纳粹《活摘——十年调查》全球首映
·袁斌:贾敬龙死了,谷开来却活着
·觅真:九评——人类心中剿灭中共的火把
·【内幕】中共被看透 倒台已临近(完整版)
·中共财政部不可告人的经济秘密
·程凯:中国人的穷根
·【禁闻】于泓源被免职 曾恐吓杀死高智晟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揭开惊天黑幕 《活摘.十年调查》纽约首映
·高天韵:聂树斌案判定无罪 最大冤案仍在继续
·章含之换肾内幕恐怖 李庄: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欲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专访罗拉巴克:若里根仍在任 中国民主已成功
·方舟子“发家”黑幕 与610办勾结大起底
·全球首例 台湾高雄议会提案声援控告江泽民
·世界人权日 全球逾200万人吁大审江泽民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迫害法轮功篇
·美国国会举办大型法轮功听证会 关注活摘器官
·川人:中国共产党定将亡于〝活摘〞暴行
·一切为了孩子——郑景贤的自辩词
·【禁闻】电影《血刃》震撼华府:保持善良需要勇气
·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 赛前媒体聚焦
·世姐决赛落幕 林耶凡完美诠释〝使命之美〞
·重庆法轮功案开庭 公诉人承认法轮功合法
·遒真言实:北京检方在玩火 这个国家离呜呼哀哉不远!
·叶启明:崩溃三部曲 雷锋 雷政富 雷洋
·纳瓦罗《致命中国》让中共恐惧的章节包括活摘器官
·全球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大师新年快乐!
·阚神州: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王华:加入杀人组织是非常可耻的事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2017年新年致辞
·雷洋事件 中国人看清身边的邪恶(完整版)
·2017年 中国良心犯妻子们的新年寄语
·李林一:中共变异了西方世界的思维和行为
·夏小强:郑景贤信仰无罪 华夏正道光明
·李一然:感知神明和信仰
·【王友群专栏】中国共产党亡是谁也挡不住的天意
·【新年特稿】2017巨变中的希望和曙光
·涂先赐:怎么辨别好坏对错
·余文生律师:须让他们清楚迫害法轮功有罪
·2016年逾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709案律师李春富被释放 出现精神失常状态
·独家 惊天重大发现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一切中国问题的疑惑迎刃而解
·大陆律师发起联署 要求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辞职
·全球起诉风云激荡 法网恢恢无处可藏(图)
·“血淋淋的酷刑记录”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曝光
·法律专家:中共两高新规解释是司法界耻辱
·川人:道德回升奇迹现 法轮圣王在人间
·周永康郭伯雄薄熙来 在押高官八成患性病
·中共两高的司法解释是反人类罪的罪证
·曾铮:看川普国家祈祷早餐会演讲有感
·陶铸夫人回忆录:共产党杀人放火集体嫖娼
·马列主义是毒药
·梵蒂冈邀黄洁夫赴器官会议 被批为中共背书
·【禁闻】新闻人物:中共活摘头号刽子手黄洁夫
·【特稿】共产主义不是出路而是绝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继光堵枪眼”真假辩

【大纪元2015年0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青报导)编者按:本文旨在探索历史真相,无意对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人说三道四。我们认为,如果他们的死被利用来服务于某个政党的政治目的而被随意编造,那才是对逝者最大的不敬。
   
   黄继光“舍身堵枪眼”的故事在中国大陆可谓尽人皆知,这是中共一直以来鼓吹的韩战中“最激动人心”的一幕。人们也一直信以为真。
   
   互联网上对中共宣传的战斗英雄的质疑声,已经走入了课堂,历史教师无法让学生信服他们的说法,迫使中共喉舌不得不正面回应。最新的一个事件是,官方网站4月21日刊登《黄继光战友:我亲眼看见他堵上了枪眼》,这就使得黄继光的故事又多了一个版本。黄继光故事的前后版本众多,来源却正是新华社、《人民日报》这样的官方媒体。因为他们编的故事,前后矛盾,漏洞百出,难以自圆其说。俗话说“真理越辩越明”,本文正是本着这个目的而写。

   
   一、新华社三个版本自相矛盾
   
   1. 新华社首版
   
   “黄继光堵枪眼”的故事首版刊发于1952年11月21日的《人民日报》,来源是“新华社朝鲜前线20日电”。里面的内容有“三挺机关枪疯狂地扫射着,挡住了我军前进的道路”,随后,“(黄继光)便提着手雷向前冲去。敌人的机枪扫射得十分猛烈,他刚冲过去不多远,身上就中了几颗子弹;后面的战友们只见他摇晃了一下,又向着敌人地堡扑去。当敌人的子弹再次射中了黄继光的身体的时候,他已经扑到敌人的工事上,并用身体堵住了一个正在发射的敌人的枪眼。接着,他的战友们便发起了冲锋。这时敌人的火力点上另外两挺机枪又叫起来,正在这个紧急的时候,黄继光伸出了一只手臂,把一颗手雷塞进敌人的火力点里,轰然一声,敌人的火力点被完全炸毁了。战斗结束以后,战友们在黄继光的身上找到九个机枪子弹射透的洞口。”
   
   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报导中的黄继光,枪弹穿身而过并无大碍,连中数弹才不过“摇晃了一下”;堵住连续发射的机枪口后,还能观察敌情,发现另外两挺机枪又叫起来了;更绝的是,这时黄继光还伸出手臂扔了一颗手雷,把另外两挺机枪给报销了。稍微用心留意的读者还会问,既然还有手雷,为什么先前不用手雷而要用身体去堵枪眼呢? 由于太过离谱,一个月后,新华社第二个版本出来了,这回改成了,先扔手雷,再堵枪眼。敌人的“三挺机关枪”变成了“七挺机关枪”。
   
   2. 新华社第二版
   
   《人民日报》于1952年12月20日刊登了由新华社记者石峰、王玉章重写的《马特洛索夫式的英雄黄继光》一文,把首版中的荒谬情节全部删除。同时,这个版本补上了首版中忘记的堵枪眼的时间,是“天快亮了”的时候,内容还有“敌人火力点里的七挺机关枪撒开一个稠密的扇形的火网”,“用自己的胸膛抵住了正在喷吐着火焰的两挺机关枪”。新华社在文后还加了一个编者按:“此稿是经各方仔细核查最后判明的情节”。 但这个版本仍旧被民众批的体无完肤,请看下面穿插在原文中“老兵冬雷”的部分评论。
   
   “敌人火力点里的七挺机关枪撒开一个稠密的扇形的火网,越打越疯狂,子弹像大雨一样地打在被炮弹炸起的山坡上的虚土里。在照明弹的光亮下,黄继光提着手雷,带领着两个战友跳跃地前进。当冲到离敌人的火力点三、四十公尺的时候,忽然吴三羊仆倒了,接着萧德良也倒了下去,紧接着黄继光也跌倒在地上了。”
   
   “倒下的黄继光并没有牺牲。他的左臂和左肩被射穿了两个洞。他回过头来望了望,看见他的两个战友都一声不响地躺在那里,爆破的任务就完全落在他的身上了。于是他忍着痛,用脚蹬着山坡上的虚土、碎石和敌人的尸体,向着火力点一步又一步地爬去。机枪子弹成群地落在他的头前、脚后和身边,溅起的碎石打到他的身上。但是他不顾这些,他继续慢慢地向火力点爬去,直爬到离火力点只有八九公尺的地方,他就挺起胸膛,举起右手,准备把手雷仍向敌人。正在这时,一梭子机枪子弹又射进了他的胸膛,他又倒下了。他的握着手雷的右手,向前伸着平放在地上,他胸膛上被射穿了五个洞,鲜血汨汨地流着,他昏迷过去了……”(这段描写很假:一、如果是五颗机枪子弹高速贯穿胸膛的话,人是会当场死亡的,没有一点存活的可能性,这可不是警匪片里的情节。二、谁在现场数出有五颗子弹?战后发现黄继光的身上有9个弹孔,现在加上左臂和左肩上的两颗已经有7颗了。难道后来他扑到两挺机枪上时只中了两枪?)
   
   “一阵阵的冷雨落在黄继光的脖颈上,敌人的机枪仍然嘶叫着,他从极度的疼痛中醒来了。他每一次轻微的呼吸都会引起胸膛剧烈的疼痛。他四肢无力地瘫痪在地上。他挣扎着用负伤的左臂半支起身体,然后用最后的力气举起右臂,把手雷向火力点扔过去。轰然一声,手雷在距离火力点不远的地方爆炸了。火光夹着黑烟冲天而起, 敌人的机枪不响了,黄继光也被这巨大的爆炸震得昏迷过去。 ”(这是一段记者的想像。这时黄继光距离火力点仅八九公尺,黄继光在坐着的情况下用尽最后力气扔出手雷,手雷离火力点很近,而他距手雷爆炸点肯定不到八九公尺。苏制反坦克手雷威力巨大,一下子炸塌了地堡、地堡后面的五挺机枪和几个敌人。黄继光毫无掩护地处于爆炸范围内,是不可能存活的。)
   
   “在一刹那的寂静之后,忽然火力点里的机枪又叫了起来。那里的地堡是被打塌了,但没有被炸坏的两挺机枪还在一个枪眼里发射着,虽然火力没有以前那么猛,但刚刚发起冲锋的反击部队又被它压在山坡上。”(两挺机枪不能构成扇面,怎么可能压制反击部队的多角度进攻)“在这时候,黄继光又醒过来了,这不是敌人的机枪把他吵醒的,而是为了胜利而战斗的强烈意志把他唤醒了。”(记者有读心术,连黄继光怎么醒过来都知道?)“黄继光向火力点望了一眼,捏了捏右手的拳头。他带来的两个手雷,有一个已经扔掉了,另一个也在左臂负伤时失掉了。现在他已经没有一件武器,只剩下一个对敌人充满了仇恨的有了七个枪洞的身体。这时天快亮了,四十分钟的期限快到了,而我们的突击队还在敌人的火力压制之下冲不上来。后面坑道里营参谋长在望着他,战友们在望着他,祖国人民在望着他,他的母亲也在望着他,马特洛索夫的英雄行为在鼓舞着他。这时,战友们看见黄继光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他像一支离弦的箭,向着火力点猛扑过去。用自己的胸膛抵住了正在喷吐着火焰的两挺机关枪……。”(刚刚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扔手雷,现在又像一支离弦的箭。美军的两挺机枪并排放着,并排放着的机枪必须半米以上的间距才可能射击。小个子黄继光的胸膛怎么可能同时抵住两挺机枪呢?)
   
   “我军的反击部队像海涛一样地卷上山头,很快就占领了阵地。在激烈的近战中,守在上面的敌人的两个营——一千二百多人被全部歼灭了。”(敌人挤在一个枪眼里的两挺机枪阻挡了海涛般的反击部队,全指望一个黄继光消灭它?敌人的两个营都挤在这个火力点后面?)
   
   3. 新华社的第N版
   
   不管怎么样,这个第二版靠着中共的保护勉强维持到2000年前后。那时中国开始纪念朝鲜战争50周年,一些黄继光的战友纷纷出面叙述当年的情况。“经各方仔细核查后的”第二版所说的一些情节又被否定了,一些过程也再度被改写。 于是有了目前广为流传的一个版本,它刊登在新华网上。这个版本删改了所有对第二个版本质疑的细节。
   
   “1952年10月,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黄继光所在营与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激战4昼夜后,于19日夜奉命夺取上甘岭西侧597.9高地。部队接连攻占3个阵地后,推进到零号阵地半山腰。此时,山顶上敌一个集团火力点,以3挺重机枪、4挺轻机枪的密集火力,死死地控制着制高点,冲击部队受阻。要夺取阵地,必须拿下这个火力点。营参谋长向6连下达命令,组织爆破组,坚决炸掉敌火力点。第一、第二个爆破组连续冲上去,两组同志全部壮烈牺牲。第三个爆破组又冲上去,全组同志又困在敌人阵地前。参谋长心急如焚。”
   
   “关键时刻,黄继光挺身而出、、、、、、他带领2名战士勇敢机智地连续摧毁敌人几个火力点,一名战友不幸牺牲,另一名战友身负重伤,他的左臂也被打穿。面对敌人的猛烈扫射,他毫无畏惧,忍着伤痛,迅速抵近敌中心火力点,连投几枚手雷,敌机枪顿时停止了射击。当部队趁势发起冲击时,残存地堡内的机枪又突然疯狂扫射,攻击部队再次受阻。这时他多处负伤,弹药用尽。为了战斗的胜利,他顽强地向火力点爬去,靠近地堡射孔时,奋力扑上去,用自己的胸膛,死死地堵住了敌人正在喷射火舌的枪眼,壮烈捐躯。在黄继光英雄壮举的激励下,部队迅速攻占零号阵地,全歼守敌两个营。”(大家可以看到,对照起来看,1952年“经各方仔细核查后的”新华社第二版实际上已经没有几行字能存活下来。黄继光 “胸膛上被射穿了五个洞” ,没人提了;黄继光堵住“两挺机枪”也不见了。)
   
   中共官媒后来的报导还证实,新华社“经各方仔细核查后的”这一版还把三位执行爆破火力点任务的主要人物的名字都写错了!黄继广被写成“黄继光”,肖登良被写成“肖德良”,吴三洋被写成“吴三羊”。“黄继光”已经将错就错,中共也不想改了。
   
   这样“经各方仔细核查后的”新华社报导如何叫人不质疑?!新华社如何向国人解释这N个版本的不同?!
   
   二、黄继光堵枪眼的时间自相矛盾
   
   黄继光是前志愿军十五军四十五师135团的士兵。但该军军长秦基伟却在他的回忆文章里《鏖战上甘岭难忘的七天七夜》不留余地地排除了黄继光事迹的可能性。他在文中说到志愿军1952年10月19日黄昏发起收复阵地的战斗时,称部队“激战到半夜,全部恢复了表面阵地”。而中国大众所熟知的黄继光事迹是在几个小时后的凌晨(“天快亮了”)发生的。
   
   黄继光的作战时间不但被他生前所在军的军长否定,也被所在的四十五师政治处干部所写的书否定。该师政治处干部李明天、王精忠、李天恩三人合著的《上甘岭大战》一书中说:“……战至20日1时,歼敌5个连,恢复了全部阵地”。
   
   事情还没有完。否定黄继光的还有更权威的中共解放军文献。2000年由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抗美援朝战争史》,是中共解放军当局出版的关于朝鲜战争的最权威文献。该书第三卷第292页中明确写道:“19日晚,志愿军第四十五师……在坚守坑道部队的配合下,至20日1时,全歼占据597.9高地表面阵地的美军第7师共5个连,全部恢复了表面阵地”。这资料白纸黑字说的也是“20日1时”。不等黄继光出场,部队就已经“全部恢复了表面阵地”。
   
   为什么黄继光所在部队要否定黄继光舍身堵枪眼的“壮举”呢?研究朝鲜战争的学者穆正新在其《成人不宜的“黄继光堵枪眼”》中有非常详细的分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