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藏人主张
·袁紅冰、蔣繼先將在台北信義書局文化講座舉辦新書座談會
·袁红冰教授评“洪习会”
·《中華民國祭》是惡意詛咒嗎?
·《神州悲歌》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信義書局文化講座」新聞稿
·从“人彘”恢复为人 《神州悲歌》为讨伐中共抛砖引玉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致台灣讀者的親筆信
·人民幣快速貶值的前因後果
·特朗普当选总统跌破全世界眼镜!
·又沒提到習近平中國在怕什麼?
·深圳轉機險釀「銅鑼灣書店」事件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第十世班禅喇嘛死因之谜探究
·以自由之名來談臺灣的政治發展
·川普面臨兩個美國和全球化挑戰
·國人歷史觀的幾個笑柄
·一代藏人的身份困境
·中共對台戰略的「進化版」?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中國正在懲罰蒙古國「自古以來」就有的蒙藏文化、宗教交流活動】
·中國生育率的問題比預料的更嚴重
·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川普打破政策惯例与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推特發文狂嗆中共
·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為什麼「中美國人」即便受到實名舉報貪腐,也毫髮無傷?
·卡斯特羅之死和王岐山在全國政協講話
·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中国污染物排放世界第一
·中共會動用一切能量對台出手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把握「川蔡效應」契機下的台灣應處之道】
·「中國夢」+「被肢解恐懼症」
·誠品世界最高書店夢碎
·极端主义笼罩下的东突厥斯坦
·陳水扁政治迫害案真相的司法調查委員會
·川普當選後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公投無關統獨,在於國家正名
·中国雾霾的“十面霾伏”和经济困境
·百年政黨國民黨的末日大崩潰
·为什么寄《杀佛》给十世班禅大师的女儿
·网民视野的2016年中国
·納粹與中共的「種族主義」
·蒙古不堪中國「以商逼政」,台灣呢?】
·進化中的「自然災害」:「霧霾」「土地污染」與「基因改造」
·習近平終於「自承」反腐是為了權力鬥爭
·德國之音: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習核心」時代「批毛」「當然是」禁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新書出版消息!
·「愛國賊」與「第五縱隊」?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如何廓清時代的大困惑?
·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川普平衡美中关系会倾听台湾观点
·川普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川普民粹论点在中国民众中产生共鸣
·國民黨大崩潰
·為何周強突然坚决抵制司法獨立
·習近平「反腐」的出發點與戰略
·習近平不得不拿下劉亞洲
· 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習近平正在為保衛自己的權位而拼命
·反分裂國家法》其實可以隨時醒來
·袁紅冰攜酒百年行
·BBC: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朝鲜有哪些著名海外暗杀行动
·台灣與中國,價值觀平行的兩個世界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從「被出賣的台灣」到「被囚禁的台灣」
·馬英九的馬腳與蔡英文的迷思
·買下臺灣比打下台灣便宜」
·中共軍隊再次興起軍隊國家化的行動
·習近平眼中的馬英九與國民黨百年黨國
·印度乘中共两会向习核心将了个军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当终于有飞机来时,我脱掉藏族衣服,换上一套解放军军官的制 服。(新制服让我感觉很奇妙,我很喜欢,但它让我感觉自己的角色在起 变化,而我不知道那到底意味着什么。)虽然成都的天气比雅安好,但仍 然是很坏的天气。飞机剧烈颠簸着,有时还大幅起落,很快我就严重晕 机了。当时的场面非常尴尬,因为我太晕了,最后开始呕吐起来,找不 到东西,只有用我全新的解放军军帽接着。结果,飞机降落以后,我无 法向迎接我们的解放军军官敬礼,因为我没法把帽子戴上。不过除那以 外,一切都很顺利。飞机降落后不久,我就见到了邓小平、刘伯承和贺 龙,他们都是西南局的最高领导人,负责解放西藏。
   
   
   他们希望了解我的历史,所以我简单介绍了自己的经历,从很多年 前我被学校开除,并且见到叶剑英时讲起。我讲了起码一个小时,他们 都很有耐心,专注地听着。我讲完之后,他们告诉我当前的计划。他们 说,中央政府已经决定派解放军前去解放西藏,而西南局的第十八军将 成为这一行动的主力部队。(此时是1950年3月。)他们还说,政府决定 和平解放西藏,询问我是否认为有这样的可能。我说和平解放西藏的策 略比使用武力好太多了,使用武力的话,必然会造成藏人和汉人间的深 切仇恨。此外,我说如果大批部队进驻西藏,一定会造成给养方面的困 难,因为西藏非常贫穷,没有可以运载现代给养车辆的公路。
   我在重庆期间与邓小平谈过几次话,还常常听他发言。在一次谈话 中,他和我决定把我们目前的地委名称「康藏边境地区工委」改为「巴塘 县党委」(由刀登和曾曲扎负责)。 我们还决定将「东藏民主青年同盟」的 名称改为「中国共青团成员」。我花了很多时间阅读各种刊物和文件,学 习共产党的少数民族基本政策。他们还给我看了许多只在党内高层领导 间流传的电报等内部文件。我获得几次机会与其他高层干部恳谈目前党 内和解放军的情况,还参加过几次高级官员的会议,讨论有关解放西藏 的具体事宜。能够参与其中当然让我很兴奋,因此当我第一次看到有高 官在邓小平发言期间竟然睡着了时,我非常吃惊!(我记得当时觉得或许 不是所有的解放军官员都那么好。)
   然后有一天,邓小平告诉我,因为天宝从来没有去过西藏,也差不 多把他会的藏语都忘光了,所以他们打算派我代替天宝,由我担任中共 西藏工作委员会委员(仅有的藏族委员),作为主管五省区的西南军政委 员会委员和西南民族委员会委员,跟十八军一同进藏。天宝在西南局西 藏工委内的工作也将由我接手。我认为这个决定有道理,因为我的藏语 和汉语都很好,又了解西藏,还认识那里的很多重要人物。邓小平告诉 我,我的角色极为关键:我的任务是赢得西藏上层阶级的支持,把他们 争取到新的中国政策这边来,同时在整体上维持汉藏间的友好关系。为 此,我要就解放军官员或许不了解的西藏人的禁忌和担忧提供咨询。贺
   
   
   龙和刘伯承还让我负责发展一些能为部队做翻译的藏族干部,他们指示 我联络我在巴塘的两个组织中的双语成员,让他们去康定接受组织和培 训。我立马向巴塘发了一封电报,让所有可以做翻译的人到康定等我。
   中共中央和平解放西藏计划的前提是,解放军的行动不会伤害到农 民,也不会严重扰乱他们的日常生活或文化。纪律是关键。战士们都接 到命令,不许强拿民众的东西,要尊重当地民族、文化和宗教的符号。 鉴于大部分的西藏乡村都很穷,而共产党派去的大军又需要大量供给, 我知道仅仅是军粮供应方面就会有问题。饥饿的士兵难有纪律,也难以 控制,所以我向邓小平建议,军队不应依靠沿路找吃的,而应从中国带 去他们需要的粮食。他采纳了我的建议,立即让贺龙和李达负责生产一 种粉末状的替代食品。他们最后生产出的是一种鸡蛋、大米、花生和菜 豆的混合物,既轻便(因此便于携带)又有营养,吃起来也容易,只需加 水就好,如果加入热水,吃起来就有点像是炖菜。我觉得这个主意非常 高明。
   在让我适应新职位的过程中,邓小平将我介绍给张国华,他是十八 军军长,也是西南局西藏工委第一书记。那以后不久,我和张国华一同 飞往成都,落实解放西藏的计划中我们所负责的具体部分,我们乘车从 成都前往设在新津的十八军总部。
   十八军有三个师:五十二师、五十三师和五十四师。五十二师已 经从北路开进康区,他们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甘孜,很快就会往德格进 发。我被分配到五十四师,将从南路向巴塘进发。我担任该师的党委副 书记。
   我希望我的工作能做得出色,也就是做到最好。要达到这个目的, 我知道我需要一些帮助。过去十年我都没有与中国共产党联络过,我 对当前党内和解放军内的情况不甚了解,我不想犯愚蠢的错误,所以我 问张国华是否可以为我安排一位了解当前政治事务的秘书。张国华仔细 寻觅之后派陈竞波来帮我,他是五十四师党委成员之一,写得一手好汉 字。有他帮忙让我很高兴,现在我有更多信心开展我的工作了。
   
   
   图十三:在西南局总部,1950年摄于重庆。前排左起:王维舟、平汪和张国华。
   因为邓小平强调要和西藏上层阶级建立良好关系,所以我买了日本 武士刀、收音机和丝绸锦缎等礼物,准备在适当的时机赠送。张国华和 我回到成都以后,我还派人将几千银元送往巴塘,因为我知道那里的商 贾和平民会希望我们用银子而非纸币来交换他们的商品和服务。
   除此以外,我还要负责组织为康区的部队运输的驮队,所以我在成 都购买礼物之后就去了康定,邀请夏克刀登、邦达多吉和玉茹本等所有 重要的康巴领导人赴康定,共同商讨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办法。
   准备攻打昌都的解放军主要驻扎在德格和巴塘。我们很快决定,夏 克刀登将负责北路(甘孜到德格)的供给运输,而我则负责南路(理塘到 巴塘)。这是一次规模浩大的行动,仅仅为了将供给运往巴塘,我就雇了 十万头以上的驮载牲畜(主要是牦牛)。雇这些牲畜并不困难,人人都争 先恐后地提供自己的牲畜,因为解放军支付的是银元,许多藏人因此赚 了大钱。我后来得知,这其中也发生了一些占便宜的事,一些藏人押运 工将薄刀片插入米袋中,从每一个袋子里偷走一些大米。假如我当时就
   
   
   知道这些事,一定会对我的同胞发怒,因为我不希望任何事情阻碍此次 行动的成功。但那是一段忙碌又兴奋的时间,除了眼前的工作以外,我 根本没时间去想别的任何事。
   我们同时做着两件事情。一方面,我们正组织军事行动;另一方 面,我们也尽可能劝说西藏政府接受和平解放。我们派出格达活佛这样 的宗教领袖去昌都与拉鲁会谈,此时拉鲁已经接替宇妥出任昌都总督。 我则去拜访邦达多吉,说服他的兄弟阿波饶噶也去昌都,设法从旁影响 拉鲁。我还派人与早已相识、驻扎芒康的第九代本格桑旺堆联系,进行 工作。我们尽了一切努力动员拉鲁去劝说拉萨政府派代表前来讨论和平 解放事宜,我们真诚地为这次会谈努力着,但它却没有发生,我们没有 收到拉萨的正式答复。我们还了解到,就在我们张罗会谈的同时,西藏 政府已经派了夏格巴和强俄巴等官员去印度寻求其他国家的支援,包括 军事支援。既然如此,一段时间之后,当中央政府看出拉萨的意图,并 且深信拉萨不会让步以后,就下令让十八军跨过金沙江。
   西藏士兵勇敢应战,但他们在数量上处于弱势,更完全不是训练有 素又久经沙场的解放军的对手。这些藏人无法阻止中国部队的前进势 头,短短两周以后,昌都的整支藏军(共约一万人)和刚刚接替拉鲁出任 总督的噶伦阿沛.阿旺晋美都成了俘虏。
   此时,东藏的战斗已经结束,我很快就在前往昌都的路上了。我毕 生都希望着并为之努力的,就是能有机会直接参与到改变西藏未来的事 业中去。我曾经想望过的许多事情都实现了,但昌都战役造成许多藏人 丧生仍让我难过。尽管如此,我相信中国共产党将在西藏创造一个我曾 经梦想过的社会,而我也期待自己能在这一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5/04/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