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藏人主张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反驳他说,虽然西藏政府的法令及其从前在康区的行径的确有问 题,但这些是民族内部需要改革的问题。我说,尽管如此,我们只有
   
   
   联合起来才能真正推翻刘文辉,并且建立强大的政治实体以抵御外来侵 犯。 这一时期我特意为此写了一首歌:「不要区分卫藏〔西藏〕和多康〔安 多和康区〕/我们都是同民族的兄弟 /必须团结在一起 /忠于自己的民族 而前进。」1 这是首好歌,但像夏克这样的人很难理解这种泛藏民族观点 的重要性。
   除了建立统一的大西藏这个观点以外,夏克对于我想驱逐汉兵的想 法也表示怀疑。虽然他从理论上赞同康巴自治的观点,但是驱逐国民党 驻军和官员将严重影响到他和他家族的切身利益。他担心如果设法驱逐 汉人县政府,必定会引来更多汉人进入康区,到时候我们又怎么办?
   他的反应很好地说明了我们在本地和别处都面临的一些问题。康 巴人世代生活在偏僻的山谷里,几乎完全与世界隔绝。他们对外面世界 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认为现在的生活方式也会永久持续下去。我试着解 释,中国国民党政府松散又软弱,目前进行的抗日战争几乎已经超出中 国政府的应对能力。我告诉他,在四川省有不少彼此仇恨的军阀,他们 相互间的战事让这整个区域都不稳定。我说,此外还有另一个因素,就 是中国共产党,他们日益发展壮大,已对国民党构成威胁。我试着让他 明白,现在或许是藏人在家乡夺取自治权的最好时机,因为中国国民党 政府很虚弱,注意力又在别处。
   我们有过许多类似的谈话。那是一段奇异、兴奋又危险的时期,因 为我过着一种双重生活。白天我在学校教书;校园以外,我们的组织继 续秘密碰头。我们聚集的时候会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出决定,之后各自回 到家里或者工作场所,设法实施计划。我们的一切沟通都是口头上的, 因为担心书面文件会被发现,对我们不利。这一阶段我们主要做的只是 与人交谈,了解人们在想什么,并且十分小心地向他们介绍,在他们居 住的高山和溪谷外的世界正在发生的事。
   1 藏语:dbus gtsang mdo khams ma phye, mi rigs gcig gi spun zla, nga tsho rdog rtsa gcig sgril, rang rigs la rgya ‘tsho dgos.──戈尔斯坦、喜饶、司本石初注
   
   
   有一段时间,我感觉我们的行动获得了实质进展,但很快我的运气 就改变了。这一时期我当然一直与康定的阿旺格桑保持着联络,有一天 我收到他捎来的紧急消息,要我从现在开始加倍小心。
   一位在康定国民党办事处工作,名叫格桑郎杰的藏人怀疑上了我。 之前我寄去康定的书被他没收了一批。包裹上没有写名字,所以他也不 知道是谁寄的,但他怀疑这事与我有关。我去德格以后,康定的国民党 办事处就开始特别注意我。后来我发现,他们已经调查出我曾因为是共 产党而被学校开除一事。阿旺格桑就是在发现他们知道这件事后,来信 警告,说我的处境可能很危险。
   这个消息令我非常沮丧。现在国民党官员在密切注视我的行动了, 这事不会带来好结果。我到德格也不过四、五个月。我原本的计划是在 这里住一段时间,把德格作为我的活动基地。现在我不得不重拟计划。 我假装没事似地继续每日工作,但脑海深处正思考着在必要时会派上用 场的出逃计划。
   我的逃跑计划是,向西渡过金沙江进入西藏。这在当时并非易事, 因为金沙江是西藏政府和中国国民党政府的界河,只有藏族商人才能轻 易通过,其他人都必须接受严格检查。我听说过西藏政府的检查站卫兵 将装扮成藏人的汉商认出并遣返的事。我很可能无法渡河,因为我的发 型和举止都像个汉人。幸好当我还在重庆的时候,就为这一最终可能发 生的事做好了准备。
   在我离开重庆以前,我造访了达赖喇嘛设在那里的办事处。我告诉 他们,既然不得不离开学校,我的计划是回到康区,今后或许会去西藏 朝圣,请他们予以帮助。他们看上去很乐意帮忙,说不会有任何问题。他 们一定对那些导致我被学校开除的行为而感动,因为他们说我是个关心 藏人的好人。他们给我一封致昌都总督的介绍信,并用办事处的图印密 封。此刻我还有这封信,希望它能在德格情势有变时助我顺利进入西藏。
   事实上,我对信的内容存有疑心,所以我悄悄将蜡印加热化开,打 开了信封。结果信没有问题;信里说我是个好青年,对藏民族有强烈的
   
   
   忠诚。还说中国政府错误地指控了我,把我从学校开除。「但他是个好 人,」信的结尾说,「假如他今后前往拉萨朝圣,请勿加以阻拦。」
   结果这封信的确派上了用场。康定国民党办事处没有公开指控我是 共产党,但他们开始在整个康区散布关于我的谣言。这样让我吸引了更 多注意,使我的工作也愈加难以开展,最后甚至完全不可能。在我到德格 的第六个月底,我觉得已经无法在这里呆下去了,所以我开始计划逃跑。
   我的计划正是时候。
   接下来的几周内发生了两件事情。首先是一些西藏政府兵穿着平民 服装骑马从金沙江那边来到德格。他们说是来买东西的,但显然他们是 来刺探这一区的国民党中国军队。
   我打听出这些士兵的住所后,邀请他们到我家做客。我招待他们喝 青稞酒,随意地问起他们到来的目的。他们说只是来做生意,但我知道 绝非仅仅如此,所以在谈话中,我就故意告诉他们驻扎在甘孜、巴塘、 康定等地的汉军数目。(他们早已知道这些情况,但见我愿意主动提供情 报显得很高兴。)接着我又不经意地问起,西藏的边防兵是否会准许持有 重庆办事处介绍信的藏人通过。这些士兵给了我肯定的答复,我就请他 们替我捎信给岗妥渡口的官员,告诉他我有个朋友正带着西藏政府的介 绍信去西藏,可能很快就要抵达边界了。士兵同意替我捎信。不久以后 当他们再次来到德格时,我找到他们并询问是否已经帮我捎信。他们向 我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于是我开始为逃跑计划做更详细的准备。
   这以后不久,一批汉人士兵骑马来到了德格。我立刻警惕起来。平 常这里只有一小股驻军(大约三十人)。突然间,一支上百人的连队在一 位李姓长官的带领下出现在德格。李长官马上邀请我赴宴,那是专为我 设的宴席!我担心这次可能是真的有麻烦了。
   在汉地和康区,摆脱敌人的传统手段之一,就是邀请他们前来赴宴 或参加特别的庆祝活动,等他们一到,就将他们囚禁或杀死。我想李长 官到来以前一定已经听说过我的事。(不然他为什么会请我去赴宴?我们 根本不认识彼此。)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我决定,唯一的应对方法就 是佯装不知情,表现出因受邀而感到荣幸的样子。
   
   
   赴宴当晚,我的心跳的很快。一开始什么都没发生。用餐时他待我 非常热情。(我现在觉得李长官那时只是想摸清楚我的情况。我也觉得他 当时在跟我玩把戏。我敢肯定他知道我在想什么,可能他觉得这个假意 热情的游戏很好玩吧。)我们聊了各种话题,随着夜晚平静地过去,我也 壮起胆来,决定试探一下他。
   我告诉他我喜欢打猎,问他是否愿意借我一支来福枪,因为这一区 有兔子,我想去猎兔。这不过是个花招,我俩都心知肚明。这也是个考 验。他会放心地给我来福枪吗?李长官笑了,说他很乐意借我一支枪, 而且当场就把枪给我。我对枪支大加赞赏,向他道谢,几天之后将其原 璧奉还,有意强调我的诚心诚意。我们有时会长谈,而他也会询问我的 过去和家庭情况。这些往来都很友好,但我并不对此心存幻想。几天以 后,我的朋友占堆告诉我李长官处心积虑要逮捕我的事。
   占堆的父亲在德格和巴塘间的白玉县邮局工作。他告诉我,李长官 担心在德格这样一个大县城里逮捕我会引起太多人注意,而且我在这里 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已交了不少朋友。他不想把我或任何有共产党嫌疑 的人变成烈士。现在我知道他打算趁我单独一人时下手。我决定好好利 用这个情报。
   在下一次与李长官交谈的时候,我说我已经七、八年没有回巴塘看 望过家人了。如果他能允许我回家探亲的话,我会非常感激。他同意 了,而我完全清楚他在动什么脑筋。去巴塘的必经之路是白玉,那里将 是对我下手的最佳地点。我去德格地方王的政府,向他们说明我希望经 白玉去巴塘的计划,请他们给我三匹役马。(我知道这个消息会传出去, 这样会让李长官更相信我的话。)我还请占堆给他父亲捎信说我即将经过 白玉,如果有必要,希望能在他家借宿一晚。我想李长官当时一定以为 我已经落入他的圈套。
   几天以后的大清早,刀登和我离开德格,随行的还有德格政府派来 管役马的一位村民。阿旺格桑继续留在康定,而占堆也留在德格继续开 展我们的工作。我和刀登抵达金沙江边的岗妥渡口后,我们停了下来,
   
   
   对随行的村民说我们想在这里吃饭。当时还没到吃饭时间,他看上去有 点惊讶。
   「为什么想在这里吃饭?」他充满疑惑地问。 我说我们喜欢这里的景致,问他有没有问题。「没有,」他一边嘟囔
   着,一边就去为我们生火煮饭了。只剩我们俩时,我冲着河对岸喊了三 声。那是我先前在给西藏政府边防关卡的信中约定的暗号。
   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在我发出信号以后,一位船夫划着皮船渡 金沙江而来,正如我计划中那样。
   「这是怎么回事?」那位德格村民很纳闷。「你们不是要去白玉县 吗?」
   「是的,」我说。「但既然我们已经来了,我想过河看看对岸的风景。」 德格人看上去半信半疑,最后我让他自己回德格的时候,他更怀疑 了。但他也拿我们没办法,此时船夫已经载着我和刀登渡过了金沙江。
   顺利上岸以后,我和刀登往西直奔西藏腹地──达赖喇嘛的王国。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5/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