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藏人主张
·郭宝胜访谈曹长青:永不放弃——如何看待郭文贵的现状与未来(文字稿)
·川普新战略吓阻习近平
·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你聽過什麼叫做暴風雨下水道嗎?
·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偽類們從「挺郭」到「砸郭」、「反郭」的真相;曹長青等人為何會挺郭?
·中共为何面对佛,道不自信?
·「袁三條」是「照妖鏡」,是「緊箍咒」
·立院通過廢除組織法 蒙藏委員會正式熄燈
·曹长青:郭文贵错在哪里?
·以習近平為代表,中共太子黨的雙重繼承──台灣的宿命是逼迫下的刀鋒之舞
·政治家創造光榮的命運,政客書寫猥瑣的歷史
·班农:世界的命运掌握在小人物手中
·偽類們為何「組織十八路諸侯聲討文貴」
·袁教授的新書《刀鋒上的台灣》即將出版
·探究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真相
·伍凡評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
·台灣普通人以「常識性道理」想法對中共認知的謬
·習近平國師王滬寧與中共全球擴張戰略方案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火浴,國民黨反而發展成民主台灣的政治癌變
·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上」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班农东京演讲警告: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十分危险
·【海峽兩岸關係真相】
·美国国会吹响反击中共意识形态入侵的号角
·自由世界因綏靖主義而軟弱,還是因軟弱而綏靖
·国际佛教律藏研讨会于印南色拉寺举行
·中國「鋭實力」,台灣「刀鋒上」
·英国近期解密六四事件外交档案
·袁紅冰新書將批露習近平「國師」王滬寧《中國二十五年國際發展戰略綱要》
·中國軍機繞台「常態」化,中國宣稱「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
·袁紅冰評「王炳忠案」
·袁紅冰最新著作《刀鋒上的台灣 ── 命運對自由台灣的最後警示》出版消息
·中共謀台戰略所遇到的敵人將不限於台灣
·藏文书法的传承与延续
·蔡英文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袁紅冰一句話打臉胡佛的「護憲、救國,統一」
·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不同选择
·《刀鋒上的台灣 ── 命運對自由台灣的最後警示》出版說明(下)
·袁紅冰新書《刀鋒上的台灣》發表會將於二零一八年元月在台北舉行
·「解放軍要想拿下台灣,早已是探囊取物」?
·《刀鋒上的台灣》【目錄】
·甚麼是「蔡英文現象」、「賴清德現象」、「郭文貴現象
·中國正在成為國際社會的公敵
·中共對台還未完全發力,2018年3月「兩會」以後會再出手
·「美國不會為台灣而戰」是台灣親共勢力所故意編造的「假命題」
·台灣的獨立存在是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針
·西藏原始宗教雍仲本教推选出第三十四任领袖
·每當中國國台辦回應「無稽之談」時、、、、.
·台灣最主要的危機來自台灣自己內部
·驚天爆報!袁紅冰新書發表會演講勁爆內容大曝光!
·小英總統應該了解美國對台灣的善意是台灣本身的價值所決定的
·中共向來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任由中國制定遊戲規則,無異造就世界災難,台灣首當其衝
·任由中國制定遊戲規則,無異造就世界災難,台灣首當其衝
·袁教授论台海最新局势
·中國共產黨目前靠的是硬實力和脅迫
·國際政治趨勢正前所未有地有利於自由台灣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溫家寶為兒子向習近平跪地求情寫悔過書為何無效?
·中共全面操控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戰略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2020總統大選出現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刀鋒上的台灣》第二場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中共对西藏寺院控制手段翻新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豈能讓十世班禪的大慈悲願力被「國家恐怖主義」與「集體沉默的平庸之惡」
·袁紅冰vs.蘇紫雲: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
·在自由的台灣需要的時候,我們的血絕對不會流在台灣人民後面
·台灣對中國的戰略
·袁教授在台湾新书发布会上的演讲开场部分
·如果台灣也淪為中共統治下一個所謂行政特區
·人們關於自由有很多的探索,我的感覺是:自由就是幸福
·我絕不會看著自由台灣被中共強權征服而無動於衷
·有什麼能證明習近平將會在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道路上裸奔呢?
·當代的共產皇帝理論基礎如何奠定
·中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將下台,為何接任的會是劉結一
·國台辦劉結一:國民黨已經是一個日薄西山的政黨
·郭文貴爆料的「中共藍金黃計畫」不是空穴來風,「從傳媒、出版到其他領域,
·一個嚴峻的國家危機和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並存;催生失敗主義將使台灣沒有希
·國台辦劉結一:對國民黨絕望,對民進黨失望,台灣民意的出路在哪裡?
·西藏獨立日
·台灣如何才能活在真實中?如何才能活在國格尊嚴中?
·「鋭實力」利用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無聲滲透,恐共媚共的效應將會發揮到極致
·前所未有有利於台灣的歷史機遇是什麼?
·失去了獨立國格的意志,自由臺灣將失去一切
·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承擔後果
·台灣只要叫中華民國中共就不會打過來?
·正視《刀鋒上的台灣》中的「一帶一路」
·為何台灣獨立於中共強權的存在就是當代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針
·要關注自由台灣的命運,就要關注中國的命運
·“文字狱”在西藏实施味着什么?
·有什麼證據說「文化大革命」將回歸的預兆
·《中國二十五年國際發展戰略綱要》最重要的「關鍵要點」現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一位藏族革命家 (连载三)
    —— 巴塘人平措汪杰的时代和政治生涯
    梅.戈尔斯坦、道帏喜饶、威廉.司本石初 著
    黄潇潇 译
   

    香港大學出版社
    香港田灣海旁道七號 興偉中心十四樓 http://www.hkupress.org
    © 香港大學出版社 2011
    © 2004 The 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ublished by arrangement with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ISBN 978-988-8028-68-9
   
    第一部分,在康區和中國內地成長
   
   第二章 桑頓 珠的政变
   几年之后我们又有一次争取自治的尝试。这次,我家的参与更直接。
   一天放学以后,父母告诉我,我的舅舅洛桑顿珠要从南京来了。跟 格桑泽仁一样,他也在我们的本地学校读过书,又上了中学,最后加入 了国民党。几年以前,他被任命进入中国政府的蒙藏委员会工作。我感 觉与他特别亲近,因为他的女儿过去八年都住在我家,感觉就像我妹妹 一样。得知他要来的消息时,我非常兴奋,迫不及待想见到他,因为我 早就听说过好多他在内地的成功故事。
   他于1935年抵达康定,与他同来的还有两个藏人,分别是嘎然喇嘛 和邦达多吉。1 蒋介石派他们来劝说当地藏族首领抵抗中国共产党的红军 (当时红军长征正经过康区,最终会抵达延安),并扩大西康地区国民党 的影响。但是,跟格桑泽仁一样,他们也有自己的打算,即消灭当地中
   国国民政府行政机构,让康巴人自治。
   1 嘎然喇嘛(即诺那活佛──译注)的家乡在康区的类乌齐县,位于金沙江以 西,属西藏政府管辖。在1917年的汉藏战事中,嘎然喇嘛支持中方,因此遭 到西藏政府逮捕囚禁。1924年,嘎然喇嘛成功逃到中国,去了南京。到二十 年代末期,他已是蒙藏委员会的委员之一,于1935年受命前往康区。 邦达多吉是富裕强大的邦达仓家族的一员。他们来自康区的察雅,也是 受西藏政府管辖的地区(在芒康以北)。他的父亲是拉萨显赫的商人,因此 西藏政府让他的一位兄弟做了政府官员,这通常是只有西藏世袭贵族才能享 受的特权。 1934年,邦达多吉发动了一次起义,成功控制一个藏军团部以及 其中所有来福枪和大炮。但后来并没有发展出更大规模的反抗,于是当西藏 政府军向他开进时,邦达多吉就带着手下和所有缴获的武器越过边界去了巴 塘。巴塘中国驻军司令同意他留在那里。西藏政府要求蒋介石驱逐邦达多 吉,遭到拒绝。 ── 戈尔斯坦、喜饶、司本石初注
   
   
   
   舅舅经巴塘以北的西藏重镇德格抵达巴塘。他的计划和格桑泽仁类 似。他先是获得了德格地方王的支持,后者同意以民兵支援他的行动。 接着他着手以最低调秘密的方式组织巴塘僧人和民兵队。在他做这些事 时,邦达多吉将准备好他的民兵队。等准备工作就绪、巴塘的僧人和民 兵都准备好战斗以后,舅舅就会发起里应外合的袭击。起义将从巴塘开 始,邦达多吉和德格的民兵都会参与援助。理论上这是个不错的战略, 但不幸的是,他的盘算落了空。
   舅舅抵达巴塘外围后,意外地被当地中国国民党驻军司令傅德铨设 的关卡扣押。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傅德铨知道舅舅的计划,但他显然因为 某件不相干的事而变得警觉。他们扣住我舅舅,不准他进入巴塘。
   舅舅想尽一切办法进城,最后他坚持要见他八年没见的女儿,否则 就不离开。国民党驻军不打算理他,但最后还是同意让我父亲把他女儿 带到关卡来。父亲来到以后,洛桑通过他向巴塘相关领袖传达了有关起 义的消息。然后他假装回内地,但其实只走到了下一个中继站。他打算 等巴塘的僧人和民兵都准备好协助他后,就伺机潜入巴塘。
   当邦达多吉的民兵队首领得知舅舅被阻在巴塘外,他们等不及舅舅 和德格的民兵,就直接发起进攻了。他们实在应该等待的,但却没有。 也许是因为过于自信,或者他们担心风声已经走漏,不想给国民党军队 增援的机会,又或者他们只是想独揽胜利的功劳。不管基于什么理由, 他们独自发动了起义。
   他们说服巴塘寺院里的大活佛拉嘎喇嘛出面,邀请当地国民党官员 到寺里来。当傅德铨带着他的警卫抵达以后,洛桑像格桑泽仁曾经做过 的那样,立即将他们俘虏。洛桑要求傅德铨命令他的驻军缴械投降,傅 德铨同意了,但坚持必须先把他放回去才行,他說如果不是当面下令, 他的手下是不会相信的。藏人不想放他走,但也希望尽量避免与驻军发 生正面冲突,因为那样可能造成惨重伤亡。傅德铨驻守康区已经很长时 间,对藏地習俗也非常了解。就在双方继续讨价还价之时,他想到一个 聪明的花招。
   
   洛桑頓珠的政变 17
   傅德铨利用藏人对保护神力量的信仰,告诉他的囚禁者,他愿意在 寺里最重要的保护神面前起誓,回驻地后三天内让他的士兵交出枪械。 如果我那位见过世面的舅舅在场,他们多半不会放他走,但当时那些藏 人首领不相信任何人有胆在神灵面前撒谎,于是同意了。
   傅德铨回到驻地,三天以后驻军却毫无动静。西藏民兵重申,要对 方立即交出枪械。傅德铨再次用计骗过藏人。他以十分友好的态度说, 自己一定信守诺言,但他需要一点时间,因为驻军内部为该从东路还是 南路离开巴塘起了分歧。傅德铨建议,最好能请拉嘎喇嘛前来驻地,为 他们做一次占卜决定。拉嘎喇嘛不顾众人劝阻,依言前去了。
   这一去铸成大错。拉嘎喇嘛刚到驻地,傅德铨就把他抓了起来,利 索地扭转了局面。接着他威胁当地僧人和民兵,如果继续反抗,就会杀 死拉嘎喇嘛。就这样,他成功地解除了邦达多吉的民兵队与当地僧人和 民兵之间的联盟。他深知当地人笃信拉嘎喇嘛,准确判断出他们不会忽 视这个恐吓。就这样,巴塘当地武装全数退出包围,只剩下邦达多吉的 民兵队,去面对人数众多又久经沙场的国民党驻军。
   眼见形势转而对他们有利,驻军预备主动出袭。作为备战工作的一 部分,他们举行了一种可怕的仪式来增加勇气和信心。他们把一个藏人 俘虏绑在院子中央的木桩上,然后轮流用刺刀戳他。当囚犯的痛苦尖叫 声变得让人难以忍受之时,他们就把他的嘴巴塞住。刺刀戳向他身体的 每一处,但又不会太深,因为这个仪式的目的是让数百位士兵的刺刀都 能沾上活敌的鲜血。他们相信这样能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带来好运。
   傍晚,那个俘虏死掉了。深夜,汉族士兵冲出驻地,袭击邦达多吉 的民兵队。那是一场激烈战斗,伤亡惨重。八十五位驻军和十五、六位 邦达多吉的民兵战死,邦达多吉的武装退回位于「博」( Po )的大本营。 骑马去那里要两天。
   傅德铨并不打算乘胜追击,反而立即进入邦达多吉在巴塘的庄园里 抢掠一通。他先将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走,再把其余如衣物、茶叶等没 那么有价值的东西装了好几箱摆在外面,让巴塘村民拿走他们想要的。
   
   
   遗憾的是,村民争先恐后地开始了抢夺。因此,傅德铨赢得了双重胜 利。他在邦达多吉的庄园里发了笔横财,又精明地通过将剩余财物分散 给村民的方式,间接让当地人参与到抢掠中来,淡化了此事中的汉藏对 立。(但邦达多吉的民兵也有收获。他们在撤退途中去傅德铨的私人寓所 带走了他的夫人做人质。两方做了交易,傅德铨归还了邦达多吉的部分 财产,也没有对他的任何手下实行报复。)
   这场战斗打响之时,我舅舅还在下一个中继站那里。听说了战败的 消息以后,他立即去见邦达多吉。邦达多吉本人当时没有跟民兵队在一 起,而在巴塘东边的藏地游牧区理塘。他们打算重新部署,周到地配合 彼此的行动,然后再试一次。巧的是,傅德铨刚好也改变了主意,同意 让我舅舅回巴塘。抵达巴塘以后,洛桑舅舅表面上跟傅德铨维持着友好 关系,暗地里却在筹备着两个礼拜后的另一次起义。
   巴塘四面有高墙,马跳不过,但人却爬得过去,因此有傅德铨的军 士小心看守。舅舅和邦达多吉准备好以后,他们决定不采用正面攻击, 而是从围城开始。这样一来,居民和士兵都没法离开。更重要的是,这 样就切断了城内柴火的来源,因为柴火通常都是用驴从周围的山区里驮 回来的。
   几周的僵持中偶尔有零星枪战,但情势几乎没有进展。接下来,舅 舅和邦达发动了三次直接袭击。在第三次尝试中,邦达手下大约十五个 民兵成功越过围墙,一路杀到驻军基地附近。那里立刻爆发激烈战斗。 一时间,守军的情况似乎不妙,他们甚至已经决定弃城而逃。傅德铨在 驻地建筑四周浇上汽油,正准备点火,一位娶了当地藏人为妻的汉商劝 傅德铨不要走,说如果傅跑了,他和他手下的汉人一定会被藏族民兵杀 死。于是傅德铨改变了主意,驻军继续战斗,并且逐渐开始占上风,因 为藏人先锋冲入城中后,既没有后援前来,也没有村民支持。国民党士 兵很快就将那些闯入的藏人杀的杀,赶走的赶走。对那些已经负伤的藏 人,国民党士兵用石头将他们砸死,以节省子弹。
   
   
   这次战败并没有结束围城,舅舅和邦达多吉正计划着第四次袭击, 这时消息传来,中国中央政府派来的一支军队已经开到巴塘以东的当拢 山口(Dunglung Pass)。此时是1935年夏末,共产党的红军正在进行著名 的长征,他们途径康区的许多藏族地区。尽管红军没有进入巴塘,却穿 越了巴塘东边的山脉。我还记得,当时听说一些偏远地区的村民还抓到 过几个掉队的士兵。 2
   国民党军队的指挥官命令傅德铨和舅舅停战,一起帮他追击红军。 这时舅舅感觉他已没法继续反抗当地汉人军阀,于是决定停止战斗回内 地。然而战斗的终结,却也是我生命中新篇章的开始。
   我才十四岁,但早在战斗停止以前我就为自己的人生做了重大决 定。我想追随格桑泽仁和洛桑顿珠的足迹,去内地读书,这样我也能成 为带领藏人争取自由的领导者。我一点也没因那次战败而灰心丧气,反 而为这样的尝试而感到自豪。我还记得邦达多吉的民兵尝试第一次攻击 时我的心情。当时他的士兵每五步一岗地守卫在从村子到寺庙的路上, 个个神态严肃,仪表堂堂。看到这一幕,我很为自己的人民自豪。我还 记得格桑泽仁对天鸣枪,并向世界宣布巴塘从此将由藏人作主时我内心 的无比激动。我想成为像我舅舅和格桑泽仁那样的人,所以当我第一次 听舅舅提到要离开的时候,我热切地恳求他带我去南京上学。
   2 多年以后,平汪在1950年见到解放军的贺龙将军。贺龙告诉平汪,他的部队 在长征途中穿越巴塘东边的山脉时,他曾看见巴塘。贺龙开玩笑地对平汪 说,在他的地图上巴塘是个大镇,所以当他亲眼见到巴塘其实只是个弹丸之 地时,非常吃惊。两人都哈哈大笑。这件事给了平汪灵感,他后来为此作了 首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