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双盲”龙应台]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双盲”龙应台

   “双盲”龙应台

   

   说到正史,启蒙派有两种态度:或认为史书“三讳”,涂脂抹粉,美化历史美化帝王将相,是正面编造,这种态度以柏杨为典型;或认为肯定少而否定多,正面少而负面多,是负面编造,这种批判以龙应台为代表。两种说法自相矛盾,都是盲于正史和儒家修史原则的想当然,以今人之心度古人之腹。龙应台说: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南方周末》)

   

   这段话暴露了龙应台对中华历史和文化的双重无知,可谓典型的双盲:历史盲和儒家盲。

   

   “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没错,但所依据的则是前朝官方及民间纪实性资料,并非由后朝人凭空编造。本朝人修本朝史,难免有所顾忌和美化。正史由后朝人编修的历史惯例,恰恰最大程度地保证了史书的真实性和可信度。

   

   古代修史是一件相当严肃神圣的工作,多由大儒名家组成队伍。二十四史都是儒家主持编撰修订的。儒家是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传承者和最高代表,儒家政治最符民意,儒家写的才是正史。历史上不仅恶人恶势力,就是诸子百家中各种良性学派,也没有获得过修史的资格。有人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如果这个观点成立,儒家无疑是最伟大的历史性的胜利者。

   

   “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这是以小家子气,度儒家群体。秉笔直书是儒家修史的传统精神。中国史学特别强调求真如实、直书不讳,所谓“书法不隐”,这是史官的职业道德。文天祥将“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视为正气的楷模。这两位史官确实将尊重历史坚持真实、忠于职守生死不渝的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

   

   今人往往以为史书有“三讳”之嫌,乃一大误会。“三讳”非孔子说、非圣人说,不是儒家的修史原则和政治原则。它是公羊家言,是公羊家对《春秋》过度解读扩大化理解。关此,我有《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一文辩诬。(详见《儒家文化实践史》)总之,“三讳”原则不能运用到正史。况后人修前朝之史,从功利考虑也不会为前朝讳,当然也没有美化前朝的动机。

   

   马邦文人喜欢道听途说,评论和判断历史人物事件,往往依据野史、笔记、小说、寓言、逸闻趣事和民间传说等等,殊不知这些书籍可供参考,不能作为实据。要了解历史上的人和事,应该首选儒家经典、古人文集和历代正史,这是可信度最高的。诸子百家中,道家法家都好寓言,最不可靠也。

   

   很多学者名家对正史的重要性和真实性缺乏必要的认识。南怀谨就说过:“光读正面的历史是不够的,还要看小说。所谓历史,常常人名地名时间都是真的,内容不太靠得住”云,此言完全不靠谱。儒家修史,正面负面,照实直录。没有比正史更靠得住的史书了。

   

   顺及,《史记》虽算正史,作为史书,品质却逊于多数史书。盖史书最重真实,这是评判史书质量的第一标准。《史记》文学色彩太强,真实性有所不足。如将“孔子诛少正卯”寓言当做史实收入,就是眼光不行和不负责任的表现。其父司马谈重道贬儒,眼光低劣,作为太史令,未免不够格。2015-4-25余东海

   

(2015/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