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双盲”龙应台]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双盲”龙应台

   “双盲”龙应台

   

   说到正史,启蒙派有两种态度:或认为史书“三讳”,涂脂抹粉,美化历史美化帝王将相,是正面编造,这种态度以柏杨为典型;或认为肯定少而否定多,正面少而负面多,是负面编造,这种批判以龙应台为代表。两种说法自相矛盾,都是盲于正史和儒家修史原则的想当然,以今人之心度古人之腹。龙应台说: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南方周末》)

   

   这段话暴露了龙应台对中华历史和文化的双重无知,可谓典型的双盲:历史盲和儒家盲。

   

   “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没错,但所依据的则是前朝官方及民间纪实性资料,并非由后朝人凭空编造。本朝人修本朝史,难免有所顾忌和美化。正史由后朝人编修的历史惯例,恰恰最大程度地保证了史书的真实性和可信度。

   

   古代修史是一件相当严肃神圣的工作,多由大儒名家组成队伍。二十四史都是儒家主持编撰修订的。儒家是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传承者和最高代表,儒家政治最符民意,儒家写的才是正史。历史上不仅恶人恶势力,就是诸子百家中各种良性学派,也没有获得过修史的资格。有人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如果这个观点成立,儒家无疑是最伟大的历史性的胜利者。

   

   “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这是以小家子气,度儒家群体。秉笔直书是儒家修史的传统精神。中国史学特别强调求真如实、直书不讳,所谓“书法不隐”,这是史官的职业道德。文天祥将“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视为正气的楷模。这两位史官确实将尊重历史坚持真实、忠于职守生死不渝的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

   

   今人往往以为史书有“三讳”之嫌,乃一大误会。“三讳”非孔子说、非圣人说,不是儒家的修史原则和政治原则。它是公羊家言,是公羊家对《春秋》过度解读扩大化理解。关此,我有《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一文辩诬。(详见《儒家文化实践史》)总之,“三讳”原则不能运用到正史。况后人修前朝之史,从功利考虑也不会为前朝讳,当然也没有美化前朝的动机。

   

   马邦文人喜欢道听途说,评论和判断历史人物事件,往往依据野史、笔记、小说、寓言、逸闻趣事和民间传说等等,殊不知这些书籍可供参考,不能作为实据。要了解历史上的人和事,应该首选儒家经典、古人文集和历代正史,这是可信度最高的。诸子百家中,道家法家都好寓言,最不可靠也。

   

   很多学者名家对正史的重要性和真实性缺乏必要的认识。南怀谨就说过:“光读正面的历史是不够的,还要看小说。所谓历史,常常人名地名时间都是真的,内容不太靠得住”云,此言完全不靠谱。儒家修史,正面负面,照实直录。没有比正史更靠得住的史书了。

   

   顺及,《史记》虽算正史,作为史书,品质却逊于多数史书。盖史书最重真实,这是评判史书质量的第一标准。《史记》文学色彩太强,真实性有所不足。如将“孔子诛少正卯”寓言当做史实收入,就是眼光不行和不负责任的表现。其父司马谈重道贬儒,眼光低劣,作为太史令,未免不够格。2015-4-25余东海

   

(2015/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