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9)]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 周有光先生逝世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香港日記 (104)
·讀書閑筆﹕紅樓夢
·港事漫談﹕梁振英主動把事情鬧大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27)
·中國的沉默統治者胡錦濤 (38)
·港事漫談﹕梁振英的好戲
·港事漫談﹕梁振英死穴
·香港日記 (105)
·香港日記 (106)--憤怒青年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19)

   2015/4/12
   
   再談文世昌
   
   文世昌在政壇大紅大紫﹑如日中天的時候移民離開香港﹐令人費解。有些人更認為他欠一個解釋﹐因為他之所以能夠成為三科民選議員﹐除了直接投票選他的人之外﹐台前幕後幫忙他的人也不少。人們對他有期望﹐他不可能什麼也不交代﹐便一走了之。這太對不起人了。同時﹐他移民到了多倫多﹐不是退休﹐也不是潛伏不動﹐而是非常活躍﹐經常曝光批評香港時事。這更使人覺得他的離港有一定的神秘性。


   
   一個人或一個家庭的移民﹐是一個大抉擇﹐所考慮的因素當然不止一端﹐也不一定是政治決定論。筆者也曾舉家移民﹐但我的主要原因是找不到一份好工。九七過渡期間﹐許多工作都是合約式的。筆者的工作剛好在1995年約滿﹐不獲續約。筆者曾試圖申請幾份工作﹐都不成功。於是便移民去了。假使我有一份理想工作的話﹐我會留下﹐或只著家人移民﹐我做太空人。
   
   但文世昌的情況完全和我不同。他事業發展得很好﹐是星級人馬。如果家人或妻子對香港前途不放心﹐他大可選擇做太空人﹐一腳踏兩船﹐毋須做絕。而事實上﹐政壇上的太空人﹐多不勝數﹐當時是﹐現在也是﹐並非見不得光的事。可是﹐文世昌卻不此圖﹐選擇離去﹐和香港一刀兩斷﹐這個犧牲是很大和很徹底的。作為他的朋友﹐我是很想當面問一問他﹐找出原委的。可是二十多年來一直沒有機會和他見面﹐而電話也只通過一次而已。
   
   文世昌逝世後﹐傳媒多有報導﹐但對於他的移民﹐卻沒有探究原因。有記者曾就此點訪問何俊仁﹐他說是因為文對前途沒有信心。這個說法﹐不能說是錯﹐卻失之太籠統。
   
   對於文世昌的離開香港﹐我有一個看法﹐這個看法建基於我對文的性格和我們所屬的那個稱為學會的團體的內部互動的了解。文世昌可能由於他一貫的成功﹐傾向於靠近建制派﹐而不甘當政權的反對派。這在學會時期已見端倪。他所介紹入會或有意吸收入會的﹐都是當時得令的青年才俊﹐(其中包括梁振英) 而沒有草根人物﹐連活躍的社工也沒有。然而﹐學會中像他依傍建制派的屬少數﹐大部份都是準備將來向中共爭取自由民主之徒。
   
   我發覺﹐凡由「有志之士」所組成的群體中﹐當政治和經濟爭執時﹐總是政治獲勝﹔凡激進和溫和交鋒時﹐總是激進優先。我在學會早期的聚會中﹐看到那些主張經濟考慮的人沒有什麼話語權﹐逐漸靠邊站而退出﹐到後來一個代表經濟的人物也沒有。文世昌是政治的﹐但他屬溫和那一方。他必然看到﹐九七後做反對派是沒有前途的﹐他希望他所屬的團體能夠扮演像1949年後「民盟」那樣的角色﹐即和中共保持友好諧和的關係﹐並受到中共重用。但是很明顯﹐他的說話沒有聽眾。而在和中共另有一手的司徒華加入﹑學會擴大成為港同盟之後﹐他的願望更加成為泡影了。(請看本專欄《司徒華》一文)
   
   「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世昌兄﹐安息吧!
   
   

此文于2016年04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