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郑恩宠
·中国律师英雄的群体
·谁批准全国公安联手办建三江案?
·习近平对黑监狱不要装聋作哑
·刘士辉律师遭殴打抄家被赶出广州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在北京被刑拘
·建三江律师公民团声明(4月10日)
·我夫妇又被传唤55小时
·港议员入境上海遭拒我被传唤55小时
·香港绝食333小时中联办派人接信
·港议员团到沪我被传唤55小时
·谁在指挥传唤我们55小时?
·维权网报道我夫妇被传唤经过
·维权律师是法律界黑社会/中共喉舌
·中央与香港民主派会晤失败
·香港亲共派的假示威、假抗议!
·王全平案百人律师团发出抗议!
·取消中英人权对话属无赖行为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中共为何要逆城市化
·香港团体抗议北京打压新公民运动
·隋牧青律师被取消辩护资格
·北京律协作出打压律师的决定
·上海访民在纽约打苦工未得美元雨
·陕西上千学生罢课遭催泪弹清场
·美议员赞高智晟律师批习近平
·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被判刑2到3年半
·东莞鞋企工人罢工进入12天
·郑州、济南数百访民请愿遭截访殴打
·中国公安部长最怕互联网
·奥巴马复活节的思考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4月19日)
·上海公安派出所巡警今起配枪执勤
·4月20日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
·今起上海千名巡警配枪巡逻
·认识韩正是暴徒属上海访民的进步!
·台湾政治的年轻化、法制化
·上海109市民声援刘士辉律师
·把全中国的黑监狱上网报出来
·高智晟律师50岁生日是复活节
·深圳六千司乘人员罢工上海维权显落伍
·王宇律师在大连手机被法官枪走
·告别改革家陈一谘
·德副总理见莫少平律师受阻
·港警方部署对抗占领中环
·建三江四律师遭酷刑代价惨烈
·中共防范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川
·德外长和张思之、莫少平、贺卫方等律师会晤
·香港70多银行家支持占领中环
·曹顺利等三人获马丁.恩诺奖最最终提名
·韩正坚决听习近平不理越级上访
·拒绝上访是习近平的铁腕决定
·谢选骏称中国将成为基督教第一大国
·解放军会进港镇压“占领中环”?
·中央巡视组不受理上访问题
·江苏扬州上千教师罢课要求加新
·解放军将进港镇压习近平对访民让步?
·李金芳:为赵常青入狱一周年而作
·广西千村民县政府抗议上海维权显落伍
·习近平对公民维权铁腕出手
·莫少平律师谈三见德国政要经历
·浙江非暴力给上海维权的启示
·支持上海陈建芳告公安非法搜查
·香港纪念六四游行焚烧邓小平4.26社论
·千名律师大团结历史进入新阶段
·调动驻港部队镇压有否法律依据?
·上千武警拆除三江教堂
·高瑜失踪习近平对批平者决不让步
·香港政改咨询争论激烈
·祭林昭上百人被绑架到派出所
·信访决定就是习近平为首中共中央的决定
·三中国人列“新闻自由英雄”名单
·张少杰牧师庭审中引曼德拉的话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公布十五个方案
·77律师、学者、公民呼吁废除“收容制度”
·大部份上海人对信访决定高度理性
·上海人没必要吊死在上访的一条路上!
·我妻姐突然去世曾营救不少人士
·党不发律师工资为何要爱党?
·党亡国仍在/李生
·刑拘浦志强律师习近平走远了
·香港占领中环选出三民间方案
·美亚太事务助卿关注香港政制
·高瑜被点名北京动手上海快了我入狱已作准备
·冯正虎等上海人士参加我妻姐追悼会
·官媒公开点浦志强律师的名
·张思之见到浦志强并接受我委托到上海辩护
·90后声援浦志强律师等正义人士!
·中国律师被迫抱团抗争
·鲍彤:关于记者高瑜被刑拘的声明
·香港“占领中环”难避免北京不让步
·将有万名律师、公民抗议拘捕异见人士
·1200多人联署声援徐光先生
·百律师呼吁习近平勿滥用罪名
·香港局势升温北京不让步
·我与百位中国律师声明(5月11日)
·律师抱团抗争中国有希望
·万余杭州学生商家聚结抗议
·上海律师斯伟江:闭门开会构成寻衅滋事吗?
·杭州11人士聚餐被警方带走
·上海沙叶新“六四”剧本在香港发行
·华人基督徒发布《宗教自由普渡共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三)
   郑恩宠点评:
    我在点评(一)和(二)中介绍了我与北京律师莫少平和律师尚宝军的关系,还未写完。我要用真实的故事与他人交流,事实真相是威力无比的炸弹。我刚从上海最好的医院检查身体回来,六天的住院检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住院。感谢上帝,数百项身体指标检查,98%在正常的范围内,另2%在亚健康的范围中,我正在写《在医院见到了人心向背》。
    我在上海第三次见到北京尚宝军律师,是在中共十八大后。之前,上海有七个访民被上海当局刑拘和逮捕。北京尚宝军等律师和上海杨绍刚律师分别受理了他们的刑案。经上海访民中的热心人介绍,尚宝军律师到律师事务所拜访了杨绍刚律师。杨律师对尚宝军律师说,你到上海办被拆迁人等敏感的案件,你有否见过郑恩宠律师?尚律师说,我曾经见过他,这次我还想见到他,但是他家被监控,很难见到。此时,带尚律师到杨律师事务所的上海热心人A,说“你想见吗?我有办法,带你去”。
    我们是在一家饭店见面聚餐,当时是A先生安排的,费用是事先说好是由上海当事人的家属支付,况且我比尚律师更了解这七个当事人的案情,我几乎毫无保留为他们提供过法律服务。在聚餐中尚律师安排了我与李金芳通话,金芳一再关照尚律师,这顿饭不要让郑律师买单,金芳还以为是我与尚律师在单独聚餐。

    在席间,我对尚律师刮目相看,他给我看了他手机中的几张照片,是他与达赖喇嘛拥抱的照片,当时我还为尚律师捏了一把冷汗。再次证明,中国维权律师后继有人,我进一步见到了希望,说实在尚律师和杨律师这次受理上海敏感案件所收的是公益价。而有些访民在高喊,我们上海访民入狱有国际援助,维权律师不应收费,但是到今天国际援助的资金还没到,而这次聚餐费至今未落实,由A 先生垫付。当事人出狱了,还不主动分担。
    有人认为我们请的是尚律师,为何请郑恩宠?尚律师表示,若当事人不想分担,他自己支付。中国律师服务费包括律师办案的车旅费、住旅馆和伙食费等。对于律师服务的价格,国家物价局和中国律师协会都有指导价。
    北京李柏光律师也到上海受理了这七个案中的几个,李律师不仅是我的律师同行、基督教的弟兄和律师中的私人朋友。有的上海访民认为,李柏光律师是见到过美国总统的律师,你郑律师算什么?讲这话的人,恰恰是事先得到我帮助的人,还是通过我的朋友认识了李柏光律师,在李律师面前还称,自己的案件是经过郑律师指点的,他是我的好朋友。
    说实在,目前有许多中国、上海的律师,对这些上海访民并无好感,我们这些律师不是国家供养的法律援助律师,是用自家生存发展和养家糊口的钱为当事人服务的,许多律师不惜冒着丢饭碗的风险为当事人服务,许多律师为当事人提供服务还坐了牢。这些高调的上海访民连做一个人的基本教养都没有,还称为维权英雄,这是在丢中国人的脸,上海人的脸。
    例如,王扣玛请的上海杨绍刚律师为其辩护,15000元的律师服务费是上海二十年前的最低价,但是王扣玛也只支付了7000元。我估计杨律师为王扣玛累计服务的时间是20天许,而我累计免费为王扣玛服务了有半年多,不仅未收过一分钱,而给他1000元买电脑,事实上我为王提供了约十万元的援助,王案实际是他母亲的拆迁补偿案,上海的房屋已经找不到一平方米一万元以下了,律师对当事人帮助的结果是几平方米房屋价格所能换来的吗?
    王在上海并不是在这方面最为典型的一个,而最典型和给上海访民造成最大失败后果的,恰恰是那些访民中的能人和领袖,他们认为律师的服务应是低价和免费的,他们也许不知道这几年物价涨了多少?律师的办案成本也随之而涨。这些人每天在高喊,习近平快来解决我们的问题吧,还不如喊,习近平给我们提供免费律师的法律援助吧!
   
   2.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二)
    郑恩宠点评:(二):
    此次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莫少平和律师尚宝军举行普通饭聚,在我的点评(一)中介绍了我与莫少平律师的关系,在(二)中介绍我与尚宝军律师的多次交往和见面。第一次见面是2009年的一个晚上,我正在看电视新闻,这是我多年的习惯。
   
   
   
    突然有人叫门,是一个上海有知名度的访民,当时担任中国冤民大同盟(香港)的法律顾问,带北京两个律师来,其中有一个是尚宝军律师。当尚律师入坐在沙发上时,起先低着头,还很拘谨,慢慢抬起头来说,自己是受三方面是要求来看您的,一是欧洲一个大使馆的外交官,二是张思之律师,三是李金芳。当时尚律师等是将我当前辈大律师来看待的,希望我接纳他们并与交流。
    尚律师问我的银行账号,他说李金芳要给我们500元,我说金芳也很困难,我不能要这个钱。我用尚律师的手机电话立即与金芳通话,我说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比我们更困难,不如钱给她吧,此时刘晓波还未开庭和判决。
    后来,我们夫妇俩与尚宝军等律师越谈越热乎,当时还谈到上海有一个20多岁的年青网络作家韩含,每天有几千万和上亿的粉丝,这是中国的希望,专制和腐败将倒在互联网和年青人的觉醒中,寄希望年青律师超过我们、、、、、、
    当我们谈兴正浓时,那个法律顾问突然说,北京律师到上海办案很忙,现在要休息了,谈话到此。之后,我们又谈了一会,北京律师还想参观我家各个房间,参观后那个法律顾问就带他们走了。
    事后,那个法律顾问发表长文,根本不提及我没有接受别人的经济援助,并希望将这个雪中送炭钱给刘晓波的妻子。起码这个法律顾问还不懂社会上做人的起码规矩,北京律师是来拜访我这个被他们认为是前辈的大律师,他还随意打断我们的交流。
    自称为法律顾问的人,在律师的交流中本可有一次很好的学习的机会,认识中国知名维权大律师的机会,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上海的一些老上访为何是失败的?恐怕与这些自称法律顾问的人,误导有关。写到此,网文恐怕太长了,看来我还得写(三)。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一)
    郑恩宠点评:
    当习近平启动依法治国工程时,德国驻华大使和北京莫少平律师、尚宝军律师举行了普通的饭聚,这也是对近来屡次发生在中国法院内外,律师被殴打事件的回声。莫少平律师与我一起取得国务院国家计划委员会、司法部联合颁发的三千万以上工程招投标律师资格证书,系1999年按当时中国每一百名律师录用一名。我在武汉接受了包括亚洲银行日本专家的培训,上海有42名律师取得该证书,不久我还坐在上海信访工作会议的主席台上。
    当时主持会议是我的同学、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柴俊勇,上海司法局局长助理、江宪法律师还还坐在听众席的第一排。江宪法后任上海公安局副局长、610办公室主任、上海检察院一分院副检察长、上海政法委副秘书长、宝山区检察院检察长。他们希望我律师业务转向,为上海房地产的大开发商服务,希望我到浦东国际机场任法律顾问,或先到上海建工集团第7建筑公司任法律顾问。
    2007年3月,我已经出狱了,时任上海公安局副局长的江宪法到闸北区召开协调会,希望我到宝钢任法律顾问,或批准我到德国。德国汉堡市长邀请我到德国大学当访问学者,因汉堡市和上海市是友好城市。德国驻北京的外交官几次到上海,给德国驻上海领事馆总领事做了交代。
    上海当局派人,向我提出了一个条件,网上批评陈良宇等,要我自己声明,都是道听途说。当时陈良宇案尚未开庭,我当场拒绝,后陈良宇被判18年。我一个小律师被判三年的牢狱,换来陈良宇18年的牢狱太值得,这是上帝的荣耀,陈良宇父亲是上海的基督徒,若陈良宇不加入中共,当个基督徒,或许陈良宇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几年前,上海有三个访民到美国、德国驻上海领事馆看了几次电影,就高调在网上发文,称他们的个案得到美国和德国外交官的支持。其中一位女访民到美国后,现似乎无声无息了;王扣玛先后两次入狱,另一位不久前被刑拘。他们或多或少得到中国律师们的帮助,现在又与政府当局一样歧视、排挤、谩骂、打击律师,那么结局是可想而知,正中政府的下怀。
    对待这些有奶就是娘和张狂的访民,上海当局施出了冷处理和打压的两手,就看奇迹何时出现,习近平何时亲自点名解决上海几个访民的问题?习近平亲自点名解决几千个上海访民问题的可能性太小。另一个奇迹是美国、德国总统亲自来救他们,希拉里将陈光诚救到美国,希拉里有可能将上海几千个访民救到美国吗?
    转载来源:
    参与首发
   
    德驻华大使约见律师对高瑜案表关注
   
    [日期:2015-04-24]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作者: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被重判7年受到国际关注,德国驻中国大使周四(23日)约见高瑜的两名代表律师,表示关注高瑜的案件。(黄乐涛报道)
   
    高瑜的代表律师莫少平周四向本台证实,他和另一名代表律师尚宝军,周四一同出席德国驻中国大使的饭聚,德方对高瑜的案件表示关注,亦有谈到中国的法治问题,但详细内容就不便透露,他又强调双方会面只是普通的饭聚。
   
    莫少平 : 这个没有其他什么谈的吧,因为这些使馆的人员,这个请去吃顿饭也是很普通的事情,经常有使馆的这些,请我们去吃个饭,谈谈中国的法治状况,这个不便说这么多,他们肯定很关注(高瑜)这个案子,比较关注这个案子,他们说他们在德国使馆,可能是不是在他们的网站,在德国使馆的官方网站对这个事情也有个表态。
   
    莫少平又否认这次饭聚是特别为高瑜案件而安排,又指在高瑜判刑前双方已经约好了吃饭的时间,所以双方会面后,并没有对高瑜一案有什么的帮助,而德国一方又没有要求中方在高瑜一案中改变什么。
   
    莫少平 : 没有涉及到他们用什么的行动,没有这个的,我们这个吃饭约的时间是很早的,就是一起吃饭聊一聊,不是专门为某个案来专门谈什么事。
   
    现年71岁的高瑜,因“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于上周五被判入狱7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其后她已就判决透过看守所递交了书面上诉状。据大陆媒体报道指,控罪指她于2013年8月向某境外网站提供一份中央机密交件。而“纽约明镜月刊”于同年8月曾刊登中央9号文件,标题是“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内容要求“七不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