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敢为颠覆政权案辩护的刘正清律师]
郑恩宠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上海访民赴美回国感谢律师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争鸣》:反腐中的内斗与内斗中的反腐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敢为颠覆政权案辩护的刘正清律师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5年4月23日星期四
    刘正清律师:黄芳梅案——案号(2015)鄂武汉中刑初字第39号案辩护词
   
    辩护前提醒合议庭及公诉人:此案虽小,但国际影响很大,我相信今天的视频会忠实地记载这一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我坚信:在不久的将来有人会重新审视此案打开今天的视频,面对着今天的视频,我们可以在我们的儿孙面前拍着胸脯自豪地说:我挺直了我的脊梁!顶住了压力!坚守一个法律人的道德底线!我问心无愧!


   
   审判长、审判员:
   
    我依法接受黄芳梅的委托担任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一审辩护人,现发表辩护意见如下:
   本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黄芳梅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没有事实和法理根据,依法不能成立。
   
   一、首先从证据方面分析
   
    控方曾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退回侦查单位补充侦查(说明:起诉书称“本院于2014年10月31日退回补充侦查。”好象是退补一次,但本辩护人于2014年12月15日到武汉市检察院阅卷时无退补材料,2015年2月6日到武汉市中院来办理法律手续及阅卷时,有第一次退补材料,然而,昨天[2015年4月20日黄芳梅的另一辩护人刘浩律师又交给我的另一退补材料]——武汉市公安国内安全司法鉴定中心《电子证据检验报告书》和2015年4月9日对蔡从富的《讯问笔录》。如此看来本案是经过了二次退补侦查)。本辩护人在查阅侦查单位的退补后所补充的所谓侦查材料,仍然无法证明黄芳梅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要特别说明的是:武汉市检察院在2014年10月31日《关于徐志强8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补充侦查提纲》“经审查,本案应补充以下证据:1、本案起诉意见书称五犯罪嫌疑人进行‘同城饭醉’聚众活动,请补充说明该聚众的性质、特点和该聚众的相关证据;2、进一步补充黄芳梅参加‘同城饭醉’聚众活动的相关言行证据,继续补充其在本案中有哪些煽动颠覆的帮助行为的证据,印证其在主观上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故意及实施了哪些客观行为;……”。然而,侦查单位为了补充:‘同城饭醉’聚众活动及聚众的性质、特点和相关证据,竟然是其自己出具的《“同城饭醉”活动背景及我市活动相关证据情况》(下简称“《情况》”)——这是多么的荒唐可笑!及随意拼凑“证据”!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从法理上讲,控方的职责是收集证据,而不是自己制作“证据”认为某某资料是什么性质。倘若控方出一纸“证明” 或者什么说明之类的东西,上面作些说明就可以成为“证据”,而被法院采信,那么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还去“取证”干什么?一张张“证明”信开出不就完事大吉了,譬如判处一个人有盗窃罪就不用去搜取什么“赃物”只要公安局出一纸“说明”,“证明”该人偷盗汽车,再由工商管理局出具一纸“说明”,“证明”该人偷盗并贩卖汽车,此两项“证明”就可以将该人定为“盗窃罪”,这种逻辑可以吗?
   
    在此略举一、二例说明该《情况》从法理上不能成立及其随意性:其一、如该《情况》提到“境外敌对分子王仲秋(网名:李一平)提出‘小圈子’策略”,是谁界定了或者说有生效的法律文书认定了王仲秋是境外敌对分子?且不说‘小圈子’策略是否存在,就算存在,那么有何证据证明其‘小圈子’策略与武汉同城朋友们聚餐有关联?其二、该《情况》称“活动内容,主要是:维护权益、交流维权信息、上访方法等;关注敏感事件、议论热点话题,如‘薄熙来审判’、呼吁‘废除劳教制度’……”这些与犯罪,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风马牛不相及!难道议论一下薄熙来审判也够成犯罪?这个臭名昭著的劳教制度不是已经废除了吗?议论一下不是更能彰显现任国家领导人的伟大、光荣、正确吗?!有何罪之有?!
   综上,控方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退回补充侦查,那就表明,至少在做出补充侦查决定的时候,检察院是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那么,从补充侦查卷的全部内容来看,侦查部门没有补充任何有价值有意义的证据,故还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但是公诉人却悍然起诉,该补充侦查卷不仅不能证明黄芳梅有罪,反过来足以证明公诉人是在徇私枉法,也足以证明,本案到目前为止,至少在证据方面是仍然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所以,黄芳梅完全无罪。
   
   二、从法理方面分析
   
   1、黄芳梅主观上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故意。
   
    黄芳梅电话约朋友吃饭事先并不知道圣观法师会讲反共经历(说明:就算是圣观法师讲了反共经历等内容也是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不构成犯罪!),其目的是朋友间的吃饭增进友谊,而非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因此黄芳梅主观上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故意。
   
   2、黄芳梅客观上也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
   黄芳梅无论是在饭局上还是在听师傅的讲座中未发表任何言论,其电话约朋友吃饭不仅不够成犯罪,而且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任何机关任何人不得侵犯!
   
   三、本案《起诉书》虽未指控黄芳梅发表了何言论,但其获罪是因徐志强发表了“反共经历”“习近平2019年会解体中共,实行民主共和”的言论,因此这就涉及到言论自由的问题。
   
   1、《起诉书》的指控混淆了公民言论自由与犯罪的界限
   
    《起诉书》指控的这些事实,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是公民依据《宪法》及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享有的基本人权。《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4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世界人权宜言》 第19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信息和思想的自由”。
   
    辩护人认为:徐志强、黄芳梅作为中国公民,即便其所发表的言论被证明是错误的,也仍然属于公民的言论自由范畴,是在行使《宪法》所斌予的言论自由权,而不应认定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2、《起诉书》指控的这些事实(言论)并没有对国家安全构成“现实而紧迫的威胁”,不应认定为犯罪。
   
    虽然言论自由在一般情况下不容侵犯和剥夺,然而如果言论直接危害了国家安全,则可以受到禁止,这也是《刑法》规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基础。但是认定某种言论是否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则应受到严格的限制,否则就可能侵犯人权。目前在国际上得到公认的《有关国家安全、表达及获取信息的自由的约翰内斯堡原则》第6条规定:“只有当一个政府可以证明以下事实存在,言论才可能以危害国家安全受到惩罚:l、该言论是有意煽动即刻的暴力行动;2、该言论有可能会引起这样的暴力行为;3、在该言论与暴力的可能性或出现之间有着直接而且即刻的联系。”这一原则概括为“现实而紧迫的威胁”原则,即只有当言论对国家安全构成“现实而紧迫”的威胁时,才能构成犯罪。本案,《起诉书》的这些事实并没有任何煽动即刻的暴力行为的言词,客观上也不可能引起这样的暴力行为,对于国家安全显然构不成现实而紧迫的威胁,故不应被认定为犯罪。
   
   3、《 起诉书》 指控“徐志强、黄芳梅以造谣、诽谤的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纯属莫须有的无稽之谈!自相矛盾!自打嘴巴!
   
    所谓“造谣”是指:“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捏造消息,迷惑群众”; “诽谤”是指:“无中生有,说人坏话,毁人名誉”;既如此,《起诉书》说“徐志强自称‘反共和尚’,大肆宣扬其过去的反共经历……”岂不是“无中生有”“捏造消息”?!怎么可能它又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事实呢?
   
    最后本辩护人要说的是:
   
    我们作为法律人(含合议庭成员及出庭公诉的公诉人)能经办此案,是扬名立万可遇不可求之万幸!面对强权和某些利益集团借“维稳”“保政权”之名,夸大敌情、虚报战功、邀功请赏、骗取维稳经费而肆无忌惮地破坏法律之际,若本案经办法官能秉承法律人基本的良知和道德勇气,坚守《刑诉法》第5条“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任何)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判处徐志强、黄芳梅无罪,虽然你们可能会因此赋闲,但一个万人称颂的伟大法官从此诞生!此必将成为世界人权史上的一段佳话而美名远播!当周永康及其余孽之阴霾散去,中华民族迎来自由、民主、法制的那一天,你们功不可没!人们铭记于心!你们也将名垂青史!
   
    黄芳梅的辩护律师:刘正清
    2015年4月21日
   发帖者 维权网 时间: 下午11:01
(2015/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