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蔡楚作品选编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6/2015
   
   
   
   作者: 章小舟

   
   不论中共当局如何淡化孙兵污损毛像事件的政治色彩,不论毛左派和五毛水军如何在网上发泄、闹腾,也改变不了毛泽东犯下累累罪恶的事实,改变不了“批毛”“骂毛”蔚然成风的历史潮流,改变不了中共暴政统治下民愤日增、反抗愈剧的大势。在中共暴政统治下横遭杀戮、饱受压榨、备受折磨的人民群众,正加速打破对中共暴政的恐惧,对中共暴政积累了几十年的民怨民愤,如同火山大爆发前的震颤,隐然可感。习近平政权为保权贵私利,为免遭清算,继续强化极权统治,疯狂镇压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以反腐之名行内斗固权之实,孜孜于救党保党,如此下去,只能进一步激化人民的反抗情绪,终有一日,中共暴政再也无法吓倒人民,再也无法蒙骗人民,民主运动的洪流滚滚而来,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被席卷而去。习近平崇毛效毛、强化极权、狂开历史倒车之举,必将作为反面教材被编入民主中国时代的课本,永警后世。
   
   
   
   2015年4月22日,大陆媒体纷纷报道“一男子向天安门毛泽东像投掷墨水瓶获刑一年二个月”之新闻。报道称“前段时间,居然为了引人关注,42岁的男子孙兵竟向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像投掷墨水瓶,造成画像污损。据了解,近日,东城法院一审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孙兵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东城检察院指控,2014年3月6日中午12点,孙兵为达到个人目的,在北京市天安门城楼南侧小广场向天安门城楼毛主席像投掷墨水瓶,造成毛主席像污损,现场临时采取清场等措施。此后,孙兵被民警当场抓获。”
   
   
   
   该新闻甫一发布,但见毛左们怒不可遏,群情激愤,口水与秽语齐飞,吐槽与跟贴一色,大有食其肉寝其皮之欲。而民主群体、维权群体、觉醒群体对此事却多是赞许之声,褒誉之词。沸沸扬扬、攻伐激烈的舆论声浪,使得此次泼毛像之举再度引发大众记忆,很多良知人士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往昔的泼毛像勇士们的巍巍之躯。此次泼毛像事件迅速发酵,加上余波未息的毕福剑私下骂毛讥共事件的综合作用,网络上出现了更多的揭露毛泽东专制独裁之累累罪恶的信息,本已暗流滚滚的反专制思潮经此事件之助推,更为汹涌澎湃,促使更多的人积极行动,英勇抗争。大陆人心大变之期,似已不远;中共暴政颓败之像,隐然彰显。
   
   
   
   今日的反专制高度和反专制勇气,是建立在往昔的反专制高度和反专制勇士们一路牺牲的基础上的。有史可稽的最早的泼毛像之举,发生在轰轰烈烈的六四爱国民主运动期间。据维基百科“天安门毛泽东像污损案”,来自湖南省浏阳市的三位青年鲁德成、喻东岳和余志坚,为了声援学运而于5月19日至北京。三人主张彻底结束专制统治,建立民主政府。然而,余志坚和喻东岳向学运领袖提出建议和宣言之后,并未获复。三人感觉其政治主张无法获得学生们的认可和支持,乃不畏势单力薄,决然开始行动,1989年5月23日,三人于天安门城楼悬挂“五千年专制到此可以告一段落”和“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之标语,并毁损天安门所悬之巨幅毛泽东画像。
   
   
   
   令人遗憾的是,此后三人竟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纠察队抓捕,并被送至帐篷中问话。最初三人认为可以借此机会与学生领袖进行充分沟通,对他们解释泼毛像之举的象征意义,但是,学生却担心三人系中共方面为抹黑学运而派遣的间谍,最后决定,在当天下午五时召开中外记者新闻发表会,会议上要求三人公开承认泼毛像之举是个人作为,“与民主运动无关”。当天晚上七时,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将三人移交给北京市公安机关处理;而民主运动人士也在播出的电视节目上谴责这一行为,并且多次强调示威学生与三名青年污损毛泽东像的作为无甚关联。北京市的天气随即转阴,这一自然现象竟被部分北京民众认为是因为污损毛泽东画像造成的,可见皇权专制思想和极权专制思想对民众心灵毒化之深。
   
   
   
   鲁德成、喻东岳和余志坚后分别被中共法院判处16年有期徒刑、20年有期徒刑和无期徒刑,喻东岳更因在监狱中遭遇虐待而罹患精神疾病。不过,令人尚感欣慰的是,这次事件之后,包括周勇军、封从德、王丹和吾尔开希等人在内的学生领袖们对示威学生造成三人被公安机关逮捕、判刑之事件感到抱歉,并出现了以此事件为主题的文学著作、话剧表演,鲁德成、喻东岳和余志坚被人们尊称为“天安门三君子”,并在出狱之后陆续到达海外,获得政治避难。鲁德成、余志坚在异国继续参与反对中共专制、推动中国民主转型的活动,继续为中国民主事业做贡献,喻东岳的病情也有不少好转,总算为史上首次悲壮慷慨的天安门泼毛像事件添上了还算令人欣慰的尾声。
   
   
   
   鲁德成、喻东岳和余志坚,当年满怀忧国忧民的赤子情怀,以远远超出所处时代的政治理念,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向中共极权暴政的象征符号发起进攻,极大地升华了六四爱国民主运动的意义,使中国二十世纪反专制、争民主的政治运动达到了一个空前的勇气高峰、思想高峰,并使六四爱国民主运动通过这次事件暴露出其局限性,其中的政治教训异常深刻、异常发人警醒。在中共暴政的巨大力量面前,三人的“以卵击像”之举如同“以卵击石”一样,虽未直接产生实质性效果,然而,包蕴其中的奇志大勇,如夸父逐日一样震天动地,如荆轲刺秦一样撼人心魂,已经激励并将继续激励不计其数的后来者踊跃投入反专制、争民主的滚滚历史潮流。“天安门三君子”泼毛像事件之后,陆续发生了一系列的激动人心的损毁天安门毛像之举。
   
   
   
   据维基“天安门”条目,在2007年5月12日下午5时46分,来自乌鲁木齐的35岁男子顾海欧以自制燃烧物投向毛像,造成框之左下有轻微灼痕薰黑,公安封锁广场并将火扑灭,现场值勤警察拘捕顾,该损毁之画像于当晚被更换。事后,中共宣布作案男子疑似精神病患者。但是,当时的独立论者多以为,从顾海欧的行事看,具有明晰的计划性、主动性,显然是有备而来,或者是为民出气,或者是为己抒愤,或者是为制造轰动,绝非精神病患者之举,而中共极力淡化事件的政治色彩,无非为了避免此事件为即将到来的“六四”纪念日之怒火上浇油。有论者甚至怀疑“顾海欧”之新疆籍贯系中共编造,目的是掩盖汉民族内部的巨大矛盾,并将此谎言作为进一步打击新疆“恐怖分子”之借口。
   
   
   
   此事过后不久,2007年7月2日,又一名男子在天安门城楼下点燃炮竹。对于此事件的结果,各方报道不一,有报道称,该男子准备朝毛像投掷炮竹但还未扔出时,即被安全人员制伏;而有报道则称,据国营媒体报导,毛像遭轻微火损,随即换上几乎一模一样的复制画像。
   
   
   
   据维基“天安门毛泽东像污损案”,2010年4月5日下午,一名从黑龙江省前往北京市的抗议人士向毛像泼洒墨水,以希望各界能够重视人权问题,后来他被北京市警方拘留。
   
   
   
   对于这次孙兵污损毛像事件,大陆媒体的描述是,42岁的男子孙兵曾因信用卡诈骗罪被海淀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2013年1月4日,孙兵刑满释放,后来,孙兵为引人关注,向天安门城楼毛像投掷墨水瓶,造成画像污损,东城法院一审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孙兵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就算中共喉舌这次没有说谎,就算孙兵果真曾经犯有信用卡诈骗罪,在关于孙兵污损毛像的报道中填充孙兵曾因信用卡诈骗获罪的文字,却很难被觉醒人士认作是为孙兵此次被“从重处罚”找原因,而多半被认作是为损害孙兵形象拼凑借口。同时,以寻衅滋事入罪,定然是为了淡化此事件的政治色彩,避免在今年六四纪念日即将到来之前起到助燃反抗情绪的作用。即便孙兵曾因信用卡诈骗获罪,但一码归一码,其泼毛像之举,已经包含了政治价值判断和良知觉醒因素,具有超越性、正义性,产生了激发抗争勇气的效应,堪称壮哉!在民心不断觉醒的今朝,中共无法淡化孙兵泼毛像之举的政治色彩,也无法弱化孙兵泼毛像之举的政治意义,更无法损害孙兵的政治抗争的形象。
   
   
   
   自“天安门三君子”泼毛像事件之后,仅仅是见诸媒体的泼损天安门毛像之举,便有以上几起,且在2007年之后高频出现,绝非偶然。这是六四屠城后大陆社会矛盾已积压到一定程度的预警信号,是六四屠城后觉醒民众数量不断扩大、民众权利意识和民主意识不断增强、反抗暴政的勇气不断提升的必然结果。
   
   
   
   就六四之后的大陆民间觉醒状况而言,自邓小平、李鹏等独夫民贼调集被愚弄洗脑的军队将六四爱国民主运动淹没在血泊之后,大陆民间社会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好不容易积累的一些民主自由因子被扫荡大半,一度多元开放、活力充盈的社会环境重归僵死,犬儒文化横行,此种状况持续较久,然而,经刘晓波等民主知识分子的持续呐喊、不懈启蒙、冲击党禁等努力,在全球化浪潮的推动、世界民主化大气候的影响、互联网日益普及等条件的综合作用下,六四屠城后的万马齐喑、犬儒横行的状况有了一定好转,并催生了《零八宪章》运动,觉醒民众与日俱增。其次,就六四之后的大陆民间抗争状况而言,大陆民间抗争在不断加剧——“枪声一响,变偷为抢”,中共权势阶层在六四后大收屠城之益,如,大量国企财富被中共权势者瓜分,大批工人下岗,环境污染不断加剧,贫富分化日益扩大,很多民众在极权政治和权贵经济体制的双重压迫下,沦为世界最低收入阶层,痛苦不堪,民间抗争力度和抗争广度与日俱增。
   
   
   
   是以,八九六四之后的不断升华的民间觉醒和不断加剧的民间抗争,在邓屠夫叫嚣“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稳定”的二十余年后,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不断冲击着中共暴政统治,将民间抗争勇气和民众反专制高度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峰,从而使泼损毛像之举应时而生,接踵出现。
   
   
   
   然而,在民间批毛、反毛浪潮不断激荡之际,习近平却逆历史潮流而动。习近平虽是文革受害者,却也必然在文革中深得毛氏厚黑统治术之味,必然对毛氏所享的超皇逾帝的个人崇拜不胜艳羡,必然对毛氏的很多方面颇为折服,是以,当其一朝大权在握后,崇毛情结和文革情结全面爆发,其再三强调的所谓“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之理论便是力证之一。再加上重新聚拢江胡时代渐趋淡弱的极权能量的迫切需要,以及安抚、欺骗毛左势力尤其是激进毛左势力的考量,而且,为获得权斗附加值而被迫推开的反腐运动也需要强势政治口号和强势政治宣传的渲染、助推,遂大肆崇毛效毛,处处毛姿毛态。而习近平文革中的受害经历,通过粉饰渲染,倒成了“基层出身”“接地气”“知民间疾苦”“与民同甘苦”之类的愚民资本、愚官资本。更不必说习近平的原始政治资本毕竟主要源于毛共恩泽。是以,对毛出于感恩之心、膜拜之意,加上系列现实需要,习近平岂有不崇毛效毛之理,岂能不以复辟之心鼓文革之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