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有些人注定是盖棺都无法论定的,例如李光耀。一个弹丸小国的领导人,竟然有如此的影响力,可能没有第二位了吧。李光耀已经是新加坡的同义词。对东方来说,他是西方的桥头堡;对于西方来说,他又是亚洲儒家价值观的顽固提倡者。他是毛泽东同时代的人,由他所引起的争议持久不衰。在可见的未来,由于中国因素的加入,即便他寿终正寝了,有关他的争论还会进一步扩大。
   
   
   
   他到底是独裁者,还是现代文明新加坡的缔造者、东方价值观的捍卫者?这个真应该留给历史以及新加坡人自己论定。我更倾向认为他是一名“家长”——新加坡的家长。在过去半个世纪几乎把家长制等同于独裁制的西方看来,他一直在夹缝中游刃有余。而作为一名“家长”,他确实带领新加坡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关于新加坡我也写过不少文章,今天我不准备就新加坡政治、经济和文化长篇大论,我想谈一下作为“家长”的李光耀。


   
   
   
   这个比较容易谈,因为我也是“家长”,只不过是我自己儿子的家长。当西方人反对“家长制”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东方社会长期以来的历史文化中,“家长”才是我们的庇护者,是无私为我们某福利的。作为家长,我会为自己的家庭与子女计划最美好、最适合他们的未来,例如我会送他们到海外留学,让他们在海外定居,而且让他们接受英语文化教育……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李光耀执政后对新加坡官方语言的选择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新加坡华人占了75%,其他是马来人、印度人,1965年独立后,面临官方语言的选择。按照惯例,无疑应该抛弃马来语而选择使用人口最多的华语,但李光耀却在审时度势后,力推英文上位,最终确立了英文为新加坡的政府用语。要知道,他要不是一个强势的大家长,是怎么也做不到的。新加坡在英国殖民统治期间,英国当局都没有宣布英文为官方使用语言,反而是英国撤走后,李光耀做到了。
   
   
   
   李光耀有他的理由,夹缝中(马来西亚、印度、中国与西方之间)生存的200多万人口的小国,必须得与当时的主流世界接轨,而要避免沦落到周围大国的附庸,而当时主导世界的无疑是英、美两国。马来语不能选择,因为只占人口少数,75%的汉语也不能选,一是会遭到其他少数民族的反对,二是可能陷入对中国的依附。当时的北京,还一直试图在东南亚国家发动解放全人类的共产主义革命。
   
   
   
   也只有“家长”李光耀才能做到对一个国家的语言制定硬性规定,这一点有如另外一位“家长”毛泽东执政后推广普通话。现在回头看,李光耀做出的这一选择,恐怕比任何政治制度都更决定了后来50年新加坡的发展之路。1965年后,那些推广华语运动的新加坡华裔积极分子从来没有放弃过抗争,不过,当1978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并号召中国人向新加坡学习时,那些鼓噪华语优先的人士才意识到,如果当初新加坡选择了华文,新加坡可能不会那么方便和快捷的融入西方主导的国际社会,也就不会反过来成为中国学习的榜样。
   
   
   
   这就是围绕家长李光耀“独裁”最激烈的争论之一,在说到他的做法时,他说,“有人说我处处干涉人民的个人生活,没错,假如我不这样做的话,新加坡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新加坡今天的成就确实可以傲视亚洲诸国。这位家长当初选择英语作为官方用语,还同时做了另外一件事——保留东方价值观,甚至有意抵制西方以自由和民主选举为主的自由主义价值观。
   
   
   
   按说,语言是价值观的载体,一个人从小接受英语教育,长大后几乎不可能还保留东方的那些价值观,有些东方很重要的价值观例如“孝顺”在英语词汇中几乎是微不足道甚至可有可无的。当李光耀选择了英语作为新加坡官方语言后,他做的第二件干涉人民生活的事就是鼓励双语(主要是华语)教育,并特地到美国、台湾等地请唐德刚、余英时、杜维明等七位融汇儒学与西学的大家到新加坡,把儒家经典与传统文化翻译成英文,编写进中小学英文课本中。
   
   
   
   部分保留英国殖民当局留下的制度框架,同时抵制西方民主的价值观念,一直是李光耀的两手抓。但就我看来看去,李光耀强调的东方价值观其实一直并没有被他系统地说清楚过,他自己强调的主要是“五伦”——君臣有义、父子有爱、夫妇有别、兄弟有序、朋友有信。这“五伦”按说还真和政治制度扯不上太大关系,可恰恰就反应在新加坡的政治上:李光耀按照宪法下台后,经过一代领导人的过渡,“有爱”的儿子李显龙顺利接班,政权是在李家“有序”进行的,过渡性的人物也清楚“君臣有义”的道理,很“有信”地告老还乡,还位给已经长大的“李二代”……
   
   
   
   这一切对于不了解“五伦”深意的西方来说,自然是无法接受的,但我几次到新加坡同当地人交谈后,发现大多数新加坡人对此并无明显反感。可能迄今为止,他们还认为无论是李光耀还是李显龙,都是好“家长”吧。而且,相比我们曾经有过的好家长“父亲般”的毛泽东,以及当今北朝鲜的几位金家“家长”,李光耀堪称无与伦比的完美啊。
   
   
   
   如果我们回到1965年突然独立的新加坡,李光耀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我认为也许真的没有,“家长”李光耀帮新加坡人做出最好的选择。但时过境迁,老家长也会退休会老去会死亡,新加坡同李光耀这位家长无法分开的模式还能持续多久?今天的新加坡的反对党也渐渐坐大,我认为总有一天可能会有更多民众要求更公正公平的选举。当然,这个不应该是国际社会来决定的,而是全部通晓英语,对外面消息和资讯都相当清楚的新加坡人来决定。
   
   
   
   我反而关心的是,这些年,中国有那么多人鼓噪新加坡模式,他们知道新加坡模式其实是一位“家长”奠定,并与之一生相伴的吗?也许,你需要的不是新加坡模式,而是新加坡这样一位李光耀式的“家长”,可是,从中国面积、人口、国民素质以及世界格局等等来看,有多少人相信中国还可能出现一位李光耀式的“家长”?一个民族与国家在民众素质较低的幼年时期,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家长”都有可能,中国也出现过家长式的毛泽东,但沧海桑田,当今世界还有可能出现“家长”吗?
   
   
   
   李光耀也许是世界上最后一位大家长吧,没有李光耀这样的“家长”,新加坡模式何去何从?中国又向何处去?
   
   
   
   杨恒均 2015年3月23日
(2015/03/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