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已到法院要求国家赔偿]
徐永海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已到法院要求国家赔偿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已到法院要求国家赔偿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3月26日
   
   在2015年3月24日(星期二)上午,教案蒙难者王春艳来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递交了《刑事赔偿申请书》,同为教案蒙难者的徐永海、杨秋雨、王玉琴陪同王春艳来到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王春艳就“教案要求国家赔偿”表示支持。
   
   照片1:在第二中级法院门口,王春艳、王玉琴、徐永海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已到法院要求国家赔偿

   
   
   照片2、填写相关手续,杨秋雨、王春艳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已到法院要求国家赔偿

   
   
   照片3、递交并受理了《刑事赔偿申请书》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已到法院要求国家赔偿

   
   去年2014年1月24日,因为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因为我们家庭教会,我们13名基督徒和慕道友(徐永海、杨靖、杨秋雨、张文和、吕动力、张海彦、于艳华、徐彩虹、王春艳、杨敏、王素娥、康素萍、居小玲)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1个月(“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
   
   还有一些其他弟兄姊妹虽然没有被关进看守所,但被关进了派出所,如王彪和他的儿子王昊琛。还有一些弟兄姊妹在我们被抓时使也受到过警察的盘查,如王玉琴、宁慧荣、沈中厚、杨英环和她的儿子。
   
   在我们坐牢期间,不仅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我们的家人也经历了很多苦难。如由于王春艳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她患精神分裂症的弟弟王亚新,在此期间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
   
   在我们被抓进派出所时以及在看守所期间,王春艳和我们就曾多次对警察述说了王亚新患精神分裂症需要监护的事情,可以没有人理睬,而使我们这个教案出现了一个间接死亡者。
   
   我们基督教家庭教会无罪,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无罪,为此,在出狱后,我们要去国家赔偿。如王春艳经历了到通州区公安分局的申请赔偿,经历了到北京市公安申请复议。这才在3月24日来到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来申请国家赔偿。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刑事赔偿申请书
   
   申请人:王春艳,女,1963年4月23日出生,户籍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六一路5号4-2-2号,电话:15810046477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申请请求:
   
   1、撤销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京公陪复字【2014】第40号和《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通公刑陪字(2014)002号,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北京市公安局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和《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2、要求赔偿1,403,400.7元。
   
   
   事实和理由:
   1、
   
   2014年1月26日申请人被被申请人以涉嫌非法集会案为由刑事拘留,2月24日以刑事拘留期限期满的名义释放,共被羁押30天。
   
   申请人一精神残疾的弟弟叫王亚新,王亚新在北京的唯一实际监护人就是他的姐姐申请人王春艳。由于申请人被羁押,王亚新在北京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出走,于2014年2月1日在大连非正常死亡。
   
   综上,被申请人无理非法羁押申请人,并间接造成申请人弟弟死亡,应按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申请人。申请人共被羁押30天应赔偿6020.7元(200.69元/日职工平均工资乘以30天)。王亚新死亡赔偿金1,047,580元(52379元/年职工平均工资乘以20年),王亚新的女儿王楠(2006年2月1日出生)生活费63600元(530元/大连市月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乘以120个月),王亚新的妻子申传红(无工作能力)(1978年12月20日出生)生活费254400元(530元乘以12个月乘以40年),王亚新的父亲王勤的生活费(530元乘以12个月乘以5年)31800元。以上共计:1,403,400.7元。为此,申请人特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1,403,400.7元。
   
   2、
   
   2015年3月16日收到《北京市公安局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决定如下:“对赔偿请求人王春艳提出的赔偿申请不予赔偿。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本决定作出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赔偿。”
   
   为此,现本人(王春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赔偿。
   
   3、
   
   在《北京市公安局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写到:“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4日,在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张文和家中,王春艳伙同他人参与非法传教集会,被当场查获。……。通过侦查,通过讯问犯罪嫌疑人王春艳,其承认参与家庭教会,同案其他人能证实其参与家庭教会。1月26日,王春艳因涉嫌非法集会罪被我局刑事拘留,后依法将刑事拘留期限延长至30日。……。经侦查发现,王春艳本人承认参与家庭教会,其行为有同案其他人证实,故王春艳涉嫌犯罪,可以先行拘留。……。对赔偿请求人王春艳提出的赔偿申请不予赔偿。”
   
   通过《复议决定书》、《决定书》,我认为,公安局认定的事实应当是:我(王春艳)参与了基督教家庭教会。因此,公安局认为“我这个参与家庭教会一事”是违法犯罪行为;因此,公安局给我定了一个“非法集会罪”,将我刑事拘留了30天。
   
   我认可这个公安局认定这个事实。可是,这不是违法犯罪行为呀,而是中国人民共和国每一公民都应当具有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1997年国务院发布了《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中说‘对基督教教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教习惯称之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可见,家庭教会不是违法犯罪行为。可是,在这个《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我们参与家庭教会”却成了违法犯罪行为。
   
   《圣经》,在北京著名牧师——李克牧师——的《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一文中写到:“全世界凡有人类生活的社会、国家都可以见到《圣经》”。据有关报道,在今年的11月份,在中国,在中国的南京,已经印出了1亿2千5百万本《圣经》。在中国印了这么多《圣经》,难道不是让我们来读的吗,难道不是让我们基督徒来学习的吗。可见,学习《圣经》,讲《圣经》不是违法犯罪行为。可是,在这个《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却成了违法犯罪行为。
   
   《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本法所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在这里是明明白白地写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我们是聚集了,但是我们是在家了,而不是在露天公共场所里。在《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也明明白白地写到:“在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张文和家中”。既然,我们不是在露天公共场所,而是在家里,在张文和的家里,我们与“集会”、与“非法集会”有什么关系。
   
   为此,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申请赔偿:
   
   2014年1月26日申请人被被申请人以涉嫌非法集会案为由刑事拘留,2月24日以刑事拘留期限期满的名义释放,共被羁押30天。
   
   申请人一精神残疾的弟弟叫王亚新,王亚新在北京的唯一实际监护人就是他的姐姐申请人王春艳。由于申请人被羁押,王亚新在北京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出走,于2014年2月1日在大连非正常死亡。
   
   综上,被申请人无理非法羁押申请人,并间接造成申请人弟弟死亡,应按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申请人。申请人共被羁押30天应赔偿6020.7元(200.69元/日职工平均工资乘以30天)。王亚新死亡赔偿金1,047,580元(52379元/年职工平均工资乘以20年),王亚新的女儿王楠(2006年2月1日出生)生活费63600元(530元/大连市月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乘以120个月),王亚新的妻子申传红(无工作能力)(1978年12月20日出生)生活费254400元(530元乘以12个月乘以40年),王亚新的父亲王勤的生活费(530元乘以12个月乘以5年)31800元。以上共计:1,403,400.7元。为此,申请人特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1,403,400.7元。
   
   此致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
   
   申请人:王春艳
   
   2015年3月24日
   
   附件:
   1、《释放证明书》(复印件)
   2、《北京市公安局刑事赔偿复议决定书》(复印件)
   3、《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复印件)

此文于2015年03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