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徐水良文集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徐水良

   
   

   
   2015-03-09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无论深度和广度,都大幅领先于全世界。这当然是中国反对派朋友们努力的结果。
   
   相反,朋友们一般讨厌洪哲胜博士等一些马列信徒为马克思主义不断作出的低水平的辩护及纠缠。但我觉得,实际上,他们的辩护及纠缠,其实也有正面作用,这就是迫使我们更认真、更深入、更清楚地研究、论述、和批判马克思主义。
   
   洪博士贴出《试论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原意(评读马克思和巴枯宁的“对话”》一文,笔者看洪博士确实有点难以理解我们过去的许多论述,觉得还是用比喻的方式,给他解释一些相关问题,其实也是借此用比喻,向其他读者解释这些问题。比喻虽然不一定贴切,但一般比较通俗,人们也许比较容易理解用比喻解释的道理。
   
   马克思与巴枯宁争论的这篇评论文章,很早的时候我就仔细阅读研究了,但四十多年了,忘得厉害。
   
   这篇文章里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马克思把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政权,与暴力等同起来,再次强调并应用他的“国家就是暴力机器”的理论。
   
   在用比喻解释马克思主义及马列共产主义以前,先讲一个总的哲学思想,总的哲学原则:
   
   人类是大自然大宇宙的产物,人和人类社会,必须立足于大自然大宇宙的基础之上。
   
   但是,人类社会及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却都与纯自然物质不同。自然物质在人的意识之外独立存在,不依赖于人的意识。但人类社会的一切,却完全不同,人类社会所创造的一切,都是由有血有肉的生物的人和精神的人合为一体的人类创造出来的,都必须依赖于人及人的知识和智力,建立和立足于人类及人类的知识、智慧、智力和能力的基础之上。包括科学技术以及人的其他科技知识,由科技和科技知识创造出来的物质生产力,以及物质经济,都是人类及其知识、智慧、智力和能力的产物及物化,依赖于人类及其知识、智慧、智力和能力。生产力和经济,不是基础,相反,被马列主义者认作思想、文化、社会制度包括政治制度(即所谓政治上层建筑),以及其他各类精神性上层建筑的人类及其知识、智慧、智力和能力,包括科学技术,以及人类组织和协调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的能力,才是生产力和经济的基础。
   
   我曾经一再强调,生产力是人的能力,物质生产力不过是人的能力的物化,固化。
   
   历史上的例子,英国革命及思想解放,导致英国思想的大发展,许多年后,产生牛顿力学,随后带来数学及科学的大发展,牛顿力学和数学发展,导致专业科学,应用科学和技术的大发展,然后,牛顿力学一百年后,产生工业革命,导致生产力大发展。这个历史过程,清楚地说明了决定被决定,基础和上层的链条衔接关系。这个历史事实,与马列主义理论的说法,完全相反。
   
   所以,马克思把人类和人类社会的创造物,尤其是作为人类智力能力物化和固化的物质生产力和物质经济,与自然物质混同起来,把人类的创造物,反过来说成创造和决定人类及人类社会的物质基础,就完全颠倒了两者关系。实际上,再说一遍,人类和人类的知识、智慧和能力,才是物质生产力和经济的基础。
   
   同样,人类社会,无论是原始社会、封建社会、奴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还是马列共产社会,都必须建立在人类一定的思想基础之上。马列共产社会,则必须建立于马列主义的思想基础之上。
   
   虽然,自然的血缘关系等等,在原始社会和封建社会,甚至后来的资本主义社会及马列红色权贵的专制社会中,仍然起很大作用,但是,这些血缘关系,只有经过人的主观思想,包括血缘血统思想等等,才能对社会起作用。因此,人类社会的社会性血统关系,仍然是建立在人的血统思想基础之上。
   
   下面我们用比喻方式来解释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它的理论基础是两层,一层叫辩证唯物主义,一层叫历史唯物主义。在这两层基础上,树立了几根支柱,一根是阶级斗争,一根是阶级国家,一根是阶级专政,一根是国家是暴力机器的理论。等等。在这些支柱顶上,建立起共产主义的空中阁楼。
   
   (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等等理论,也许可以比作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厦中的隔间、墙壁等等。剩余价值论也有一定的承重墙或承重支柱的作用,不过本文不谈它们。)
   
   而其中的策略问题,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建立社会主义的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以及暴力革命问题等等,不是马克理论共产主义理论建筑的本身,而只是策略。其中,无产阶级革命和建立社会主义的条件是否成熟的问题,就像脚手架高度是不是足够的问题。而暴力革命的问题,就像建筑吊车,从地面运送建筑材料到达阁楼的办法。而改良,可以比喻成好像是用斜坡、千斤顶之类运送物资的办法。(对不起,我还没有想出比较贴切的比喻。也许,更贴切的比喻,应该是,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武器的批判,是要炸毁资本主义旧建筑,把马克思主义搬到被炸毁的地基上,在马克思主义的基础上建设共产主义阁楼;而改良,则不炸毁资本主义,而是把马克思主义逐步搬到资本主义地基上改造资本主义旧建筑。)(关于理论和策略的区别和联系,参见附件。)
   
   马克思没有来得及建立他的共产主义空中阁楼,就翘辫子了。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等继承里马克思的事业,在马克思的基础上,继续努力。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按照马克思的理论蓝图,在现实社会中建立马克思设计的共产主义阁楼。
   
   结果,他们在马克思的理论基础和现实奋斗的基础上,建成了所谓的现实的无产阶级专政,并进一步建成了共产主义空中阁楼的下半部,即共产主义的低级阶段,也就是社会主义。但最后,这个阁楼却崩塌了。
   
   辩护者说,这个阁楼所以崩塌,是因为施工条件不成熟,脚手架不够高,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这些人没有根据马克思的设计的施工要求,把脚手架搭到足够高度,才开始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并建造共产主义的空中楼阁。
   
   但这显然是相当荒谬的。空中楼阁都建立起来了,怎么能怪脚手架高度不够呢?
   
   所以,别的朋友就开始研究阁楼倒塌的真正原因,结果发现,原来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底层基础或深层基础辩证唯物主义是流沙,浅层基础历史唯物主义是浮冰。这些东西严重脱离、歪曲和颠倒了客观现实,歪曲、颠倒和破坏了社会的坚硬的事实基础,他们是与现实社会的花岗岩基础完全相反的软泥污水汇集起来的虚幻虚假的基础。结果,流沙移动,浮冰融化,这空中阁楼连同大厦就倒了。
   
   然后,他们又分析建立大厦和空中阁楼的这些支柱,发现只有阶级斗争这个支柱,有几块朽木(阶级异化现象),冒充标准硬木(即用异化冒充本质),其他的几根,都是草灰泥沙加冰块冰冻而成。
   
   因此,人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大厦的倒塌,根本原因是它的基础就不对,其次,它的支柱也不对。
   
   但是,洪哲胜博士等等一律不承认。不承认马克思建立的大厦倒塌的原因,是由于马克思理论基础的错误,因为马克思还没有把大厦建立到共产主义阁楼下层——社会主义的高度。那社会主义阁楼是别人施工的,所以倒塌的原因,是别人。是别人在施工条件不成熟,脚手架不够高的时候施工。而且因为列宁偷工减料,本来脚手架需要四周即全世界都一样高,才能一起施工,建立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的下层阁楼,但他列宁斯大林非要搞施工中的技术革新,即施工革新,说只要一边或一部分国家甚至一个国家脚手架足够高了,就可以开始无产阶级革命,建立社会主义。此外,那几根支柱的顶端,在马克思的思想基础上建设现实专政等等的时候,列宁私自加进了少量东西或装饰,所以,这阶级国家,阶级专政,暴力机器,确实是马克思设计和建立的,但列宁的东西与马克思设计及建立东西,有所不同。因此,空中阁楼的倒塌责任,在施工者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这些人。
   
   没有人否认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与马克思有相当大的不同。
   
   但问题是。马克思理论大厦的本身,包括深层基础辩证唯物主义,浅层基础历史唯物主义,以及阶级斗争、阶级国家、阶级专政,暴力机器等等支柱,不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建立的,而是马克思自己建立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主要是在马克思已经建立的这些东西之上,在这些支柱的顶端,按马克思的理论蓝图施工,建造共产主义空中阁楼的下层——即社会主义社会。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的贡献都很小。他们的贡献,主要是施工建立社会主义,以及在施工过程中,对施工方式进行一定的技术革新。
   
   而施工中,他们自身对马克思理论蓝图的理解,自然与马克思本人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差异。
   
   但无论如何,已经建立的理论基础和支柱的本身,以及关于共产主义两阶段社会的理论蓝图本身,都属于马克思建造或设计,不属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这些马克思的信徒和继承者。
   
   然而,马克思的理论基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以及在这个基础上树立起来的那些支柱,被大家发现都是根本错误的。这些错误,包括理论基础的错误,以及支柱的错误,现在人们也已经论证清楚。而为马克思辩护的洪博士们,一律装看不见,不敢与从根本上批判马克思理论的人辩论,更不敢与我们同马克思主义全面对立的人本主义论战,却拼命抓住在马克思理论基础上施工建立共产阁楼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脚手架搭得不高,在支柱上加上他们自己的装饰,建筑时,水、冰和石头是不是加多了等等,抓住不属于理论本身的外部枝节策略问题,来诡辩,把责任推给后来的施工者。
   
   事实上,基础倒塌,大楼必定倒塌,再加上支柱又很烂,这倒塌的责任,完全在马克思。非要在倒塌后争论脚手架够不够高,列宁以后在烂支柱上加了多少东西,是不是加进沙泥石头代替冰块等等,我认为几乎没有意义。
   
   现在这个争论,其实是79民运以来,两种意见争论的继续。79民运时,本人主张共产党搞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是反动倒退,是向后倒退,也就是对它们的评价中,持“反动倒退论”意见。天津一位老先生和很多人的意见是相反,认为是向前走得太快,所以要搞资本主义补课。也就是“太快论补课论”。两种意见,对马列毛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性质和方向的判断,完全相反。后来,认为是反动倒退的一方,走向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而主张过快论补课论的一方,就把责任推给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认为马克思是正确的,只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走得太快了。现在他们的进步,最多是把太快论改成走歪了,走邪了的“歪曲论”而已,认为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歪曲了马克思主义而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