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徐水良文集
本人文集新发表文章已被剥夺放到主页页面显示权利,欢迎各位网友和读者常常到本人文集阅读新发表文章。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八九十篇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
(经过努力,绝大多数文章已经初步恢复)
已恢复文章,有不少文章,暂时只找到当时单独保存的按语或短评,正文及附录因查找不易,暂时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多篇文章,将逐步恢复(注:绝大多数已经初步恢复)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徐水良


   

2015-02-27


   

   
   许多朋友把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混为一谈,都予以否定,这是不对的。
   
   长期以来,一些经济学家,及到这次争论中涉及的樊、寒教授的文章,及胡平对价值理论的评论,存在逻辑错误。
   
   胡平说:“效用性加上稀缺性才构成价值--建议学学边际效用论。”
   
   胡平这个说法,其实是重复历史上庸俗经济学家的理论,是错误的。包含了多重错误。一是效用性是使用价值,不是交换价值,即不是平常简称的价值。二是稀缺性则是另一个问题,边际学派学者和理论,把它们与价值混为一谈,不对。
   
   边际效应和稀缺效应解释的主要是价格在竞争中的形成,是关于价格的理论,不是关于价值的理论。所以用这些理论来批判劳动价值论,是逻辑错误。
   
   胡平这些学者和西方庸俗经济学家的理论逻辑水平比他们之前的古典经济学家,以及后来的马克思低了一个等级,所以只能吸引理论水平比较低的人。樊、寒教授的机智的批判,有很多不错的东西和道理,有很不错启蒙作用,但经济学上面,无法真正批倒马克思主义。
   
   我的意见是原则肯定劳动价值论,原则否定剩余价值论。
   
   劳动价值论是马克思的前人威廉配第、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等古典经济学家发现和提出来的,不是马克思的发明。威廉配第发现劳动价值论,早于马克思的《资本论》两百年。马克思对劳动价值论有一定贡献,但同时也把自己的一些错误加到这个理论中去。必须纠正马克思的错误,但不是原则否定劳动价值论。
   
   剩余价值理论是另外一回事,那是马克思的发明,带有根本性质的错误,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想研究和批判,但一直没有时间。
   
   胡平反驳我上面说法说:“正相反。马的经济理论连你的日常生活经济现象都解释不了。”
   
   笔者回答:正因为马解释错误,我们才进行批判。但你不懂经济学,所以把逻辑错误的错误批判,牛头不对马嘴的批判,当作正确的批判。
   
   日常生活表现出来的是价格。所以论述价格的边际效应、稀缺效应等等,来自日常生活,有经验性质,比较符合客观实际。
   
   但你和边际学派等等产生逻辑错误,误以为价格和价值是一回事,以为用边际效应、稀缺效应就可以驳倒劳动价值论,那你们就错了。你和樊、寒教授都接受了这些学者的逻辑错误。
   
   实际上,价值理论是研究价格背后,对价格起控制调节控制作用的价值规律。价值和价格虽然总体上一致,但同时必然有某种程度的背离。
   
   当产品生产过多时,价格降低到价值以下,到一定程度,就产生边际效应,最后产生无利可获的边际价格。
   
   当产品过分稀缺时,价格就会超过价值,就会产生产生稀缺效应。
   
   但这两种效应,都不是推翻价值理论;恰恰相反,两种效应的结果,却是促使价格向价值回归。
   
   特殊的垄断性稀缺,则类似级差地租,价格回归值则是价值加上级差价格。
   
   胡平文章说《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其实是很外行的说法。
   
   有网友支持胡平意见,批评本人意见。
   
   本人继续解释:
   
   价值不是研究价格,而是研究价格背后,是什么影响、控制和决定价格,也就是研究决定价格背后的价值规律。
   
   而这里的价值,指的是交换价值。不是使用价值。
   
   人的智力水平,水准高的少,结果,那些低水平经济学家,总是在同一个问题上,把价格和价值,把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混淆起来,争论一百几十年。主张劳动价值论的经济学家,包括马克思,把他们称为庸俗经济学家,是正确的,没有错。马克思以前,18世纪20、30年代,这个庸俗经济学就已经产生。包括马克思以前的和同时代的不少经济学家,及到边际学派,及到胡平和那两个教授,都不过是重复庸俗经济学的同一类错误,这就是:1、把价值(即交换价值)与使用价值(效用性等等)混为一谈。也就是分不清效用性和交换价值之间的区别。实际上,使用价值即效用性是千差万别的,无法交换替代的。能够交换,互相替代的,是交换价值。2、把价值和受价值制约、在市场上外在表现出来的价格混为一谈。
   
   劳动价值论是威廉配第、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等人发现和提出来,他们认为,总体上对价格起控制、调节和决定作用的,是劳动的量。
   
   但劳动的量形成价值,却需要在市场竞争中,以价格形式表现出来,才能在市场上完成交易。因此,当产品生产过多或者稀缺时,价格就会与价值背离。
   
   而那些智力低的经济学家,就像我们学数理化的时候,许多智力低的学生总是搞不懂数理化概念、原理和公式一样。这些经济学家,也总是搞不清这些经济学知识。总是把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价格与价值混淆起来,他们否定劳动价值论,否定事物的内在规律,只是抓住表面现象,结果,就把价值(交换价值)与效用性即使用价值,把价值与价格混为一谈,最后,价值等于价格等于竞争结果等于边际效应和稀缺性等于价格的形成过程。但价值本身究竟是什么?除了重复庸俗经济学价值等于使用价值等于价格等问题的陈词滥调以外,对不起,说不清楚。
   
   那样,商品的价值,就被他们解释成价格,解释成不断随市场变动的东西,即价格,而不再是商品内在包含的固着于商品的相对固定的价值。价值就变成不是商品的内在固定价值属性,而是外在的市场变化的价格属性。
   
   因此,这些人的经济学,与主张劳动价值论的经济理论之间的差距,就像怎么都搞不清数理化概念、原理和公式的中学生作业,同真正的大学学科之间的差别一样大。
   
   而胡平等大多数人,看得出来,根本没有专门学过经济学,也不懂经济学历史,当然更不懂现行经济学的普遍错误。就像小学生看到比较低档中学生作业,就赞叹不已,就与这些经济学家一起,重复经济学历史上延续近两百年的庸俗经济学低档错误。而对大学的东西,主张劳动价值论的经济学,则完全搞不懂,理解不了,于是就怀疑、甚至嗤之以鼻。
   
   改革开放后中国到西方学经济学的,似乎大多数学的是庸俗经济学,所以往往只认庸俗经济学低档理论。虽然这种经济学重实际重微观在经验性量化方面,有它的长处。但理论原理的研究上,却比马克思的经济学还要低一个档次。
   
   经济学是社会科学中研究最多的学科,但迄今为止,仍然是颠倒地建立经济决定论基础上。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上都是错误的,更何况在逻辑理论方面比马克思经济学还要低一个档次的庸俗经济学了。
   
   庸俗经济学重微观接近实际、缺宏观缺基本原理。马克思经济学刚好相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脱离实际,但有基本原理,而且接受前人劳动价值论基本原理。不过其主要错误,仍然错在剩余价值论基本原理。
   
   
   附两篇旧文: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笔者今日网上某些跟贴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4-11-28日
   
   
   本人从二十多年前开始批判马克思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理论,这是十多年前的一篇《对马克思价值理论的初步意见》2001年4月(见附件),本人其他一些文章也提到过马列主义及其经济学问题,可惜没有时间详细研究和展开。
   
   人类的任何思想或信仰,无一例外,都没有不受检验、证实或证伪的特权。不准质疑,无论是不准质疑一神教教义,还是不准质疑马列教义,都只是思想和信仰专制的典型表现而已。马列主义,马克思的《资本论》及其经济学,也不例外。
   
   科学的特点是实证。一神教教义,上帝6天创造世界等等,泥土造人等等,已经被科学证伪;耶和华等不断屠杀甚至屠杀诺亚一家以外的全人类,也被普适价值认定是远超希特勒的反人类行为。一神教的政教合一极权专制的历史实践,也在启蒙运动、自由民主潮流和民主革命冲击下中遭到失败。所以,一神教在理性、科学、实践和普适价值范围内被推翻。但在神棍及其非理性的信仰的范围内,一神教仍然抵制科学和普适价值。
   
   马列主义,也在理论上,尤其在实践中,一再被证伪,也被历史证明是违背普适价值的。马列阵营的崩溃,就是被实践证伪的一个重大事实。
   
   一神教和马列信徒可以不承认科学、理性、实践和普适价值。但科学、理性、实践和普适价值是不可战胜的。夕阳西下,这些信仰及其信徒,将越来越走向黄昏和没落。
   
   =====
   
   与理性对立的信仰是主观的,非实证的,它只建立在信仰,也即主观痴迷相信,也即迷信的基础上。但理性和科学,却建立在实证的基础上,而实证,是客观的。被实证证实的理性,就是科学。
   
   人类的一切思想和信仰,最后必然会在实践中被证实或证伪。
   
   虽然神棍和某些准宗教信仰者拼命推崇信仰,贬低理性和科学,攻击相信理性和科学的人没有信仰,甚至鼓吹宗教或他们的信仰不受证伪。虽然在自由民主社会,必须坚持信仰自由,任何人都有权在不危害他人的条件下,坚持自己的信仰。但人类个人和他们的思想和信仰,本质上是平等的。任何思想和信仰,最终都将在实证中被证实或证伪,没有任何思想或信仰,享有不受实践证实或证伪的特权。
   
   =====
   
   对资本论的批判,需要花力气。我看过海外和国内一些学者对资本论的批判,说句实话,其理论和逻辑的严密性,还不如马克思。有人写文章说《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其实是很外行的话。
   
   =====
   
   马克思包括《资本论》在内的经济学,以及现在的西方和全世界的经济学,基本上是主张经济决定论的经济学。这是他们的共同传统。批判马克思的经济学,必须从哲学上批判经济决定论开始。
   
   因此,批判马克思的经济学,实际上也包含对西方和世界现行经济学的否定,意味着创造人本主义的全新的经济学。
   
   无论在经济学方面,还是在其他社会科学方面,还有意识科学方面,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
   
   有网友说:“神学是不可以证伪的,科学才是可以证伪的,你听说过波普尔这个名字吗?”
   
   笔者回答:这位网友是又一个崇拜洋迷信的。波普尔说了就一定是正确的了?我批判的正是波普尔的观点的缺陷!
   
   科学和宗教及其他信仰的区别,不在于是否接受检验、证实或证伪。相反,人及人的思想和信仰,是平等的。没有任何思想或信仰享有不受检验,不能证伪的特权。科学和宗教及其他信仰的区别,在于一个建立在实证基础上,被客观实际所证实;而宗教和其他信仰,则是建立在主观相信或痴迷相信的基础上。
   
   十多年前,我就在海外批判波普尔观点的缺陷,以及支持此类观点的人污蔑科学的“科学教”等等概念和理论。现在很少有人再主张这些观点了。国内闭塞,还有洋迷信崇拜者迷信这类观点。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