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二,起底“三种人”岑国荣文革劣迹——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小平头夜话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起底“三种人”岑国荣文革劣迹——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二, 起底“三种人”岑国荣文革劣迹—— 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三)解读“文革三种人”岑国荣们

   
   读者也许要问,为什么岑国荣们急于跳将出来为韦国清鸣冤叫屈?为什么他们很在意广西文革密档“泄密”?
   
   投身权力绞肉机的中共官场,总是难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主奴陪绑殉葬命运。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文革余孽的抓狂表现,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都说权力是春药。韦国清得势时,“联指”派在政坛上吃香喝辣,呼风唤雨,好不风光。“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就好像白头宫女话天宝一般“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地缅怀流水落花的时光。韦国清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文革余孽们“倾巢之下安有完卵”?自己通向权力之巅的飞黄腾达之路横生变量,功亏一篑,饮恨终身。何况广西文革密档如实记录有“联指”和中共党员令人发指的吃人暴行,韦国清的广西当局炮制诸如“反共救国团”、设局让造反派钻抢“援越物资”的圈套从而催生《七三布告》以获得镇压广西“4.22”等等见不得光的猫腻。
   
   在大时代的洪流中,多少风流人物都已瞬间即逝。毛左想做的“文革复辟”之梦,不过是一代暴君的一个注脚而已。岑文说的这些故事有多少份量?读者和红墙中人自可判断。
   
   岑国荣之辈现时为韦国清喊冤,扬言彻查文革密档“泄密”事件,与《红旗文稿》杂志以及社科院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及人民民主专政一样,是明剃习近平眼眉。习近平在四中全会力推法治,加上严打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令计划等“新四人帮”,毛左因此大玩以古讽今。这是公然和法治精神和建设法治社会目标背道而驰的。
   
   红旗杂志在祸国殃民极左文革期间兴风作浪,造谣惑众,迫害忠良……改刊以后遭到唾弃销声匿迹,如今改头换面伪称红旗文稿,沉滓泛起,再次鼓吹阶级斗争,制造分裂。
   
   毛泽东生前曾将政治斗争总结为两句话:“或策划于密室,或点火于基层。”而岑国荣之辈自然也难逃这类窠巢。极左回潮,他们也蠢蠢欲动。岑文甫一写就,就很快上下串联奔走,搞成了423名遗老遗少文革余孽联署的阵容,大言煌煌,气势汹汹地兴师问罪。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曾几何时,岑国荣们成为文革政坛新贵吆五喝六的是何等风光,溜须拍马的挤破门槛,人人竞相攀附,但时至今日,岑的“联指”派战友们一个个身陷囹圄,枪毙的枪毙,开除出党卷铺盖走人,树倒猢狲散。“看他起高楼,看他楼塌了”,这句话用在文革余孽身上可谓恰如其分。
   
   其实,此时作为前台傀儡马前卒跳出来的以岑国荣、邓文光为首的423名文革余孽都是中共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整党清理“文革三种人”(指文革中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和打砸抢分子)之保守派“联指”成员——文革这一群沐猴而冠的新贵们开始为他们的曾经风光、血债累累而付出牢狱之灾。他们的命运如过山车般,从云端跌入地狱,印证了“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那句江湖名言。如今岑国荣们饱尝了“秋风扫落叶”的世态炎凉,体验了“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的晕眩感。但其实,岑国荣、邓文光之辈如今遭开除党籍、身陷囹圄,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因果报应。
   
   在此,有必要对其在文革中的历史人肉扒皮一番。岑国荣,男,汉族,1934年11月生,广西容县人,原名岑钊华、岑超华,195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开除党籍),1950年6月参加工作,相当于初中文化。1950年6月至1953年6月为广西省容县城厢区政府通讯员。1953年6月至1957年7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四八部队一支队班长。1957年7月至1958年4月为广西容县军分区公务员。1958年4月至1962年10月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钢铁厂工人。1962年10月至1963年6月为柳州金属加工厂工人。1963年6月至1965年7月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冶金建设公司工人。1965年7月至1971年6月任柳州钢铁厂车间班长、工段长、革委会副主任。1971年6月至1973年6月任柳州钢铁厂革委会副主任、党委副书记。1973年6月至1974年1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主任。1974年1月至1975年2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主任、党组书记。1975年2月至1978年2月任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常委、自治区委工交政治部主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工交战线党组书记,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主任、党组书记。1978年2月至1980年12月任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常委,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主任(主席)、党组书记。1980年12月至1982年9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主席、党组书记。1982年9月至1988年1月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总工会副处级干部。1985年5月被开除党籍。1988年1月至1995年2月为广西燃料总公司办公室办事员,资源开发部业务员。
   
   柳钢工人岑国荣与蒙志恒、刘目忠是武斗同一战壕的战友,由于都是凶神恶煞的柳州“联指”头头,人称“柳钢三煞”。他们在武斗中的“事迹”由柳江“二.一四”事件可见一斑。
   
   

   
   柳江“二.一四”事件

   
   1968年2月11日下午5时左右,柳江造反大军在县文化宫正在开饭,炊事员韦柳生在地坪上,被联指从税务局方向打来的子弹打中死亡。
   
   2月13日,柳江“造反大军”开常委会,罗乐民、韦云哉、潘国居、覃应勋、黄建贵和柳州造反大军的董风英等决定,分三路攻打联指据点。
   
   十四日凌晨四点,柳江“造反大军”韦云哉指挥第二路先攻打县交通大楼,炸死联指杨秀禄一人。第三路攻打新华书店炸死联指赵文全一人。接着两派到县武装部抢枪。混乱中人武部科长莫英被炸死。“柳州联指常委”决定:由“工交兵团”和“财贸兵团”等武斗人员出击。
   
   2月16日融安铜古桥武斗一结束,蒙志恒、刘目忠、张麦生等人即带领“工交兵团”出击柳江拉堡。“柳州联指常委”张林、书正钧、“柳州联指工交兵团二分团”头头金成贵、“地专联司”的吴禧义与沈善泽也带队前往,共500多人,一个机枪连,两门三七战防炮。当晚在柳江县工会召开“联指”第一次军事会议。
   
   2月17日凌晨刘尚扬炮楼首先被“联指”炸塌,中午“联指”分三路向“造反大军”驻地发起攻击,整个战斗在和睦村、拉堡中学、小学一带激烈进行。“造反大军”韦云哉带领小分队四处出击。一直打到下午4时,“柳州联指工交兵团二分团”头头金成贵等6人被打死,3人被打伤。2月19日,“柳州联指”又增派柳钢、柳州财贸、西峨、柳城等“联指”武装近千人支援柳江。
   
   2月20日,蒙志恒等在柳江县工会召开“联指”第二次军事会议。会议决定成立攻打文化宫前线指挥部,蒙志恒担任总指挥,分四路进攻据点柳江县文化宫。这场武斗直打到2月23日凌晨2时“造反大军”撤出文化宫,23日天亮“联指”占领文化宫,武斗才结束。十天的武斗,双方投入二千多人,生活开支近十万元,金成贵、黄丽、晏进华、刘若章、郑国忠、凌广支、方荣芬、黄保升、许明汉、李巫溪等23人被打死,6人重伤,柳江县人武部被炸死1人。炸毁公私房屋7间,损失国家物资约20万元。
   
   

   
   抱上韦国清的粗腿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岑、蒙、刘三人都是工人大老粗,适逢连农民(山西昔阳大寨陈永贵)和纺织女工(陕西咸阳西北国棉一厂吴桂贤)都能官拜国务院副总理的文革乱世,“有枪就是草头王”。三人风云际会都当上柳钢、柳州“联指”头头,得以抱上韦国清的粗腿,成为韦国清“以人划线”(凡是支持韦国清都被封为“革命派”;凡是反对韦国清的全被打成“反动派”)的红人,是柳州“联指”武斗干将,围剿造反派的急先锋,臭名昭著,都是沐猴而冠的文革新贵既得利益者。当年岑国荣以一个工人大老粗炼钢车间炉前工官拜中共中央第9、10、11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央委员,自治区工交政治部主任、党组书记,广西总工会主席、党组书记,实实在在地演绎了一个官场上屌丝逆袭的传奇。蒙志恒任柳钢革委会副主任。刘目忠任柳钢革委会副主任、柳州市革委会任常委、自治区总工会副主席。
   
   《柳钢志》有详细记载。
   
   1968年4月后柳州联指武装民兵前线指挥部第二营主要成员名单:
   
   营长刘目忠,原柳钢炼钢车间工人,武斗后任柳州钢铁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柳州钢铁厂党委副书记,广西区总工会副主任,柳州市革委会常委。在广西文革处遗中,1983年10月被捕,(1983年10月13日《柳州日报》报道)1984年11月被判刑十年。(《柳钢志》)
   
   副营长岑国荣,原柳钢炼钢车间炉前工,武斗后任柳钢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柳钢党委副书记,中共中央第9、10、11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央委员,自治区工交政治部主任、党组书记,广西总工会主席、党组书记。在广西文革处遗中,“1985年5月16日,根据其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错误,经区党委研究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降一级工资的处分。”(《柳钢志》第843页)
   
   1968年4月后,柳钢联指武装自制了土炮与手榴弹等武器,还到柳州市及柳城、屯秋等解放军驻地抢枪,参与武斗,在武斗中,柳州联指常委、柳钢革委会副主任蒙志恒被打死,柳钢死6人,伤多人。武斗平息后,柳钢刮政治台风,马培尧、高美玲等59人被抓、被关、被斗,马培尧多次被打成重伤,1968年8月14日因伤势过重而死亡,其妻高美玲也被迫害致死。1968年8月8日,柳钢联指一些人将曾宪荣抓来给蒙志恒跪灵,当场打死。1968年8月10日,柳钢革委会召开蒙志恒追悼大会,一伙人将炼钢车间干部黄鸣皋抓来给蒙志恒祭灵,把炸药绑在黄身上把黄炸死,然后剖腹挖肝伴酒吃。(《柳钢志》第689页)
   
   

   
   邓文光与南宁“火种”惨案

   
   比如与岑国荣领头联署公开信的南宁“联指”头头邓文光,当年伙同广西“联指”常委颜景堂、廖炜雄、潘玉臣、李家海、刘国华、覃树林、何唯钦、任树人等制造南宁“火种”惨案中,就屠杀62名“4.22”的俘虏,并灭尸于邕江。“火种”兵团是广西“四.二二”在广西水电厅设计院的一个群众组织、在南宁文革武斗其间,该组织六十多人占据设计院大楼,也称“火种”据点大楼。由于该楼居高临下,对广西“联指”威胁颇大,因此,“联指”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急欲拔除而后快。大造舆论,通过“联指”的喉舌——《广西联指报》、广播站和大字报,诬蔑“火种”是“反共救国团”盘踞之地,是“国民党残渣余孽”、“叛徒”、“特务”、“走资派”、地富反坏右的黑窝。1968年6月19日至20日,广西“联指武装包围水电厅设计院“火种”据点大楼,屠杀已投降的俘虏62条人命,并灭尸于邕江河里,酿成“火种”惨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