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三, 再现柳州文攻武卫争锋历史——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下)]
小平头夜话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 再现柳州文攻武卫争锋历史——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下)

(二)起底“柳钢三煞”之岑国荣


   
   解读岑国荣,一个值得提及的政治地标就是岑国荣文革发迹过的柳州。当然避不开他发迹的柳钢、柳州“联指”,也绕不过彼时保守派“联指”与造反派造反大军在柳州文攻武卫争锋的历史。
   
   “柳钢三煞”岑国荣是“硕果仅存”唯一幸存者,另外“二煞”蒙志恒68年武斗阵亡,刘目忠“处遗”被判刑10年后死在监狱中。蒙、刘二人在武斗南征北讨的“业绩”以及蒙志恒武斗阵亡的经过,官方的密档惜字如金记载太过简略。为了让读者直观地了解这段历史,节选平头长篇文革纪实:破解文革柳州惊天大案谜局――《“七.三”布告》出笼的台前幕后(简称“台前幕后”。下同)第九章:文攻辩论 大军人才济济独领风骚;武卫动粗 联指人多势众财大气粗和第十四章:廖胡子巧布阵 计诱张春峰、蒙志恒;联指恼羞成怒 拿“黑五类”开刀泄愤。对柳州文革发展的脉络有个大致的了解,有助于凸显武斗悍将“柳钢三煞”的“事迹”。由于该长篇文革纪实《台前幕后》尚未最后敲定出版社,为版权计只能点到为止地节选摘录一二以飨读者,有吊瘾处还请读者海涵。

   

第九章之(2)第一回合文攻:“联指”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造反派"、"保皇派"这两个名词第一次出现是在1966年8月31日纪登奎接见开封寺院造反派的时候讲的,可是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被整的干部自杀的已经很多了,比如吴晗等等那个时候都已经死了。那时哪有什么造反派。当时官员的确是大量死亡,并不是死在造反派手里,都是死在斯大林式的党内斗争中。事实上,当时的中国人命运最悲惨的还不是所谓被整的"当权派",而是老百姓,尤其是当权派对造他们反的人的镇压。这一点不管是80年代的站在当权派立场上的否定文革的人还是现在的毛左,都是非常回避这一点的。
   
   文化大革命就其主体来说,是一场党和政府官员的夺权斗争,在斗争中,双方都争取老百姓(群众)的支持,于是在老百姓(群众)中引发了红五类中既得利益者、压迫群体(保皇派)同红五类中未得利益者、以及非红五类群众中被压迫群体(造反派)之间的冲突。
   
   中共执政后,是以党的组织系统掌控国家权力。党中央的指示通过党的各级组织逐级传达到党员,通过党员贯彻到群众中去。在这个严密的组织系统中,党员和非党群众在政治资源的分配上历来是“内外有别”的。文革初期,党团员是讲组织观念的群体,大都是站在保党委和保工作组一边。毛泽东撇开各级党组织,直接号召群众运动的“大民主”,鼓动“天下大乱”,党团组织停止活动,党团员的政治光环被“革命造反派”取代。全面夺权开始后,各级党政组织系统几乎全部瘫痪了。上至中央各部委、省地县党政机关,下至工厂车间、生产队,都成为了夺权的对象。各级领导干部纷纷被打成“走资派”,一概“靠边站”了。党团员多、成分纯正的一派群众组织,都成了“资产阶级保皇派”,陷入瓦解之状。起来夺权的造反派群众组织,则是成分比较混杂,动机可疑。长期积累下来的各种社会矛盾,以及在这场运动中新生成的矛盾,都在“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夺权”的号召下,以“革命造反”的名义,一并发作起来。“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打江山,似乎一下子发生了颠倒。
   
   广西各地、各单位形成了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群众组织,各派都认为自己是“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对方是“背离毛主席革命路线”,互相指责,从拳打脚踢、打石头仗、钢叉对阵发展到开枪、开炮,武斗不断升级。一些领导干部也被卷入了派性斗争漩涡。柳州两派“文攻武卫”的初期发展脉络与全国大致一样:两派互相争斗,但他们都声称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双方从最开始的大字报、大辩论、肢体冲突、扔石头、棍棒、钢钎、籐帽,由长矛、大刀、弹弓和石头的冷兵器,最后发展到真枪真炮热兵器的大规模武装冲突。
   
   官方密档记载干巴巴了无情趣,没有民间记忆来得生动鲜活。
   

白鉴平舌战群儒


   
   文革之初,柳州两派在五角星、龙城路摆起了大辩论擂台。此时的大鸣大放大辩论的主题已经不是市委书记梁山、市长孙芸生是不是走资派的问题,而是地专“1.25”夺权是真夺权还是假夺权;“1.30”公安局抓老干部刘占云是革命还是反革命事件,柳州形成了观点不同,旗帜鲜明的两大派。以机关干部王心良、柳钢工人蒙志恒和红卫兵“一反到底”、“红柳高”等为一派的群众组织对上述问题认为是正确的(后为“联指”),而以“工总”(职工造反总部)的白鉴平、彭辉、一中红卫兵明在胜等为一派则持相反看法(后为“造反大军”)。
   
   刚竣工一年的龙城路和五一路(1966年2月五一路动工修筑,5月1日建成通车。3月1日 龙城路动工修筑,5月1日建成通车)位于柳州市人民广场旁的中心地带,自然就成了两派唇枪舌剑、街头辩论的战场。
   
   两派街头辩论,未辩之前照例是先开骂战,颇有古代两军阵前开打之际,双方大将策马出阵互相对骂激将。发展到后来,大军骂“联指”是“联匪”,“联指”骂“4.22”造反大军为“老鼠”(因阿拉伯数字422连起来就像一只老鼠)。然后主辩论者开始唇枪舌剑,口若悬河,你来我往,据理力争。
   三, 再现柳州文攻武卫争锋历史——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下)

   图4:“老鼠”“4.22”
   
   花开两朵,单表一枝。这里单表时任“北极冰室冻死苍蝇战斗队”头头(后造反大军头头)白鉴平辩论擂台轶事。
   
   大辩论擂台擂主,非“白老眯”莫属——北极冰室的会计白鉴平能言善辩,口才极佳,讲话生动,深入浅出,逻辑严谨,出口成章,每当上擂台辩论时,都可以舌灿AK47,扫倒一大片,对方无一是他的辩论对手。因鼻梁上架着深似啤酒瓶底的近视镜,江湖人称“白老眯”。
   三, 再现柳州文攻武卫争锋历史——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3)(下)

   图5:造反大军头头白鉴平近照
   
   那年头平头百姓家没有电视,收音机也是奢侈品,业余生活一大乐趣就是到街头听白鉴平的脱口秀,以致远郊厂矿的工人也慕名而来。每当他出场辩论的时候,龙城路便热闹非凡,喝彩叫好此起彼伏,高潮迭起,人山人海,上至五六十岁的老者,下至十二三岁的小学生,都是他执着的“粉丝”,与现在“超女、超男”的追星族差不多。那阵势恰似古代比武擂台的对联“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苍龙”之舍我其谁的气概。再加上“大老潘”(潘敬行)亲率“12.26”红农造反兵团(“钢青近”前身)的返城插青——一帮精力过剩没处败火的公鸡仔在一旁摇旗呐喊,喝彩助阵,凡是大军派的人发表演说,就出死力鼓掌叫好!轮到“联指”派的人发表演说,就中途出死力喝倒彩喊滚下台来,颇有后来足球场上龙城铁杆球迷的职业水准。
   

徐兆星文攻死亡第一人


   
   擂台上双方大将口舌单挑,台下黑压压一大片也没闲着,分成观点不同的两派,三五成群的斗嘴辩论,乱哄哄的,把龙城路挤得水泄不通。当时柳州军分区干部王进道挤进人群劝阻人们撤离现场,但大家纹丝不动。台下的人群仍在争辩,来自沙塘柑橘场持大军观点的徐兆星、陈德昭,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与周围的群众发生激烈的争辩。
   
   柳州人彪悍火气大,不一会,三句两句不对付,君子动口也动手,对方口才不灵拳脚上,徐兆星当即被几双老拳打晕倒地,送回柑橘场后不久便不治身亡。徐兆星成柳州文革文攻斗殴死亡第一人(官史记载武斗死亡第一人是廖斯祥。六七年八月九日,“联指”所属“工交兵团一分团”用改装的推土机作“坦克”进攻贮木场的“柳北战团”,推倒礼堂大门和几间房屋,廖斯祥被打死,打伤十多人)。
   

白鉴平单骑挂牌挑战军分区


   
   柳州军分区历来与柳州地方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许多亲属都在地方工作,有些还身兼要职。柳州地委书记和柳州市委书记就分别兼任柳州军分区政委和柳州武装部政委。因此,军分区介入柳州文革注定要“支一派,压一派”。
   
   1967年1月30日,“一卅事件” 柳州军分区、公安局突然抓捕鱼峰修建队副队长刘占云,这样刘占云成为柳州文革第一个拿来开刀当牺牲品的老干部。柳州“工总”表态反对抓捕刘占云,反对鱼峰修建队一派群众组织“三红总部”的夺权。“工总”的表态,遭到了柳州军分区司令王宪、政委郭鹏、政治部主任刘英山等人的打压。“工总”内部有人不堪高压,产生异议。2月20日,“工总”发起人之一的刘国栋、王本明(广西水泥厂)等宣布退出“工总”。
   
   军分区开始对“工总”施加高压,并放风扬言要取缔“工总”,要抓捕“工总”头头,使人感到恐惧,不敢再为刘占云喊冤叫屈。关键时刻,“工总”司令白鉴平在单车前挂一块大语录牌,一边写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一边写着,“一卅事件就是反革命事件,有不同观点的可以辩论”。他骑着单车在军分区、人武部、公安局门口及大街上“招摇过市”,以此鼓舞群众不畏高压,坚持正义,为刘占云翻案。这个镜头,简直就是堂杰诃德骑着瘦马荷戟挑战风车的翻版。口耳相传成了当时的热点新闻。后来“联指”为了丑化白鉴平,将此事演变为“白鉴别平挂牌讨饭,丑化社会主义”的罪行,汇报给黄永胜,遂有后来中央首长“七.二五”接见,黄又以此来强压白认罪,遭白当场顶撞驳斥。堂堂总参谋长竟然这么颠倒黑白,那也无怪乎林彪“9.13”事件后黄永胜身陷囹圄广州军区军中无人为其说话了,此是后话。
   

大军阵中人才济济技高一筹


   
   说实在的,造反大军阵中文化底蕴深厚,人才济济。如“工总”的纸面宣传工作,由柳州著名报刊主编欧同化、地方史志专家戴义开主笔,印发了《万山红遍》、《200米内》等文笔犀利风趣的“工总”小报,及时生动的反映柳州当时“文革”的形势和观点。小报搞得赏心悦目,常常被人一抢而空,争相传阅;由电机厂复员军人“工人剧作家”李定余领军的工总文艺宣传队,是支德艺双馨的四十余人的文艺小分队。女兵表现军民鱼水情的舞蹈《洗衣歌》是保留节目(在那个“不爱红妆爱武装”的“铁姑娘”一切雄性化的文革中该节目尚保留些许女性的温柔),在雄性荷尔蒙激昂亢奋的革命氛围中,姑娘们的现场演出清凉败火,往往赢得掌声连连、群情激奋;在逆境中苦练成才的画家王培堃、金石家胡擎元,日后名震全国,此是后话。
   
   反观“联指”在文攻方面泛善可陈,流于低俗,极尽蛮横杀气、市井谩骂之能事。由三条标语可见一斑——1967年“8.24”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央表态“‘4.22’是革命造反派”!气急败坏的“联指”刷出标语,“周老三,算老几?你的表态老子就是不服气”;还有“不杀鸡,不杀鸭,专杀公检法”——言出必行,说到做到。67年12月15日,“联指”“红柳高”的人居然上演将柳州人民法院院长覃世雄劫持到柳北市郊的一个山坡下,被“贫下中农最高法庭”宣判死刑,就地枪决的黑色幽默(对覃开了枪,但没真朝他身上打,是假枪毙,把老覃吓得卵总跌);文革末期,柳州文化馆(该馆1967年曾是造反大军的总部,后被联指占领)一面墙上粉刷覆盖的石灰逐渐剥落,“联指”的一条打油诗标语赫然在目,顿时斯文扫地:“野仔何处有?文化馆最多;娘年方十六,有仔七八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