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苏明张健评论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2015-03-31

   

   天下的事情都是人做的,这个理论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人反对。至于说到人是天地间一切事物的主宰,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人反对。人在创造着历史,历史又证明了人类的历史,其实是一部人类争取自由的历史。争取自由,那是因为没有自由,才要去争取。这就如同争取人权,也是因为没有人权,才要去争取。

   共党大喊安定、和谐多少年了。那是因为社会不安定,更不和谐,所以才大喊大叫。为什么自由民主的国家,既安定又和谐,共党的社会反而不是呢?关键的问题是政治制度。上帝、神佛,是不会给人间制定政治制度的。它们生活在什么样的政治制度里,至今没有人知道。所以无论什么样的政治制度,都是由人来建立的。

   在中国大陆上的这个共党极权的政治制度,也是由人建立的。六十多年与世界各国做比较的结果,就连最迟钝的人也感觉到了:极权政体是最坏的制度。感觉到了是一回事,怎么办就又是一回事。同样,无论怎么办,都是要人去做的。

   忍,是个办法。锻炼自己能忍天下难忍之事,也算是修行到了一个极致。问题是你的亲朋好友,能否有这种涵养;你的后代儿孙,是否愿意修炼这种忍字功。难道真的要向愚公先生那样,让自己的子子孙孙忍下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不要后代了。让后代人生活在苦难中,这不仅仅是不负责任,更是不人道。

   共党元老叶剑英曾经提到过两个两千万:第一个是在抗战胜利后,共党发动的篡政内战中,死人两千万;第二个是在那场文革浩劫中,死人两千万。叶剑英没提的是那三年半的大饥荒中,还活活饿死了五、六千万人。尽管中国人多,但是这种死法,任谁也是不情不愿的。

   共党倒也不在乎老百姓情愿与否,反正一亿多条神圣的生命就这样没名没堂地被残害掉了。想想那些被共党偶尔提到的所谓革命先烈们,或者是受骗上当枉送了性命,也许就是共党的帮凶,死有余辜。

   共党踩着尸体篡政进城,并不是英雄般的为国为民,建立一片新天地,使国泰民安,而是制造各种借口,大开杀戒。其目的是为了掩盖它们的立身不正,更是为了满足它们的权欲和物欲的猖狂野心的卑劣心理。

   六十多年,共党时时刻刻都在对国家、对人民犯罪。那些把“为党工作”时时挂在嘴上的人,且无论它们是死是活,难道不都是帮凶?帮凶的父母们,恐怕都已逝去了。帮凶的后代们,有的直接成为了前台的凶犯,有的是躲在幕后,利用关系大捞民财,成为了经济犯。

   土匪、地痞、流氓的后代,个个都成为了把持一方、赫赫有名的大富豪、大权贵和残害民命、抢劫民财的大罪犯。可是,历来安分守己的中国百姓们,却处在了随时被杀,被抢、被冤的奴隶地位上。同时还要嘱咐和告诫自己的后代,不要反抗,不要得罪当局,老老实实做奴隶。或许有一天,上帝、神佛会来拯救黎民百姓的。于是烧香、上供、祈祷成为了日常的所谓功德,把对生活、前途的希望,把对死后灵魂的解脱,统统转交给了上帝、神佛去解决。

   这样做,或许可以得到暂时的心理安慰和平静,但对于政治制度的变革,转变,丝毫无济于事。同时,对于祷告者来说,很容易给人们的一种看法是:他们并不想付出或贡献、乃至牺牲,只是等待着去接受的虚伪表象。

   在圣经中,上帝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投资者。但是,宗教毕竟不是哲学。上帝是否确有其人,都是个问题。所以本人始终认为,西方的宗教是泛神主义。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对祈祷者起到了精神、心理的暂时的慰藉。这就与中国的产生神仙和真人的道家,产生佛菩萨的佛家完全不同了。

   首先,道家和佛家的教主都是确有其人的。而且,他们也都谢世寂灭了,并没有升到天上去做神做佛。他们的整个学术思想体系,都是在教导人们去做人中之神,人中之真人。人人都应该大切大悟而成佛。他们留下来的经典著作,都是在告诉人们,每个人的自身,都是与宇宙、世界、天地、万物相通的。

   切实掌握了自然中的规律,并且顺应了这个自然规律,克服掉后天带给人的物欲和贪欲。于是人人都可以像他们一样,成为人世间的神、真人和佛了。所以,道家和佛家,都是无神论者。所宣扬的是人性的品格、道德、伦理和正义的升华。

   道家有隐士、侠士,打抱天下不平事。佛家看天下众生都苦,宁愿舍身饲虎,甚至吊民伐罪。他们对人间世事,并不是置身之外,更没有祈求神佛保佑,而是身体力行地去做。理由很简单,因为宇宙、天地、世界、万物,都在自然而然地运行中。那么,人的身、心也是在自然而然地随之运行着。

   天地公道,那是自然使然。一旦天道不公,自然也不允许。人是自然人。仅人类这个自然,就不允许天道不公。人能创造历史,又能管理万物,当然能去改变政治制度。

   在当今中国大陆的社会中,有志男儿可以做两件大事:一是成为英雄豪杰。像孙中山先生和蒋中正先生那样,以人的自然之道去号召、组织民众,为推翻共党暴政而战斗。末世、乱世正是英雄辈出的时机。宪政、民主的新时势需要更多的英雄去缔造。共党被推翻了,一批被时势造就出来的英雄,就可以考虑“功成、名逐、身退。天道也”之路了。这就是我们的道家思想。不去做封侯拜相之想,只是去过清净无为的日子。

   二是一批真才实学且又学识渊博的法学家、理学家,哲学家、人文学家、经济学家的英雄团队,去制定宪法、人权法、行政法、经济法,以健全的法律去走民主之路,去保障人权自由,去复活颓废的百业。这就是儒家思想的“立言、立德、立功”的英雄行为。这件大事做完,就又可以回到道家的“功成、名逐、身退。天道也”的路上去了。

   在一个宪政民主自由的政体下,后世、后代在各行各业上,自然而然地会涌现出许许多多的英雄。勇于承担、实际做事的人都将青史留名,为后代人所纪念。这岂不是比鲜活的生命,却整天忧虑死后灵魂如何解脱要实在得多吗?

   艺术家喜欢说人生如梦。本人则认为这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且又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所有的宗教,连同哲学,都在探讨人从哪里来的问题,和死后又到哪里去的问题。几千年了,始终没有答案。在西方发达国家,刚刚兴起了灵魂学的探讨,但这门学问还没有被列入科学的范围内。截止到目前为止,哲学家的结论是:人从虚无中来,在人世间做短暂的停留,就又到虚无中去了。

   这短暂的几十年的人生,难道就让他像梦幻般的漂浮过去吗?那可就真的去响应胡锦涛的“做同一个梦”、习近平的“做中国梦”的号召了。一个梦字,把做人的价值全部抹杀了。作为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每个人的价值。这个价值包括自由精神的追求,自主的意志和创造幸福的能力。

   《左传》中说:“生而为人,一乐也;生而为男,二乐也;人生九十,三乐也。”自古至今,想做三乐公的人不少。但寿活九十,确不是个易事。生而为女,也并非不是个乐事。古人称生女为弄瓦之喜;生男则为弄璋之喜。瓦与璋质不同。男儿就要光明正大,顶天立地。即便不做英雄豪杰,至少也能造十百人之福,服十百人之务,无愧于作为男儿生于天地人世间一场。

   孙中山先生说:“全无才力和能力者,亦当服一人之务,造一人之福。”如此看来,人生一世的所做所为,并不是仅为自己活着。这里还有利它的成分在内。那么,当我们看到那些上访的冤民们,那些抗暴维权的人们,那些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人们,那污染的环境,那高昂的物价,那些假冒伪劣毒商品、、、、、、时,真正的男儿们不该拍案而起吗?不该做些什么吗?

   共党们都是几亿、几十亿、几百亿、上千亿的身家,男儿们不该为民除害吗?对那些屠杀、镇压、殴打、抓捕老百姓的军警们,男儿们就真的束手无策吗?难道炸药、枪弹、燃烧弹就这么难制作吗?推翻一个无道政权,就真的那么难吗?

   在过去的两千两百年间,民间的正义与道德之士,几十次地吊民伐罪,改朝换代,为国为民争得了几十年的休养生息的机会。至于后来的当政者又昏庸腐败了,那么民间的又一批英雄再去吊民伐罪、改朝换代。

   所以说,我们的文化是讲生不讲死,生生不已才是我们的文化精神。既要生,就要无所畏惧。共党真的就那么可怕、那么强大吗?八、九百年前的古人就说过:“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普世价值有告诉我们,每隔四、五年,公民就颠覆一次政府。那是人权的使然。况且,一个腐败到了家的政权,又怎么可能强大呢?

   一个政治清明,又深得民意的政府,才能产生向心的凝聚力。这就是强大。反之,民愤四起的政府,国民只能产生离心力。一个自己把自己架空了的政府,又何来强大之有呢?一个为了争权夺利、内部打了个血肉横飞的团伙,强大又表现在何处?

   俗话说,够了就是够了。这一切该结束了,就是该结束了。共党贪腐没有够,共党更不会去自己结束自己。是国民们受够了,是国民们认为该结束共党统治了。如果仅仅是认为或者是说说,那是第一步。接下来的,就是去做了。等是等不来的,祈求是祈求不来的。天下所有的事,是要人们实际动手去做,去做解释去付出。

   根据天道自然的规律,有付出的就必有所得。不付出就无所得。凭着良心的指引,做了该做的事情,就是人生最大的意义。既不需要褒奖,更无非份所图。只要自己感到了生活的充实,那就是没有白来天地人世间一场。

   中国人面对的最大的敌人是共党,同时共党又是全人类的公敌。铲除共党,其功德莫大焉。同时,也可以趁着此一功德,去弥补一下中国人六、七十年没有向世界做出贡献的缺憾。更可以恢复中国人曾经战胜日本法西斯的昔日荣耀和尊严。

   古人说:“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在这利、弊相权的关键时期,每个中国人都该认真地权其轻重。为开万世之太平,该是动手做事的时候了。

   人民是智慧的。该怎么做,其实人人有特长。发挥各自的特长,团结所有的志同道合之人,推翻共党政权,实在不是个什么难事。

(2015/03/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