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2008-02-19

   

   共党这个政权在国内一贯无法无天、胡作非为,这也是天下人所共知的了。但在国际上,却又要假扮成正人君子。行为上是上蹿下跳的像个猴子,说出的话去是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丑角,一个国际舞台上的跳梁小丑,把中华民族的尊严、脸面都丢尽了。

   共党历来不遗余力地破坏中华文化。这几年,又无端煽动起民族主义的狂热,装模作样地说几句民族文化。其实,共党里边还真的找不出一个是懂中华文化的。

   中国人讲究安分守己,一代接一代地嘱咐下一代人,要规规矩矩做人,认认真真做事。这就是人本思想。天下的好事坏事,恶事丑事,都是人干出来的。想要只干好事,不做坏事,那就要从规规矩矩做人开始。强盗、土匪就是强盗土匪,假扮绅士,也是上不得台盘的。

   民间俗语说:“干什么像什么。卖什么吆喝什么。”占山为王、响马出身的共党,非要假装一本正经地充当政府,这就叫做不安分守己。土匪强盗也有金盘洗手的,从此改邪归正,隐名埋姓过正常生活。至于说土匪强盗变成了民族英雄,国之栋梁,甚至成了一贯正确的伟光正,则是古今中外从来都没有的事。

   中华文化历来注重修身养性,这是做人至关重要的第一步,简言之就是学习如何规规矩矩做人。每一个人的能力、才干都不同。但只要本分地做人,认真地做事,安分守礼,敬天祭祖,孝敬父母,就是一个被社会大众所尊敬的人。这就是我们的文化。文化就是精神。中华民族的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同时也是信仰。当人们说:中华文化创造出伟大的文化,就是说,中华民族创造出了伟大的精神价值观。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其实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境界博大精深。

   中华文化的形成,走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巫觋文化,也是中华文化的最早阶段;第二个阶段是礼乐文化。到了两千两百多年前,中华文化就变味成了皇权文化,这是中华文化的大不幸。到了共党统治的这五十八年,中华文化便遭受了浩劫。一个没有文化的民族,就是一个失去了信仰、没有了精神价值观的民族。这样的民族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民族,更不可能立于世界之林。

   任何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即便是猎头族、食人族。猎取人头,吃人就是他们的文化。当然了,这是野蛮文化。除此之外的文化,就是文明文化。文明的文化,就是人性的文化。尊重生命,探索人本,追求心灵和精神的崇高境界。对于这一点,无论东西方文化,都是同本同源的。

   当今世界上的三大宗教:佛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都不是出自于中华民族。出自于中国本土的,只有儒家和道家。可是这三大宗教都是在两千年前、一千多年前、和几百年前,不但传入了中国,而且在中国生根发芽了。也就是说,人文、理性的事物,是没有国界的。也从来不分东西方,永远是可以融汇贯通的。所以说,中华文化是多元文化,更是有包容精神的文化。

   直到近代的清末民初,西方传来了人文自由、自由主义、民主和科学的思潮,我们中国人同样接受了,并且出现了一批杰出的人才。以人权、自由、宪政、民主为己任,经过了多年的奋斗,终于使中华民国和平转型,加入了世界民主的大阵营。同时马克思的暴力革命和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皇权复辟势力也流进了中国,被为数不多的几个理想主义者所接受。但仅仅十几年的时间,共党的原创始人便认识到,共产暴力革命是错误的。他们的觉醒和退出,给了一心想做皇帝的毛泽东一个机会。

   有人说,毛泽东也是理想主义者,我从来不同意这种说法。在毛泽东的意识中,从来就没有丝毫为国为民的理想的成分在内。他们只是重复着中国历史上发生了多次的农民起义的老路子。不管推翻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只是为了满足他们掌权坐天下,登上九五之尊的野心。

   至于掌权后如何去富国强民,他们是从不考虑的,因为他们不懂。正如斯大林、毛泽东、金正日、波尔布特们,饿死多少国民,杀死多少反抗和有异议的国民,他们是不在乎的。它们所在乎的就是掌权坐天下,享受特权利益。历史证明,凡是这种为利益而利益的政权,都是短寿的,而且最终的下场都是很惨的。

   今天,我想和各位听众们一道共同探讨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以共产暴力为依据的共党独裁暴政,会在一夜之间,完全出乎人们意料之外地突然倒台崩溃。如同前苏联和东欧的那些共产国家,既没有外部的武装力量的威胁,国内也没有发生反对独裁专制的内战。而且不少人因为共党善于造假、善于洗脑式的宣传,始终认为共产政权有多么的强大,经济有多么地繁荣,社会与民心又是多么地稳定和谐。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说垮就垮,而且垮得又那么迅速、干净、彻底。

   很多人在研究这个现象,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等方面进行分析。例如,政治腐败导致经济崩溃,社会矛盾尖锐,这些都是重要的原因。我认为,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被共党统治下的国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起码的人性和道德的底线,是非与对错的标准,也就是道义感与良知感。

   从表面上看,尤其是中国人似乎是谨小慎微、小心翼翼不去触犯当局。事不关己,就冷漠麻木。严重的自私自利,丧失了人性,道德无存。从表面上看,我同意这种评论。但是,用人性丧失、道德无存去形容中国民众,我是反对的。这八个字,只适用于共党统治。中国民众在共党毒害下,人性扭曲了,公德心少了。这或许是事实。但作为最底层、最广大的民众的人性永在。

   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发生后,面对共党的暴行,我决心誓与共党不两立,不共戴天。由于惹上了一些麻烦,为了不受牢狱之灾,我必须外逃。我既无护照,又无身份证明文件,更是身无分文。在后来的几个月的逃亡过程中,在云南、广东两省,我得到了几十、上百个陌生人的巨大的帮助。其中有城镇的居民,农村的农民,军队的官兵,做买卖的商贩,跑长途的卡车司机,工人、干部,甚至还有中学生。他们当中的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北京发生了大屠杀,我又无法向他们证明我自己的身份。

   更不要忘记,在那个年月,共党的贪污腐败刚刚开始,远没有达到今天民愤的尖锐程度。而农民、工人的收入和生活水准,比改革开放前高出了不少,共党还不像今天这样如此地遭恨。这些人并不多问我什么,只是默默地收留我住宿、吃饭,为我联络带路的人,带我躲过一道道的关卡。给我换洗的衣服,三毛、五毛,一块、两块地为我凑钱,凑路费。

   在云南的边境地区,我曾经问那位为我带路的19岁的小伙子为什么要帮我。他回答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这儿的人都信这个。”我又问他,是不是这一带的人都信佛。他摇头说,从小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庙是什么样,佛是什么样。只是大人们总是说,“是个人就有良心,良心不能让狗吃了。”我感谢他走这么远的路,还翻山越岭地为我带路。他说:“别人有难就得帮。大人说了,缺德的事不能干。帮人是积德,就得干。”这是一个身体结实的农村楞小伙子,只读过两年书。但是他的这朴实的两句话,我会牢记一辈子。这就是中国民间社会正义的力量。

   1968年上山下乡,我去了东北的一个小村庄里,一呆就是七年多。那个时候,公社有党委,生产大队有总支,生产队有支部。一次,队长召集开会。在会上,队长说:“上级有个精神,让咱们时常斗斗地主。阶级斗争嘛。上级说了,不经常斗斗地主,他们就翻天了。”

   这时,村里的一位年龄最大、辈份最高的老农民说:“怎么又斗?不是斗过了吗?斗一次就行了。他年龄又大,又有气喘的毛病。今天斗完了,明天他出不了工,挣不到工分,吃什么呀?上级不是说了,要给他出路吗?你去告诉上级,说斗完了。”说完,老农民走了。一多半的人也跟着他走了,斗争会没开起来。这不正是延续了几千年的农村的宗族社会吗?

   共党打倒乡绅,拆毁了宗庙祠堂,甚至烧毁了人家的家谱,又制造血腥的暴行,为的是把恐惧感输入每一个人的头脑。加上五十八年从不间断地谎言宣传,去给全国的民众洗脑。结果怎么样?民间社会仍然存在着。毛泽东自以为是伟人,一声号令便使全体国人战战兢兢。可事实却是抵不过村子里的一位种了一辈子地的长辈。

   1976年4月5日,北京天安门事件,文革浩劫还没有结束,毛泽东还没有死。人们借着悼念周恩来,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毛泽东。没有人发动,更没有人组织,几十万人自发地涌向了天安门广场。五个月之后,毛泽东就死了。这就说明了正义、道义在民间,道德的力量在民间。暴君、统治者无论怎样想方设法去强奸民意、颠倒黑白、指鹿为马,都是徒劳的。

   正与邪,是与非,好与坏,民间是有定论的。这就是公道自在人心。可共党花着纳税人的钱,养了一大批练嘴皮子的政治干部,宣传干部,所得到的不过仅仅是一批流氓无产者。既无理想,又无理念。这批流氓无产者投靠共党,只不过是为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银的利益而已。共党这棵树还没倒,九百万猢狲们就四处逃散了。

   还有一件事,也是我终生不会忘记的。那是在我去农村插队五年以后,我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各种药吃了有一书包,也没管用。北京家里的胡同,住着一位刘奶奶,是道教一贯道的成员。一直戴着坏分子的帽子,扫街、挖防空洞、被斗争。知道我患了胃病,她偷偷来找我母亲,教给我母亲一个偏方。我母亲立即如法炮制,仅仅一服药,我的胃病就好了。至今三十五年,胃从来没有再给我找麻烦。

   我一直感激这位刘奶奶。可惜文革还没结束,她就去世了。以后,我总是有意无意地去了解一贯道的教义和宗旨。从而我了解到,共党在建政初期,就开始了对一贯道、天主教、基督教进行了残酷的镇压。将天主教、基督教的神父、牧师和虔诚的信徒们关进监狱长达二、三十年。对一贯道就更是严厉,一贯道的大小坛主几乎都被枪毙了,信徒们则被关进了监狱。

   陕西省渭南市在五十年代初,是个只有二十万人的城市。一贯道信徒三万多人,全部进了监狱。直到八十年代中期,剩下不多的几个人被放了出来,绝大多数的人都死在监狱里了。后来得知,信奉一贯道的人都是乐天安命的本分人。他们养性修真、乐于助人,信奉的就是天心人性。

   我们中华文化就是人性伦理的文化,道德的文化。民间的读书人组织了各种各样儒家的会社。道家的观和宫遍及全国各地,佛家的寺和庙点缀着河山,宗族的祠堂存在于村村社社。至于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天主教、基督教的教堂更是数不胜数。再加上各种行会、香会组成了丰富多彩的中国的民间社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