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苏明张健评论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家家有本受共党残害的账,为什么不说出来
·追求自由和权利才是中国人的梦
·习近平走的是未开战先投降路线
·连连失败的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2007-12-04

   

   记的在今年的春天,我作为民主中国阵线的成员,参加了一次大集会。会后举行了大游行,参加的人很多。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人们都散去了,我也要回家了。刚走了没几步,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国女人站在那里对我说:“你们拿着共产党的退休工资,跑到这里来反对共产党。”我笑着对她说:“你说错了,共产党剥夺走了我的一切,至今连个道歉也没有,连认个错都不认。反对它难道不应该吗?”这个女人不理我了,带着两个很小的孩子走了。

   

   其实我倒是很想和这个女人多说几句话,让她知道共党剥夺走了我做人的权利、我的自由、甚至我爱国的权利。更想让她知道,如果她是领退休工资的话,她的退休工资是纳税人的钱,不是共党对她的恩惠。因为共党是由全国人民在供养着,而不是共党在养活全国人民。

   

   从这个女人的年龄上分析,她差不多属于“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那一代人。共党五十七的统治,这一代人就整整喝了五十七的狼奶。中国人民供养了共党五十七年,所得到的就是狼奶的毒素,黑白颠倒、是非不分,不知人为何物,自己为何物,浑浑噩噩。于是呢,就由衷地感觉到了共党的伟、光、正,又感觉到了自己做奴隶的自豪和骄傲。

   

   眼下的中国社会,各个角落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人间最残酷、最黑暗、最不公正的害人、害命、抢劫财产的悲剧。究其根源,无一不与共党有关。

   

   这几天,有得到了一个消息,是发生在河南省焦作市的一条人命的案件。李贵河与宋秀荣是一对夫妇。2005年12月3日,丈夫李贵河因病住进了焦作市的医院准备进行手术治疗。到了17号的上午十一点钟送入了手术室,下午四点钟医院来通知宋秀荣说,她丈夫死在了手术台上。

   

   在后来验尸的过程中,发现李贵河的肋骨被切除掉了八根,另有四根已经被折断。手术的刀口是被马马虎虎缝上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医院方面承认是医疗事故,错把一位叫做陈富贵的病历当做了李贵河的病历。陈富贵患有严重的肺部的毛病,也已住进了医院,等待做手术。医院把李贵河当做了陈富贵,做了开胸的大手术。在手术中,医生发现了错误,中止了手术,匆匆缝上了伤口。而李贵河已经死在了手术台。

   

   此事经过民事法庭的判决,纯属是医疗事故,责成医院赔偿二十二万四千块钱。但是医院方面不服,上述到了焦作市的中级法院。一直到了今年的1月9号,李贵河的太太宋秀荣到中级法院去上庭,法院的工作人员对她说:“人死了就死了,难道还赔你个天吗?”

   

   另一位调解员说:“杀个人才赔两万块钱,你好好想想吧。”法院迟迟不作判决。直到今年的3月中旬,中级法院发了个文件,其中写道:事实不清,发回重审。至今又是快八个月过去了,案件毫无进展。宋秀宋在极端无助和绝望之中,将这件事情的原原本本,用电脑发来了海外,请求正义的呼声。

   

   对于这件事,从民事法庭的判决来看,就已经证实了是医疗事故,责任完全在医院方面。医院方面就应该向死者的家属宋秀荣道歉、安抚,并主动作出经济赔偿。看来医院方面或者是买通了,或者是勾结上了中级法院,才使得执法的人无视法律,蔑视人命,说出如此流氓的话,更是不顾事实借口拖延。

   

   中国社会还有公正吗?中国人还是人吗?法律和法官们面对一条无辜丧失的生命,竟然如此地无动于衷。中国人的生命还有保障吗?天知道哪一天同样的事情会落到哪一个人的头上呢?生活在如此草菅人命的政权之下,共党难道仍旧伟、光、正吗?

   

   如果这位宋秀荣女士曾经是拥护共党,热爱共党的。那么经过了这件事以后,开始了对共党的反思,怨恨共党,难道这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这件人命案的最后结局现在我们还无法预测,假如最后的赔偿合理,宋秀荣女士可能不可能热泪盈眶地感激共产党,继续拥护和热爱共党呢?

   

   一个人在最伤心的时候最需要的是什么?反过来则是“哀莫大于心死”。像宋秀荣女士痛丧亲夫的事情,在中国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是她的命不好?还是由于她的性格告成的这场悲剧?我看都不是。

   

   去问问文学家们和戏剧家们,他们都说只有三种悲剧的形式:一种就是命运的悲剧;二是性格悲剧;第三则是社会悲剧。当一个社会即无公正又无正义的时候,这个社会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强盗社会、丛林社会,所衍生出来的一切的人间悲剧都是社会悲剧。

   

   社会造成了数不清的人间悲剧,这就是共党的社会主义:一个悲剧充满了人间的社会、悲剧泛滥成灾的主义。共党把这个血腥的社会主义强加在了中国人民的头上,中国人民就开始进入了被杀、被抢劫、被剥削、被愚化、被奴化,被剥夺权利、自由、人格和尊严的悲剧社会。

   

   五十七年间,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悲剧的仓库,不需要文学家或戏剧家们来写。每个中国人都是作家,因为每个家庭都发生过悲剧。每个人写出自己或自己家庭的遭遇,汇集在一起那就是悲剧全书,包罗了人世间的全部苦难,让后代人永远记住。

   

   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是世界上最邪恶、最残忍的社会制度,永远不能让它再在地球上出现了。为了尽早结束共党的政权,我请求已经觉醒了的和正在觉醒中的同胞们,从现在起孤立共党,坚决采取不听邪、不信邪、不合作的态度。

   

   共党的本质已经全面彻底地暴露在全体国民们的面前。那么从今天开始,去藐视共党的一切花言巧语,去蔑视共党的一切恐吓和威胁。无论共党把自己吹嘘得有多么了不起,又有多么的强大,其实它只不过就是个骗子、流氓、强盗,而且是个纸老虎。无论是在私下或在公开的场合,坚决不为共党吹喇叭、抬轿子、唱赞歌,连提都不提它。公开表示对它的轻蔑,公开与它保持距离,坚决不帮凶、不帮闲、不帮忙。

   

   俗话说:吃自己的饭,走自己的路。只作普通人,过平常人的日子,不幻想着天上能掉馅饼。更不吃嗟来之食,保持自己完整的人性,信守自己的道德底线。我的这个提法可能有人会怀疑:是否能起到促进共党垮台的作用?我可以肯定的说:会的!

   

   想想五十七年前,如果不是中国民众们被共党的花言巧语所欺骗,共党能建立起这个专制的政权吗?如果不是共党的欺骗、威胁和恐吓,共党搞起了没完没了的运动,自相残杀了几千万自己的同胞,又饿死了几千万同胞吗?如果不是共党的欺骗、威胁和恐吓,共党能够翻手云覆手雨、为所欲为吗?没有人民的积极支持,改革能取得成绩吗?没有共党的贪污、腐败,中国能是这样仍旧既贫穷又落后吗?

   

   共党愚化、奴化人民,为的是满足他们自己的私欲。人民觉醒了,远离共党,共党就孤立了。再说什么没人听,再号召什么没人理,在十五亿人民的面前共党又算个什么呢?没有了人民的供养,共党不垮台又等什么呢?没有了人民的供养,共党那帮东西早就饿死了。

   

   无论是一个政党或者是一个团体,失去了民众这个基础,它是一天也生存不下去。共党最怕的就是变天,因为变天就意味着人民对他们的清算。共党的历史罪孽太深重,这是一个共党永远摆脱不掉的沉重的负担。

   

   二十年前,共产阵营的政权纷纷垮台,其实是人类历史演进的一种大趋势,世界更进一步走向了文明。而文明、公正、博爱、平等又是共党骨子里从来就没有的东西,所以共党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巨大。

   

   共党过去总说什么:“苏联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但是七十年后的苏联、东欧国家的巨变,给中国人民送来了人权、自由、宪政民主的普世价值观。

   

   在1993年,中国民间自发的示威、抗议、游行的抗争运动八千七百多起;仅仅十二年后的2005年,民众的抗暴维权斗争就达到了八万七千多起,整整增长了十倍。

   

   共党号称拥有四百万军警部队。几十年来复员转业的军警官兵的数量至少十倍到十五倍于四百万人。复转官兵的抗暴维权斗争从1991年时的几十起,增加到了今年的有组织的而每次都有几千人参加的几百起之多。

   

   大家都知道中国枉为一个国家,是因为中国五十七年来从来就没有一支国家的军队和警察,只有共党的党军和党警。共党是仇视人类,与人民为敌,所以共党从来把军、警牢牢地抓在自己手里,保卫自己,镇压屠杀民众。

   

   无论对于现役的军警的待遇有多么的好,只要他们复员转业,就立即进入了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五的边缘阶层,直接面对的就是贪污、腐败造成的贫富悬殊、社会不公的现实。

   

   有数据证明:中国社会上所发生的所有的抗暴、维权斗争中,有百分之九十二就是在复员转业军人们的组织和领导下进行的。复员转业军警们的凄惨现状,自然直接影响到了现役的四百万的军警们的。无论是三年以后、五年以后或者是十年、二十年以后,他们也要复员转业的。民怨沸腾,军心当然不稳。因为他们也都是来自社会上普通人家的,早晚也都要回到这个社会的现实中去的。

   

   从这些种种的现实就不难看出,共党现在过的是坐在火炉上的日子,内外交困、坐卧不安。人民已经给了共党太多的机会,希望共党反醒、认罪、道歉、下台或者解散。共党是冥顽不灵,不但不思悔改,还政于民,反而仍旧强撑着一幅死硬的混帐面孔。其实正反应出共党的恐惧、虚弱。正是因为这个政权是朝不保夕,他恐惧的那就是被清算。他们牢记的那就是毛泽东的那句话:“千百万人头落地。”

   

   1949年共党建政,没有给中国带来一分钱。是中国人民辛辛苦苦地建设,一点一滴地在积累着国家的财富,同时还要养活这个骑在人民头上、肆意妄为的庞大的党。

   

   前三十年的腥风血雨,国家经济崩溃。为挽救政权,共党是不得不搞经济的改革以自救。请各位注意,这里丝毫不存在救国与救民的因素在内。这个自救,就是纯粹的百分之百的共产党救共产党自己,所以才放松了一点点对人民的捆绑。人民的创造力发挥出来了,推动了经济的发展。这与共党的所谓的伟、光、正是毫无关系的。人民以为共党在救国救民,可事实呢却是共党不声不响地在干着化公为私的罪恶勾当。

   

   从共党自己公布的数字上分析,已经有大约三十万个亿的公共财产被贪官、赃官们瓜分成为了私人的财产。人民付出血汗积累了国营、集体的财富。共党长期欺骗人民说:国营企业、集体企业都是属于全民所有的财产。共党瓜分了全民所有的财产三十万个亿,就等于从十五亿国民中,每个人的口袋里抢走了两万块钱。

   

   给共党作牛作马工作了一辈子或者是大半辈子的人民,领不到退休金,逼迫现在的年轻人、中年人去买社保基金。国家是再也不负责人民养老的钱了,那就是因为中国的养老基金项目中的缺口竟然是高达二十七万个亿人民币。作为公民福利的医疗保健项目也被取消了,因为仅此一项,就需要国家财政每年支出两万亿元。而目前中国每年的财政收入也不过才两万多亿元而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