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2007-12-15

   

   我们中国人受了多年的中共信奉的马列邪教的毒害,几乎人人张嘴都能说出什么”经济是基础“,”经济决定上层建筑“等等的胡话。

   

   那么1949年的中国的经济基础是什么呢?中国历来就是个农业国。由于晚清的变法和洋务运动,现代工业刚刚出现,资本主义显出了萌芽。而工人,作为一个阶级却还没有形成,手工业和小商业仍旧占据着主要的部分。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之上,上层建筑也就是政治的制度应该是个什么形式呢?

   

   共党发动内战,打出的旗号是“耕者有其田”,“打土豪、分田地”。那么,就是资本主义的政体,让无产者成为有产业的人,让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逐渐成为资本家和商业家,继续鼓励市场经济。

   

   但是共党却非要搞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的政制。先农村后城镇,化私人的产业为公产。立时,全国人民一片赤贫,人人都成了无产者。共党以为人民贫穷了,但国家会富裕了。没想到二十九年后,国家经济几乎崩溃,这才咬着牙、硬着头皮提出了改革开放。

   

   而改革仅仅是指经济的改革,允许私人经济又鼓励人们的致富,这就又回到了1949年的经济基础上去了。那么这样的经济基础,就应该决定出一个新的上层建筑了,也就是走回资本主义的政制了。但共党马上就把“坚持马列毛、坚持社会主义,坚持无产主义专政,坚持共党当政”的四个坚持写进了宪法,又大肆宣传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够救中国。

   

   五十年间,把抢劫的私人财产充公变成了公产,现在又把公有的财产化成了共党干部们的私人财产。这两件世界上最坏的事情,居然都让共党干完了,而且上层建筑始终不变。说他是开玩笑也好,说他是祸国殃民也好,反正共党就这样干了。反复折腾到了今天,共党是不是也应该下个罪己诏?或者至少向国民们认个错?那是做梦!共党仍然伟光正。

   

   那么能否请教一下,共党如此翻手云、复手雨的理论根据是什么呢?解释呢,那就是“中国特色”。再追问一下,中国是什么特色呢?轻了,共党不理你,那你是幸运。否则的话,一顶“颠覆政权”罪的罪名扣上来,那是要做几年牢的。

   

   共党鼓励人们卖血致富导致艾滋病横行中国。共党承认中国艾滋病的感染者是75万,而国际组织认为,中国艾滋病的感染人数应该是三千万到三千五百万之间。卖血致富惹了大祸,共党才不说话了。近几年来,共党又鼓励外国人领养被中国人抛弃的女婴,仅2006年一年就为GDP增加了七个亿的产值。

   

   从鼓励卖血,又到公开出卖人口,这应该是个什么的经济基础呢?又该决定什么样的上层建筑呢?共党口口声声说这是市场经济,不少人也跟着喊市场经济,犬儒分子还弄出了一大堆的似是而非的理论来佐证。于是吹喇叭、抬轿、唱赞歌的都出来了,加入了经济腾飞、迅猛发展、国力增强的乱哄哄的血腥的大合唱。

   

   无论如何,近三十年的计划经济是计划不下去了。共党尽管不情不愿,为了自救也要走市场这条路了。但市场经济的全称是自由主义市场经济,通俗的说法是自由市场经济。共党一党专政,人民没有自由,中国没有自由主义思潮,又怎么会出现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呢?国际社会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道理就在这里。不但理论上讲不通,更无道义和人性可言。

   

   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国家或者是一个政府去鼓励国民靠卖血吃饭,或者是成批地出卖女婴,政府来收钱。抛弃女婴,是女婴的父母无人性,国家不去抚养弃婴反而拿去卖钱,这是政府无人性,是国家在犯罪。五十八年来是共党在当政,那么就是共党在犯罪。

   

   十五亿两千万的庞大人口中,从来没有缺乏犬儒分子。人人都知道共党一贯搞的就是极权专制主义。也就是说,无论政治、经济、思想、组织、文化,没有共党不插手的、不说了算的。仅这一点就造成了一亿无辜生命惨遭共党的杀害。

   

   但偏偏就有人跳出来说,共党不共产了,共党不独裁专制了,从极权主义转变为威权主义了。在他们看来,共党不搞计划经济了,大力的推动经济改革,取得了多么大的成绩。在威权主义政府领导之下推动市场经济,然后再实行自由化和民主化的改革。并且说,这是完全符合新时期党的基本路线的。这些话使得不少人信以为真。而我们要问的是,共党不共产了,为什么还叫共产党?共党正在共着全民所有的工矿企业和土地的产,谁说它不共产了?

   

   如果说搞了经济改革,就使政权从极权改变为威权,甚至还会迈向自由和民主化,我怎么就看不到共党在政治、思想、组织、文化等等方面有一点点地放松呢?所谓的经济改革也根本不是向着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而是搞出了一个权钱经济或者叫做官商经济的怪物。权力始终在控制着经济,并没有丝毫的放松,这不是极权专制又是什么呢?

   

   从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至今的18年间,共党从来没有停止使用军警和黑社会的帮会对民众的维权抗暴进行镇压和屠杀。自由化和民主化的痕迹又在哪里呢?何况,共党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先搞现代化再搞自由化和民主化。共党要的是没有民主化的现代化,或者是只搞现代化,绝对不搞民主化的。

   

   近十几年来,由于全球人权自由、民主大趋势的强大压力和国内民众坚持不断的抗暴维权的斗争,迫使着共党偶尔也讲到民主,讲到逐步扩大和发展民主。又说什么先从发扬党内民主开始,现在又说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可是中国究竟有什么特色,共党从来不解释,人民至今是一头雾水。

   

   再者,共党搞的那一套,从来就不是社会主义。至今这二十多年间,更应该叫做权钱贪污资本主义,或者叫做官商腐败资本主义。这里边根本就没有可以容纳人权、自由、宪政和民主的空间。所谓党内的民主更是胡说。共党喊叫了几十年的党的团结和统一,胡锦涛又声称有六千万、七千万党员。大家不妨想一想,一个拥有六、七千万党员的党,永远只允许公开发出一种声音,那么党内还可能有道义和良知的存身之处吗?

   

   就如同前二十七年间,毛泽东发出的任何一个所谓的伟大号召,全体党员、全体干部明知这是涂炭苍生,集体犯罪的罪恶,但是仍旧全体投入。因为不如此,便自身难保。这不是极权主义又是什么呢?一个这样既团结又统一的党,天下还有什么样的伤天害理的事是它干不出来的呢?党内民主也喊叫了不少年了,且无论是六千万或者是七千万党员们,又何曾选举过哪怕一次党的支部书记、总支书记、党委书记或者是总书记呢?肯定没有。

   

   那么认同了这种极权专制,又加入了这种党的人,就等于是把自己的人性、人格和灵魂出卖给了魔鬼。人们都知道,中国的社会是无公正、无公理,社会矛盾尖锐。那是因为专制的本身就是一个制造问题、以不断制造政治迫害为基础的政体。专制本身就是问题,所以专制制度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共党的这个极权专制的集团,穷途末路,内外危机重重,垮台已经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情。

   

   于是近来就听到了一种声音,说的是政治和解。共党从来干的是政治镇压、政治迫害,惯用的手法是用政治运动去消灭政治异己,封杀政治异议,逮捕政治异见人士。把全国人民划分为三、六、九等,多少种类别列为阶级敌人。为了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又新近划分出了十一类、四十三种人不准参加运动会的各项活动。有人说,这是为了保证奥运会的安全,我说不对。共党已经脆弱到了经受不住任何一件哪怕是小小的突发事件了。任何一件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都可能导致共党政权的突然倒台。

   

   有人说,是为了防止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的袭击,更不对。共党从来就是恐怖分子的后台,是廉价武器和廉价地雷的提供者。共党在国内大搞了五十八年的国家恐怖主义,又岂有不支持国际恐怖主义之理呢?那么这个政治和解的背后真实意思是什么呢?

   

   让我们回想一下,毛泽东唠里唠叨地说了二十多年的一句话,“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而一旦失去了政权,“就要有千百万人头落地”。毛泽东担心的是政权的不稳。后来邓小平干出了六四大屠杀,他的理由是“借二十万人头,保二十年江山。”陈云又说,“今后选拔干部,还是要从我们的子弟中选拔。”仍旧是为了政权。但有一点不同的是,毛泽东反复的喊叫的是,要“保住无产阶级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而到了邓小平的手里,则变成了“保二十年”。他和陈云怕的是刚死没多久就被民众们扒了坟,当众鞭尸,清算共党犯下的血债。

   

   江泽民则完全是个不学无术之徒,既无头脑又好出风头。可能他的血债并不多,根本么没有必要替共党背上历史的包袱。他也仅仅是个踏着六四烈士鲜血的既得利益分子,仅仅是为了享受特权,为家族捞钱的利益之徒罢了。江泽民出卖国土,则是为了得到周边国家对共党政权的支持。但在他自己执政的后期,他已经有了这个政权是否能够继续支持三、五年的担心了。

   

   胡锦涛被邓小平隔代指定为接班人,目的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把邓小平的借二十万人头保二十年江山的衣钵传下去。为了保住政权,就要不惜杀人。1989年3月,拉萨的大屠杀的主谋和指挥者就是胡锦涛。所以胡锦涛就成了邓小平想当然的隔代接班人了。无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心领神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保住政权为第一要务,其他的,如国家、民主,人民等等都不重要。

   

   四个时期,四个党老板换汤不换药地都在干着同一件事,那就是为了政权。邓小平为了保住政权,不得不搞经济改革。但是对于一个专制政权来说,只要提出了改革就暴露了政权的弊端和弱点,同时也必然使得过去一直靠杀人和建立国家恐怖主义而树立起威望的政权威信扫地。

   

   改革的提出,又使得已经绝望的人民从新又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之火。专制政权提出的任何改革,都是在自己挖自己的墙脚,自毁自己建筑起来的堡垒,心虚的共党更是如此。他们以暴力建立的这个政权,就是个非法的政权,是颠覆了民主的中华民国政府而建立起的一个复辟专制的政权。把中国拉向了大倒退,把刚刚不跪着做人,刚刚尝到了自由和民主甜头的中国人又强逼着回头去做奴隶。当邓小平意识到共党绝非真理的化身之后,便提出了经济改革。这就是等于否定了共产,恢复了私产。其实,经济改革就是共党的自我否定,那么共党还有什么权力坚持自己的政治主张一贯正确呢?还有什么权力坚持共党的绝对权利不容批评和不容改选呢?

   

   苏联和东欧共产政权的倒台,更是证明了在中国的这个共党的政权的非法性。一场六四的大屠杀,共党输光了全部的合法性,更是激发了民间对共党、共党全部罪恶的反思。一脑袋糊涂浆糊的江泽民又提出个“三个代表”,公然把广大的农民、工人和全国的民众们推到了改革开放牺牲品和受害人的位置上去。宣称共党今后只代表赃官、奸商和犬儒,而把贪污腐败推向了高潮和公开化。胡锦涛也仅仅是个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者,与江泽民同样的愚蠢,背上了共党历史的全部罪孽。而且进一步镇压工人、农民的抗议活动,钳制言论和网络。镇压各种民间独立团体和宗教团体的活动,民众的处境是相对恶化,甚至是绝对恶化。贫富的差距是触目惊心,权贵私有化,积重难返。假冒伪劣有毒商品不但祸害了国民们,乃至祸害到了全世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