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苏明张健评论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2008--01-03

   

   2008年来到了,每个人心里都存着一个美好的愿望,巴望着在新的一年里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它。生活是真实的,虽然生活不是那么美好,但是并不妨碍人们对美好的追求。从人类出现的那天开始,这种追求便开始了,而且从来没有停止和中断过。

   

   人毕竟是人,与动物不同。动物是代表它的行为。人之所以是人,是高级动物,就是因为人有思想,可以创造自己的生活。人又有心灵和精神的追求,所以人类社会才有进步和文明。

   

   马、列、毛的主义认为,人是从猴子演变而来的,这一误人子弟的谬论居然成为了经典。共产党人的祖宗是猴子而不是人。人的社会必须由人来管理,绝对不能由猴子的后代来统制人的社会,于是共党政权才纷纷的倒台。

   

   现代政治认为以法治国是科学的办法,于是法制宪政成为了普世的价值观。人们批判人治是最坏的政治形式。其实中国人现在的状况,远不如这个最坏的人治的政治形式。

   

   中国人生活在猴治之下,是由一群猴子猴孙们在统治着。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一切人间悲剧社会惨剧是那么的无人性、血淋淋。动物的天性那就是凶恶、残忍。用动物的凶恶、残忍来统治人的社会,于是就可以解释清楚,为什么在大陆中国所发生的一切是那么骇人听闻,使人们几乎无法去相信。

   

   例如,一亿无辜的生命被残杀。在三年大饥荒中,异子而食;文革中仅广西一地,就有近二十万人是被活活杀死、吃掉;在全国许多的乡村,把所谓的黑五类子女们,从全国各地召回到村子里去,一夜之间几十甚至几百的将他们活埋了;几十年来从未停止过的酷刑折磨,以至到割断声带不让人说话,甚至割掉舌头等等。

   

   人们指责说这是惨无人道、无人性。本来干的就不是人所能干出来的事情,又到哪里去找人性和人道呢?

   

   2007年12月30日,正是前伊拉克的独裁者萨达姆被以绞刑处死一周年。萨达姆当政期间,用各种手段残害了五十多万伊拉克人民。事后有同胞对我说:这完全是在美国的操纵之下才处死萨达姆的。又有同胞说:萨达姆在受审期间受到了虐待和不公平的待遇。似乎是他们很为萨达姆抱不平。让我说什么好呢?

   

   如果美国能够操纵、推翻所有的专制政权,使专制国家的人民享受到自由、宪政民主的政治,那是奴隶们的大幸之事,天下幸甚。同时我也不相信,即使没有美国,难道伊拉克人民会授予萨达姆人权勋章吗? 在审判萨达姆过程中,萨达姆可以为自己辩护,在处决前可以讲话,可以为自己祈祷。既没有被割断喉管,又没有被割去舌头,又怎么被虐待了呢?

   

   面对着一个无人道的政权,一个无人性的独裁者,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乃至上亿的无辜生命死于他们的暴政之下,没有人同情,更很少有人愤怒。独裁者得到了罪有应得的下场,却反而有人不平和同情。我只能说这些同胞的人性已经缺失了,至少人性已经不那么完整了。

   

   我从来不想去评论外国人的事。我是中国人,只想说中国人的事。我的任何一个同胞只要受到了共产政权的欺压、抢劫、打骂和剥夺,都使我感到由衷的痛苦,同时也激发我巨大的对共党政权的痛恨和愤怒。

   

   请不要以为我是想做个专门打抱不平的侠义之士,我只是个自私的人。每当看到、听到与我同样的任何人受到不公正的虐待,我就担心有一天这种不公正的虐待会落到我的头上。我不愿意被政府欺骗、压榨和剥夺我作为一个自由人的权利。也就是说,我害怕被政府扒了我的房子,圈走了我的土地,使我流落街头;我害怕因为我说了政府不让说的话,而遭到抓捕,被酷刑折磨,被迫认罪,最后被劳改、被判刑;我害怕自己会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更害怕自己会被政府抢劫、打骂、甚至死于无辜;我害怕我被活埋,被同样叫作人的人杀掉吃了。

   

   害怕,才使我明白了共党体制的凶残与无人性;自私,才使我必须公开站出来大声反对这种对人类的暴行。因为我害怕,这种暴行有一天会落到我头上。

   

   在人类这个大家庭中,只要有一个人的人权和自由受到摧残,都使我害怕,都使我感到不安。因为我和他们都是同样的人。他的遭遇就当然使我感到一种可怕的威胁,威胁到了我做人的权利和自由,威胁到了我的生活,我的家庭以及我的后代。

   

   大家都知道,生物有三大特性:第一是食欲性,吃饭是为了活着;第二是性欲性,那是为了繁殖后代;第三那就是自卫性,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如果说维护人权、自由,反对独裁暴政的人有多么高尚的话,我却也不这么认为。其实就是人类自卫性的下意识的表现,是自我保护的意识。由于人性中天性就有善的一面,当中的道义与良知这种情节,所以这种自我保护和对暴政的反抗,就扩大到了对所有人的保护意识上去了。你的今天可能就是我的明天。为了我的明天不受到你今天的被虐待和被摧残,那么我就要站出来为你说话,反对这个虐待和摧残,抓出犯罪者,把他送上法庭。

   

   如果面对的是一个虐待人权无人道的政权和制度的话,那我就反对这个政权,反对这个制度,直到推翻它。我的权利和自由被扼杀了,我被迫作了奴隶,那我就绝不能让我的后代再去作奴隶。处于不同的社会时期,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和义务。为了下一代人能生活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中,那么就让我们这一代人去推翻独裁集权的暴政吧。

   

   这话听起来似乎很伟大,其实是自私。我没有享受过做人的权利,我没有过自由,我是共党政权下的奴隶,我知道做奴隶的非人道,我不想让我的后代也做奴隶,我要让我的后代做自由人,做有尊严的体面人。这里哪有什么伟大?完全是出于一片私心。其实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人都这样自私起来,人人都不打算让后代再作共党的奴隶了,那么共党的政权就垮台了。

   

   一些同胞自以为清高地表示:对政治不感兴趣。要我说呢,这是因为共党让你不感兴趣,所以你才不感兴趣的。其实这些同胞未必懂得什么是政治。八、九十年前孙中山先生就说过:政治就是管理众人之事。可笑的是正是这些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人反而倒渴望得到提拔,当个小班组长,办公室里当个小经理、小主任的,马上高兴得又摆酒又请客。俗话说:三人为众。三个人当中你如果当了个小头脑,你就要去管理这三个人的事,这不是政治又是什么呢?

   

   没有一个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每个人都属于一个家庭。家庭的日常事务的安排和办理,那就是家政。政治的原型,就是家政。几户或者十几户人家组成一个村,那就出现了村政,就要选举个村长去主持村政,管理全村众人之事。到了分封建制诸侯们的时期,管理他们领地内的众人之事,所以那个时代叫封建政治。有了国家就有了国政,那就是国家政治,国家政治就是管理一国之内的众人之事。

   

   所以古人才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古书中说:舜能够处理好家庭内部的关系,把家庭管理的非常好。仅凭这一条,尧就提拔舜做了部落的酋长,管理部落的政务。果然,舜做得很称职。能齐家的人也要先修身、正性,有学问、有眼光、有组织能力、有目标,有计划的发展家庭的经济,提高家庭成员的生活水平。一段时间以后,成为村里的富裕户,再成为当地的士绅人家。这些人出来主持村政,乡政,当然都是称职的人选了。

   

   无论对政治感不感兴趣,每个家庭都有一个人在掌管着家政。日子过得好不好,家庭成员们之间和不和谐,就看当家主事人的修养和学识了。日常生活中也不难见到一些家庭,那日子过得不象个日子,破罐破摔,没完没了的吵闹,甚至吸毒、酗酒、打遍街骂遍巷。恨人有笑人无,搬弄是非。这种家庭是人见人烦,人见人躲。这也是家政。在这种家庭政治下长大的后代,除非是离家出走,否则是很难不受到这种坏影响的。

   

   共党统治下的国政就同这种家庭的家政一样,甚至更糟。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人治是当今世界上最坏的政治制度。而猴子猴孙们的这种兽治,比人治还要凶残、野蛮千百倍。早在1846年马克思就说过:国家是压迫人民的机器。中共的毛泽东们又说: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

   

   而真正国家的概念那就是:土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民,文化、习俗和传统;加上一个民选的政府。这就是国家。

   

   难道人民组织起个国家,是为了受这个机器的压迫?难道组织国家,是为了把原来平等的人民划分成两个不平等的阶级,然后用一个阶级去任意压迫另一个阶级?这不是兽治、猴治又是什么呢?

   

   让我们来看看在马、列、毛主义和共党之前,中国这三千多年间的人治的政治制度又是什么呢?中国人又是怎么样生活的呢? 在《礼运•大同》这部古籍中说:“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这里的大道,就是指国家政治。管理国政,就要出于公心。多选择贤德和有才能的人,教 会人民讲究诚信,并与周围的人、周边的国家友好往来,于是人民才能够“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老有所终, 壮有所用, 幼有所长。男有分,女有归,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是一派国泰民安的社会景象。这里既没有暴力,也没有阶级,更没有压迫、专政、主义、路线等等这些糟粕。

   

   后来的孙中山先生提出的治国之道那就更简单了,那就是:“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力,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此四事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这不就是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吗?!

   

   中华民族的祖先们历来重视教育,从来不认为教育仅仅是扫除文盲,或者是普及五年制、九年制的教育。即使是上了大学,也不过是教给一些技艺和手艺,毕业出来之后作个工匠或手艺人而已。那是不对的。

   

   孔夫子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亲,在亲民,在新民,在止于至善。”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就是从孔夫子的这句话中引证出来的。只有深明高深道德真谛的人,才懂得亲亲,那就是民族主义;亲民,就是民权主义;而新民,那就是民生主义。把这三件事做到止于至善的地步,不就是现在的人权、自由、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吗?

   

   所以国民党到了台湾以后,没有搞打土豪、分田地的土改运动,没有镇压反革命,没有搞合作化,公私合营,也没有反右,也不搞大跃进。所以也没有发生大饥荒,饿死多少人;更不搞文化革命;也不反对自由化,当然也没有大屠杀、大镇压。最后台湾是从人治走向了法治,走向了民主。

   

   自古流传的一句话那就是: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那么政治呢,就是以治国为本。治国,那就是以安民为本。绝不是共党所说的压迫、镇压的机器、工具等等的胡言乱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