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苏明张健评论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2008-01-07

   

   最近这二十多年来,全世界都在面对一个全球人口增长的问题。而人口的增加,又使得专家们考虑到这个地球能否承受的问题。也就是说,自然环境与资源,究竟能够养活多少人口。几年前人口专家报出了在2030年,世界人口将达到九十亿这个数字。很多国家的政府先后开始了研究本国的实际状况和人口增长的趋势,作出了经济、环境、资源等等方面的重大调整。每个人都要吃饭,这就是个再实际不过的问题了。土地、农业和粮食就成为了一个越来越受到特别重视的大事情。

   

   根据古籍考证,距今一万年前,整个地球上的人口大约不过两百多万。一万年后的今天呢,全球人口已经是六十六亿了。而且二十二年后,将成为九十亿。在中国,以两千两百年前的汉朝初期为例,那时的中国人口仅有一千一百万。到了三百多年前的清朝中期,中国的人口已经发展到了三亿八千万。有数据显示,在乾隆、康熙年间的太平盛世,清朝的GDP曾经占到全球GDP总量的50%左右。而一百多年后的清朝末期,中国的人口就增至到了四亿四千万。全国经济的增长部份呢,完全被增长的人口数量抵消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并没有所提高。

   

   清朝灭亡以后呢,在中华民国的三十八年间,首先那就是长达十几年的军阀割据和军阀混战。而北阀的成功,统一了中国。刚刚平静了三年的中国,日本就又占领了东北,共党又在江西立国。至今许多人说是八年抗战,实际上中国人民是用了十四年的时间抗战,而后八年是指全面抗战的八年。仅在这全面抗战的八年中,中国人牺牲了两千三百万生命,阵亡的抗战将士们是七百万。

   

   抗战胜利后呢,共党为了复辟独裁、专制的统治,又发动了长达四年的全面内战。死于内战的军民至少两千多万,也有人说应该在三千万人以上。经过了这整个战乱的三十八年,中国的人口不减反增。

   

   在1949年的时候,中国的人口就达到了四亿五千万,也有人说应该在四亿六千万。在1955年,中国的人口已经突破了五亿。而当时的北京大学的校长,著名的世界级人口专家马寅初教授,曾经对毛泽东提出过要控制生育,人口要作到有计划的增长。但被毛泽东的一句“人多好办事”驳回了,为此马寅初教授戴上了二十多年的右派份子的帽子。

   

   进入六十年代,中国人口达到六亿多。到了七十年代初,人口超过了八亿。八十年代末,共党说中国的人口是十亿七千万。实际上专家学者们计算,那时的中国人口至少在十二亿四千万到十二亿七千万之间。几年前共党又对外宣布说:中国的人口十三亿。似乎是共党在控制人口的增长上作出了好大的成绩。但是2007年6月,一份由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流露出来的人口数字则是十五亿两千万。

   

   两千两百年,中国的人口就从汉朝初年的一千一百万,增加到了今天的十五亿两千万。从1949年的四亿五千万,经过了五十八年到了今天,人口就增加了十亿七千万,增长了二点四倍。由于人口的基数庞大,所以人口增长的数字也是巨大的。中国现在的人口总数比二十年前就增长出两亿五千万到两亿八千万。

   

   同样是二十年,日本的人口从九千多万增长到现在的一亿多;印度从八亿多人口到现在超过了十亿;而美国是从两亿四千万增加到了现在的两亿九千万;而加拿大是从两千九百万增加到现在的三千两百万。但是美国与加拿大都是移民国家,二十年间的移民人口占了人口增长的很大比例。

   

   从现在到2030年的二十二年里,中国的人口还将增加三亿八千万,达到十九亿。这就是我今天要谈的问题:十九亿人民吃什么?

   

   由于共党控制的很严,我们只能从其它的途径得来的几个数字加以分析和研究,进行推断。1959年中国的人口六亿,中国便开始了接受世界无偿的粮食援助,每年达几百万吨。从那时开始至今的49年间,中国一方面接受无偿的粮食援助,一方面向世界购买粮食,而且购买粮食的数量,随着中国人口的攀升一年比一年大。在2006年和2007年这两年,每年购买粮食的数量都在六千多万吨到七千多万吨左右,相当于中国人口的四分之一是靠从世界买粮食来吃饭的。

   

   人民吃饭是大事,靠吃进口粮是不行的。世界粮食市场供应不起,中国也没有那么多的外汇去买。共党自称是在搞市场经济,但是又不承认价值规律。尤其奇怪的是,共党中许多的党老板和许多的干部们都是农家出身,但却一生都在干着破坏农业基础和农村结构的勾当。

   

   近三百多年来,如果我们抛开政治制度这个问题不谈的话,那么中国经济的发展始终面对着就是一个人口高速增长的问题,人口的增长抵消了经济的增长部份。但是由于我们有稳定的农业社会的基础,所以在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吃饭的问题。

   

   而共党建政仅仅十年,人民吃饭就成为了一个大问题。一场人为的大饥荒,剥夺走了当时人口十分之一的生命。而近五十年来,中国经济始终面对着两个实际问题:一是人口,二是农业。

   

   共党建政初期的计划经济,是对农业破坏的开始,同时也是最彻底的破坏。计划经济搞出了个城乡分制的格局,至今没有改变。共党强制将中国人划分为城市市民和农村的农民,又用户口制度把人分成城市人口和农业人口,把当时的四亿多农民拒于城市之外。接下来共党又用统购统派的制度,把人们吃的粮食也划分为农业粮和商品粮。再用劳动制度把人划分为工人和农民,农民就被拒于工厂之外了。最后用工资和福利制度,再次地把中国人划分为有权享受和无权享受的两种人,彻底地把农民拒之于一切的社会保障制度之外。

   

   这种对城市和市民、农村和农民的城乡分制的做法,其实就是对同样的中国人实行“一国两制”的政治制度,使中国农民无论在教育、医疗、就业、保险、养老、福利等等的社会待遇上,还是在流通、交换、分配、就业、赋税等等经济方面都严重的失衡,成为当时几亿农民无法逾越的鸿沟。更使得每个农民从一出娘胎,就注定了成为共党制下社会的二等公民,二等奴隶。

   

   1945年,毛泽东在它的《论联合政府》的文章中写道:“农民,这是中国工人的前身。将来还要有几千万农民进入城市,进入工厂。如果中国需要建设强大的民族工业,建设很大的近代的大城市,就要有一个变农村人口为城市人口的过程。”

   

   在1952年,当时的政务院却发出了《关于劳动就业问题的决定》。在这份决定中明确地说明:劳动用工制度,原则上只是负责非农业人口在城市的就业安置,不允许农业人口进入城市寻找职业。并且提到了必须要作好农民的说服工作。

   

   五年后的1957年,国务院又发出了《关于各单位从农村中招用临时工的暂行规定》。这其中明确的提到:各单位一律不得私自从农村中招工,和私自录用盲目流入城市的农民。农民们一切进入城市的通道就被完全切断了。同时“盲流”这个带有污辱性和歧视性的词就是这样被共党创造出来了。

   

   1953年,粮食的统购、统销政策出台后,表明了粮、油计划供应制度形成了。接着就又是一个《粮食市场管理的暂行办法》,接着就发布了《市镇粮食定量供应的暂行办法》。在这些办法中,就是排除农民们在城市获得粮食的可能性。

   

   到了1958年的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十一次会议上,又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户口制度形成,从此把中国的农民永久性的排除于城市之外,并且固定在了农村,城乡的差距从此开始了。即便是改革开放近三十年了,这种差距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是更加扩大。

   

   以1978年为例,城乡居民实际收入的差距为二点三六倍;到1987年扩大到了二点三八倍;到了1995年为三点二倍;2000年为四倍以上。可实际上,上述这几个数字是出于共党公布的数字,可信度是极低的。这几年的城乡收入差距,至少应该是在八倍到十倍之间。

   

   我们仍然用1978年和1999年官方数字来说话:1978年城市职工平均工资为六百一十五元,农民的人均收入为一百三十四元,这个差距就已经是四点五倍了。到了1999年,城市职工的平均工资为八千三百四十六元,农民的人均收入为两千两百一十元。由于通货膨胀的因素,1978年的一百元,到了1999年就只等于二十二块六毛钱了。货币贬值率达到77%以上,年贬值率为7.1%。这样计算下来,1999年中国农民的人均收入只相当于1978年的九十七块七毛八,比1978年人均收入的一百三十四元,反而减少了三十六块多钱的收入。

   

   这种二元结构的社会最大的不公正之处就在于:同是中国人,却在经济、文化各个方面不能整体的均衡发展。一部份的国人接触到了一点点的现代化,而绝大多数的民众却与现代化是根本无缘。一边是庞大的工业产品严重过剩和积压,而另一边则是贫困的十亿农民根本买不起工业产品。而这个现象早在人均GDP七百美元时就已经出现了,这也正是共党叹息和喊叫了好几年的内需带动不起来的原因。

   

   每当通货膨胀率大幅攀升,人民币贬值,共党便要大声喊叫宏观调控。而宏观调控的手段之一,便是大幅压低粮食和农副产品的收购价格。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统计显示:仅从1997年到2000年的四年间,中国农民的实际收入总共减少了一万六千亿以上。人均无端损失一千六百多块钱,更加拉大了城乡收入的差距。以敲骨抽髓的办法,加大了农民的负担,强迫十亿农民作为牺牲品的这种发展,这能叫作经济腾飞吗?发展经济的目地又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少数的赃官、奸商们进入现代化?难道是仅仅为了修建几个橱窗式的城市让外国人看?或者是为了装备军队,搞军事对抗?

   

   全国人民的衣食父母那就是我们的农业。破坏了农业,农民吃不饱吃不好,全国人民都挨饿。共党实行了三十多年的限量供应,但那个时候城市居民一个人一天不足一斤粮食,一个月只有半斤肉,二两糖,四两油,半斤豆腐,一块豆腐干,二两饼干,一两粉丝的日子有如昨天。发不完的票,排不完的队,早就把人民心中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洗刷的一干二净。

   

   1978年所谓的农村改革,其实是共党贪天之功据为己有。那时安徽小岗村的农民实在穷的过不下去了,于是二十二个农民冒着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偷偷的签下了分田到户单干的协议,当年就提高了各家的收入。分田单干的做法开始流传开了。共党不爱听分田单干的说法,认为这是有违社会主义的原则,最后改叫作联产包干制。短短的两、三年间,城市的农副产品的供应就大大的不同了。五分钱、一毛钱一盘的煮花生、炸花生遍布了城市里大大小小的酒馆。喝酒的人结束了用腌白菜帮子下酒的日子。这里丝毫没有表现出共党有任何的治国高招,所谓的改革仅仅不过是共党对人民一点点的松绑,而人民过好日子的愿望便产生了巨大的动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