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悠悠南山下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作者:裴文富( Bùi Văn Phú )

   
   自由撰稿人
   

   2015年3月1日,寫自美國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圖一、作家雅歌(右)、譯者奧加-迪奧與研究者彼得-茲諾民教授於北可利加州大學新書介紹會上
   
   
   
   2015年2月15日週三下午,美國北可利加州大學 (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 東南亞研究中心舉辦越南作家雅歌( Nhã Ca )《 為順化披孝巾 》( Giải Khăn Sô Cho Huế )英文版新書推介會。原著越文已於1969年在西貢出版發行。

   
   出席新書會有來自南加州的雅歌女士和德州大學( Texas A&M University )的奧加-迪奧( Olga Dror )教授。迪奧是此書英文版的譯者,書名為《 Mourning Headband for Hue 》 ( 印地安那大學出版社 [ Nxb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 2014年, 378 頁 )。
   
   除了原著的內容之外,英文版還增加五十多頁迪奧對順化戊申屠殺和案件後果以及與此案有關聯的人物的評論和研究。
   
   北可利加州大學歷史教授彼得-茲諾民 ( Peter Zinoman )首先致開幕辭並介紹作品。他說,《 為順化披孝巾 》 是“ 戊申戰役中,處於一方是共軍佔領城市三週與另一方反攻再奪城的美軍和越南共和國軍的槍砲彈雨中一位越南平民的敘述和觀點。雅歌的回憶錄還記錄下越共武裝力量在佔領地區內對平民殺害所見證的資料。”
   
   關於在戊申戰役中被殺害的人數,茲諾民教授說,至今還未知一個準確的數字, 但大多數學者皆認為被殺害的從千五至三千人。
   
   然而,不像越戰期間其他的屠殺案,順化屠殺案從未獲西方學術研究界作以足夠的考究, 因此,難以找到此主題的資料或嚴肅的學術文章。茲諾民教授如是說。
   
   關於作家,茲諾民教授介紹雅歌是一位作家和詩人,1975年之前曾發表多部作品如《 為順化披孝巾 》、《 夜聽炮聲 》( Đêm Nghe Tiếng Đại Bác )等。她在海外的寫作較為聞名的是《 一名歲月失去者之回憶錄 》( Hồi Ky Của Một Người Mất Ngày Tháng )
   
   1975年後, 當局鎮壓文化界如作家和藝人等,雅歌女士被關禁了十四個月。其夫陳野徐( Trần Dạ Từ ),也是一位聞名的詩人,卻遭入獄十二年之久。
   
   在國際組織和輿論的幫助下,雅歌與陳野徐獲準離開越南,前往挪威。1992年兩人移民美國並在南加州創立《 越報 》( Việt Báo ),一份擁有眾多讀者的日報。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圖二、據迪奧教授所說,對戊申戰役北越部隊可否屠殺一事,各學者持不同的觀點
   
   
   
   順化戰役

   
   
   會上最先發表演辭的是越南歷史和文化教授奧加-迪奧。 她談及從鄭-阮( Trịnh-Nguyễn )戰爭時期( 1627年-1672年。北方鄭氏家族與南方阮氏家族之間的內戰。譯者註 )順化古都的歷史,經歷多個時期後仍然保持佛教精神的傳統生活。
   
   她提及在戰爭時期,尤其是1966-67年,眾多的知識分子離開順化,進入山林,即他們追隨共產黨,在戊申戰役越共發動攻戰時,他們又返回順化。
   
   迪奧教授述說在順化戊申戰役中,只在共產黨部隊發動攻戰兩日後便佔領了富雲樓( Phú Van Lau。此樓在順化皇城南面,午門和旗台之前。譯者註 )並在旗台扯上旗幟。在佔守三週後,共軍被擊退。
   
   但是,屠殺案那時並不獲輿論的注意,因為在1968年,美國本土發生諸多嚴重的事件:3月31日,約翰遜總統宣布不再參與競選; 4月4日,馬丁-路德金 ( Martin Luther King Jr. ) 牧師遭暗殺;6月6日, 總統競選者羅拔-肯尼迪( Robert Kennedy )遭殺害;8月,在芝加哥舉辦的民主黨大會發生暴動和11月,理查德-尼克松當選為總統。
   
   1968年在越南,除了順化屠殺案之外,還有美軍在美萊村( làng Mỹ Lai )殺害幾百名村民的事件,此事亦並不獲完全展露在陽光之下直至1969年才有改變。
   
   今天,將兩件屠殺案比較,據迪奧教授所說,美萊事件已有不少的資料,人們也作了廣泛的研究。
   
   至於戊申屠殺,在1970年,曾有一些人關注此事件,並作出了觀點相對的結論,由此一些政界人物利用這些結論為美國在該時期的對越政策而辯護。
   
   
   
   異、同的觀點

   
   
   迪奧教授引述了兩位研究者對順化屠殺案的不同觀點。杜拉斯-彼克( Douglas Pike )認為共產黨領導人應負上殺害上千名平民的罪行而加利-波特( Gareth Porter )則說沒有發生屠殺的一回事。
   
   一些美國政治決策者,包括參議員佐治-梅菲( George Murphy )使用彼克的資料和論據,而參議員佐治-麥哥雲( George McGovern )則使用波特的研究,各自極力爭辯說一旦共產黨佔領了南越,梅菲說就有報復行動和流血事件發生,而麥哥雲卻說沒有屠殺流血。
   
   對於一些人在1968年之前走進山林並在攻戰時返回順化並參與殺害平民一事,迪奧教授提及黃府玉祥( Hoàng Phủ Ngọc Tường )和阮得春( Nguyễn Đắc Xuan )兩人。她提供了一些資料,但不足以證明確實是他們兩人在順化被共產力量佔領期間充當屠夫的角色。
   
   迪奧講述,2012年,在原出生地俄羅斯的一次研討會上,在她談及順化戊申戰役時,有人建議她應研究由美國在那裡製造的屠殺案。此促使她更加關注和探究在順化發生的戊申戰役,由此,她閱讀了《 為順化披孝巾 》一書並將它譯成英文。
   
   迪奧教授指出,順化戊申屠殺案還是一部仍然需要和等待諸多人撰寫的歷史書。
   
   在書會上,雅歌女士以越語發言,北可利大學越南語教授陳幸( Trần Hạnh )作英語翻譯。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圖三、作家雅歌(左)與英文版譯者奧加-迪奧教授出席新書介紹會上
   
   
   “ 每一個越南人在家中,或在腦海中都有一本日曆,每一頁日曆均記錄下每個人的故事,把它們聚合來便是歷史。”
   
   “ 作為一個從順化戊申戰役中生存下來的人,我寫下了《 為順化披孝巾 》這部書。 這不是一部虛構小說,也不是詩情畫意的文章,那是事實,孩童逃難的故事,我或他人的故事,我親眼見、親耳聞,一切的所見所聞,全都如實記述。 它是在戰火下血流和死亡中,一個個遭受摧毀的城市的碎片記憶。”
   
   雅歌女士如上表述了自己的作品。之後她也講述了不少其他越南人的痛苦故事:砲彈、焚燒的屋宇、逃難人流的混亂等景象。
   
   從五歲那年起,她已見證了被宰成三段的屍體,頭顱被放進一個竹蘿裡,死者是一個鐵匠,被越盟視為越奸而處死。她也見證了南交( Nam Giao )小學的一個校友,眼光光地看著放在竹葉帽裡其父母,四隻眼睛還睜開著。
   
   
   
   “ 集體坑 ”

   
   
   關於順化戊申戰,雅歌重述了武莊( Võ Trang )的故事。此人今年56歲,居於美國聖地亞哥,其父親當年被共產黨幹部敲門請去開會,然後就被殺害。其鄰居的一名19歲的姑娘代兄去開會( 其兄外出不在家 )也被殺死。這些人的屍體在集體坑中找到時已經腫脹,發出臭味。他們都在嘉會區( khu Gia Hội )百人坑中被活埋死亡。
   
   根據當地的民間信仰,人們在每年的戊申來臨時都在夜間點燃火炬,好讓亡魂可認路歸家。
   
   雅歌回顧了法屬時期1885年的戊申年,三萬名順化軍民攻打芒魚哨所( đồn Mang Cá ),一千五百人死亡。翌年民眾也曾在內城( Thành Nội )設壇和建廟祭拜亡魂。以後每年祭節來臨,殖民政府仍然允許民眾舉辦祭會。
   
   戊申屠殺案死難者的人數有幾倍之多,但自1975年後,共產黨政府已摧毀了紀念台,公安禁止人們前往拜祭。
   
   雅歌也提及美國的內戰。在戰爭結束後,從不舉辦閱兵,慶祝勝利的活動,只有“ 國恥日 ”,讓人們共同懺悔,祈求寬恕。 由此美國才有今日的和諧景象。
   
   “ 但是,在今日的越南,也像其他地方的一樣,諸多人的頭腦仍然不會思考。” 這位女作家對此感慨萬分並希望日後將“ 在家鄉可設立一個眾人的祭壇,眾人的祭日。好讓人們知曉何為文明的舉止,何為文化和歷史。”
   
   兩位女演講者之後也回答了在座人們所提出的一些問題。
   
   關於影片《 苦難的土地 》( Đất Khổ ), 是涉及作曲家鄭功山( Trịnh Công Sơn )一家受困於順化戊申戰役的故事。此片改編自《 為順化披孝巾 》,也是在該書發行後兩三年所完成的電影。但是為何該片卻被禁,而書可准許出版呢? 雅歌解釋說,電影劇本由她本人執筆,影片剛剛完成,未及在影院放映,1975年4月30日便來臨了。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圖四、1968年戊申戰役後,一名婦女找到親人屍體時痛哭的情景
   
   
   她還解釋說,後來幾年前該片在美國複製出版,越南國內也准許發行。但在海外越南人要求出版社刪掉封面的金星旗( 即共產越南國旗。譯者註 )之後, 在越南影片又被禁了。
   
   
   
   “ 飄走的竹葉帽 ”

   
   
   至於戊申戰役和美國傳媒對美國民眾的影響,尤其是華特-曲結( Walter Cronkite )的評論, 迪奧教授有何意見的呢?教授卻回答說,美方在戰役中取得了軍事上的勝利,但政治層面,面對美國輿論上卻是失敗。
   
   女作家還談及書中人物武成明 ( Võ Thành Minh ) 先生,曾在災難中幫忙救助許多傷者。她說,他是一位前輩兄長,曾在1954年日內瓦會議上將笛子吹奏,反對會議( 即反對將越南分割。譯者註 )。在戊申戰役中,他騎上載滿米袋的單車,分派給各家各戶。共產黨初始給他發通行證,可以到處走動,但後來又收回,跟著迫他離開順化上山去並殺掉他。
   
   至於翻譯的難處何在? 迪奧教授回答說:她學越南語是北方腔,而書中很多句子是中部語調,因此,她需要經常與雅歌女士交流,以便可準確地理解句子之意。
   
   有人問作家可否知道北方讀者對《 為順化披孝巾 》和《 火紅中之情歌 》( Tình Ca Trong Lửa Đỏ )的感受。 雅歌說,1975年後,她坐牢,丈夫也入獄。出獄後對北方毫無認識,自己的書也不見了,因全部已被焚燒清光。
   
   “ 來到海外後才知道阮俊( Nguyễn Tuấn。越南現代著名作家。譯者註 )曾閱讀該書並評論說此書無特別的價值,只記得雅歌登上直升機時竹葉帽被風吹走的情景,那是一個十分詩情畫意的景像。難道我的著作只是一頂空洞的竹葉帽子罷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