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时评
·岁寒三友
·梁启超谈佛
·可以自动翻译的网页 The translation can be done automatically in this add
·My little son had to go to the hospital last night. 昨晚我儿子被迫去医院
·I have been blocked from two of my blogs for a month.
·民主决定品质
·This is a funny morning.
·佛偈一首
·我从被屏蔽的博客里面抢救回来的旧文章--我从中找到了许多的乐趣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降低我的效率
·抢救回来的文章-这几天没有跟贴了
·抢救回来的文章-交手的不断进行
·抢救回来的旧文章-好久没有上来了
·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出来的主文章
·用Google来翻译的原因
·This is just another day again
·一群装腔作势的废物
·I was invited to be the chief operational office by a subsidiary of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Are these all my imagination?这些都是我的想象吗?
·It is funny that the pc in the the netbar are reinstalled twice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我的工作又没了 I lost another job opportunity again
·又见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面对逆境,我坦然
·一个网友的说辞
·举报网站一直不能打开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可笑的事情又发生了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谢谢你们
·读《随园诗话》有感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其实两年前我就发觉有人入侵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文摘并评论:景凯旋-让公众说错话,天不会塌下来
·我的博客My blogs
·Recovered document from blocked blog从被封的博客救回来的文章
·读《曾国藩家书》一则
·救回来的文章-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救回来的文章-我用的火狐
·救回来的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抢救回来的文章--今天用上USB 的即插即用虚拟键盘和鼠标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Rescued article--All pieces have fallen into places.
·救回来的文章--talked with my son for three hours on Saturday. 周六我跟儿
·房产的黑幕!绝妙的文章(ZT)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盛世诤言3
·盛世诤言4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否认?否认得了吗?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对网络的控制
·文摘并评论: 朱元璋心狠手辣杀贪官 却奈何朝杀暮犯
·致各位MSN的网友To all friends
·毛的功绩?
·评论网友的文章:《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与实践—学习札记》
·与网友的评、答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我的今天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又一场辩论
·与网友的交流
·与网友的讨论
·引用 关于中国的24个为什么?
·一场辩论
·一个生白血病的孩子
·对话网友
·关于媒体监督的讨论
·辩来辩往
·答辩
·与网友对话
·有趣的辩论
·文摘并评论:公安为了别墅这块肥肉可谓挖空心思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讨论
·文摘并评论:中级法院院长腐败现象突出 成各界“公关”重点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关于春晚和其他
·文摘与评论-吴睿鸫:石油巨头获财政补贴,人大同意了吗?
·未来的中国
·问题的关键
·与网友交流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关于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区别
·明君梦与清官梦
·从“大部制”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文摘并评论-行贿者连任法院院长 反腐不过逢场作戏
·无我之境界-梁启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小龙说:“我们要不抵制它,这个恶棍就跟当年文化大革命似的,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了!”
   
     小武子问:“龙哥,那你家里不骂你?”
   
     “冤有头、债有主啊!小武子你这冤案,要是给你判了,你家里不骂公检法骂你?!我爸妈都是法轮功,我爸他们哥仨都是法轮功,我也没女朋友,亲戚都理解我。自古忠孝难两全。”
   
     虎子说:“你这也不是岳飞的‘精忠报国’啊?你对抗国家啊?”
   
     小龙一笑,“虎子,你忠共产党啊?它能代表中国?老百姓才代表中国呢!哪个老百姓不给它当奴才,被它吸血呀?咱争取来自由,受益的还不是全中国人?这还不是‘精忠报国’?!我师父对我恩重如山,忘恩负义的事儿我不干!”
   
     虎子说,“义气!这法轮功,我跟你练定了!”
   
     小龙又说:“今天开庭3份儿法轮功,有一个中科院微生物所的硕士生,我认识他,他也10年!他在‘地保’他们家那儿发传单被抓的。我一看他判决书——这不是咱上回唠的石家庄爆炸案的地儿吗?时间正是爆炸案前2个月。他们半夜1:00多在那儿挨家挨户发传单,没一会儿,警车把小区围了,地毯式搜索。后来警察跟他们说:接到报案,没3分钟,5辆警车出动,小区堵门儿,大街戒严。你们说:警察把抓法轮功的劲儿用在正事儿上,石家庄爆炸案能发生得了?!对付法轮功,什么意识都有,反应快得很;对那个靳如超,该监控的不监控,杀人逃跑不通缉,在小区搬了半宿炸药没人管,第1次爆炸了也不戒严……”
   
     “地保”听着直咬牙。韩哥说:“别提了!我那帮警察‘磁器’,从99年下半年,整天就合计怎么整你们了,有心思干别的,上边也不让啊?我‘磁器’说:安全局所有的人,连出纳、秘书都上阵了对付你们去了!”
   
     小龙激动地说:“这两年为镇压法轮功投了多少钱!抓一个奖1千块,抓我这样的奖3万,监控所有法轮功的电话,还有卫星定位系统,安全局不够用,江泽民又搞了国保系统,专门对付法轮功。花上百亿买通国外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络,让他们对中共的镇压袖手旁观,那都是老百姓的血汗啊!”
   
     “你这博士,你这家,不都让法轮功给毁啦!”小武子说。
   
     虎子接话道:“小武子你真不明白呀?这不是共产党毁的吗?”
   
     小龙说:“武子,比如我天天揍你,打个半死,还把你判个10年,这谁的责任?是赖你惹我啊?还是赖我不讲理啊?”
   
     小武子说:“是,都是共产党的责任!可是你不会不惹它?”
   
     “武子!你没惹共产党不也判你了吗?!”虎子说。
   
     小武子眼睛一翻,“共产党哪判我啦?最多弄我个拘役!我可没惹它,它就不判我!谁让你们惹它了?”
   
     “你丫‘厕所里扔炸弹——激起民愤(粪)’是不是?”
   
     韩哥一骂,小武子马上歇了。
   
     我说:“小龙,这十年你干点啥不好?你在里边白废!曼得拉坐牢26年,出来当总统!你以为你 ‘曼得拉’?”
   
     韩哥说:“共产党的天下,你出来也‘土了咔’[1]!”
   
     小龙说:“我不信他能关我10年!”
   
     “别傻了!政治犯不减刑!”
   
     小龙说:“谁求减刑啊?我还绝食,看我什么时候闯出去!”
   
     “哎呀妈呀!”韩哥差点儿跳起来。
   
     午睡的时候,兰哥回来了,他在管教那儿看了小龙的判决书,很惋惜。韩哥悄悄跟兰哥咬耳朵,我躺在旁边,就听见兰哥说了句:“啊?绝食?”
   
     下午醒来,小龙把自己的东西分给穷弟兄,谁缺什么他非常清楚,大家很是感动。
   
     “小龙,收拾东西!”兰哥一句话,大家都失了主心骨似的。
   
     小龙的枕窑已经很薄了,他笑笑对大家说:“兄弟们儿,等你们有机会了,别忘了看看咱‘大纪元’,那可是敢为中国老百姓说真话的‘大纪元’!我们这帮学生这150多年的刑也没白扛[2]!”说完双手当胸合十,给大家行了个佛礼。
   
     我们送到门口,今儿全筒道就调小龙一个,一定是兰哥和管教怕他绝食才调的。兰哥说:“小龙,我给你找了个好号儿。”
   
     铁门把小龙和我们隔开了,小龙回头说:“韩哥,没什么留给你的,你那本《岳飞传》我看完了,题了首诗,留个纪念吧。”
   
     “等你将来成名了,那可值老了钱了!”韩哥的样子还真不是开玩笑。
   
     小龙一笑,又嘱咐了虎子两句,就此道别。虎子趴在门上喊着:“小龙,一路平安啊!”后边的话,都是哭腔了。直到听不见脚步声,虎子才抹了把眼泪转身上板儿。
   
     怅然若失的感觉萦绕在号儿里,里足有十分钟,大家都跟丢了魂儿似的,没人说话,好几个人偷偷抹眼泪。
   
     刚毅坚韧的小龙,凭着自己的一身正气和一颗善心感化了每一个犯人,跟他朝夕相处有8天了,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最大限度地帮助了我的方方面面。以前只是在美国见到法轮功游行,听孩子她二姨讲过,只知道镇压法轮功是文革再现,和小龙一处,才知道这是当年罗马镇压基督徒的重演,共产党真要重蹈罗马帝国的覆辙了……
   
     忽然想起了小龙留下的诗,我翻开《说岳全传》,见目录的后面有一首七律:
   
     读《岳飞传》
   
     世人莫把亏心为,古往今来放过谁?
   
     赵高祸乱碎尸死,隋炀暴虐恶报围。
   
     阴霾遮天怎长久?风暴过后彩虹垂。
   
     风波亭上忠魂泪,万古流芳说岳飞。[3]
   
     [1] 土了咔:土块儿。
   
     [2] 我出来后,在大纪元网上,看到了一位刑满释放的大纪元记者的系列报道——《红色炼狱》,其中记述:“这(大纪元)在当时是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定为级别最高的一个‘大案’。因公安部2000年12月16日立案,案件代号儿‘12.16’。一共九十多人涉案,三十多人被抓,牵扯了北京、上海、珠海等多省市……我们被抓都或多或少与大纪元一事相关……却将我们分开甚至以不同的理由判刑。”
   
     显然,中共分开判刑是为了淡化影响,遮遮掩掩,避开国际的目光。
   
     [3] 此诗我曾反复看了好几遍,当时已经能背了,现在个别字可能记不准了。
   
   
   
   
   
   傻蛋Vs倒霉蛋
   
     小龙走没一会儿,“小四川”也调看守所西区劳改去了。
   
     筒道里又赶进来一队犯人。兰哥放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哥。韩哥跟来人还是磁器,热乎得不行。
   
     这位也带了一大堆行李,也是牢头级的。
   
     故友重逢,韩哥非常高兴,帅哥坐到了原来小龙的位置。
   
     帅哥问:“韩哥,你杵几下[1]?”
   
     韩哥说:“拘役6个月,后天我当劳动号儿去!” [2]
   
     帅哥惊叹道:“我们以为你怎么也得五、六年呢!”
   
     韩哥问:“你咋折的?”
   
     “我老人家不倒煤吗?倒煤倒煤真倒霉!”
   
     “倒煤倒折的?”
   
     “对!就那帮‘河南’!我老人家原来在山西倒煤,怎么倒煤都没事。后来一帮‘河南’,让我从他们那儿倒煤,一倒煤就倒霉这儿来了!”
   
     韩哥笑着问我们:“明白了吗?”
   
     我们都摇头了。韩哥说:“这‘倒霉蛋儿’,是倒卖煤炭的。”
   
     帅哥说:“就倒了他妈50吨,打我一‘销赃’,谁知道煤是偷的?!真他妈不讲理,我老人家也算一路好汉,给这帮‘河南’当‘案屁’!丢人!你说,我又不是他们一伙儿,花钱买东西,干嘛打我销赃?国家丢了那么多钱,叫那帮贪官挥霍了,给二奶了,怎么不从二奶身上追?说句挥霍了就完了!从我这儿穷追不舍,我赔了钱还得判我!?”
   
     帅哥说的还挺深刻。
   
     韩哥问:“那你‘押几判几’吧?”
   
     “销赃的案屁不都‘押几判几’吗?他们这盗窃集团,案子太大,取保难啊!现在刚逮捕我,这得熬啥时候去?”
   
     我捅捅他,“帅哥,什么叫‘押几判几’呀?”
   
     他一听叫他帅哥,特高兴,说:“你刚出道吧?”
   
     “啊!”
   
     帅哥说:“押几判几,就是判刑的时候,押你几个月,就判你几个月。是凡‘押几判几’的都没罪,就是因为已经坐牢了,不能无罪释放你,那样就办了错案了,得赔偿,党才不赔呢!他就给你安个罪名,‘押几判几’,反正没几天你就该放了。这样党就永远没错案了,可你这‘劳改释放犯’的帽子戴一辈子!”
   
     “这儿‘押几判几’的多吗?”
   
     韩哥说:“太多了!大案的案屁,经常‘押几判几’,这样的每个号儿都有二、三个,象我们这些拘役的,象“唐山”,实际上也是‘押几判几’,不过拘役比他们轻,不算‘科儿’,一般‘押几判几’都10个月以上,因为审案子拖到最长期限是9个月!象我们砸了钱,他才给提前到半年以里哪!”
   
     我又是一声叹息,这中国一年得多少冤案哪?这‘押几判几’这么普遍,但绝对不会算作冤案的。因为判的不重,被冤的当事人也就不追究了,追也白追。
   
     “韩哥,那我也差不多是‘押几判几’吧?”小武子问。
   
     “你不‘当庭释放’吗?咋‘押几判几’啦?这多掉架儿啊!?”韩哥拿小武子自诩过的“当庭释放”来损他,大家都乐了。
   
     “这小丫的怎么回事儿?”帅哥问。
   
     小武子满不在乎,傲慢地回头又跟帅哥自诩了一番。帅哥要过他起诉看了起来。
   
     这帅哥儿真是个活宝!自打他进来之后,他嘴就没停过,也不在乎监控。刚安静一会儿,看完起诉他又说开了:“嘿!是你们哪!知道谁抓的你们吗?”
   
     小武子说:“不知道啊?”
   
     “是我一磁器!他还跟我聊过你的案子呢!告诉你吧,我磁器在‘后八家’抓的他们!”
   
     小武子说:“起诉是这么写的。”
   
     帅哥乐了,“韩哥,我给你学学啊。这几年查暂住证儿都查疯了!这帮警察,只要你三证儿不全,抓住就讹钱,没钱就收容遣返!可把外地农民吓惨了!他那帮同案,都是派出所的保安,偷着查三证儿捞钱,专门到那些村儿里去找外地人。查暂住证的警察,贼尖溜滑;这帮保安,农民出身,学警察哪学的象啊?还没有警车,他们每次查都有报案的!可是报案的人就是打电话,不敢去派出所立案做证人——三证不全,怕给收容喽!
   
     “那次是我磁器领着一帮保安去后八家查‘三证儿’,捞外快去。到了他们的辖区一看,怎么这帮农民都不跑啊?原来他们一见来查暂住证的,撒丫子就跑,跟耗子见了猫似的!这次不但不跑,都不正眼看他们!
   
     “我磁器心里这个气,让保安截人,开查!民工还挺横:‘你们不刚查了吗?怎么又查一遍?交两份钱哪?’他一想不对呀!问谁查的,说一个警察,领着一帮保安,已经查过去了。他这个气!他以为他们派出所,有人先来‘抢食儿’来了,找丫算帐去!往里没走多远,碰见那帮‘李鬼’[3]了。一看,不认识,他以为别的派出所的办案来了。警察有时候打着‘查三证儿’的幌子抓犯人。他还以为是‘李逵’呢!主动招呼:‘哥们儿!办案哪?’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