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郭罗基作品选编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20年前去过伦敦,未曾参观大英博物馆(The British Museum),引以为憾。今年9月,再度前往,以偿夙愿。
   
   郭罗基在大英博物馆前,2014年9月7日。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博物馆虽以 British 命名,它的内容,具有世界性:从公元前7000年古代東方美索不达米亚的陶器到当今欧美的现代艺术,时间纵贯一万年,空间横跨五大洲。走进大英博物馆,就像在历史的长河里游泳,又像在巨大的地球仪上漫步。大英博物馆是向全世界免费开放的,每年来自世界各国的700多万访客,在此欣赏自己国家的和别的国家的文化遗产。此外,它还充分利用丰富的馆藏,出借展览,举办讲座,组织研讨,出版书籍,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它的存在也具有世界意义。大英博物馆的口号是:“向全世界展示全世界。”没有一家其他的博物馆可以如此夸下海口。

   
    大英博物馆成立于1753年,至今已历260余年,是世界上资格最老的博物馆。藏品达600万件之多(常展的仅一小部分),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起初始于私人收藏的捐献,随着大英帝国的扩张,从海外获得的不少文物也有不光彩的来历,非偷即抢。馆藏的中国文物大多是英法联军、八国联军抢来的,大批敦煌的壁画、画卷、经卷是斯坦因偷来的。
   
   
中国馆的珍品

    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文物多达23000件,长期陈列的仅2000件。第33号展厅是永久展览的中国馆。我在此长时间逗留,仔细观摩。展品包括远古石器、陶器、玉器,商周青铜器,秦汉兵器,魏晋石佛经卷,唐宋书画,明清瓷器等等,大致上体现了中国历史的线索。其中的珍品,首推顾恺之的《女史箴图》。
   
    顾恺之(345-406),东晋晋陵无锡(今江苏无锡)人,是中国古代有名有姓的画家中的第一人。顾平生画作甚丰,但传世的只有三幅:《女史箴图》、《洛神赋图》和《列女仁智图》,而且均为摹本。西晋张华作《女史箴》,用以讥刺放荡的皇后贾氏,并提出妇女的为人箴言。顾恺之为之作图解,故云《女史箴图》。这是现今存世的最早的中国绢画。《女史箴图》有两个临摹本:唐摹本和宋摹本。宋摹本在人物的神情和线条的流畅方面均不如唐摹本。大英博物馆所拥有的正是唐摹本,宋摹本存北京故宫博物院。本来“女史”们藏在深闺人不识,我忽见一馆员在摆摊,正展示《女史箴图》,喜出望外。讯问之下,得知这是一件复制的副本。按照日本人的保护方法,《女史箴图》被裁成三截,裱在木板上。此举遭到严厉批评,但已无法复原。大英博物馆利用现代照相技术和复印技术,复制了一件副本,恢复卷轴形式。原件与副本,市场价值虽不同,欣赏价值没有什么不同;从副本上看到的与从原件上看到的,完全一样。我问馆员:“能不能照相?”她说:“博物馆的每一件展品都是可以照相的。”她展现了一个局部,让我照相。她的摊上还有几件古玉,任人把玩,不像中国的博物馆,到处是“不准照相”、“不准触摸”。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局部)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另一件珍品为双羊青铜尊(酒器),是公元前13至12世纪的物品,出土于湖南。它与商周时代北方的青铜器崇尚饕餮的风格迥然不同,是南方青铜器的代表作。羊角的造型很精致,可能是先铸羊角,然后插入模具,再铸造整体,工艺复杂。
   
   商周双羊青铜尊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还有一件珍品是元代的青花瓷鳜鱼盘。青花瓷是中国陶瓷艺术的瑰宝,色泽浓艶,明净典雅。从波斯传来了钴蓝,才有青花瓷,始于元代,盛于明清。元代的青花瓷仅存12件,大英博物馆所收藏的是比较精美的一件。
   
   元代青花瓷鳜鱼盘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中国馆中最为夺目的是一幅巨大的壁画,足有20平方米,来自敦煌。画中的三位菩萨,衣带飘逸,雍容华贵;虽因年代久远而漫漶,仍可想象其绚丽的本色。
   
   巨幅敦煌壁画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壁画前有与北宋同时的辽代的三尊罗汉坐像,中间的一尊,艺术造型尤佳。
   
   辽代的罗汉坐像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展品也表现了西方人对中国文化的好奇,不仅陈列着扇子、粉盒等寻常用品,还有7到8世纪的两只鞋和一只鞋楦。
   
   19世纪清朝的折扇和粉盒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左为鞋楦,中和右为两只鞋,均为7到8世纪的物品。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访问大英博物馆的中国人,在欣赏之余,不能不追问:中国的宝贝怎么会来到英国?
   
    顾恺之的《女史箴图》为历代宫廷中的收藏。乾隆皇帝常置案头,视为心爱之物。乾隆死后,存于圆明园。1860年,英法联军一把火烧了圆明园。英军大尉基勇趁火打劫,盗走《女史箴图》,带回英国。1903年为大英博物馆所收藏。
   
    那幅敦煌壁画原存莫高窟。西方的“探险家”们把它切割成12块,用强力胶布一块一块揭下来,到了目的地再拼凑复原。如今,菩萨身上的刀痕历历在目。
   
    1900年发现的敦煌藏经洞,存有文物4万多件。斯坦因运到英国的达13000多件。大英博物馆和大英图书馆分家后,敦煌藏经洞文物大部分移至大英图书馆。法国人伯希和窃取的敦煌藏经洞文物近10000件,藏于巴黎法国国立图书馆。伯希和懂汉语,他之所选精于斯坦因。西方的文物盗贼,在当时的中国,如入无人之境。
   
    睁眼面对精美的文物,闭眼一想,呈现近代中国屈辱的痛史。
   
   
国际合作的时代如何处理掠夺的时代遗留的历史问题

    中国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国运日蹙,文物遭难。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估计,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多达164万件,遍布47国的200多家博物馆均有藏品。中国文物学会的估计更是惊人,据云总数在1000万件以上。现在,中国强大了,于是追索海外流失文物的呼声日高。不仅是中国,希腊、埃及、韩国、伊拉克等国也在追索。目前追索流失文物可据的国际法,有《关于发生武装冲突时保护文化财产的公约》(1954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方法的公约》(1970年)和《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1995年)。但有些国家不签署,有公约也枉然,徒呼奈何。
   
    以上三个《公约》的缺点是只考虑流失的途径,合法还是非法,正当还是掠夺。2002年12月,伦敦大英博物馆、巴黎卢浮宫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18家顶级博物馆联合发表了一份《关于环球博物馆的重要性和价值的声明》,公开反对归还各国的流失文物,理由为文物在他们手里是“最合适的存放地”。确实,这些博物馆都有先进的修复和防护手段。例如,大英博物馆从罗马得到的波特兰瓶是两百多碎片,修复以后天衣无缝。陈列文物的玻璃柜,定时监测和调整温度、湿度、照明强度,以确保最佳环境。中国的文物在大英博物馆都得到很好的保护。且不说,假如大英博物馆的23000件文物还在中国,经过文化大革命能剩几许?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国际法文件,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保护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Conven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the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1972年)指出:“保护不论属于哪国人民的这类罕见且无法替代的财产,对全世界人民都很重要,考虑到部分文化或自然遗产具有突出的重要性,因而需作为全人类世界遗产的一部分加以保护”。本公约强调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的世界意义。第六条规定:“本公约缔约国,在充分尊重文化和自然遗产的所在国的主权,并不使国家立法规定的财产权受到损害的同时,承认这类遗产是世界遗产的一部分,因此,整个国际社会有责任合作予以保护。”这样的规定就全面了。一方面,“充分尊重文化和自然遗产的所在国的主权”,凡是掠夺、盗窃的文物,主权国当然可以追讨、索还;另一方面,考虑到“整个国际社会有责任合作予以保护”,已经处于国际社会合作保护之下的文物,又另当别论。既然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保护文物是世界各国的义务,只要得到有效保护,文物存放于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一样。像大英博物馆,虽然它的许多藏品来路不正,但来路不正的藏品又成了“向全世界展示全世界”的精品。如果各国都将文物要回去,大英博物馆就不复存在,每年700万人欣赏的文化遗产何处寻?这里用得着马克思《不列颠在印度的统治》中的分析方法。英国人入侵印度,制造了灾难,也摧毁了古老的社会结构,有利于进行现代化的革命。“英国不管犯下多少罪行,它造成这个革命毕竟是充当了历史的不自觉的工具。”(《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854页)也可以这样说,大英博物馆在积聚文物时不管用了多少肮脏的手段,毕竟充当了保护和展示世界文化遗产的工具。它常年免费参观,就是对全世界的回馈。
   
    流失文物追索国应当开列一个流失文物的清单,以便有计划、有步骤地追索。这个清单必须作出两种区分:第一,流失的途径是合法还是非法;第二,文物的现状是得到保护还是在市场上流转,是进行公益性的展示还是作为牟利的手段。
   
    追索海外流失文物,应当着重针对既是非法出境,又是在市场流转的部分。在这方面有成功的案例。1989年,中国从美国追回了湖北省秭归县屈原纪念馆被盗的战国青铜敦。2000年佳士德宣布,将于3月21日在纽约拍卖河北曲阳王处直墓被盗的一级文物浮雕武士石像。中国文物局立即照会美国政府,要求取消拍卖,并根据国际公约将文物归还中国。3月28日,美国海关查扣了该文物,经司法部门裁定,将武士浮雕石像无偿归还中国(现存国家博馆)。
   
    追索已经列入海外博物馆藏品的中国文物,迄无成功案例。大量掠夺文物是上一个时代的特征。而现在已经到了进行国际合作抢救和保护文物的时代。在上一个掠夺的时代,埃及是受害国;在现今合作的时代,埃及又是受益国。1959年,埃及打算在尼罗河上修建阿斯旺大坝,蓄水后将淹没尼罗河谷里的珍贵古迹。196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了“努比亚行动计划”,阿布辛贝神殿和菲莱神殿等古迹被仔细地拆解,然后运到高地,再重新组装建造。这个保护行动共耗资8000万美元,其中有4000万美元是由50多个国家出资的。在合作的时代如何解决掠夺的时代所遗留的历史问题,需要智慧,也需要耐心。根据文化遗产的世界意义,文物在外国得到保护和展示与在中国得到保护和展示,具有同样的价值。即使某些文物归还中国,如果不能得到保护和展示,还不如让它们留在国外。已经在国外的博物馆得到保护和展示的中国文物,可以采取借展、复制、托管等手段,在博物馆之间协商解决。当然也不排除少量的文物应当追回。例如,陕西醴泉唐太宗李世民陵墓的浮雕石刻“昭陵六骏”,其中的飒露紫、拳毛䯄于1914年被打碎装箱盗运到美国,现藏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这二骏应回归中国,与其他四骏一起,以展示完整的“昭陵六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