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独家】沈阳陆军总院实习医生亲历活摘器官]
九剑博客
·退党自由 劝退合法
·嫖娼工作两不误 白求恩“贡献照”扫黄期间热传
·究竟是谁在反对和迫害法轮功
·无神论为幌 中共几代党魁都相信神秘力量
·恶报终将击碎迫害者的美梦
·把中共从中国身上剥下去(上)
·把中共从中国身上剥下去(下)
·江泽民将魏京生从囚室直送飞往美国班机内幕
·【史海】中国有1张全世界最血腥的父子合照
·江泽民带头淫乱 官媒充斥色情 扫黄成笑话
·项守信:曝江泽民与宋祖英鲜为人知的淫乱丑事
·掸封尘:愿“真善忍”的光辉照亮人心
·联合国指金正恩反人类罪 中共同谋
·天地异象频发 警醒末世迷中众生
·群体抗议与万人上访
·甄仁:中共是一个害人邪教
·石铭:民心尽失的中共必走向解体灭亡
·赵迩珺:退党有什么好处?
·风火哪吒:快看《九评共产党》
·云帆:红眼石狮传说在香港的重现该如何解读
·在海外藏有巨额财富的太子党名单全曝光
·正常政党服从社会 共产邪党控制社会
·对中共改良的幻想是毁人和自毁
·周薄政变组阁 党政军高层名单曝光
·三位中共高层领导人申请退党 你也该想一想
·录音曝光 山东警察黑社会式巨额勒索法轮功学员
·章天亮揭密:精准预测中共政治风暴始末
·周永康案滚雪球愈加庞大 江泽民是中共掘墓人
·以色列国会听证会上 中共一个惊人消息被曝光
·利官损民,灾祸频频
·帮党数钱被党卖
·中共的药物残害及毒杀:法轮功学员被致死致残案例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今日点击】乌克兰着手清除共产党 镇压民众示威受严惩
·失踪十载户口被神秘迁走 疑遭器官活摘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天降奇石寓天意
·四百多官员被抓或自杀 大清算中如何求生?
·大清算已经开始 弃恶从善莫迟疑
·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
·江泽民10大罪状之一:伪造身世 窃取王位
·陆媒揭渣滓洞惊天谎言 中共才是真正“魔王”
·加议员拟提法案维护人权 谴责中共活摘
·是什么促使上亿的中国人退出党组织
·乌克兰突然“变天”的启示
·美国伊州众议院全票通过决议案 谴责中共活摘
·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中共强摘被监禁者器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与己无关吗?
·美国谴责活摘器官 中共原卫生部高官慌忙表态
·【宋紫凤】:为真理,他们来过
·恐怖血案频发 江派手法类似15年前构陷“包围中南海”
·【夏小强】给胡锡进上课: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
·江泽民试图再次发动政变
·江泽民集团策划在昆明等5城市发动恐袭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家】沈阳陆军总院实习医生亲历活摘器官

   【独家】沈阳陆军总院实习医生亲历活摘器官

   旅居加拿大的乔治90年代亲历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全过程,他最近向大纪元披露了那可怕的经历。
   【大纪元2015年03月05日讯】(编者按: 当大纪元记者伊铃如约来到采访地点时,乔治不安的表情还是让人吃了一惊。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压抑了许久的一种痛苦。这种表情,在采访过程中多次出现;不止一次,这种痛苦令乔治不得不停下来;也不止一次,他的脸上现出深深的恐惧。为了安全考虑,本文隐去了具体时间和受访人的细节。)
   
   


   
   口述:乔治,采访•撰文:伊铃
   
   事情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当时我是某军医学校即将毕业的学生,正在沈阳陆军总院泌尿外科实习。有一天医院突然接到沈阳军区的电话,说是一个军事命令,要求医务人员马上上车,去执行一项军事任务。
   
   
   秘密军事任务
   
   当时大概是下午时间,记得还刚吃过饭。科主任开始点名,没被点名的医生、护士要求离开;被点名的人员留下来,我也在点名之内。然后科主任命令:所有留下来的人从被点名的那一刻起,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包括跟亲人、朋友;任何人不能碰通讯工具,如电话机等。
   
   出发时,我一片茫然,不知道要去干什么。我们这些被点名的医生、护士共6人,其中2个女护士(一个护士长,一个护士),其余4个男人(3名军医加我这个实习生)。然后马上集合,上了一辆被改装过的面包车。
   
   上车时,发现医院出动了2辆同样被改装过的面包车,我们上了其中的一辆。另一辆的情况不清楚。我还看到,我们车前面有军车,军车的门还没关,里面是拿着枪的士兵。
   
   上车以后,车子马上启动。前面有军车开路,车开出陆军总院以后,就上了高速公路,车速特别快。开路的军车打着警灯,呜呜的叫,高速路上所有的车都给我们让道。
   
   我们坐的车内用淡蓝色的布完全封闭,一路上也不让看外面。透过布帘的缝隙,我看到副驾驶座上也是坐着带枪的士兵。
   
   车开到一个地方停下来,我们下车,发现这个地方周围有很多山,建筑物的周围有穿军装的士兵站岗。有一个军官来接待我们,听那位军官说,这是离大连很近的一个军队监狱。
   
   
   活摘肾脏
   
   当天晚上,我们住在当地军队招待所,房间外面有士兵站岗。早晨起来,一个护士跟2个军人到监狱里去取血,对血型。取血回来之后,我们全都上车,车子很快启动。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停下车之后,我从虚掩的门缝向外看:原来,我们车的周围全是站着拿冲锋枪的士兵,所有军人都是脸朝外,后背朝内。
   
   我们在车上等着,不许有任何动静。这个改装车后面的门能打开,没有锁死,是虚掩的。过了不久,突然有人敲车门。推开门之后,只见4个体格强壮的军人押着一个人过来。
   
   押上来之后,把人平放在黑色塑料袋上面。车上早就铺好了一个大概2米多长的黑色塑料袋,特别宽长,一看是特制的。我看到那个人的两只脚是用一种特制的、类似于纤维的、很细的绳捆住。这种绳勒住,一动就会陷到肉里。他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脖子上绕了一根绳,跟后面绑着的双手连着。只要踩着他背后这根绳子,人就起不来。因为一动,就勒住脖子,人没法起来,挣扎不了。
   
   进来之后,对面的医生告诉我,让我踩住他,不% 靊5蔽野醋∷耐仁保夷芨芯醯剿奶逦率侨鹊摹
   
   我看到他的喉部全是血,正在流动的鲜红色的血,整个喉部被血流的模糊,看不清伤口的形状,但可以肯定有伤口。
   
   这时,所有医护人员在护士的协助下迅速穿好手术服,包括帽子、口罩、手套,只留2只眼睛。我当时充当的角色是助手,负责剪断动、静脉、输尿管。护士长马上用剪刀把他衣服剪开,然后用消毒液在他的整个腹部到胸部,大面积消毒3遍。
   
   这时,其中一个医生拿着手术刀,从剑突下(胸骨下)作切口,一直划到脐部,作一个大切口。当时他的腿在抽搐,他的喉部已经发不出来声音。然后医生把整个腹腔打开。当时,血啊、肠子啊一下就冒出来。一个医生把肠子往对面一推,很快就取到一侧肾脏;对面的医生负责取另一侧的肾。
   
   只听到医生说让我去剪动、静脉。当时要求必须留出来一截做吻合用。当我用伸出去的剪刀一剪下去,血一下就喷出来,身上,手上喷的全是血。这血还在流动,证明人是活的。
   
   医生动作非常熟练、速度非常快。当时,左右两个肾脏都取出来了,肾脏已经在医生手里了。另一个护士拿着一个恒温盒,取出来的脏器就放在恒温盒里。
   
   
   活取眼球
   
   同时,我对面的医生让我去取眼球。我当时是坐着,我向他的脸部看去……我看到,他睁着一对十分恐怖的、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眼睛,看着我……恐怖,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恐怖。真是看着我,他的眼皮还在动,他是活的……
   
   我脑袋已经一片空白,全身发抖,虚弱无力,都已经不会动了。这太恐怖了!
   
   我想起头一天晚上住招待所时,里面的一个军官来告诉我们负责人说:不到18岁,是个非常健康的活体。难道是他?活体摘除器官,太可怕了。
   
   我告诉那个医生,我做不了。
   
   这时,对面的医生,用左手手掌把他的头狠狠的摁在地板上,2个手指把他的上眼皮把住,右手拿止血钳一剜,整个眼球就出来了……
   
   当时,我不能再做什么了,我在发抖,全身是汗,处于虚脱的状态……
   
   
   等待活体器官
   
   这时,一个医生敲了一下隔板,副驾驶位上的军人就用对讲机呼叫,然后后面车门进来4个军人,用另一个2米多长的黑色塑料袋把那个人整个套住。此时他已经不会动了,军人把他拖到车门外停着的、一辆带蓬的军用卡车上。
   
   这时我们的车门快速关上,启动。我们所有的手术服,手术帽,橡胶手套全都放在一起,等着回去销毁。车子在军车开导下,以特快速度往回开。
   
   回到医院,我们把器官送到手术室。此时,手术台上已经站着另一批手术医生,他们早已准备好,在等着做器官移植手术…….
   
   此时,我已经不能再做任何事,全身软弱无力。主任看我的情形,让我在一边休息。旁边有休息的地方,我还能看到他们在做手术。
   
   
   精神几近崩溃
   
   由于极度的恐惧和惊吓,我回家以后全身无力,开始发高烧。当妈妈问起,我只是简单讲了一下缘由,妈妈以为只是普通的外科手术,并没有当回事。我不敢跟任何人说起,家里其他人都不知道。从那以后,我很快离开了沈阳陆军总院。
   
   但是痛苦远远没有结束。一方面,这件事情太恐怖了,我承受不起再刺激,我不想再提起;我也担心被中共追杀,被灭口;加上我亲眼见到鲜活的生命遭受虐杀,内心极度不安。这种无形的精神压力,使我痛苦不堪。
   
   很长一段时间内,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眼前显现的都是那个恐怖的场景:那个面包车内,所有工作人员穿着白色手术衣,白橡胶手套、白帽子、白口罩,只有2个眼睛露外面,车顶是强光灯照着,底下躺着的是一个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我们的同类,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他的那双眼睛,那个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痛苦的、恐惧的眼神,就那么恐怖的看着我……
   
   我的心灵承受不了,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无法体验那种痛苦。很长一段时间,我感觉都快要疯掉,人要崩溃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经历多年的心灵挣扎,那种恐怖的记忆仍然无法抹掉。多少年来,我不想去触及,有意回避它。因为一提起这件事,我就无法自持,感觉就要崩溃。
   
   当海外媒体曝光大陆活摘器官时,我一下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在中共的军队系统早已存在。 只不过,镇压法轮功让他们找到一个更大的器官供应源。
   
   责任编辑:岳怡
   本文转载网址:http://cn.epochtimes.com/gb/15/3/5/n4379800.htm
(2015/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