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七至一百零四(终) 毕
·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母遭天谴儿不惧 前车已复后车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最近,一首所谓“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的神曲窜红,歌词曰:“
   


   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这样的爱情像神话,彭麻麻爱着习大大,有爱的天下最强大!”哎呀呀,
   
   令人做三日呕!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文革造神运动固然登峰造极,却未闻“毛主席爱着江青同志,江青同志爱着毛主席”的肉麻货色!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新世纪的马屁精就是比文革马屁精豁得出脸面!
   
   为了反击新世纪造神运动,笔者不得不抖出若干陈芝麻烂谷子,以正视听。
   
   某君,将门之子,仪表堂堂,口才、笔才皆佳;其父是空军副参谋长,九一三事件后落马;但某君自强不息,通过不懈的努力,供职于新华社某部。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某君下海经商,成为先富起来的人;家有梧桐树,凤凰自然来;某君与彭丽媛成为男女朋友;彼时,彭丽媛因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崭露头角,从济南调到总政歌舞团;初进京城,见识有限,与某君一度如胶似漆;后来,彭丽媛考入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深造,眼界高了,遂毅然决然地弃某君而就习近平,跳槽了!
   
   煮熟的鸭子居然飞了!某君冲冠一怒为丽媛,竟然邀集几个军队大院的铁哥们,人手一把刀,埋伏在中国音乐学院门口,准备与接彭丽媛回家的习近平死磕(拼命);天佑习近平(或者说是天佑中华!),是日因故没有露面,从而躲过凶险的一劫!否则,中共党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将因这一桃色凶杀案改写!由此观之,有时候,偶然因素能够左右历史走向!
   
   多年以后,有人问某君:“你要和习近平动刀子,不考虑法律后果吗?”某君答曰:“当时脑门儿一热,天王老子也不管呀!”
   
   疯狂的报复激情难以持久,某君终于接受彭丽媛离去的既成事实,另覓芳草;后来,他结识了P女士;P女士是工人出版社编辑,虽非倾国倾城,却也是楚楚动人;不是冤家不聚头——P女士是习近平的前任女朋友!她与习近平相好一年多,依照那个社交圈的恋爱程序相识、相知、上床,按部就班,环环不缺。P女士作风海派,嫌习近平太过木纳,主动提出分手。
   
   某君与P女士相识恨晚,结为夫妻;然而,P女士毕竟是P女士,作风依旧海派,不安于室;又主动提出离婚,导致家庭破裂,无子女(P女士信奉丁克)。P女士先后甩了
   习近平、某君(一个无证、一个有证),堪称女汉子!
   
   某君现已年逾花甲,闲来搞点小发明小创造,以此自娱;有时候,朋友们用糙话打趣他与当今圣上有两段同靴(不是同学)之谊,是“XX上的亲戚”,忝列皇亲国戚;某君只是淡淡一笑:“当年,大家都差不多,谁能想到人家日后是皇上呢。”
(2015/03/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