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哀悼大水桑村民]
槟郎文集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哀悼大水桑村民

   哀悼大水桑村民
   槟郎
   
   死得太突然,
   死得太出乎意料,


   死得太窝囊,
   死得太冤屈。
   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
   联合国,请主持公道!
   
   和平的顺民,
   在自己的甘蔗地里干活,
   突然飞机过来下蛋,
   我们的生命便报销。
   死得太没道理,
   死不瞑目啊!
   
   缅人肆无忌惮地
   屠杀果敢华人,
   分明违反了协议和人道。
   石敬塘送出的礼物,
   还能指望他去夺刀?
   只是还能以中原正统自居?
   还有颜吟唤海外华人?
   
   我们同情果敢的同胞,
   可是被朝廷束缚了手脚。
   他们坐看境外华人死,
   他们坐看境内我们死,
   我们养活的寄生虫,
   掌握国之重器的大人们!
   老天爷在看,
   中华祖宗们在看!
   
   我们纳税养活的官吏
   压制屁民暴狠,
   面对外侵无能!
   所谓的人民子弟兵,
   我们的军人正在
   醉醺醺地喝茅台吗?
   只剩下外交部为敌人辩护,
   说什么误投无炸;
   只剩下草民遭飞来横祸。
   
   我们化为冤鬼
   也不会放过这些人:
   缅甸法西斯军国主义者,
   血债要用血来还;
   勾结缅帝的秦桧们,
   你们将永远下跪在我们坟前;
   云南的官员请下台!
   云南的三军将士请自裁!
   
   死得太突然,
   死得太冤屈,
   和平的顺民,
   死不瞑目啊!
   潘基文先生,怎么不管啊?
   联合国,请主持公道!
   2015-3-14
(2015/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