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槟郎文集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11文秘 孙雅
   
     说来惭愧,大学四年间,作为学生我和槟郎老师的交情大抵并不算多。四年只上过他的一门“旅游文学”选修课,还因病未全程上完。结识也是因为我们为第一批“导师制”的中途而废的试验品,而我,恰巧有幸成为了他的一名“弟子”。
     入学之初,校方拉郎配般地为我们指定导师,然后导师和学生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见面。时隔第一次见面已有三年多,我已记不清当天的他是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带着什么框的眼镜,唯记得带着公式化的心情去见到了一个非公式化的人——导师李槟。我记得那次我班两个,另个班四个,全是女学生,环坐在一位和气的中年男教师身边。老师要我们介绍自己的情况,谈谈在大学里的学习计划和毕业后的理想。当他得知我来自新疆,同班的另一个同学是甘南半藏族时,他很惊奇,那是内地的他神往却又从未去过的大西北。他激动地说了他是王洛宾的粉丝,也曾写过关于藏族的诗句,细问了我们各自家乡的风土人情。


     自是从那时起,我的大学里从此就多了一个名字。刚和槟郎老师初识的那段时间是好奇的与开心的。我们同班的两个人每次总是一道去见导师,和他曾相约一起吃饭谈天。也因此爱上了“鸭肠”这道菜,现在每每看到这道菜时还会想起他。后来,母亲是藏族的同学从家里带来一条哈达献给老师,我也送了一本介绍新疆旅游和和田玉的小册子,老师高兴地收下了,并请我们俩吃了饭。还记得吃饭时和他聊聊诗歌,当时他写了有关校园一处景点的叫《爱满亭边有座桥》,他介绍给我们。当时的他热情而可爱,谈到诗歌时的眼神亮闪闪的。我也喜欢他的《我的公主小妹》,“一条小鱼跳进浪花,这应该是怎样的人生归宿。”清纯的女学生与放浪的风尘女,两种人生却是同一个人,这也许是在昭示着什么。而他这么一位亲民导师的存在,也一度让宿舍其他的小伙伴们对我们俩羡慕。
     导师制持续了一年便废止了,但这一年里,槟郎老师与弟子交往还是蛮多的。记得他喊我们六个学生到校园中心的陶行知塑像下,大家合影为“全家福”。一个同学负责扩印,每个人便保存了一个带塑封的大照片纪念。
     最难忘的就是导师带我们游江宁的青龙山。至今青龙山也属尚未开发之地,已忘记当时的乘车路线,只记得某路公交路过三两水库坐到底,到达山间乡村小镇佘村。在巷道平房间穿梭几个弯之后便到达一处陌生之山坡,对,我们迷路了。似是在山间,却不知是否是青龙山。
     三人行走在陌生的乡间小路,绿树蓝天,秋意满满,纵使不知前方为何处,也随意的走下去。路边看到一颗歪歪斜斜的小柿子树,结了几个红果儿,老师纵身一跃便为我们摘下几颗,一路捏在手里,很是喜爱。后来翻过大堆碎石,看见两山之间因采石而形成的深谷,老师想象成“一线天”,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后来三绕两绕,终于登上了山顶,眼前尽是林海波涛,苍翠碧绿,三人竟也生出了“一览众山小”的情愫。时过已久,虽忘记了当时谈论的内容,但心界开阔的感觉却不会忘记,三人忘记在轻柔和风的山顶站了多久,唯记得当时的宁静。
     后来从山顶下来,走过小巷人家,被几条“汪汪”狂吠,在老师的“护送”下,感觉走过了半个村子,相继和路边的芦苇花以及大水牛合过影后,终于来到了横山水库边。虽是水库,却也够大,又称为天云湖,夹在青龙山和大连山之间,背景很是壮观。坐在石坝边,只想眯着眼睛晒太阳。后来我们拦了公路上的一辆小汽车,好心的司机顺路带我们回去,还给我们讲佘村的由来的传说。对了,槟郎老师自己写了篇散文《江宁青龙山中游玩》,记叙的特别详细。
     导师制中途废止了,我们又开始了另一个意义的导师,就是毕业论文导师。上学期已经大四,院里要我们自选导师报上去。我和好同学便想到曾经的导师李槟,希望他成为我们的论文导师。但我们知道想请他指导论文的同学多,我们不一定竞争得上。最好主动去找他,重叙当年的导师弟子情,获得他特别关照。
     我们联系上导师,在他办公室见了面,他一开始婉拒了我们,希望我们去找其他“更好”的老师。我们不同意,坚持求他,他说去校园边的河埂散步,我们便跟着去。实际上是绕着校东面的解溪河和两座桥走了一遭。开学不久的初秋,行走在堤埂上的草丛间小路,当然,老师打头。此时的导师与两年前似有不同,抽了烟,也沉默了些。终于,老师同意了关照我们,我们又成为他的毕业论文导师名下的女弟子。
     能跟槟郎老师一起在解溪河堤上散步,是很荣幸的。他对解溪河很有感情,已经为它写了多首诗歌。《江宁解溪河桥上》写他和一个女生在雨中到河边散步,为她买了生日蛋糕庆生。《解溪河堤的杨树林》中,他观察着河堤上一片白杨林的春夏秋冬变化,获得人生的深沉感悟。他在2014年末写的《初冬的解溪河》中写道:“曾经伴过我散步的学生,毕业后都去了远方。我一年年地衰老,走过的河堤却越来越长。”这句话写出了槟郎老师对学生的感情。曾经我一度不能理解为什么他总是特别珍惜别人回忆他的文字,后来偶然看到另一个学生的猜测才有点明白。我想他是个念旧的人,斯人不再来,唯有将曾经记忆写为永恒文字,留作念想。
     槟郎老师是有名的网络诗人。我想槟郎老师爱诗,不喜欢文绉绉而没有内容的东西,言必有物。他诗思深沉,但语言不够唯美顺滑,有一些散文化,他的诗风朴实而显滞重。而我,对于他的诗,大多时是分不出别人所谓的好坏的,只是会被其中的一些语句所感动。
     桃李遍天下,学生也是各种各样的。但尊敬槟郎老师的他的学生,在毕业永别他时,对他最好的回报就是写一篇“你和他的共同故事”。我也终于写了,好坏不论,只表示我对两度为我导师的槟郎先生的感谢,也记录和留存我大学生活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2015-3-10
   
   
(2015/03/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