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庄丰观点
[主页]->[百家争鸣]->[庄丰观点]->[【欢迎转载、翻译】庄丰解读《一步之遥》]
庄丰观点
·习近平借毛泽东的手法推进改革
·习近平树立权威有助于中国民主化
·民众为什么应该支持习近平
·习近平为平反法轮功做准备
·“批评与自我批评”目的已被证明
·见证习近平集权(一篇未发表的博文)
·习近平将通过国安委全面清洗江派
·“美国计划颠覆中国”是真是假
·习近平即将发动群众“啃硬骨头”
·习近平将逐步放开言论
·习近平准备整肃文宣系统,掌控笔杆子
·习近平要利用网络“发动群众”围剿利益集团
·昆明火车站恐怖事件,可能成为周永康定罪铁证
·【深度分析】习近平集权后是否会滥权?
·“习近平对军委高层秘密讲话”可信度极高
·习近平是否会为“六四平反”破冰?
·未来中国政治格局演变的可能性
·从"路径实现"论民主力量的角色和共同责任
·习近平要发起中华传统文化复兴运动
·习近平要通过媒体舆论剿杀江泽民
·习近平的“猎鹰突击队”为谁而准备?
·官媒热炒邪教,或是习近平的大动作前奏
·习近平开始打压清洗“左派意识形态”
·【庄丰预测】习近平将出任“文化领导小组组长”
·习近平的枪口指向江泽民、李鹏
·刘云山将在任期内被抓捕
·张德江的下场不会比刘云山更好
·李鹏家族的全面覆灭不出2015
·2015,法轮功、六四平反大幕将启
·习近平将引领中国走向何方(转发:刘放/博讯)
·习近平可能以抓捕“四人帮”的方式突剿江派
·新形势下,为反对而反对是非民主和非理性的
·司马南等“五毛”人物厄运将至
·习近平启动解除网禁、报禁的改革
·【授权发表】杨建利在某民主活动座谈会的演讲
·【庄丰短评】博讯关于“军队高层人士调整”的独家消息应属可靠
·挺铁流!吁习近平先生尽快处理“淫棍”刘云山
·【短评】多维释放信号?习近平必将拿下刘云山!
·习近平应不应该拿下刘奇葆?
·要允许刘云山适度吃人奶,民众应理解
·政法委中基层要展开全面大清洗
·【深入解读】习近平的“最大公约数”民主有哪些含义?
·王伟光公然挑衅习近平,原因何在
·重构人事,是习近平废除中共旧制的关键一步
·“搞臭”铁流,是刘云山在帮忙么
·习近平将如何“处理”毛泽东
·江泽民亮相,还有哪些政治解读?
·香港问题解决,习近平需要一点缓冲时间
·【白话解读】董建华替习近平传达什么信息?
·【回读者信】更多观点,欢迎关注twitter庄丰观点
·胡锡进等“毛左”的人头还能直立多久?
·缺乏智慧的盲目对抗,实际在帮江派倒习近平
·【提前解读】四中全会将成为中国走向民主化的里程碑!
·【致香港人】习近平出手!江派难保“贪腐”梁振英
·刘云山急眼了!又准备给习近平头上扣屎盆子
·刘云山想搞掉蔡名照,掐习近平的嗓子
·【续集1】刘云山想搞掉蔡名照,掐习近平的嗓子
·【再致香港人】理性看待“汪洋在俄罗斯的讲话”,别被情绪控制!
·民主转型中,哪些人将失去话语权?
·周小平参加文艺座谈会,预示左派阵营崩溃加速
·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将废掉张德江在人大的实权
·给"明镜新闻网"的回信
·610的老大刘金国要操刀清洗610
·“依法治国”应不应该坚持党的领导
·王岐山放出狠话,刘云山死期将至
·江泽民被爆“汉奸卖国贼”,五毛咬不咬?
·网传习近平的“吃饭砸锅”说法有何玄机?
·《反间谍法》的矛头到底指向谁?
·历史转型时刻的民众参与
·习近平说占中“违法”的深层原因何在?
·【转载】占中运动何处去?——分清两种不同的公民抗命(胡平)
·非理性「占中」面临尴尬收场的结局
·习近平的“人性”与“保党保政权”之间的关系
·【致香港人】请不要上黄之锋的当,他身份有严重问题!!
·【欢迎转载】黄之锋“领导”占中的始末由来
·周永康“泄露党和国家机密”意指何处?
·【临时通知】
·Facebook进中国,谁在害怕了?
·股市暴涨,背后是否有阴谋存在?
·南京国家公祭,为江泽民敲响丧钟?
·为何说刘云山将首先为“刑上现常委”祭旗
·习近平「全面从严治党」指示「拧龙头」
·关于令计划落马的几点补充看法
·为什么说“二刘”2015春节前至少必有一死?
·关于“习近平改变中国”一文的解析
·【转载】萧功秦:习近平是“用毛的办法走邓的路子”
·「爱国卫生工作」指向意识形态治理和宣传系统清洗
·「爱国卫生运动」发出「污水处理」指示
·【欢迎转载、翻译】庄丰解读《一步之遥》
·《穹顶之下》的中国社会意识形态
·中国社会意识形态中的“阴暗心理”
·事实和科学证明“佛、鬼神、地狱”是客观存在
·“无神论”的真正本质是什么.
·从量子物理现象理解“命中注定”和“神”的含义
·法轮功与佛教预言中的“转轮圣王”下世
·通告
·【经验分享】怎样读新闻和做评论
·用常识拨开“维权运动”的迷雾
·后期预告
·新文章将发布在“www.庄丰观点.com”,以滚动更新方式书写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转载、翻译】庄丰解读《一步之遥》)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武七——金钱。武七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与 Old money和 New money相关的角色,毫无疑问是代表金钱。金钱为了得到帮助可以给良知下跪,但在被良知相救后很快忘恩负义。他对权力(武大帅)说「马走日杀没杀人这事儿很重要吗?」,证明金钱在权力面前要牺牲良知。他「就一个担心,我姐」,说明金钱也惧怕真相。但权力告诉金钱「老七,做大事,不要顾虑女人」,说明权力为了金钱而不顾及真相。此外,在覃老师骂武大帅「你就是我儿子」而武大帅转头说武七「那他是你孙子」后,武七的回应居然是「我是什么重要吗」,说明金钱不在乎是怎么来的。在武大帅与小老婆的婚礼舞会上,武七为武大帅唱歌卯足了劲鼓掌喝彩,他的陪伴对象也不停地切换,开始搂着和他一样身份的男生,一会与新妈妈(大帅的新小老婆)跳舞,过一会又把头埋在覃老师的胸前,最后又重新抱着新妈妈不放了。这说明了“金钱”的本质,它不在于怎么来,它依附权力,并不停地游走在不同对象之间,但最终目的是利益(大帅的新小老婆)。
   
   覃老师——教育。从覃老师、覃先生、覃校长这些身份上就可以断定她代表教育。从她嘴里不断地蹦出各式不同的语言来看,也是代表教育的。这个教育当然是专制体制下的教育,充当“笔杆子”的角色传播谎言和洗脑。这个在她与武六的对白上体现得尤为典型。“笔杆子”在剧中很有地位,在餐桌上坐在权力(武大帅)旁边强势独断说一不二,饭前是否要唱军歌也是要听她下命令,甚至权力都要看她的脸色。她开着装有很多大喇叭的车追杀马走日和武六,代表教育通过宣传喉舌扼杀良知和真相。权力感叹「俺们武家是巾帼不让须眉啊」,说的是笔杆子杀人的凶狠程度一点都不亚于枪杆子的(教育不仅是杀人,而是杀人诛心)。
   
   武大帅——权力。这个身份显而易见。这种权力代表的是专制权力,因为它可以随意生杀予夺(比如差点杀了法律)、操纵媒体(让上海报纸统一辟谣)、出尔反尔(答应放了良知,但一回头又对真相反悔);他听从金钱(武七)的诱导陷害良知且不顾真相;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娶小老婆,就是代表权力不断地摄取利益。他娶的新小老婆相貌丑陋,但他还是可以亲她,因为她是利益,不在乎她是否丑陋。而武大帅本身是个没有主见的人,一会听覃老师的,一会听女儿的,一会听儿子的,说明权力被操纵。虽然他对真相有所忌惮,但最终还是选择和教育一起消灭良知和真相。
   
   小老婆——利益。首先,这个身份可以从金钱(武七)游说权力(武大帅)的对白中看出来,即为了利益不顾真相去设计杀死良知。其次,武六和武大帅的对话中也可以看出来小老婆所代表的符号含义,比如武大帅说:「小老婆你不娶来,别人就娶走了」,「为了你们,娶多少小老婆,俺都不后悔。」如果把“小老婆”三个字换成“利益”,就能体现出之间的关联。如果看整段对白,更能有这种体会。另外观察新小老婆所出现的几个镜头,比如和武大帅(权力)联姻、和武七(金钱)拥抱在一起,还有就是各个小老婆(利益)围坐在权力身边一起用餐,以及婚宴上手拉手跳舞(利益和利益联手),都能说明小老婆代表的是“利益”。而对于权力来说,对利益(小老婆)的获取欲望是永无止境的即「娶多少小老婆,俺都不后悔。」
   
   王天王——媒体。再准确点,王天王代表的就是CCTV。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日复一日地抹黑民主和良知。他用艺术的形式在全国各地宣扬暴力(刀劈完颜)谎言(民主是被良知杀死的)。被媒体洗脑和蛊惑的观众(看客)习惯这样的艺术,希望更暴力(用更大的刀来劈完颜)才觉得过瘾。当王天王问他们「砍完怎么办」时,他们一致高呼「继续!继续!」,听到王天王说「今天只杀不用,明天只用不杀,后天又用又杀」更是热烈欢呼。这些观众充分展现了当下中国的大众审美价值取向,这很大程度上是由充满意识形态洗脑的媒体/艺术/影视的误导所致。在拍摄《枪毙马走日》剧场,当马走日(良知)走出服装间/化妆间时,已经被王天王(媒体)给打扮成「丧心病狂的阿无卵」的形象。这可以说是CCTV的拿手好戏。
   
   老大爷——人民。老大爷一生「阅尽了人间春色,丧失了生活信心」,但完颜(民主)一来就「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焰」。这说明中国人民见证了各种时代和社会制度,已经对未来丧失信心,但今天终于燃起了希望。民主也对人民说「这就是我来这儿的目的,就是要点着您心里头的火焰」。老大爷终身未娶,却愿意把最珍贵的东西(妈妈留给下的戒指)留给民主,可见人民是如何苦苦追求民主。可是,民主没有选择留下,她走了,只告诉人民「咱们来日方长」。望着民主远去,人民心碎跪地,眼中满含期盼的泪水——「我一定硬硬朗朗地等你!你一定要回来呀!…」
   
   钩姐——知识分子;钩姐是「复旦外文系学士」,这是知识分子的身份象征。钩姐开始出现时,带着一副学术气质的眼镜,做着妈妈桑的工作,还时刻不忘织毛衣,象征知识分子为了维持生计而奔忙。钩姐第二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家境殷实,因为钩姐做了妓女(卖身)。钩姐身上体现出知识分子典型的特征:她和良知(马走日)在一起,就到处推广民主并负责指引方向带路,但在法律(项飞田)面前,她立刻表现出虚伪的一面,声称自己只有「二十二」,并毫不犹豫选择出卖良知和民主,主动说良知是「图财,而且害命」。她一直用妩媚的动作勾引法律,并把她听到的枪声说成是「暖瓶掉下来」,并亲自和法律炮制谎言构陷良知和民主。暖壶的外形像一只带上避孕套的阳具,影片中有个镜头特写就是钩姐伸出一只手扶住暖瓶,一看便是非常强烈的性暗示。法律心领神会,二人便跑到隔壁开始上阵操练。项飞田没坚持两下,暖瓶就砰地一声倒地碎掉,并腾起一阵白烟,钩姐大叫「项飞田,这不算完!!!…」很明显,并不是法律强暴了知识分子,而是知识分子欲求不满。钩姐,实为“勾结”之意。
   
   钟三儿——革命。钟三儿就是(孙)中山,是革命的代表。这里需要先了解一个历史人物,名叫刘学询,是孙中山革命的重要资助人,孙中山称其为“为共和革命而牺牲第一人”。可以说没有刘学询就没有孙中山的革命,也有很多历史学者认为孙中山窃取了民主革命的成果。另外,据说原台词是“朱三儿”后来改为钟三儿。若此,“朱三儿”更是革命的代表,因为代表“朱毛”,毛泽东在家排行老三,人称“三伢子”。孙中山的革命中多少还有民主成分,而“朱三儿”则是纯粹为了革命而革命。这个身份可以从马走日、完颜、钩姐在去往钟三儿家路上的对白透露出来。民主说「下一站」,知识分子说「Joseph家」,良知说「钩姐(知识分子),我记得是个刘先生啊」,知识分子答曰「当初就是刘先生拍来的,当作一个大礼送给了Joseph」,良知惊讶道「啊?!把咱们民主当大礼送出去?」…良知在门外苦苦等待不见民主出来,问知识分子才知道原来Joseph就是钟三儿(革命),是良知最讨厌的对象。良知非常生气:「钩姐(知识分子),这你就不对了,你应该告诉我,我就不会把车开到这儿来」,说明知识分子误导了良知,让革命占有了民主。良知于是愤然上楼废掉了革命。从现实讲,中国长久以来都是期望通过革命的方式来实现民主,也一直被知识分子所误导,可历史反复证明这是个错误。故此真正的良知最厌恶的就是“革命”。
   
   老佛爷——末代王朝。“那天晚上下着大雪”表示深冬的黑暗,民冤纷飞,是典型的王朝末象。老佛爷让良知(马走日)想办法挽救残局,良知告诉她「人头留着,辫子铰了」,就是告诉末代王朝要主动改革。良知继续说「这不就是为了警示世界,让他们知道咱们有一个往前走的心呐」。末代王朝采纳了良知的建议,同意改革。可惜马走日喝了两坛子酒,等醒过来,大清亡国了。良知每每提及此事,便忧伤自责不已,虽然他想拯救王朝,可惜良知被麻醉(喝酒),错失主动改革的机会,结果导致“末代王朝”垮台。
   
   上官青卢、白狐福斯特——欧洲/英国的君主立宪制度、美国的现代民主制度。舞台表演是展现出这两种社会文明的形式。青卢和白狐福斯特虽然才华横溢,但结果还是在主办方的安排下败给一个只会劈腿卖身的妓女,这是因为良知(马走日)和法律(项飞田)被金钱收买(武七)。这也象征看起来的公开公平的竞选,表面上是人们(观众)自己选择的结果,但实际上还是被金钱操纵了。对照中国政治,可以映射人民代表大会选举的黑箱操作。欧美制度的败北,间接导致了民主沦落民间、被革命占有、最后在良知眼前带着失望而死去。
   
   鸵鸟毛——屁民的血汗。所谓“鸵鸟心态”,就是鸵鸟在遇到危险时把头埋进沙中,比喻不敢面对现实但还是无法逃脱被侵害或被猎杀的命运的人们。中国的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归为“鸵鸟”,他们辛勤劳作的血汗结晶被无偿剥夺,构成了中国表面上看起来的繁华绚丽。他们知道自己遭受剥削和不公,但他们还是选择默默地承受,甚至把头埋起来自我回避现实。所以,良知专门用了一段独白解说「一只鸵鸟,只有胳肢体窝底下的那几根儿毛才配上台,这满世界的白羽,得多少只鸵鸟哇」。
   
   爱唱老生京腔的小老婆——中国人。京剧中的老生的特点是:正直、敦厚、迂腐,喜欢含而不露、却又要耍一下小聪明。这是典型的中国人的特征。此人在影片中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说「老狗和小狗咬起来了」,即骂武大帅(权力)和武七(金钱)都是狗,但一回头又坐在武大帅(权力)身边吃饭,看到武七(金钱)受罚,又哭哭啼啼怕失去武七(金钱)。在具体台词对白中可以更具体地反映出来,把“中国人”的人性弱点都展现出来了。
   
   -------------------
   
   【第二部分】剧情及对白解读
   如果带着角色符号去重新审视剧情,就会发现与最初的体验截然不同。电影中的对白、独白都是被精心设计和安排的,只有带着符号的眼光去体味,才能感知到它们想表达的深刻寓意。以下就对一些关键场景和台词进行解读:
   
   1、 「To be or not to be. 这么着还是那么着?」电影用这样一句话来开头,说明这是电影的主题所在。从马走日的身份符号来看,这句话就是良知在徘徊「应该这么着还是应该那么着」,良知说这是「大家伙儿的问题」。马走日认为「您像我这么个好人,可以这么着,也可以那么着。这To be or not to be,什么时候又变成了我自个儿的问题了呢?」说的是:现在中国的问题,已经不是大家伙该如何选择的问题,而是良知本身该如何选择的问题——在To be 和 Not to be之间,仅有一步之遥。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