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曾节明文集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一定的实践,必来自于一定的理论,这是常识;没有马克思主义,就不可能有“十月革命”以及上世纪一系列血腥的共产试验,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这点。但洪哲胜先生却深不以为然,他硬将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割裂开来,始终不厌其烦地宣扬:共产浩劫与马克思无关。
     凭什么说共产浩劫与马克思无关呢?洪哲胜的一大理由是:马克思是注重民主的,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就是民主选举!因此,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波尔布特、卡斯特罗、齐奥塞斯库。。。等人领衔的专制统治灾难,统统与马克思无关!
   


     然则,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真是民主选举吗?
     首先看,马克思主义的要点在民主选举吗?非也。民主选举并非马克思所发明:代议制选举由英国人发明,而以分权制衡为要义的宪政理论,则是法国人孟德斯鸠创立的。在民主选举的实践上,马克思也从未有任何贡献:终其一生,马克思实践上所追求的是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的胜利,并未在民主选举实践上有所追求。
     要判别什么才是一个思想家的“主义”,须要看什么才是他的独创。到底什么才是马克思主义?民主选举的理论和实践,都非马克思所独创,因此民主选举不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最具独创的理论,是共产主义(暨实现共产主义的过渡阶段“科学社会主义”),以及实现共产主义所必需的(马克思认为)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因此,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才能代表马克思主义。
     洪哲胜先生对马克思的大块头独创理论——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视而不见,独以非马克思创造的“民主选举”代表马克思主义,实在是以偏概全、本末倒置,不仅明眼人不会同意,我想,即使马克思本人在世,也是决不会同意的。
     的确,民主选举是人类政治文明的精髓之一,但这不是马克思的发明,也不是马克思的贡献,岂能算作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因此,洪哲胜把民主选举算作马克思主义的精髓,纯属张冠李戴。
     洪哲胜说:马克思是讲民主的,因此马克思主义就是民主主义!但是“讲民主”是一回事,按照他创造的方法,到底能收获民主,还是专制(甚至极权),又是另一回事。马克思虽然“讲民主”,但他独创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却是一种必然收获专制甚至极权的理论,那么此种“讲民主”怎么能改变马克思主义的性质呢?马克思主义就是一种专制极权的理论,因为它必然导向专制极权。
     试问:毛泽东在延安时也大讲特讲民主,窃国后也高唱“人民民主”、“大民主”,能因此把毛泽东思想当作民主思想吗?
   
       更何况,马克思讲的是什么民主呢?我想请洪哲胜先生,暨所有“民主派”马克思主义迷注意:马克思讲的“民主”,是“无产阶级民主”,而不是你们想当然的普选民主!
     马克思明确反对普选,因为马克思认定:民主是有阶级性的,普选不可能改变这个性质,而只能掩饰资产阶级专政的实质,起到麻痹无产阶级的作用;马克思说:
     “资产阶级只有在其统治是普选的结果和结论时才承认普选权是人民主权意志的绝对行为,一旦普选权的内容不再能归结为资产阶级的统治,资产阶级就会加以调整,甚至以取消普选权进行报复”。(《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632页)
     马克思认定:议会制民主是虚伪的,不能达到它所宣称要达到的目标。马克思说:
     即使国家取消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财产资格,它“还是任凭私有财产、文化程度、职业来表现其特殊的本质。国家远远没有废除所有这些实际差别,相反地,只有在这些差别存在的条件下,它才能存在”。
     据此,马克思否定欧美先进国家政府消除选举差别、扩大普选的价值,坚决反对“议会斗争”的道路,而力主暴力革命以砸烂资产阶级国家机器。那些把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一股脑归咎于列宁、而竭诚为马克思开脱的人们,请看清楚这一点!
     正是在这个基础上,马克思一再批评那种视民主共和国为“千年王国”的民主派是“庸俗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315页)
   
     由于“马克思主义民主”在地球上的例子极难寻找,唯有巴黎公社仿佛似之,竭诚为马克思辩护的洪哲胜们头痛之余,对巴黎公社的范例自然如获似宝,引以为“马克思主义民主”的最权威例证。
     那么,巴黎公社的民主“真相”如何呢?
     首先是对对和平示威的开枪屠杀:厌憎于公社的专横、抢掠私产和任意处决,1871年3月22日,巴黎市区爆发市民游行,示威民众走出和平街,高喊“打倒中央委员会!打倒杀人犯!国民议会万岁!”当游行队伍走到旺多姆广场时,遭到守候在广场的公社国民自卫军排枪射击,死伤惨重,幸存者如梦初醒:原来号称“民主的”的巴黎公社,比梯也尔政府狠多了!
     “讲民主”的巴黎公社,就这样以枪杆子对付示威游行!明眼人不难察觉,这与四十六年后列宁一伙在圣彼得堡,以马克星机枪扫射拥护制宪会议示威民众的一幕,何其相似,简直就是布尔什维克上台后镇压制宪会议的预演!
     第二件事就是打压言论自由。巴黎公社实行报纸审查制度,对“反革命煽动者”残酷无情,受权国民自卫军不经审判处决“谣言”制造者、传播者。这里面其实已经有后来布尔什维克上台后扼杀言论自由的影子。
     第三件事就是制造和屠杀政治犯。巴黎公社将上百政治反对派关入巴士底狱;1871年5月24日,公社战事吃紧,负责管理公社监狱的25岁年轻的检察长里果特(Rigault),率自卫军成员赶到火箭监狱,把关押在那里的超过50名有社会名望的人质,全部杀光,造成了轰动性惨案,它也成为日后梯也尔政府军血腥报复公社成员的动因。
   
     尽管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民主”,前所未有的残酷,马克思却还不满意,他在总结出巴黎公社失败有两大教训:
     一是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专政不够彻底,没有坚决镇压反革命(杀人太少),没有彻底剥夺资产阶级(即剥夺剥夺者),比如:法兰西国家银行就位于巴黎市,存放着数以十亿计的法郎,而公社却对此原封不动也未派人保护。他们向银行请求借钱,马克思认为他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全部没收银行的资产。公社为顾及被谴责而不去没收银行的资产。结果银行资产被搬运到了凡尔赛,去武装凡尔赛的军队;
     再就是:公社“浪费了宝贵时间”去组织民主选举,而不是迅速地消灭凡尔赛军,“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
   
     请看看,这就是马克思注重“民主选举”的真面目!
   
   曾节明 于2015年羊年大年初二于冰寒纽约州  
(2015/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