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曾节明文集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今天只有政治瞎子才看不出,西方国家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持明显的双重标准态度:对于纳粹罪行的态度很严厉,一查到底、彻底清算、舆论上批倒批臭;而对于共产罪行,则相对宽容许多,甚至将许多明显的罪恶,列为争议问题,或归入学术讨论范畴。
   
     最典型的双重标准态度,是德国和奥地利政府对于关乎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言论的态度:在德国和奥地利,否认纳粹屠犹是犯罪,但是否认东德共产党的罪行、否认苏共、中共阶级灭绝罪行。。。却属于言论自由范畴。


     纳粹党理论家阿尔弗霍德•罗森堡,早在六十九年前就被西方盟国和苏联押上了绞刑架,而共产党的理论祖师爷马克思,迄今在西方的学术殿堂中享受大师的待遇。难道阿尔弗霍德•罗森堡与卡尔.马克思竟有本质的不同吗?马克思没有亲手杀人,难道罗森堡亲手杀了人?诚然,罗森堡编织出一套种族杀人理论,但马克思不同样编织出了一套阶级杀人理论?难道马克思编制的阶级杀人理论,害死的人比罗森堡所编织的纳粹理论为少?
     英国社会的这种双重标准态度,在西方国家社会中十分地生动和鲜明:英国的一只流浪小猫,因为“长得象希特勒”,竟然遭到莫名的巨大仇恨,惨遭路人毒手,它的一只眼睛被刺瞎,并几乎被弄死;而马克思,这个其杀人专政理论在全世界导致上亿人死于非命的共产极权祖师爷,却在英国的民意调查中高踞“世界伟大人物”前三名,仅次于英国科学家牛顿,而共产杀人魔王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在英国社会的形象,竟远比希特勒正面得多。这一鲜明对比,反映出英国的舆论是多么的伪善和偏执!
     美国对共产、纳粹的双重标准态度要比其他许多西方国家要小,但是对两者一严一宽的态度仍是很明显的:美国法律禁止纳粹党员和共产党员入境,但真正落到实处的只有前者,禁止共产党员入境的规定形同虚设;几十年来,陆陆续续有美国公民,因为被查实曾是纳粹党员,而横遭取消国籍、驱逐出境的例子,可曾有一例曾是共产党员、曾任共产党官员的美国归化公民,事后遭驱逐的例子?
   
     那么,为什么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会持双重标准态度呢?主要原因在于国家利益对普世价值的羁绊:对于本国国民,现今的西方国家,普世价值的践行已经相当彻底和完备了,但这只是内政方面;对外则是国家利益摆中间,而道义靠两旁。
     一定时期范围内,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美英作为二战的胜利者和战后西方秩序的确立者,自然一切从其国家利益出发:美、英两国没有受过共产主义的损害,却在对纳粹德国的战争中伤亡惨重,英国本岛还挨了德国的空袭(虽然英国在美国的支持下,空袭炸死的德国平民远比德国炸死她的多),从自身利益出发,所以美、英本能地更仇恨纳粹。
     更主要的是,英、美对德开战,纯属帝国争霸战,根本不是为了搭救犹太人或反侵略,但为了师出有名,开战后高举出“反法西斯”的大旗,高调谴责纳粹专制罪恶,以抢占道义制高点;为了打败纳粹,英、美联合并大力支援共产极权苏联。因此,美、英政府务必要夸大纳粹的罪恶,而轻描淡写共产主义的罪恶,否则,她们在“二战”中的“道义正义形象”将站不住脚。试问,如果实事求是地强调:苏联是比纳粹危害更甚的魔鬼,那么大力支持苏联的美、英,还有什么“正义”可言?
     虽则后来因为“冷战”的爆发,以美、英为首的西方阵营急忙强调共产主义的罪恶,但也没有突破对纳粹、共产一严一宽的这条底线。
     美、英的这种双重标准处理法,不是因为美、英邪恶,而是因为国家利益至上——国家利益压倒普世价值,这是任何国家对外的必然,只要民族国家还在地球上存在,对外关系上国家利益压倒普世价值,就是必然的行事法则,那怕其内政再自由、再民主也好!
   
     由此可悟:那种欢呼英国马岛战胜是自由民主的胜利的异议人士、那些因为中国先政权专制,就咋呼:自由民主的日本占了钓鱼岛应当、菲律宾和越南占了南海最好的异议人士,是多么的迂腐和愚不可及!英国占马岛岂是为了阿根廷的自由民主?日、菲、越等国争夺土地资源空间,岂是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
     中国的民运异议人士,对着阿根廷这面镜子照照自己吧(如果你们还算中国民运人士的话):阿根廷人,无论宪政民主派还是其他派,都众志成城地坚决反对英国!
   
     战后由美、英主导,多年来,西方国家政府的这种双重标准,已经塑成了一种“政治正确”的社会舆论氛围,即为共产党论功摆好很正常,但谁要为纳粹讲半句话——那怕是公道话,将立即身败名裂、成为众矢之的!特别是在德国、奥地利和英国。
     而今天的以色列,显然是利用了此种“政治正确”的社会舆论氛围,极力地把犹太人打扮成全世界受害最惨的受迫害群体,竭力地把纳粹的罪行,夸大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罪行,以维护既得政治利益、并为一己在世界上谋取更大的特权地位。出于这种需要,犹太的编剧、导演、作家、艺人,当然需要拼命夸大纳粹的罪行,而轻描淡写甚至回避共产主义的罪行。
     今天,为了夸大犹太人的特殊受害者身份,以谋取和维护犹太人和以色列的特权政治利益,以色列现行保守派当权集团——利库德集团,居然竭力否定一百五十万亚美尼亚人遭土耳其帝国政府屠杀的史实,内塔尼亚胡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亚美尼亚人的事只是个不幸的事件,算不上屠杀。”好象只有他们犹太人当年遭纳粹的屠杀,才算屠杀;好象只有他们犹太人所受的迫害,才是“宇宙中最大的迫害”。
     这样狭隘冷血的恶棍,怎么会以正眼看中国人的苦难呢?由以色列政府的冷血混账态度。只能得出:伊朗政府否认犹太人遭纳粹屠杀,否认得好!否认得太有道理了!这真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来犹太人的确是个忘恩负义的民族,当年在所有西方国家排犹的情况下,唯独以蒋介石为首的中华民国接收了数万万犹太难民:
     1938年,纳粹掀起以“水晶之夜”为代表的排犹高潮,德国犹太人大量外逃,1938年7月,法国埃维昂召开国际难民会议,与会的美国、英国、加拿大等32个国家均以种种托词,拒绝或限制收容犹太难民,就在犹太难民陷入走投无路境地时,中华民国驻奥地利维也纳总领事何凤山博士冒着生命危险为犹太难民办理“生命签证”。中华民国政府还利用上海作为快速接收犹太难民通道,因为当时的上海是一个不需要签证就可以自由进入的城市。1939年1月起,犹太难民以平均每周1000人的规模涌向上海,使得上海的犹太难民一度高达三万五千人左右。中国仅上海一个城市接收的犹太难民,比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和印度接收的犹太难民总数都多!但是后来他们却抛开台湾中华民国,与中华民国彼岸的大敌打得火热。
     客观地说,今天西方国家政府的这种双重标准,和“政治正确”的社会舆论氛围,对中国人结束共产党专制构成了一道强大的障碍。
     在这种被抛弃的困难局面下,中国的异议人士,在国际事务上实在没有必要跟在西方主流舆论的屁股后面,一边倒地为以美、英为代表西方和以色列(暗中包括中共利益)的利益闭着眼睛呐喊,而浑然不顾它们的利益,实际上与中国的利益相反,且是中国民主化的巨大障碍。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二月七日于大雪纽约州
     
(2015/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