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曾节明文集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中共必亡于自己培养的脑残之手 ——苏州马拉松塞血旗事件的启示
·韓國瑜现象和台湾的宿命
·恢复汉服不是在排斥少数民族 ——驳胡平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的《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善本)
· 学会了汉字的贼鞑子,比不会汉字的贼鞑子更坏
·台湾的前景——被中共国吞并
·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与王希哲前辈商榷
   
     民主墙前辈王希哲在中国海外政协“曼谷国是座谈会上”的发言——《中国当前“塌方式腐败”的本质及对策》,具有深刻的地方,因为它无意中揭示了马克思所鼓吹(列疯子、斯屠夫、毛贼东等人所血腥追求的)共产主义天堂,因为违逆人的自私本性,是不可能在地球上实现的。
     但是王希哲的这篇发言又是非常片面的,以致荒谬到了基本的认知层面:


     其一是把人的自私本性夸大到“魔”的程度,把列斯毛等马克思的追随者厉行的杀人专政事业,捧到克服人类劣根性——自私的高度,并因为马记社会主义的铁血专政阻挡不住人的私心,而发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哀叹。
     事实上,自私是包括人和动物在内的生命体的本能,因为一定的自私是维持个体生存的需要,自私并不等于“魔”,比如:利人利己就是大善,只有发展到损人利己、不择手段的那种极端的自私,才是“魔”。
     因为自私是人的本性,而人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它在人类有史以来的五千年中基本上没有改变(要说改变,可能是变得更贪婪了);因此,对人的自私本性,贤明的态度应该是引导——引导它做善事,实现利人利己的效果,而不是“狠斗私字一闪念”。事实证明:违逆人的天性斗私抗私的做法,其危害远远大于人的自私本性造成的危害。儒家理学“以理杀人”的扭曲和马记共运的浩劫就是明证。
     列斯毛等马克思追随者实践的事业是什么高尚的事业?表明上:列疯子、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人高唱“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显得无比光明磊落,其实他们都是最自私的人,他们自私到了为了实现他们个人的“伟大理想”,不惜杀掉上亿人的程度!他们造成了多少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他们自己享受“上不封顶”的特供、最大限度地“自由意志”,却要别人做唯命是从、毫无个性的螺丝钉和铺路砖,去过清教徒式的禁欲生活。。。这不是极端的自私是什么?
     试问王希哲先生,他们以上亿人血白骨浇铸成的、用以继续阻挡人私心的专政堤坝,算作什么“道”?分明是无道已极!
     其二,是把中共国的“塌方式”腐败,主要归咎于人的自私本性——认为这是社会主义专政堤坝挡不住自私本性的结果。问题是受过共产党“斗私”洗礼、且迄今拥有有专政堤坝的中国,现今会比从未受过共产党洗礼的日本和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更腐败?对此,王希哲语焉不详。
     其实共产党的防私反私专政大坝,本身即是绝对腐败的大坝——今天这个专政大坝已经彻底沦为捍卫腐败的大坝,就赤裸裸地反映了这个本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既然人的自私本性无法改变,那么“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就是绝对的腐败”(英国政治思想家埃克顿语)——一旦拥有无限权力,以逞私欲必然不可避免,因此,由马克思理论阐述、列疯子实践创生的共产党专政,必然结出绝对腐败的毒果。
     王希哲不止一次地说:中国的腐败与共产党无关,它是资产阶级腐蚀共产党统治者的结果。那为什么美国、日本、韩国甚至台湾的资产阶级对统治者的腐蚀,没有腐蚀出象今天中国这样“塌方式”的腐败来?
     这就再清楚也不过了:腐败的制度性根子,就是那道由共产党所发明的不受监督、一手遮天的专政大坝!怎么能说腐败与共产党无关呢?共产党就是腐败的罪魁祸首,中国今天“塌方式腐败”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垄断!
     其三,把共产党政权对人的犯罪,缩减和扭曲为对个人“出人头地”的压制,完全无视共产党的阶级灭绝和大规模人身迫害。
     王希哲在文中说:
     “所谓寻求“自由”,无非就是寻求上升机会的自由。而所谓“共产党专制”,无非就是不给你上升机会的政治强制。”
     由此王希哲得出:
     “我们当年上山下乡见到广东农村大量的青年农民和城市市民的冒死偷渡逃亡香港,就深深感受到了这点:他们很知道香港并非满地黄金,不是每个人到了香港都能出头,但他们感到资本主义下可以有一个靠自己拼搏的机会,哪怕千分之一上升为有产者的机会。”
     这是以偏概全曲解自由,自由不仅包括自由发展的机会(即王所说的“寻求上升机会的自由”),也包括免于恐惧——人权不受侵犯的自由。
     试问王希哲先生:当年广东农民冒死逃港,就是为了千分之一上升为有产者的机会吗?请问,逃到香港的农民即便没有发财,他们生活在资本主义香港社会,难道不比当时生活在彼岸的同胞更殷实、更安全?
     逃到香港,就意味着再也没有被共产党运动所饿死、枪毙、揪斗之忧。。。便再也不用担心讲错话遭整肃的风险、便再也不用担心成为共产党月亮式多变霸王政策的受害者。
     当年出逃的社会主义农民们,有几个人奢望到香港出人头地当老板的?他们大多数人,明明是追求吃饱饭和免受专政恐怖的自由!
     如果逃奔西方都是为了王所说的经济上“出头”的话,那么怎么解释今天中国富人阶层的移民潮?他们在国内难道不能出头,非要到语言不通的外国,以当寓公来“出头”!?
     今天的中国,生活水平比西方发达国家已大幅减小,为什么仍有这么多国民想移民、“来生不愿做中国人”?这都是为了到国外“出头”?
     很明显,今天的中国人仍然渴盼移民西方,是因为在共产党专政堤坝后面,人权得不到保障!
   
     在以上基本认知错误的基础上,王希哲自然开出了错误药方,他说:
     “既然当前“从中央到地方全面的所谓塌方式腐败”,无非是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一种历史必然,早已不是个人行为,是邓小平路线下的共产党全阶级的演变。那么。“四方来者,俱入吾网”的“对贪官零容忍”政策,就是不妥当的,很危险的了。 还是网开一面,有张有弛的好。应该重点打击那些超级权贵巨贪,没收其财产,震慑全国,定下政策,敦促一般贪官自首退赔。也不必穷追退赔的那么干净,倾家荡产。可以稍开眼闭眼,“水至清则无鱼”,同时,将没收的超级巨贪的财产,拿出一部分,奖励那些确多年坚守了廉洁立场,生活清苦的官员,不使老实人太吃亏,使之也能成为小有产者。有人说,“那广大老百姓怎么办?有这么多钱奖励他们?”那没办法,没有绝对公平政策,只能完善法治,给老百姓更多的合法上升为中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的平等机会,老百姓就能接受了。总之,王岐山的“四面出击”政策,需要考虑,四面出击,全国紧张,不利安然有序度过这个阶级关系大变动,再确立的社会非常时期,不利习近平擘划的“中国梦”全局。”
   
     此种与当前形势风马牛不相及的意见,连隔靴搔痒的算不上,只能算作欲保皇而排不上队的梦呓。
     
     批了王希哲这么多,不能不提一下老王的优点,否则就不全面:老王的优点就是有民族主义的底线。但他向共产党要民族主义,无异于缘木求鱼。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二月四日于冰寒纽约州
   
   
   
     
(2015/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