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曾节明文集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与王希哲前辈商榷
   
     民主墙前辈王希哲在中国海外政协“曼谷国是座谈会上”的发言——《中国当前“塌方式腐败”的本质及对策》,具有深刻的地方,因为它无意中揭示了马克思所鼓吹(列疯子、斯屠夫、毛贼东等人所血腥追求的)共产主义天堂,因为违逆人的自私本性,是不可能在地球上实现的。
     但是王希哲的这篇发言又是非常片面的,以致荒谬到了基本的认知层面:


     其一是把人的自私本性夸大到“魔”的程度,把列斯毛等马克思的追随者厉行的杀人专政事业,捧到克服人类劣根性——自私的高度,并因为马记社会主义的铁血专政阻挡不住人的私心,而发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哀叹。
     事实上,自私是包括人和动物在内的生命体的本能,因为一定的自私是维持个体生存的需要,自私并不等于“魔”,比如:利人利己就是大善,只有发展到损人利己、不择手段的那种极端的自私,才是“魔”。
     因为自私是人的本性,而人的本性是无法改变的,它在人类有史以来的五千年中基本上没有改变(要说改变,可能是变得更贪婪了);因此,对人的自私本性,贤明的态度应该是引导——引导它做善事,实现利人利己的效果,而不是“狠斗私字一闪念”。事实证明:违逆人的天性斗私抗私的做法,其危害远远大于人的自私本性造成的危害。儒家理学“以理杀人”的扭曲和马记共运的浩劫就是明证。
     列斯毛等马克思追随者实践的事业是什么高尚的事业?表明上:列疯子、斯大林、毛泽东、金日成等人高唱“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显得无比光明磊落,其实他们都是最自私的人,他们自私到了为了实现他们个人的“伟大理想”,不惜杀掉上亿人的程度!他们造成了多少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他们自己享受“上不封顶”的特供、最大限度地“自由意志”,却要别人做唯命是从、毫无个性的螺丝钉和铺路砖,去过清教徒式的禁欲生活。。。这不是极端的自私是什么?
     试问王希哲先生,他们以上亿人血白骨浇铸成的、用以继续阻挡人私心的专政堤坝,算作什么“道”?分明是无道已极!
     其二,是把中共国的“塌方式”腐败,主要归咎于人的自私本性——认为这是社会主义专政堤坝挡不住自私本性的结果。问题是受过共产党“斗私”洗礼、且迄今拥有有专政堤坝的中国,现今会比从未受过共产党洗礼的日本和绝大多数西方国家更腐败?对此,王希哲语焉不详。
     其实共产党的防私反私专政大坝,本身即是绝对腐败的大坝——今天这个专政大坝已经彻底沦为捍卫腐败的大坝,就赤裸裸地反映了这个本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既然人的自私本性无法改变,那么“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就是绝对的腐败”(英国政治思想家埃克顿语)——一旦拥有无限权力,以逞私欲必然不可避免,因此,由马克思理论阐述、列疯子实践创生的共产党专政,必然结出绝对腐败的毒果。
     王希哲不止一次地说:中国的腐败与共产党无关,它是资产阶级腐蚀共产党统治者的结果。那为什么美国、日本、韩国甚至台湾的资产阶级对统治者的腐蚀,没有腐蚀出象今天中国这样“塌方式”的腐败来?
     这就再清楚也不过了:腐败的制度性根子,就是那道由共产党所发明的不受监督、一手遮天的专政大坝!怎么能说腐败与共产党无关呢?共产党就是腐败的罪魁祸首,中国今天“塌方式腐败”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垄断!
     其三,把共产党政权对人的犯罪,缩减和扭曲为对个人“出人头地”的压制,完全无视共产党的阶级灭绝和大规模人身迫害。
     王希哲在文中说:
     “所谓寻求“自由”,无非就是寻求上升机会的自由。而所谓“共产党专制”,无非就是不给你上升机会的政治强制。”
     由此王希哲得出:
     “我们当年上山下乡见到广东农村大量的青年农民和城市市民的冒死偷渡逃亡香港,就深深感受到了这点:他们很知道香港并非满地黄金,不是每个人到了香港都能出头,但他们感到资本主义下可以有一个靠自己拼搏的机会,哪怕千分之一上升为有产者的机会。”
     这是以偏概全曲解自由,自由不仅包括自由发展的机会(即王所说的“寻求上升机会的自由”),也包括免于恐惧——人权不受侵犯的自由。
     试问王希哲先生:当年广东农民冒死逃港,就是为了千分之一上升为有产者的机会吗?请问,逃到香港的农民即便没有发财,他们生活在资本主义香港社会,难道不比当时生活在彼岸的同胞更殷实、更安全?
     逃到香港,就意味着再也没有被共产党运动所饿死、枪毙、揪斗之忧。。。便再也不用担心讲错话遭整肃的风险、便再也不用担心成为共产党月亮式多变霸王政策的受害者。
     当年出逃的社会主义农民们,有几个人奢望到香港出人头地当老板的?他们大多数人,明明是追求吃饱饭和免受专政恐怖的自由!
     如果逃奔西方都是为了王所说的经济上“出头”的话,那么怎么解释今天中国富人阶层的移民潮?他们在国内难道不能出头,非要到语言不通的外国,以当寓公来“出头”!?
     今天的中国,生活水平比西方发达国家已大幅减小,为什么仍有这么多国民想移民、“来生不愿做中国人”?这都是为了到国外“出头”?
     很明显,今天的中国人仍然渴盼移民西方,是因为在共产党专政堤坝后面,人权得不到保障!
   
     在以上基本认知错误的基础上,王希哲自然开出了错误药方,他说:
     “既然当前“从中央到地方全面的所谓塌方式腐败”,无非是完成资本主义复辟的一种历史必然,早已不是个人行为,是邓小平路线下的共产党全阶级的演变。那么。“四方来者,俱入吾网”的“对贪官零容忍”政策,就是不妥当的,很危险的了。 还是网开一面,有张有弛的好。应该重点打击那些超级权贵巨贪,没收其财产,震慑全国,定下政策,敦促一般贪官自首退赔。也不必穷追退赔的那么干净,倾家荡产。可以稍开眼闭眼,“水至清则无鱼”,同时,将没收的超级巨贪的财产,拿出一部分,奖励那些确多年坚守了廉洁立场,生活清苦的官员,不使老实人太吃亏,使之也能成为小有产者。有人说,“那广大老百姓怎么办?有这么多钱奖励他们?”那没办法,没有绝对公平政策,只能完善法治,给老百姓更多的合法上升为中资产阶级,大资产阶级的平等机会,老百姓就能接受了。总之,王岐山的“四面出击”政策,需要考虑,四面出击,全国紧张,不利安然有序度过这个阶级关系大变动,再确立的社会非常时期,不利习近平擘划的“中国梦”全局。”
   
     此种与当前形势风马牛不相及的意见,连隔靴搔痒的算不上,只能算作欲保皇而排不上队的梦呓。
     
     批了王希哲这么多,不能不提一下老王的优点,否则就不全面:老王的优点就是有民族主义的底线。但他向共产党要民族主义,无异于缘木求鱼。
   
   曾节明 写于2015年二月四日于冰寒纽约州
   
   
   
     
(2015/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