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谢选骏文集
·北洋政府为何短命
·在百年革命的特殊压力下
·摩门教的金片与穆罕默德的语言
·摩门教出自魔鬼的声音(魔门经)
·美国摩门教徒囤积食物“迎接末日”
·谣言创造历史
·奥斯卡组委会的覆灭
·《金瓶梅》为何充满败笔
·让我们做一个黄石公园
·艾未未是长城精神的垂死挣扎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中国为何能够赶超非洲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学术造假源于创新能力低下
·印度人的“全民腐败”
·伊斯兰教解决文明社会少子化难题
·蒙古和韩国的根都在中国
·中国希望美国向帝国转变
·屋大维的虚无主义
·房屋装修与难民行为学
·赌博的精神意义
·“中国”不是“土著”的同义词
·赌博的精神意义
·新中国与猩中国
·越南人与老鼠肉
·消除马列主义、完成中国崛起
·中国梦会变成伊朗梦吗
·野蛮人对文明的贡献
·中国是历史学侏儒
·十九大与火葬场
·“不署名的见证”“为敌基督工作”
·阿拉伯人与伊斯兰教
·小布什的“救市”彻底分裂了美国
·带枪的男人比女人更缺乏安全感?
·千万别和穆斯林握手
·不只脸书 Google也遵循无商不奸的法则
·孤家寡人无往不胜
·蟑螂的子子孙孙没有穷尽
·巴农归来还是班农龟来
·习近平是狼图腾的突厥人吗
·不独立,毋宁死
·穆斯林最仇恨穆斯林
·台湾会变成另一个越南或是朝鲜吗
·北朝的南朝化、大陆的台湾化
·美国总统的秘辛围绕着美元
·十月革命与成吉思汗
·权力都是邪恶的,无关民主还是独裁
·既然“独立”何来“笔会”
·佛教打着放生的旗号,做着缺德的事情
·美国是“信奉‘华盛顿教’的国家”
·“摩门教前主教”受审
·马德里耍流氓 加泰如何独立
·地方自治阻碍美国进军全球
·道德的起源
·马云加入了摩门教属灵的战争
·佛朗哥阴魂不散
·中国文明整合英国
·法国如此欺诈中国
·列宁也是受害者
·列宁不是一个合格的德国间谍
·美国革命就是要推翻法院的判决
·美国与俄国的资产者早就联合了起来
·孤独摧毁了自由社会
·行尸走肉的哲学家
·:“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精神与物质的你我交流
·酒池肉林不过是游牧民族的野餐
·军事教官是否罪犯
·只有上帝是赢家
·自由贸易是强者的武器
·俄国的复国与中国的再次沦陷
·中国的军舰只是摆设
·只能用三次的USB充电打火机
·黑手党帮规与共产党章程
·现任教宗就是共产党
·榜样的遗憾
·大便的颜色
·蟑螂是人民的大救星
·英文不懂南北朝即使同床还是异梦
·《金瓶梅》作为“非人的物语”
·伊斯兰教与纳粹主义
·逆向猎巫行动时代
·奴隶怎样创造历史
·放读小国时代的重磅炸弹(以及视频)
·人生的真相就是混吃等死、完成循环
·是毒品而不是安慰剂
·“满汉全席”是亡国盛宴
·奥斯卡性侵金像奖
·习近平不是没有能力技巧,而是没有抓住大势所趋
·人还没生下来就开始老了,直到死亡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
·共产党不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是金光党
·汪达尔人与穆斯林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谢选骏: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超越太一的无极,超越无极的思想主权
   
   
   (一)

   
   (西方哲学名著品赏系列)之下的《万物来源于太一》“品赏”普罗提诺的《九章集》曰:
   
   普罗提诺(又译柏罗丁,205-270)是古罗马时期的哲学家,新柏拉图主义者,他把柏拉图的某些思想进行了改造,增添了神秘主义成分和宗教因素。《九章集》由六部分组成,每一部分有九章,书名便由此而来。
   
   他把整个宇宙描述为从一个原始的本原流溢,又回归到原始本原的过程,这样,宇宙就表现为一个圆满的、自足的系统。
   
   这个本原是什么呢?是太一。什么是太一?从根本上说太一就是万物的统一性。万事万物千差万别,变化无穷,但它们存在的意义不在于这些差异和变化,而在于它们的统一性,统一性是事物的生命之所在,事物一旦失去统一性,就会解体和死亡。例如,一个军队,假如不是一个统一体就毫无力量,只是乌合之众;动物的生命来自其身体的统一性或整体性,其躯体的各个器官若是分割开,它们的生命就立刻消失。可以看到,宇宙中的每种事物都有其统一性,它们之所以存在,是由于有一种更高的统一性制约着它们,这种统一性规定着它们的存在方式。进一步,整个宇宙也就一定存在着一种终极的统一性,使万物共同构成一个统一体,形成井然有序的宇宙结构。这个最终的统一性就是太一。
   
   太一是万物之父。每种事物都有其来源,都可以追溯到它们的源头。所有事物也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即太一。太一必定是完满的,它什么也不欠缺,因此它才是终极的;如果它有欠缺,它就不是终极的,而是被派生的了,被派生的东西是次一级的东西,是被包含在派生者之中的,因而低于派生者。因此太一必定包含一切,而不被包含,它就是万物最后的根据。
   
   太一与万物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它产生存在,但不是任何存在中的一种,否则它就不能够产生万物了。它是一,而不是多,万物是“多”,太一则是“多”的统一。它不是存在,也不是非存在;它不是物质,也不是心智;它是不动的,若是运动,就成为多;也不能说它是静止的,静止是相对于运动而言的,它没有运动,也就没有静止。可见,对于太一,我们不能以通常的理智去理解,通常的理智只能理解有限的事物,而不能理解太一,理智是借助于概念来把握事物的,而太一不是任何语言能够描述的。太一是超出理智之上的,凡是我们能够说出的东西,都是次一等的东西,都是后于太一的。
   
   太一的完满性意味着万物已经包含在太一之中,不过这种包含不是现实地包含——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就具有了存在的性质,与万物没有区别了,而是像现在的事物中包含未来的事物那样的包含,也就是说,它所包含的万物不是实在的,而是“虚在”,类似于种子包含着未来全部生长历程中的事物那样:根茎叶花等只表达出了种子中的一种性质,而种子却包含着全部性质,但种子中所包含的根茎叶并不是实在的存在。太一包含着一切事物的全部性质,规定着它们的全部历程,而这些事物却不能。
   
   从太一中怎样产生出万物呢?太一既然是圆满的,就必定要把这种完满性表现出来,即要成为现实;如果不表现出来,只内在于自身之内,那就不能说它完满,完满的东西一定具有现实性,必然要成为现实的存在。太一产生万物的过程是流溢的过程,类似于太阳放射出太阳光那样,流溢出整个世界。太一产生万物也无需运动——这是被派生物产生的方式,就像太阳放射出光芒而自身不动一样。
   
   万物也不是一下子流溢出来的,而是有一个流溢的过程,经过了不同的阶段:最先流溢出来的是心智,由心智产生出灵魂,从灵魂再产生出有形象的万物。流溢的过程是一个倒退过程,越是往后的事物就越低级,越粗糙,距离太一越远,最后产生出最低级的有形的物质世界。
   
   但是,这个过程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堕落的过程达到一定阶段后会发生反转。一开始,灵魂委身于物质的世界,沉浸于物欲之中,变得放荡起来;持续一段时间后,它会变得厌恶在尘世中的放荡,重新纯洁起来,回过头来,转向它的父亲——太一,力图重新回到父亲的怀抱。它认识到物质世界中的爱是短暂的,所爱的事物都是幻影,而对于太一的爱则是永恒的。灵魂本来来自太一,天生就具有对于太一的爱。这种爱可以称之为天上的爱,与世俗的爱完全不同,是绝对纯洁的。于是,灵魂便试图尽快地脱离这个物质的世界,抛弃世间的一切,包括我们的肉体,回到纯粹的光明之中,完全沉浸在太一纯净的光辉里,毫无重量,一直上升,回到太一的怀抱,与神(太一)合而为一,处于永久的幸福之中。
   
   若是考察一下各个民族的思想史,可以发现,像普罗提诺这种对于原始状态的怀恋,是人类的一种普遍心理。无论中国的道,基督教的伊甸园,卢梭的黄金时代,佛教的涅磐,还是这里的太一,都表达了同样的感受。然而,那种原初状态是否真的美好,则不一定。我们都怀恋自己的童年,觉得那时美好,可实际上,在童年时代并未觉得如此。那时的美好或许来自无知,由于无知,便有了想象的余地,美便因之而生;或许由于那时已经远去,因距离而产生了美感。试想一想,我们在母腹中时无知无觉,有何美好可言?在太一中的状态也如是。
   
   太一这样一种永恒而终极的东西,未尝不可以说是人类逻辑的设定。在一个无边无际、无始无终、变化莫测的世界中,人感到无所依靠,于是便寻找一个不动者作为心理的支撑物。有了这样一个东西,精神的大厦也才牢固。动荡的不是世界,而是人心;永恒的不是宇宙,而是逻辑。
   
   ……
   
   然而普罗提诺自己说了:“太一是语言文字所不能名状的。”他一举摧毁了自己全部论说的真实性,任何商业品赏都不能挽救他的哲学。
   
   因此可以说:只有“太一”,才能描述“哲学”;而不是相反,由“哲学”去描述“太一”。
   
   
   (二)
   
   太一,又作太乙、泰一,原是中国古代天文学中的星名,即北极星,后成为先秦两汉民间信仰的最高神明,奉为天帝,相当于上帝。哲学家则把太一哲学化,想像为永恒不变的法则,即“道”,或宇宙的本源。
   
   汉武帝时期,成为官方信仰,由皇帝进行奉祠,位居五帝之上。在魏晋六朝以后,太一神的地位下降,不再是最高神祇。
   
   1、太一星即天龙座42(或184),在商、周之际是北极星,到汉代,太一去极20.7度,在天文图中位于紫微垣宫门外,已不是北极星。
   
   2、太一神在民间信仰中,视为北极星,是最尊贵的星神,在《楚辞》中称为“东皇太一”,有人奉之为“天帝”。司马迁《史记.封禅书》:“中宫,天极星,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汉末郑玄:“太一者,北辰之神名也,居其所,曰太一。”唐代张守节《史记正义》:“泰一,天帝之别名也。”
   
   3、太一操控人间吉凶祸福,纬书《春秋命历序》:“太一主风雨、水旱、兵革、饥疫、灾害。”祭祠太一,可以招致神仙。拜祭时,信众以歌舞娱神。
   
   4、汉代道教也崇拜太一,汉末太平道尊崇太一。修道之士瞑想存思升上太一,《太平经》:“入室思道……乃上从天太一也。”太一并变成身神之一,六朝前期成书的《老子中经》教人存思太一。
   
   5、官方祭祀:前133年,方士谬忌上奏建议祀祠太一,指太一位于五帝之上。汉武帝为太一立祠,最初只让祠官主祭,自己并未参与。前112年,汉武帝开始把太一列入国家正祀,郊祀太一,成为国家认可的天帝。汉代天子所祀最高神原是“皇天上帝”,汉武帝为了登仙,却将太一作为国家祀典的最高神祇来祭祀。乱了国家,肥了自己。
   
   6、儒生不太接受太一为最高神,主张回复祀祠皇天上帝。公元5年,汉平帝将皇天上帝与太一合二为一,连称为“皇天上帝泰一”。东汉的国家祭祀,基本沿用汉平帝时的制度,最高神祇却是“皇天上帝、后土神祇”,但却略去了“太一”之名,太一失去与皇天上帝并列的资格,下降为星神之一,与山川等神灵共祀。
   
   7、在唐、宋两代,太一地位曾一度重升,为朝廷所尊崇。
   
   8、太一形象:在战国时的楚国,太一半神半兽,头戴双羽冠冕,身披铠甲,双手和胯下各有一龙,左足踏日,右足踏月。在山东、河南地区现存一些汉代的画像石,也雕刻了太一的图像。汉初的太一仍未人形化,有时是人首蛇身,戴冠,身着长袖身服,有时是面目狰狞凶恶的怪兽,往往伏羲、女娲分列左右。自东汉起,在儒家人本思想影响下,太一已人形化,衣冠整齐。
   
   9、哲理的太一:在先秦两汉的哲学想像中,太一就是元气,是宇宙本源,开辟天地,又是宇宙法则“道”。战国中期《太一生水》:“天地者,太一之所生也。”《吕氏春秋.大乐》:“道也者,至精也,不可为形,不可为名,强为之名,谓之太一。”庄子把太一视作绝对的虚无精神“道”,《庄子·天下》:“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
   
   10、到了近代,希腊哲学的翻译,创造万物而又超越万物的一元原理便借用了“太一”。 普罗提诺坚信一切事物之所以如此存在,必须要有其“原因”。像自然哲学认为那样由于元素(如“原子”)的偶然凑合就能产生林林总总的世界的观点,普罗提诺视为荒谬、坚持反对。而且原因必然“高于”结果,“先于”结果(当然,这些空间化的“高于”、“先于”概念都是“非空间化的逻辑关系的比喻”)。那么,万物之所以能如此存在的根本原因则是同一性或统一性。一事物唯有“有统一性时,才是这一个事物,才能存在。那么,把各种各样的“多样性”组织成一个个“统一者”的统一性、“一性”本身,就是万物之因。
   
   其实,这依然是一种“思想”,不是所谓的“事实”。
   
   希腊哲学翻译里“太一”的两个特性:
   
   (1)太一的超越性。这也就是所谓普罗提诺的“否定神学”。太一的本质是无限。
   
   (2)太一的创造性。这是普罗提诺的肯定的、积极的“神学”。 《九章集》中《导言一》:普罗提诺建立了系统的新柏拉图学派的理论。他主张世界的本原是“太一”,即神;太一创造万物的过程表现为源溢的过程。他把理论世界归纳为太一,绝对完美,放射除了心智和灵魂,而灵魂的一部分以追逐心智为目标,另一部分在有形的物质躯体。太空是空无一物的,因为万物皆由他而生;所以太一就是我们的“道”,是“〇”,而不是“1”。〇不是没有,〇是一个起点。
   
   因此可以说:只有“无极”,才能描述“太一”。
   
   
   (三)
   
   周敦颐《太极图说》首句的“无极而太极”之义,历来争论不休,解说分歧,成为中国学术思想史上的一大公案。2008年11月5日,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古籍所束景南教授受邀讨论此课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