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謝田文集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奧巴馬和羅姆尼的歷史機會
·中国经济能否2020翻番
·美国的财政悬崖也许是好事
·李克强博士:披露真实的数据
·中国才面临真正的政经悬崖
·混水摸鱼与中国公司的除名
·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化之对比
·中共官员退赃特赦能否施行
·罗纳德.寇斯及其《人类与经济》
·美国情报机构预言未来二十年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内讧之兆
·法國大革命的經濟危機今譯
·卖官鬻爵的价格与动态定价
·中国走向世界有哪几支军队
·银行家和政治家的激烈鏖战
·经济手段回应机构黑客之误
·华尔街七宗罪责的救赎方法
·香港政府断奶让自由港蒙羞
·中国GDP为何一半不知去向
·美国大学生们怎么筹款游学
·金砖五国的钱袋和动物图腾
·五大国际机构支招管不管用
·中国GDP六成归跨国资本?
·美国总统图书馆和中国地产
·哈佛经济教授的欧元区处方
·中国的央企算不算垄断企业(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谢田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可怕?对偏离良知、惧怕真相、和敌视人类文明的人来说,的确非常可怕。图为德国洪堡大学法学院的一名学生在研习法律教科书。(Getty Images)

   北京高校集中的海淀区,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家外文书店,好像就在北太平庄、学院路那一带。去过一两次,记忆不很清楚,不知现在还在不在了。书店店面很小,灯光黯淡,里面各种各样的外文书、工具书、新旧西方教科书,密密麻麻、琳琅满目。书店的内部,走到尽头,一个帘子掀起来,就进了店中之店。那是一个隐秘的天地,里面全是盗版书,都是中国政府的印刷厂、出版社印制的。帘子外面有人看着,外国人不能进,它只接待“内宾”,这是中国少有的本国公民比外国人更有“特权”的地方。店里没有多少顾客,却拥挤不堪、摩肩接踵,但人们不以为忤,对这些买书、看书、要了解西方的人们,这是封闭的中国大地上一个认识西方世界的小小窗口。

   第一次去这家外文书店,逛了半天买了一本朗曼的英语词典。它是政府出版社公然盗印的,当时只觉得很便宜,付得起,还挺高兴。来美留学时,把这部盗版词典也带来了。但有一天在书店里,忽然看到了原装、正版的朗曼词典,几乎惊呆了,它印刷精美、字迹清晰、纸板雪白、封面色彩鲜亮,堂堂正正的。想到自己那本灰乎乎、黄突突、字迹模糊的盗版书,登时有种极其复杂、难以名状的愧疚感,和一种偷东西被人当场抓住的耻辱。回头想起这件事,想到中共的政府行为导致国人产生屈辱,觉得这政府也太龌龊了。

   看着那些西方教科书和工具书,即便是盗版的,仍然感觉到其中的震撼和威慑的力量!西方人对知识居然是如此的尊崇,这些书籍不怒自威,让人还没开始读呢,就不由得肃然起敬。正版和精装的,当然更是如此。到美国之后,开始时觉得震惊,西方可真是重视知识和教育啊,这才是真正的尊重知识!毕业后开始教书,出版社都竞相给你寄书,天天在书堆里待着,就没有太多感觉了。直到中共教育部长最近的拙劣表演,才又一次意识到中土和文明世界,究竟相差了多远。

   我们商学院有个退休的前院长,现在是名誉院长,校方为他保留了一间办公室,就在我的办公室旁边隔一个门。通常我们都见不到他,他总是世界各地飞,在巴林或者阿联酋迪拜的商学院讲学。那天他回来了,踱着步过来说,弗兰克,你有没有旧的、不用的教科书,可以都给我。原来,他在帮助外国的商学院收集美国大学的教科书,那些我们不用的,或者旧的,他拿去给其它国家的大学和学生们免费使用。最后,给他整理出二十来本教科书,他打包寄给外国学生了。那些国家的政府和学生,当然对此感恩不迭,非常欢迎,热情拥抱这类义举。

   也就是说,在21世纪的今天,绝大部份的国家和政府在高举双臂欢迎人类的知识、欢迎西方的教科书、欢迎学术界的交流。但在中共国,主管高等教育的高官,却要排斥、杜绝西方的教科书、这些人类知识的荟萃和结晶。这些中国共产党人,他们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对比一下,就知道哪些国家是在进步,在求知,在向前迈进;哪个国家在后退、在落后、在迅速堕落。

   中共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绝不让西方价值观教材进高校”的言论,实在是太离谱,中国高校的教师们必然反弹。不过,既然教育部长的言论能够出台,就注定了反弹的言论不能持久。此时此刻,中国知识界应该做的,应该是集体拒绝使用中共批准、中共推荐、或者中共要求的教材,而是全面开始使用自己的选择,不管是西方的教科书还是其它,集体抵制中共党文化的洗脑和宣传。

   正如人们可以轻易的指出的那样,如果要排斥西方的价值观和西方的文化,中国应该从驱逐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开始。实际上,中国的退党运动已经达到了接近两亿人这个惊人的数字,中国人民实际上已经在排斥、唾弃西方文化中的糟粕和残渣。

   袁贵仁的言辞在离谱和荒唐之外,更反映了红朝的绝望,反映出中共在高教领域的思想控制和意识形态操纵已经在九评广传、翻墙普及、自由信息冲破铁幕之际完全失效,“党管教育”的原则已经难以执行。中国的大学里甚至安装了闭路电视摄像头,以确保党的政策被执行,更说明了这一点。现在中南海可是真的进退维谷、非常恐惧了,估计红朝高层连毛泽东时代关闭大学的心都已经多少有了。

   袁贵仁其实在向外界承认,中国的高校教师已经全面冲破了中共设置的政治底线、“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并且在大面积的“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并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可以预计,这些开始觉醒了的青年学生,很快就会跟香港和台湾的青年人一样,站到开启民智、启蒙社会、推动变革的第一线。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可怕呢?对偏离良知、害怕真相、和敌视人类文明的人来说,的确是非常可怕。中国的教授们说,中国教育部最近十年一直在推进“双语教学”,在外国语类学校更是推进直接用外语教学,并且在几乎所有学科大量使用外国原版教材。中国知识界在积极拥抱人类的最新思想成果,但中共显然不是这样看的。说实在的,中共还真的是蛮有理由感到害怕,因为普世的文明和价值,西方社会最精华的东西(也包括最糟粕的东西),其实都在大学的教科书中了。

   中共害怕什么?世人也看得越来越清楚:他们害怕枪,害怕中国人民拿起枪来推翻它们,所以要抓枪杆子,也纳闷儿为什么美国民间那么多枪,人们就是不武装起义;他们害怕刀,包括菜刀,所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北京买菜刀要实名制;他们害怕网,因为他们做的坏事一旦通过网络传开,就没人跟他们了;他们害怕笔,所以必须剥夺人民的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现在,他们又害怕书,害怕人类文明的结晶,害怕真相和真理。所以,人们现在真的应该清楚了,中共究竟是什么。如果说,神韵是人类五千年文明的代言;无疑的,中共就恰恰是人类五千年文明的真正敌人。

   

   

   --转自《新纪元周刊》 第415期 商管智慧

(2015/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