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謝田文集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谢田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他最近一次、任内第六次国情咨文中大打“经济牌”,希望借经济复苏的势头继续他的政策。但今年的“经济牌”有摊牌的敌手,至少在经济和贸易问题上,明确的剑指中共。这突显美国行政当局对中国的政策可能收紧,奥巴马在对中共的策略,尤其是经贸策略上,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其实,去年11月在北京开APEC年会时,奥巴马就在中共的眼皮底下、北京的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内,召开了没有中共官员参加的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会议。两个月后的这次国情咨文中,奥巴马更明确的表示,在他任内的最后两年,会全力推动TPP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协议),让他的第二个任期划上完美的经济句号。

   美国中期选举之后,已经成为跛脚鸭的奥巴马,面对共和党掌控的参众两院,已经没有太多的棋子可用。但所有的人都认为,虽然在税收、福利、健保等问题上白宫很难推进新的政策,但在反恐、反网路威胁、构筑世贸新格局、以贸易带动经济等方面,白宫和国会却有望出现突破、实现合作,以继续美国经济一枝独秀、独占世界鳌头的局面。奥巴马正在寻求国会两党给予他贸易谈判的“快速通道授权”。这个权力加上他在咨文中的明确表述,说亚太的贸易规则应该由美国、而不是由中国来订,恰恰可能对中国经济是致命的,是指向中共的利剑。

   有媒体报导说,奥巴马迄今为止的六次国情咨文,每次必谈中国,虽然有时只有一两句,但“反映出美国对美中关系的重视”,此言谬矣。重视当然是重视,但重视并不总是友善,而可能是提防和敌视。冷战的几十年中,美国总统提及邪恶帝国苏联的次数更多。

   2010年奥巴马在首次国情咨文中,谈到欧洲和中国的高速火车;2011年谈到中国太阳能企业(如今已大面积破产);2012年说到“不会对我们的竞争者(中国)不遵守规则的行为坐视不管。不能容忍另一个国家允许人们盗窃我们的电影、音乐、软件。”2013年说到中国对太阳能的利用,但那时油价还没降下来。去年奥巴马更明了,“中国不再是全世界最好的投资国家,美国才是。”

   奥巴马指出,过去几年美国通过削减支出,削减了2.5万亿美元的赤字。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成就。对债务累累的中共各级政府,和对仍然需要搭进去上万亿人民币拯救经济的中共中央政府,这不啻是一个惊雷。曾几何时,有人在鼓噪中国经济上升、美国经济下滑。世事突变、上下易位,就是一瞬间的事。

   有趣的是,奥巴马在叙述他不让中国制定贸易规则、要确保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新秩序的时候,说这是美国企业界的要求和期望。这个说法和措词,显然是颇有用心的。因为,美国一般民众的观点认为,共和党是偏向大企业、财团和富人的,民主党则通常是不会成为大公司的利益的代言人的。

   奥巴马在谈到亚太贸易 时,称要阻止中国制定亚洲的贸易规则。中国网民对这段话反应的很强烈。有人说,凭啥非得美国人订规则,“你订的规则我们有必要遵守吗?”许多中国民众也会想,美国为什么要撇开中国去制定新规则、美国要制定的新规则是什么样的呢?为什么中国不可以参与新规则的制定、中国又要新制定什么样的规则呢?网民的质问不无道理,这些是正当的质疑及合理的问题。

   中共无视国际规范

   中国的确不是一定要遵守国际准则,中共以前也没有遵守。在冷战时期,中国与共产阵营在一起,没有参与自由世界的贸易,也没有遵守其规则。但自从中国所谓的改革开放以来,你要与西方做生意,要赚西方社会的钱,要加入自由世界的贸易联盟,不守规矩怎么行呢?如果你要回到过去,不想参与了,要切断与国际社会的贸易往来,继续闭关锁国,那也可以。

   但中国能够回到过去吗?

   如果人们从GATT(关贸总协议)、MFN(最惠国待遇)、WTO(世界贸易组织)、到TP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这样一个主线来看,美国没有对不起中国,也没有对不起世界上的发展中国家。相反,美国自从上世纪40年代放弃了孤立主义(Isolationism)和门罗主义(Monroe Doctrine)之后,就向世界各国开放了市场,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大国和进口大国。即使这种开放导致了美国国内工作机会的大量流失,仍然没有阻止美国继续保持这一做法。

   但自从取得了MFN(最惠国待遇)、加入了WTO(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共基本上是以一个机会主义者、利己主义者、无赖和赖皮、甚至搅局者的面貌在这些国际组织中出现的。在贸易保护、进出口补贴、知识产权、市场准入、汇率和利率、仿冒和侵权、政府合同、金融规范、关税壁垒等现代经济的几乎所有方面,都完全无视国际规范;在人权、自由、法制、互联网箝制和言论等方面,更是臭名昭著。在现有贸易框架内让中共遵守规则,无疑是缘木求鱼;中共在WTO没能做到的,在TPP更是没有可能做到。

   其实,美国主导的TPP,虽然是世界经济菁英国最高水准的俱乐部,但这个新世界经贸的规则,如果看看它的细则,会发现它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要求,比如开放服务贸易、原产地规则、技术壁垒、竞争政策、智慧财产权、政府采购、透明度、纠纷解决等等。这些要求,对正常国家是理所当然、自然而然的,却是中国目前完全做不到的,也是中共出于政权安危的考虑根本不愿做的。也因此,在中国政局出现变化、共产党垮台之前,TPP谈判肯定会把中共排斥在外。正如笔者之前指出的,中共已经在WTO问题上骗了西方一次了,这次,世界不会再次被骗。

   国情咨文中,奥巴马曾经临时脱稿,开玩笑调侃共和党人他已经赢得了两次“Campaign”(总统竞选)。可以预计,在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两年,在美国经济复苏和中国经济下滑的势态下,在他没有任何“Campaign”的需要、也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尤其是外国势力、中共脸色的两年里,在经济和贸易等问题上,白宫对中共的政策会迅速趋紧。奥巴马对中共的这个经济新策略,看来攻势凌厉,尤其是当中共在政治上危如累卵之时,这注定是指向中南海的一把经济利剑。◇

   --转自《新纪元周刊》第414期 商管智慧

   责任编辑: 朱颖

(2015/0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