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苏明张健评论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2008-06-21

   

   2007年12月份,英国的农业专家们向全世界发出全球粮食危机的呼吁以后,立即就引起了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和专家们的严重的关注。这毕竟不是一件小事,无论现在的社会多么发达,科学技术多么先进。

   

   固然说,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但吃饭确实是为了人能够活着。罗斯福先生在六十多年前就提出,作为一个人,应当享有四大自由中的一大自由,那就是不虞匮乏。也就是说,没有人应该忍受饥饿或者是营养不良;没有人应当忍受寒冷或者是衣不遮体;没有人应当无家可归或者是露宿街头。衣食住是任何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的、最基本的权利。

   

   六、七年前,联合国经过统计,向世界发布了全球人口六十亿这个数字。可是到了去年年底就已经达到六十七亿人,平均每年人口增长一个亿。按照每年每个人需要消耗二百公斤粮食计算,全球每年必须增加粮食产量二千万吨。这还不算人们要吃肉,猪、牛、羊、鸡、鸭、鹅都要粮食来喂,粮食还是重要工业原料。

   

   汽车工业的发达,必然造成对石油的巨大需求。但是石油是不可再生的原材料,而且总有开采光了的那一天。科学家们发现了用玉米和甘蔗可以提炼出供机动车燃烧的燃料。于是巴西、美国、加拿大和欧盟的一些国家,便开发了大片的农田种植玉米,为的是提炼燃油。在今年3月份,英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许多农业和经济专家们,再次向世界提出了粮食的问题。但是这一次不再是粮食危机的呼吁了,而是向全球发出了粮荒的警告。并提出,全世界的粮食储备量,平均不足二个月。例如菲律宾是个产粮国,全国人口一亿一千多万,全国的粮食储备粮仅够五十六天。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人口暴涨,粮食产量没有大幅增长,粮食储备量又达到了历史的最低,粮食的价格当然就暴涨。仅从2000年到2007年,全球谷物的价格平均上涨了一倍多。其中小麦涨价122%;而玉米涨价86%。大米则从三百二十美元一吨涨到了一千美元一吨,涨价的幅度是二倍多。从今年的3月到6月中旬,南美洲和非洲的几十个国家里,已经发生了由于粮荒而引起的示威、游行、抗议和暴乱的事件。在中东的一些国家已经采用了平价粮和高价粮的购买方法。平价粮是限量供应,不够的部分可以买高价粮。但是绝大多数的人民是买不起高价粮的。

   

   世界人口的60%是居住在欧亚两大洲。也就是说目前全球的六十七亿人口中,有四十亿是生活在欧洲和亚洲的。到了2030年,也就是再过二十二年,世界人口将达到高峰的九十亿,那么欧亚两大洲的总人口将接近六十亿。欧亚两个大洲是人类最早出现的,而且几乎所有人类早期的文明和文化,都是在这里发现的。也就是说,这两块大陆是人类开发得最早的,也是人类最集中的地区。多少年来,人口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城市、道路的出现,耕地面积不断扩大,已经使得这两块大陆上可开发的土地寥寥无几。土地是个资源,而且是不可能再生的资源,任何一个洲都不可能随着居住在本洲人口的增长而变大。这就是我们每一个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所面临的最重大的问题。

   

   六十七亿人口的今天,粮荒就已经出现了。那么,如果不立即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二十年后九十亿的人口又将如何存活呢?这个问题再现实不过了。好比出生的婴儿到他长到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他吃什么?会不会被活活地饿死?又好比今天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到他四十多岁的时候,能不能有足够的粮食够他吃饱?或者是食物被限量供应,或者是他被活活饿死。我说这些话,丝毫没有危言耸听。对于生活在共产制度下的人们,尤其对中国人来说,更是如同昨天的记忆。四、五十岁的中国人都经历过凭票、证供应食物的那个年代,和活活饿死近六千万人的可怕的大饥荒。

   

   世界的粮食署今年公布的数字显示,2007年发展中国家获得的粮食援助总计五百九十万吨,比2006年减少15%,创下了这项统计自1961年开始以来最少的一年。由政府机构、非政府组织和粮食署共同实行这项粮食援助的项目,在1999年曾经达到过一千五百万吨。但是自2000年开始就逐年大幅地下降。面对粮食的严重短缺以及粮油价格的暴涨,欧亚各国的财政部长们,目前正在欧亚财长会议上商讨对策。粮食署已经预测到了今年所能买到的粮食,要比去年的五百九十万吨还要少。现在已经有三十多个国家,同意紧急拨款用于补充这个预算。但是如果粮价继续上涨,就无法买到更多的粮食。世界上一共有五十五个援助的国家,其中二十四个国家在去年就已经消减了援助的拨款,今年的援助拨款将会更少。占这个援助计划中55%的粮食,是要送往北韩。可是即便如此,北韩人民仍旧是每人每天四两粮食的供应。剩下的大部分粮食是援助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

   

   6月16日在南韩举行的有欧盟二十七国财政部长和亚洲十六国财政部长、加上联合国的六位官员的会议上,讨论的重点问题就是粮食和价格的暴涨。会议呼吁必须增加粮食的产量和石油产量,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同时会议也担忧,全球粮油价格暴涨所引发的通货膨胀,无论对于欧亚各国来说,都是一个及其严重的问题。与此同时,联合国粮农组织非洲地区第二十五届会议也召开了。非洲是世界上最贫穷的一块大陆,自去年和今年正在受到能源和商品价格暴涨所引发的全球粮食危机的严重冲击。会议将加强农业的安全作为首要题目进行讨论,其中着重讨论了如何改善水源的管理问题。

   

   粮农组织承诺,将提供六十五亿美元为紧急的援助,希望在2015年以前将全球的饥饿人口减少一半。世界银行的统计显示,粮价在最近的三年中增长了二倍,是引发许多非洲国家和其他地区的国家,发生暴动和混乱的原因。同时,像巴西、越南、印度、泰国、埃及这些产量国,已经限制粮食出口了。粮农组织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到了2030年,全球粮食的总产量必须比现在增长一倍,否则就无法满足人口增长的需求。

   

   6月17日,是联合国确定的世界防治沙漠化和干旱日的第十四个年头。今年的主题,就是“防止土地退化以促进可持续农业”。荒漠化是指气候的异常、人类活动等等因素所造成的干旱、半干旱地区土地退化的问题。半个多世纪以来,因为人口的增长,造成人类过度的耕种、放牧和滥砍森林,破坏植被,水土流失严重,加重土地荒漠化的威胁。

   

   由于土地荒漠化现象的加剧,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的关注。在1975年的联合国大会上就通过一项决议,呼吁全世界与荒漠化来做斗争。在1977年,联合国又在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召开世界荒漠化会议,提出全球防治荒漠化的纲领。1994年,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在巴黎签署了《国际防止荒漠化公约》。于同年的12月召开的联合国第四十九届大会上,决定从1995年开始,把每年的6月17日定为<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为的就是提高人们对荒漠化的认识和防治荒漠化的紧迫感和为子孙后代的责任感。

   

   土地的荒漠化已经威胁到了人们的生存,保护生态环境越来越成为了人类的共识,但是个别的国家仍在对生态环境进行着肆意的破坏。不但严重影响了自己的国家,更是影响到了周边的国家。尤其是中国北方严重的荒漠化而造成每年春季的沙尘暴,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朝鲜半岛和日本。

   

   在当前面临粮荒的情况下,联合国将今年的防治荒漠化的主题,放在了农业持续发展上。那就是在提醒人们,在今后20年全世界人民吃粮这个大问题上。在民主制度下生活的人们是从来不担心挨饿的问题,那是因为从来也没有发生饿死过人的事情。因为民主精神就是人权至上。人们充分的享有四大自由,不虞匮乏就是四大自由之一。授权管理众人之事的政府,就把它作为自己的天职。

   

   但是在共产极权的国家,情形就完全不同了。上个世纪,世界上两场最惨酷的两场大饥荒,都是发生在共产国家。第一场发生在1931年的苏联,将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活活饿死。许多经历过那个时期的前苏联人说,他们都吃过死人的肉。仅乌克兰一个加盟共和国,就有一千万人活活被饿死。苏共垮台了,苏联解体后,这些残烈的事实才被揭发了出来。

   

   今年的6月14日,波罗的海国家和乌克兰举行了各种活动,悼念在斯大林统治时期受共党残害的死难者们。在爱沙尼亚和拉托维亚的政府、机关、学校、公共场地甚至私人住宅,6月14日都下半旗,两国的首脑都在首都的纪念碑前敬献花圈。他们把6月14日称为<悼念共产党民族灭绝遇难者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和其他的大城市里,在14日举行了一个叫做“三十三分钟”的悼念活动,悼念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大饥荒中的遇难者们。在活动中,各地还宣读了乌克兰在大饥荒中饿死的人的名字。而第二场大饥荒,则是发生在中国的大陆。1958年,毛泽东发明了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的所谓三面红旗。由此引出了一场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大饥荒。而共党把它叫做三年自然灾害。

   

   根据1997年北京海洋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所编写的《中国气候灾害分布图集》,仔细阅读过这本书之后,不少人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从1959年到1961年这三年的全国气候,不但是正常的年景,甚至可以说是风调雨顺。自然灾害这个说法是根本站不住脚的。那么,在这场大饥荒中,中国人到底饿死了多少人?有人推算饿死了一千五百万人,有人说不会少于二千二百万人,有人估计至少应该在四千万人以上。

   

   2005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原重庆市委办公厅主任兼团市委书记廖伯康的回忆录。这本书里讲到了在那三年当中,仅四川一省,饿死的人数就达到一千万到一千二百万人左右。以此推论,全国饿死的人数那就大大超过了四千万,甚至连五千万、六千万都不止。到底饿死了多少人,那是共党的最高机密。许多的学者们和正义的人士们只能到民间去做实地调查。例如,这里提到的安徽省肥东县黄栗公社大李大队,灾前一百八十户人家,人口八百六十八人中,在1959年,三百八十一人在饥荒中死去,其中二十二户人家死绝。叙述者当年只有十岁,全家人都死绝了。

   

   再例如1959年,河南省光山县十里公社高大店大队吴围子小队,一百二十人中共有七十二人饿死,百分之六十三户人家绝了户。作者吴永宽就是这个村子的人。四十五年以后,这位吴先生为这些冤死的人立下了一块纪念碑。四川荥经县城关公社官田坝四队饿死八十九人,占全生产队的总人口三分之一强。 这份调查的作者说,全县1958年总人口近十二万人。1962年后统计,只剩下五点七万人,饿死了一多半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