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2008-07-13

   

   记得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共党的教科书里,宣称是共党领导了抗日战争。一个家喻户晓的例子,就是林彪带领着一个师,在平型关一下子就消灭了日本的坂垣师团。这件事情曾经让我五体投地佩服了不少年。大家可以想一想,当时共党的一个师也不过三、四千人,使用的武器就是汉阳造那种单子放的步枪。一下子就把装备精良的二、三万的战斗力的坂垣师团灭了,这简直就是奇迹。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教科书变了,说是消灭了坂垣师团的两千多人。到了二十多年前,又变了,说是消灭了坂垣师团一千多人。

   

   我是搞历史的,翻看了一些书,了解了当时战场的形势和布局,又查阅了一些资料,真相大白了:林彪领着一个师,打的是一场埋伏战,袭击的是坂垣师团的运输队,打死打伤一百多日本兵,抢走二百多车军用物资。这就是被号称为平型关大捷的战绩。这也同时是我由浅入深,逐步认清共党本质过程中的一个例子,也是一个小插曲。

   

   对于这次的北京奥运,也同样。为了拿到主办权,共党向全世界、全中国许下了天大的愿,共党内部也是口径一致。为了苟延政权,不惜豁出老本地造假,去打造出一个太平盛世的景观,向世界展现虚假的繁荣昌盛。看起来是制造假冒伪劣的商品容易,在一片国败山河破的情况下,去制造假冒伪劣的繁荣昌盛就不容易了。于是宣传的口径又改变了,改成了和谐奥运,降了一个等级。由原来要显示巨大的繁荣昌盛,降为了“和谐”。可是喊了几年的“和谐”,那就是因为社会不“和谐”。朝野的积怨太多,矛盾重重,官民对立尖锐,无法“和谐”。最近又降了一级,改为“平安奥运”。“和谐”都成为了梦想,那就是想办法平安的度过奥运期间。

   

   在以前的评论中,我曾多次的谈到,奥运不是中国和中国人的宿命,更与国家、民族的生死攸关毫无关系。奥运充其量就是一场体育比赛,运动员们凑到一起玩一玩,老百姓看看热闹。这还是这些喜欢体育的老百姓们凑到一起看看热闹,对于不喜欢体育的老百姓来说,只是喜欢去干自己喜欢的事,不想被奥运打扰。但是如果绝大多数的人,连想过个平静日子的愿望都达不到的话,那就证明这个社会不是个平安的社会。没有平安的社会,那也就没有平安的奥运。共党一贯好大喜功,喜欢的是一步登天,止于极致,梦想着完美至上的境界。但却从不想一想自己是一群什么东西?占山为王、打家劫舍的一群土匪强盗,打着西方的马列旗号,侥幸坐了天下,难道就立时变成了饱学的绅士、治国的栋梁了?

   

   盗匪毕竟是盗匪,而正人君子就是正人君子。正人君子会做出错事,但是盗匪永远不会变成正人君子。让一群盗匪们执掌国家的名器,于是就把国家治理出一个太平的盛事、繁荣昌盛。这在古今中外都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老百姓与土匪强盗能和谐共处吗?百姓来从来是土匪、强盗们杀和抢劫的对象。生活在土匪强盗的政权下,和谐就不用说了。老百姓连想过个平安日子都成了梦想。奥运既不能给中国带来繁荣昌盛,又不能给中国社会带来和谐。更不能给中国的百姓们带来平安的日子,奥运简直就是中国人民的大灾难。

   

   最近,中共的喉舌报导,仅北京一地,共党为了奥运调集并且训练了六十万保安人员,还安放了两处地对空导弹发射的装置,六十万人的专业保安大军。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军队,都没有六十万人。听到了这个消息,简直让人不明白,北京究竟是开一场和平友谊的体育比赛,还是在做战争前的战备安排?

   

   共党曾对奥运的商机大肆炒作,说什么奥运的商机如同亚洲经济的引擎,不但中国能够借机大赚一笔大钱,还可以带动亚洲国家都富起来。看来这又是一个梦想,也成了泡影。共党的国家旅游局自己宣布说,全北京的旅店餐馆业在奥运期间的定房率不到40%。一场世界性的体育盛会,旅馆不但没有爆满,反而连一半的客房都没有预定出去,奥运的商机又在哪里呢?问题就出在了“平安”这两个字上。

   

   为了平安,共党采取了许多的措施。例如,大型的国际商业活动,大型的音乐会,和大型的国际娱乐活动都被取消。连各大商店、夜总会都被要求提前打烊关门。邮政和快递行业也被共党以安全为由,加强了检查,并且明令禁止邮寄电子产品。根据日本《产经新闻》报导,共党规定在八月八日奥运开幕式期间,北京国际机场上禁止任何飞机起飞和降落。

   

   为了在奥运期间北京的空气得以变得多少清洁一些,对在北京和北京周围的许许多多工矿企业已被下令停工。就连远在唐山的几百个钢铁厂、水泥厂,甚至一些小型的发电厂都在停工范围之内。停工从7月8号开始,直到奥运结束。几乎是整整停工两个月。我就纳闷,产值又从哪里来呢?利润又怎么产生呢?工人们吃什么呢?

   

   对北京市的机动车也实行了单、双号的行驶规定。这对清洁空气未必能起多大作用,但交通阻塞会有所缓解。这项规定肯定是对农、工、商业造成巨大的损失,对拥有私人车辆的人来说,他们的权利受到了侵犯和损害。几百万外地在北京就业、经商探亲访友、上访告状的人士,都被赶出了北京。连暑期放假的外地大学生们和外国的留学生们,都被要求离开北京返回自己的家乡。就连各国大使馆雇用的非外交官员的员工们,来华暂短的工作人员们,作家、艺术家、商人们,都被要求离开。对于那些正在申请入境申请的外国人,无论他们是他们想到北京观看奥运,或者是到中国旅游,共党大量拒发签证。

   

   今年春天的两会期间,共党下令全国进入军备状态。 由此不难预料,奥运期间,全国的军队也会处于战备状态,甚至会处于更高一级的战备状态。如果说一个国家连开个会,搞场体育比赛,都要命令军队进入紧急战备的话,那就证明了这个国家的政权,已经处在了随时可以崩溃的状态上。这对于任何一个民主的国家来说,政府下令军队进入战备状态,以应付政治危机,那是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而且军队也不会听从这种命令。政治问题就用政治的方法去解决:或者就是弹劾总统下台,或者就是提前大选。但是共党独裁政权就完全不同了,首先这种权利的获得既不是来自天意,更不是来自于民意,而是通过暴力获得的非法权利。通过暴力获得的政权,就必然要用暴力去维持它。

   

   所以说,这种政权都存在着一个通病,无论从历史上还是从现行上,都是血债累累,罪孽深重,因此而患上极端的恐惧症。恐惧早晚有一天被人们清算罪恶,恐惧迟早身家性命不保。这种恐惧感又迫使这个政权继续与人民为敌到底。大家都知道,6月28日,贵州的瓮安县几万民众为了一个被奸杀的小女孩而发起抗暴行动就是一个实例。共党干部的子弟奸杀了女孩子,公安局出来做伪证,说小女孩是自杀,引起了民众的抗议。公安局的防暴警察又勾结武警镇压民众的抗议,并且打死了至少三个人,打伤了一百五十多人。抓捕了三百多人。共党立即把事件定性为直接反对政府的打、砸、抢、烧事件。于是又是戒严,又是封锁网站,又是逼迫人们做伪证和自首。我在评论中对瓮安县的民众给予了高度评价,并且坚信道德的力量在民间,正义的力量在民间。

   

   之后,瓮安县的民众并没有停止斗争。加上网络上民众正义的直言,迫使共党贵州负责人石宗源不得不在7月3日做出了退步。并且说,这次事件表面的直接导火索是女中学生死因的争议,而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当地在矿产资源开发,移民安置、建筑拆迁等工作中,侵犯公众利益的事情屡有发生。而在处置这些矛盾纠纷和群体事件中,一些干部作风粗暴,工作方法简单,甚至随意动用警力,导致干群关系、警民关系紧张。我对于这位姓石的干部的通天讲话不感兴趣,但是他说的随意动用警力这句话,我认为是一语道破了共党与人民为敌的本质。

   

   动用警力,就是去镇压人民。共党的专制和贪腐已经使得民不聊生了,民众起来抗议,讨个说法又被警察打死、打伤、抓捕。这就是共党自上而下应付民众群体行动的一贯做法。不要说是省级、市级、县级,就连乡镇级甚至是村级,都是有一点点的事情,就把公安的干警们推上了第一线。所以随意动力警力这句话就是说得太对了。我还要加上一句,就是不分干部的级别,哪怕是个乡镇长、村支书,都可以随意调动警力去对付人民。这个国家里的人民都成了什么了?

   

   军队可以屠杀人民,警察可以镇压人民,什么又是保护人民的呢?在我以前的评论中,提到过那支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队,是一支共党用纳税人的钱所豢养的为共党看家护院的家丁队、打手队、狗腿子队。这支党军是一支百分之百的党军。屠杀本国人民出现了不少的英雄,也晋升了不少的将军和军官。但凡有外敌入侵,这支党军是一打准败。而且次次都要割让出中国的领土给人家,才能平息事端。

   

   对于这支公安队伍中的警察们来说,我们也可以把他们称作党警。但是与党军共同做共党的打手、家丁和狗腿子的同时,这支公安队伍又有着与党军不同的特点。说得好听一些,就是党警比党军的层次更低。说得直率一些,那就是党警更下流、更无耻、更下三烂。他们不仅仅是共党的打手和狗腿子,更是所有共党干部、包括未入流级的小芝麻干部,和与权利勾结暴富的奸商们,出卖灵魂的犬儒份子们,和出卖色相的明星们,乃至于黑社会老大的保镖和走狗,也可以用“帮闲”和“篾片”来称呼他们。

   

   瓮安县女中学生,明明是被共党狗官子弟强奸杀害后投入河里的,而当地的公安局却两次验尸,写出的报告是自杀、溺水而死。这不是包揽词讼的帮闲、篾片,又是什么呢?

   

   加拿大签约的女模特佳伯丽.欧博恩在上海被杀。几天后,上海的公安局宣布说凶手已经抓到了,并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我对共党的“供认不讳”的说法,永远充满着怀疑,可以说是根本就不信。警察抓人,警察审案,没有律师,没有旁听,家属不许见面。嫌疑人都供出了一些什么,除了警察以外,没有人知道,只能是警察怎么说就怎么是了。这其中有没有逼供信,有没有酷刑折磨?其实大家都明白,肯定有。被抓的人,有几个不是被扒光了衣服裸体受审,女人有几个不被侮辱、不受强奸的?有人把共党的警察称作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我也有同样的看法。

   

   曾记得在1989年春的北京民主运动期间,北京的小偷们、窃贼们有感于学生们的正义行动,发出了罢偷的公开声明。纵观中国历史,古籍中时有记载一些当时的什么神偷、飞贼之类的人物。尽管这些神偷、飞贼干出一些不齿于人的、损人利己的勾当。但是作为小偷、窃贼,也都自定规矩,在多种情形之下是不偷的。即便是土匪、强盗,也有他们的守则。所以孔夫子才说,盗亦有道。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所以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的守则和规定,连窃贼、小偷、强盗、土匪也不例外。而唯独共党这支警察队伍,既没有个起码的道义,有没有通用的规则,更是连起码的规矩都提不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