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吕千荣2015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吕千荣的博客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吕千荣2015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吕千荣2015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2015年2月28日 小雨 星期六
   
   最近一时期,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的妻子在2015年1月25日起因子宫大出血在2015年1月26日到无锡惠山医院治疗受到有关部门在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对我妻子医疗迫害,我妻子从2015年1月30日至2月6日在常州武进中医院治疗期间,有关部门都脑控群众让群众说出要医疗迫害谋杀我妻子,这些我在2015年2月2日和6日两次在吕千荣受迫害的微博、日记里揭露.在2015年2月9号我到武进中医院拿到我妻子的血检报告单后被几家医院诊断为"亚临床甲减"或"甲减",这种甲状腺减退疾病是一种无法治愈要靠终身吃药维持的一种免疫力低下的疾病.而这种疾病的发生有的是自身性的免疫性疾病,还有使用了一种放射性药物碘131这种化学元素也会造成甲减,尤其是过多剂量使用碘131这种化学元素百分百会造成甲减.另外放射性镭制剂也会造成甲减.而之前我的妻子身体非常健康连亚临床甲减症状都没有,在武进中医院住了几天院怎麽就突然有了甲减?不是明显被有关部门迫害用了碘131吗?通过在武进中医院和常州市第二医院阳湖院区给我妻子3次做的甲功能检测报告也证明了这些,所以我从2015年2月13日起至春节前的2015年2月17日我到常州市第二医院要给我妻子做体内有没有碘131的检测,常州市第二医院推托不给做,我多次打电话给常州市卫生局和常州市长热线反映要给我妻子做体内有没有碘131的检测,常州市卫生局没有人接电话或工作人员接电话后推托,常州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说管不了。我打110报警,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湖塘派出所接警人员推托.而有关部门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却脑控群众让群众这些天来尤其是从2015年2月22日至今在公开监控迫害我时脑控群众让群众公开说出:”这个政治犯的老婆在武进中医院住院被国家安全局用了放射性元素碘131造成甲减,现在这个政治犯反映没有人管.他的网络也被上面控制住了让他无法翻墙进入国际网站反映,要把这个政治犯害死了,这个政治犯每天在武进客运汽车站地区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经常要到武进公交中心站去拉客,上面已经安排、脑控武进公交中心站的公交大客车司机要用公交大客车把这个政治犯撞死了(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吓的一些群众都不敢座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呼吁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领导的中共中央和国际社会关注我的惊天奇冤和我长期所受到的邪恶恐怖迫害和我家人受到的连带迫害以及我们一家三口的生命安全!
   
   我就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大概20:13分左右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打110报警,武进区公安局一个女的接的电话,我问她的工号是多少?她告诉我她的工号是1153。我就向她报警反映:“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大概1:20分至2:20分期间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高新区的阳湖路由西往东行驶,当行驶到不是凤林路口就是武宜路口时(很可能是武宜路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由西往东正常绿灯通行行使过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突然闯红灯由南往北行驶过来及时刹车停在了我正常通行行使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我及时刹车才没有撞到闯红东的小汽车上,当时我听到小汽车内有人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撞到车上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我等这个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客运汽车站,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客运站的路上和到了武进客运汽车站后,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阳湖路由西往东在过武宜路口正常绿灯通行行使时,被一辆在武宜路由南往北行使的小汽车闯红灯突然停在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前,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脚在刹车上及时刹住了车,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就撞到小汽车上了,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用特工谋杀手段故意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就是撞到小汽车上也撞不死这个政治犯,电动三轮车的车速慢没有劲,这个政治犯当时脑子被控制住了没有报警,就是报警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就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在国内生活,江泽民的人正在做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还要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撞他。就是把这个政治犯的网络控制住不能让他把他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材料写出来,不能让他向习近平反映,那样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并长期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证据让中共过不掉让江泽民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造成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下午国安局特工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这个政治犯没有谋杀成功,今天晚上就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
   
   武进区公安局110这个接警的女话务员说:“你到交警中队报警看监控录像呀?”我让她转接到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武进区公安局110这个接警的女话务员不回答。我再次拨打110报警,武进区公安局110报警台一个男的接的警,但是他刚听了我的上述反映一半就挂断了电话。
   
   在2015年2月28日上午,我到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报警反映上述“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大概1:20分至2:20分期间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高新区的阳湖路由西往东行驶,当行驶到不是凤林路口就是武宜路口时(很可能是武宜路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由西往东正常绿灯通行行使过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突然闯红灯由南往北行驶过来及时刹车停在了我正常通行行使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我及时刹车才没有撞到闯红东的小汽车上,当时我听到小汽车内有人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撞到车上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我等这个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站,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客运站站的路上和到了武进客运汽车站后,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阳湖路由西往东在过武宜路口正常绿灯通行行使时,被一辆在武宜路由南往北行使的小汽车闯红灯突然停在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前,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脚在刹车上及时刹住了车,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就撞到小汽车上了,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用特工谋杀手段故意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就是撞到小汽车上也撞不死这个政治犯,电动三轮车的车速慢没有劲,这个政治犯当时脑子被控制住了没有报警,就是报警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就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在国内生活,江泽民的人正在做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还要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撞他。就是把这个政治犯的网络控制住不能让他把他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材料写出来,不能让他向习近平反映,那样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并长期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证据让中共过不掉让江泽民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造成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在2015年2月27日晚上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到武进汽车客运站地区拉客,在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汉奸恶魔集团把持的政法委掌控的有关部门在长期对我进行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并控制了群众的大脑让群众随时说出:‘这个政治犯说什麽了、想什么了、做什么了、要做什么、怎么迫害他的、要怎么迫害他、上面怎麽害他没有把他害死、上面要怎麽害死他、、、、、、’并控制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的大脑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群众说:‘今天下午国安局特工用特工手段用机动车制造车祸谋杀这个政治犯没有谋杀成功,今天晚上就要把这个政治犯用机动车撞死。。。。。’”我并和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的这个交警说我已经在昨天晚上打110报过警了。武进高新区交警中队接待我的一个警察说:“你报警说有人涉嫌对你机动车谋杀,你到派出所报案,你要查看现场红绿灯十字路口的监控录像,有的红绿灯十字路口没有监控录像。。。。”我说:“怎麽一对我迫害谋杀交通要道都没有监控录像了呢?。。。。。”
   
   我刚走就听这个交警和别的交警说:“昨天下午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来制造车祸想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就要逮起来了,是习近平想害死他。。。。。。”
   
   在2015年2月28日下午,我用我的15312586362手机再打110向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110报警反映上述:“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我在武进汽车客运站用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在2015年2月27日下午大概1:20分至2:20分期间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从武进高新区的阳湖路由西往东行驶,当行驶到不是凤林路口就是武宜路口时(很可能是武宜路口),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由西往东正常绿灯通行行使过十字路口时,一辆白色的小汽车突然闯红灯由南往北行驶过来及时刹车停在了我正常通行行使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前,我及时刹车才没有撞到闯红东的小汽车上,当时我听到小汽车内有人说:‘今天这个政治犯撞到车上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我等这个小汽车开走后,我就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客运汽车站,在我开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去武进汽车客运站的路上和到了武进客运汽车站后,我就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刚才开子客运电动三轮车在阳湖路由西往东在过武宜路口正常绿灯通行行使时,被一辆在武宜路由南往北行使的小汽车闯红灯突然停在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前,不是这个政治犯的脚在刹车上及时刹住了车,这个政治犯正常行驶的三轮车就撞到小汽车上了,是常州市国家安全局的特工用特工谋杀手段故意想谋杀这个政治犯的,这个政治犯的三轮车就是撞到小汽车上也撞不死这个政治犯,电动三轮车的车速慢没有劲,这个政治犯当时脑子被控制住了没有报警,就是报警了交警也会说没有监控,就是不能让这个政治犯在国内生活,江泽民的人正在做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要是同意了就要把这个政治犯逮起来害死了,还要用机动车谋杀这个政治犯撞他。就是把这个政治犯的网络控制住不能让他把他的新的全面申诉控诉材料材料写出来,不能让他向习近平反映,那样江泽民集团十九年多来长期动用国家机器邪恶恐怖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这个政治犯,并长期脑控群众对他进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谋杀的大量证据让中共过不掉让江泽民过不掉,(以上是我听到群众说的汇总)、、、、、、.’造成很多群众都不敢坐我的客运电动三轮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