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艰难上访中让我看清了大龙红国家的黑暗]
刘佳音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七条诫命
·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主耶穌再來還會叫耶穌嗎?
·全能神是主耶穌的再來
·聖經究竟是一本什麼書?
·我們應該怎麽迎接耶穌的重歸?
·哪裡才是你的歸宿?
·清心的人必得见神
·如何對待聖經
·聖經上關於主耶穌再來的預言怎样應驗呢
·回家的路
·順服造物主的安排 我心歡喜
·她,回家了……
·耶穌到底是誰
·命 運
·宿命
·你真認識造物主的愛嗎?
·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 告別自卑,找回自信
·追求有意義的人生
·單純順服的人有福了
·조물주의 음성에 마3
·主耶穌走出聖殿在安息日作工有什麼寓意?
· 好成績等於好命運嗎?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潮流”带给人的是什么?
·有一雙手
·神的權柄不可估量
·全能神救我脫離險境
·萬物都在彰顯神的權柄
·我终于解脱了
·举世瞩目——天津塘沽大爆炸
·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
·经历灾难使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
·你關注全能神教會了嗎?
·「东方闪电」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不再錯下去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灾难中看到神对我的奇妙保守
·神的智慧擺佈看顧了我
·災難中神話作了我的後盾
·一個90後的成長蛻變
·尋找就尋見,叩門就開門
·棄假歸真
·《純真無瑕的愛》把我帶到全能神面前
·治好媽媽癌症的良藥
·六千年的呼喚:「你在哪裡?」
·彩虹背后的忧伤
·神的作为不可估量
·人为什么会生病呢?
·主耶穌還會以猶太人的形像再來嗎?
·聖經真是神所默示的嗎?
·生命中的過客
·找到真愛
·小草的生命力真不小!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一)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二)
·神的新說話為我們帶來了實行真理的路途(三)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一)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二)
·我们找到了圣灵新的作工(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擺脫「地位」的捆綁 ——(二)
·擺脫「地位」的捆綁 ——(三)
·擺脫「地位」的捆綁 ——(四)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一)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二)
·全能神的話是我「生命的糧」(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一)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二)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三)
·全能神引领我们过上正常的灵生活(四)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一)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二)
·全能神——真理的圣灵已经来了(三)
·人活著到底該為誰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一)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二)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三)
·全能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四)
·「东方闪电」——救主再現(一)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二)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三)
·「东方闪电」——救主再现(四)
·父母如何给孩子释放心灵的空间呢?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一) 
·因信全能神我們全家慘遭大紅龍迫害(二)
·相信小冊子上的謠言使我悔恨終生
·解禁(一)
·解禁(二)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上)
· 撕下假面具,我真輕鬆(下)
·何为“真爱”?“真情”何在?蛻變(一)
·平凡小事
· 到底怎樣確定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呢?
·神真是用「烈火」來燒滅一切嗎?
·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黑手已經伸向韓國——剖析「8·28示威抗議」的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艰难上访中让我看清了大龙红国家的黑暗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一个惨遭不幸之人的自白

    河南省 张兰

   以往,在我心中一直认为共产党、人民政府能够为百姓办事,公安局能为社会、人民保平安。谁知事实却不像我所想的那样,在我们家遭受恶人残害、经历了几年的上访生活之后,才知道大红龙怎样苦害人,从上到下受贿,徇私枉法、欺上瞒下,一片黑暗。

   2004年2月5日上午8点,我儿子(24岁)去给临村一人家修房子,在回家的路上被6个人拦住毒打后给杀害(因其中一人的母亲把她的外甥女介绍给我儿子,我儿子不同意,所以其一气之下把我儿子打死了)。直到9日上午才在一口机井里发现我儿子的尸体,头上有大包,鼻孔、喉咙有血以及染红的卫生纸,右胳膊上节被打断,浑身有血伤,惨不忍睹!经法医鉴定,当时是被头朝下扔进水中窒息而死的。当时我们打算结案后再掩埋尸体,可县公安局的两名副局长非让逼着我们赶紧火化,还恐吓说:“如果不火化,我们到时候用汽油把尸体点了!”无奈之下我们才将尸体火化。谁知,过后他们却一直没有答复,后来才知道他们逼着火化就是为了早日结案。我就去县里找副局长理论:“我儿子被人害死,你们为啥不查明原因?”他与公安局股长毕×当时就把我的材料一把扔在地上,坐车就要走,我就拦在了车前不让他们走,我说:“我就是来问问,人死了你们怎么不管?你们让火化了,你们得给我个说法!”股长毕×气焰嚣张地吼道:“我们就是不抓人,看你一个平民百姓能怎么着?走开!”当时他们派人硬把我拉到一边,开车扬长而去。后来我才知道,打死我儿子的6人中,一个是村委书记的独生子,这个书记为了儿子逃脱罪责,早就给市公安局的熟人送礼了,另一人在本地本身就是个地痞,仗着兄弟6个人在当地一带为非作歹,公安局的人也向着他们,并且这6个杀人犯的家人一共给公安局送了至少一百多万元的礼。所以,公安局的人即使知道人是他们杀的,也根本不追究。

   看到他们对这事根本不管不问,2005年7月4日,我就去了北京上访。可我去到后,信访办的人不但没有接我的案子,马上就给驻京办打电话,驻京办竟把全国各地的上访人员都聚在九进庄,然后通知当地人员派人去接回原地。县公安局股长毕×(因收了钱就造假案)给驻京办的科长说:“她儿子是跟人家小孩子闹着玩,无意中掉进了井里淹死了,当时几个孩子最大的还不到16岁(他的意思是不到判刑的年龄,事实上当时6人都是20多岁的人了,而且有的都已经结婚了)呢!”驻京办的人根本就不解决问题,一连4次用诡计打发我走,第一次是把我扔在了公交车上不管我了,第二次把我送到一个宾馆说让我先等着,可宾馆根本不让我进,后来我在保安室里坐了一夜,第三次他们又说把我带到某地解决问题,谁知一人领我坐上公交车,他提前下车后把我扔在公交车上,第四次驻京办的三人开着小车拉着我,把我拉到一个窑厂里,后来他们借上厕所的机会开车跑了,把我扔在了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当时我已身无分文。他们企图将我不声不响的困死在那里,这就是以往我认为的“人民公仆”,能为百姓办实事的政府。因为我儿子的冤还没申,我还不能死,就只能靠吃树林里的野果以及捡路边沟里的东西维持生活。

   2005年8月11日,我夫妻二人到河南省委门口上访,我们到大门口询问:到哪上访?工作人员几点下班?一公安恶警(警号是0108××)不论分说抓住我就是一顿毒打,他们以“在省委门口闹事”为由将我们俩一直关押到晚上。随后通知我们县公安局,公安局局长派人把我们接回县里,并以“上访拦截领导的车,妨碍公事,非法闹事”为罪名,非法拘留我们半个月(没有拘留证),并给我们拍照,还在县电视台和报纸上作反面宣传,官员们还说这是杀鸡给猴看,警告群众不要上访,如果上访就得像我们一样被拘留。

   同年10月9日,中央领导到河南检查工作,县公安局令乡干部、派出所共18人分两班轮流住我家10多天,限制我上访。11月14日,我又去北京公安部上访,公安部的人就给省厅驻京办的打电话,省厅里的人把我拉到离北京公安部不远的聚源宾馆里,在宾馆他们对我毒打,并软禁我21天。后来打电话派我们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把我押回来,随后就把我锁在了派出所的铁笼子里一夜。

   2006年3月8日,一村委书记(与其中一杀人犯是老表)到我家,看到我没在家,就以为我又上访去了,他问我丈夫我上哪了,我丈夫说我走亲戚去了。他听后一拳打到我丈夫的心口,当时就把我丈夫打倒在地上,我丈夫报了警,派出所的人来到后什么也没说,反而警告我丈夫不让乱说话。

   3月10日,我又去北京上访,想着一定得为我死去的儿子讨回公道。可我还没到信访门口,就被我们县派的5名恶警拦住,在大街上对我一顿毒打,被带了回来,还说我报复陷害当事人。我儿被害我上访无门,还被这伙“人民卫士”毒打,说我陷害当事人,中国真是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吗?

   之后村委书记气势汹汹地到我家进行敲诈,向我们要上访接我回来的路费,让我们拿两万元,还威胁我说:“如果不给,我找人上你家打你,让你年都过不好。”真是恶魔当道!家里也实在没什么钱,后来也没给。

   这时它们又使出了一个阴招,想用好处收买我,让我不再上访,2006年8月5日,我们乡派出所的警察与一村委主任送到我家500元钱;第二次是2006年农历12月26日乡党委书记和另两名乡干部又送到我家500元钱、两袋面粉、一床被子,“关怀”我让我过好春节。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我很清楚。当2007年3月3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时,才到北京南站,就被人截住给拉了回来,接到了某宾馆。之后派出所所长、乡长又非法把我关押软禁在敬老院里8天。期间我丈夫在家,他们怕我丈夫上访,就把我丈夫也关押起来。

   后来乡党委书记、政法书记等3名干部联合对我们使出更毒辣的一招——设罪害人。他们说要给我们1280元化肥钱。头两次给的钱,我给他们出了两个条子(共计1000元)。这次给徐×出了个1280元的条子,原本说是救济我的钱,可哪里知道这些钱是他们为陷害我们夫妻俩设下的圈套,使我们夫妻二人坐了3年的牢。乡及村干部11个人共同作假证,说我敲诈勒索钱财2280元。2007年8月在县法院开庭审理的,后发了判决书,判我们夫妻二人每人劳教3年。因我们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到市中级人民法院,市中院发回重审,县人民法院根本就没有审理,我坐了9个月的牢,我丈夫坐了11个月的牢。坐牢期间每天不见阳光,一顿饭一个小馍吃不饱,在监狱里我患上了白癜风、胆囊炎。后来他们允许我们二人取保候审,但必须有我4家亲戚的签字,保证我们在家里,哪里也不能去,如果我要是离开家随时把我亲戚抓走。县人民法院书记员和审判员对我威胁说:“你儿子的事不要讲了,坐监的事也不要讲了,你无论再上哪里上访就抓你的4家亲戚,你若再上访就再劳动教养你们3年!”

   虽然我们被放了回来,但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给我们夫妻二人安了个罪名,我们又成了全国联网批捕的逃犯,这样我们就没办法出门了,只要一出门就会被抓,但我们俩毫不知情。这伙恶魔为了限制我们,真是煞费苦心!2008年5月11日,我又去省厅上访,刚到省厅信访办,领了表,就被当地派出所的恶警抓住,带到了派出所,他们给我照了相,说我是批捕在逃的人,让我摁手印,我不摁,他们就打我,用脚跺我,说我是个犯人。后来我们乡派出所的民警赶到还说让我摁手印,骗我说摁了手印就把网上在逃犯的信息给消掉。之后我们县公安局与乡派出所的民警把我押回,送进了县拘留所,甚至把我当成重犯对待,戴上了手铐、脚镣,我遭受着残酷折磨,在看守所里晕倒了4次,有病也不让看,后来省里来检查,才拉我到县医院看病,花了1500元,还都是我自己的钱,甚至在医院治病时还一直戴着手铐。之后他们把我和杀人犯关在一起,让我在里面干活,因我身体实在太差,给我分的活我每天都不能按时完成,杀人犯说我干活慢,就殴打我,每次都是打的鼻青脸肿,警察却不管不问,我真是受尽了虐待!在这几年的上访中,我们共花了十三四万,有时我们在外捡点饮料瓶子维持生活,每天省吃俭用的。我把所有的家当都用在了上访上,请了5个律师,花了3万多,但每个律师也都是只收了钱而没有为我说话。我经常风餐露宿,还被这些官员苦害折磨得了一身的病,高血压、慢性肠炎、胃炎、白癜风都是在上访的日子里留下的病患。几年里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泪,被大红龙殴打了多少次,得了一身的病,家里又是一穷二白,可我仍不甘心。2009年我和丈夫来到了县公安局找局长反映我们因上访被关押在看守所,但他们不管,无奈我们又去县委找县委书记,看大门的说县委书记没在家,后来县委副书记打电话让派出所的人强行把我们夫妻二人拉到了训诫所,关押了一天一夜。在训诫所,他们对我们大肆恐吓:“你们还去县委吗?这一次是训诫,第二次是拘留,第三次是劳教!”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我曾多次仰天长叹,也曾多次想到以死了结此生,为什么本是原告的我会落得如此下场,难道真的就没有说理申冤的地方吗?在那种背景下,我心里很是绝望,充满了凄凉、委屈、无助,我不再期盼有人能为我申冤,不再奢望给儿子讨个说法了,更不再相信世上有公义存在,因为在这样的国家讨说法真是比登天还难,软弱无力的我几乎要瘫倒了,真的没有勇气再次寻找光明。然而,就在我走投无路之时,在我精神一度陷入低谷之时,全能神的救恩临到了我,全能神的话让我知道世上根本没有公义存在,神的话帮我揭开了世界邪恶的根源,也是神的话使我看到了一丝光亮,更看到了曙光,感谢全能神。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人类离开了全能者的生命供应,不知道生为何,但又恐惧死亡,没有依靠,没有帮助,却仍旧不愿闭上双目,硬着头皮支撑着没有灵魂知觉的肉体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这样没有盼望,他也是这样没有目标地生存着,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圣者将会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来到的人,这个信念在没有知觉的人身上迟迟不能实现,然而,人还是这样盼望着。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等待着你突然恢复记忆的那一天:知道你是从神那里走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父亲’,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当人大声求告之时,我背转脸面,不再忍心目睹下去,但人的哀哭之声我怎能听不见呢?我要抚平人间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亲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残害我民,不容仇敌再任意妄为。”当我看到那如慈母般温暖的话语时,我心里才出现了久违的安慰,也看到只有神最爱人,神今天就是来拯救我们这些受苦至深的人的,是来抚平人间的不平的,更是来帮助我们脱离这黑暗世界的压制的。如果没有神的拯救,也许我已不在人世,也许我还会继续上访,会继续遭受撒但的苦害,最终以失败告终,家破人亡。多亏神的拯救,我才看到人的生死都在神手中,那些恶人活着也只是暂时的享受,最终神会赏善罚恶,将那些作恶抵挡神的人都毁于地狱之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