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究竟何谓“革命”?]
匣子说话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何谓“革命”?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究竟何谓“革命”?

    近一百多年来,“革命”——乃是被马列斯毛之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演绎发挥或曰强暴糟蹋得最天花乱坠最云山雾罩且也最阴森恐怖最血腥污秽的一个概念、一个词儿、一个命题或曰一种事物,以致当今世人,尤其大陆中国人,或谈“革命”而色变,或闻“革命”而丧魄,或视“革命”如洪水猛兽而避之唯恐不及、拒之唯恐不远,或只谈“改革”而不许“革命”,或顶多也只不过搞点“颜色革命”即革颜色的命罢也,甚而至于有些个所谓民运人士居然干脆“告别革命”了事——更甭提那“暴力革命”矣!

    但黑匣子主义认为,这里首先应该而且必须指出是,之所以如此,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则完全是由于马列斯毛之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为了蛊惑、煽动和组织那些人性畸型,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流氓成性,嫉妒成瘾,消极散漫,腐化堕落,好逸恶劳,好吃懒做,放辟邪侈,无所不为,本身无任何人格尊严可言,且根本不知道人格尊严为何物,而又野心勃勃,一生只求不劳而获,一心只为不义之财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即如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土匪、巫师、神棍……者流的社会渣滓,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和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之罪恶目的之需要,而挖空心思,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地玩弄无聊的诡辩游戏,在对待革命的问题上,与其在对待民主、对待国家、对待政党、对待法律、对待人性、对待人权及对待自由等等的问题一样,也善于且惯于玩弄其反革命两手政策和策略,即: 一手是坚决反对乃至消灭革命以贯彻其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一手是放肆曲解乃至魔化革命再加以利用。
    他们认为:“革命”首先具有阶级性,革命是阶级革命,即阶级革阶级的命,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阶级斗争主义阶级斗争,而他们搞的则是所谓“无产阶级革命”,或曰“共产主义革命”,或曰“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目的是要消灭资产阶级以及资产阶级革命,推翻资产阶级专政,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消灭一切阶级差别,消灭一切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最后消灭一切阶级,消灭一切主要由于社会生产力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乃至消灭国家,直到共产主义乌有之乡的实现,因此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伟大的革命。亦如西魔马克思说:“正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这个国家的最后形式里面,阶级斗争要彻底以武力解决的。”“工人革命(注:即“无产阶级革命”或曰“共产主义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共产党宣言》)西魔恩格斯说:“革命无疑是天下最有权威的东西。革命就是一部分人用枪杆、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权威的手段强迫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获得胜利的政党如果不愿意失去自己努力争得的成果,就必须凭借它的武器对反动派造成的恐惧,来维持自己的统治。”(恩格斯:《论权威》)西魔列宁说:“革命是最尖锐最激烈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和国内战争。”(列宁:《布尔什维克能保持国家政权么?》1917年)“历次革命中这个有历史意义的经验,这个有全世界历史意义的——经济的和政治的——教训,马克思把它总结了,给了一个简单、严格、准确、明显的公式:无产阶级专政。” (列宁:《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列宁全集》第二十七卷第243页)东魔毛泽东说:“……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毛泽东:《战争与战略问题》)如此等等。
    故此,黑匣子主义认为,当今之世,为“革命”正名也便显得最最最重要矣!
    那么试问:究竟何谓“革命”呢?
    黑匣子主义认为,本来,“革命”一词,源自《周易》,即:“天地革而四时成,湯武革命,順乎天而应乎人。”应该说,“革命”的真实涵义是早就确定了的。那就是,所谓“革命”,指的就是事物进化发展过程中的质变阶段,是质的飞跃,是具有某种新质的新事物的产生或曰肯定,同时又是具有某种旧质的旧事物的灭亡或曰否定,即“革故鼎新”是也。诸如产业革命、技术革命、文艺革命、思想革命等。而社会革命,指的就是人类社会进化发展过程中的质变阶段,通常是指采取某种激烈的措施推翻既悖逆天理又违反人性的专制的社会政治体制,并取而代之建立既顺乎天理又合乎人性的民主的社会政治体制的一种解决社会政治危机的社会政治运动。并且,一般所说的“革命”,就是指的社会革命。
    所以,“革命”——社会革命——的本质或曰目的,就是解放山寨子、土围子、家天下中的,被独裁专制主义者劫持、绑架、征服、奴役、压迫、剥削、虐待、摧残……的,连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或人生价值都没有保障的奴隶们,并创建一个能确保其社会成员的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社会价值或人生价值的文明社会以及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或曰现代意义上的国家。
    简言之,“革命”——就是以民主自由主义取代独裁专制主义,或者说,以民主宪政取代专制暴政,维护其社会成员做人的权力、做人的自由及做人的尊严;反之,若反其道而行之,以独裁专制主义取代民主自由主义,或者说,以专制暴政取代民主宪政,则是“反革命”,是复辟,是倒退,是反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其社会成员也便没有了做人的权力、做人的自由及做人的尊严。
    这是因为,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本质属性(或曰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非本质属性(或曰社会属性)即理性,所以人类应该是有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的,而这个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便是民主自由主义。这是一方面。
    而另一方面,虽然人的自然属性即私性基本甚至完全相同,而人的社会属性即理性却只能大致相同而已。且最糟糕的是,人性畸型,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流氓成性,嫉妒成瘾,消极散漫,腐化堕落,好逸恶劳,好吃懒做,放辟邪侈,无所不为,本身无任何人格尊严可言,且根本不知道人格尊严为何物,而又野心勃勃,一生只求不劳而获,一心只为不义之财的社会渣滓,即如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土匪、巫师、神棍……者流及其天然代表独裁专制主义者,诸如恐怖主义者,流氓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或马列毛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之类的极端非理性,乃至反理性,甚或自外于人类且泯灭了人性的害群之马乃至害人之魔,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何种社会政治制度下都可能有出现与存在,而他们的价值观——如果说有的话——却是与“普世价值观”(或曰“大同价值观”或曰“主流价值观”)不相同的,甚至是正相反的;或者说,是格格不入的,有如水火之不能相容,又若冰炭之不可同器。尤其马、列、斯、毛者流的马克思主义者,亦即共产魔教主义者,则是根本没有价值观的,只有其所谓“方法论”,或曰“世界观”,或曰“意识形态”;而且,马列斯毛者流的马克思主义者,亦即共产魔教主义者,非但没有价值观,还要极力反对普世价值观的,还要极力反抗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的。所以,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从来就是民主自由主义与独裁专制主义之间的矛盾,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在人类社会,独裁专制主义者的出现与存在,乃是既违犯人性又悖逆天理的;那么,要建立一种既合乎人性又顺乎天理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思想价值体系,则应该而且必须在发扬和推进民主自由主义的同时,努力遏制乃至终结独裁专制主义,消灭一切形式的独裁专制主义者,尤其是遏制、终结乃至埋葬马克思主义及马克思主义者,亦即共产魔教主义及共产魔教主义者。所以,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整个过程中,“革命”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无法“告别”的,没有也不可能有毕其功于一役、开万世之太平的“革命”。
    那么再问:马列斯毛之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搞的是“革命”吗?——非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列斯毛之类的马克思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者所搞的非但不是“革命”,而是“反革命”;而且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反革命”,而是“暴力反革命”;而且也并非一般意义上的“暴力反革命”,而是凭枪杆子“获得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的“暴力反革命”,是蛊惑煽动那些人性畸型,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流氓成性,嫉妒成瘾,消极散漫,腐化堕落,好逸恶劳,好吃懒做,放辟邪侈,无所不为,本身无任何人格尊严可言,且根本不知道人格尊严为何物,而又野心勃勃,一生只求不劳而获,一心只为不义之财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即如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骗子、窃贼、土匪、巫师、神棍……者流的社会渣滓,组织实施其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暴力反革命”,是以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取代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以魔权取代人权、以魔取代人的“暴力反革命”,是旷日持久的“暴力反革命”,总之,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暴力反革命”。
    君不见,西魔马克思1848年以其“挟无产者以令天下”或曰““挟无产者以反人类”的《共产党宣言》的出笼便发出了这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暴力反革命的宣战书,并公然叫嚣:“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注:须知,当时马克思生活所在的西方文明世界如英、美、法等“现存的社会制度”,乃正是自十三世纪英国大宪章运动开始,历经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以及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直至法国大革命,才促使欧洲人特别是西欧人打破了中世纪的黑暗,推翻了建立于神权基础上的政教合一的专制主义统治,砸碎了宗教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从而解放了人的个性,激活了人的私性,唤醒了人之为人的意识、思想,复归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灵魂,普及了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基本的价值观念,使理性渗透到了人们的一切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及日常生活之中,乃至于人人都有资格有权力以独立法人身份参与各方面的公开、公平、公正、自由、文明、有序的个人生存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几乎每一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与潜质潜能,真正实现了人能尽其才的方兴未艾的民主自由主义制度即民主宪政制度。)紧接着,1871年3月18日,马克思通过“第一国际”,在法国实验性地具体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了一次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工程,即其所谓“法兰西内战”,或曰“巴黎工人武装起义”,法国流氓无产者阶级夺取了政权,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并成立了一个准备向那“原始公社”过渡的所谓“巴黎公社”,则又为这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暴力反革命拉开了序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