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快乐的精灵---小何]
走向大自然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告别刘晓波先生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中美大战(爆笑,涕零 )
旧日情诗
·旧日情诗 - 前言
·旧日情诗 1 盼望
·旧日情诗 2 我孤独的小船
·旧日情诗 3 你望
·旧日情诗 4 这些只属於我们
·旧日情诗 5 我的小星
·旧日情诗 6 给 羚 南 -送别机场
·旧日诗 文7 我家的对联
·动物精神与民族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心的挣扎 p1 head
·心的挣扎Page2 晨露集
·心的挣扎Page3 自勉
·心的挣扎 Page4 梦故乡
·心的挣扎 P5过去的人
·心的挣扎 P6 忧虑
·心的挣扎 p7 浮名
·心的挣扎 p8 爱的度量
·心的挣扎 p9 Patriotic 爱国
·心的挣扎 p10 共产党
·心的挣扎 p11orphan孤儿
·心的挣扎 p12 诺贝尔Nobel
·心的挣扎 p13 皱纹Wrinkle
·心的挣扎 p14 人类的痛苦Pain of Human
·心的挣扎 p15 Moon Light
·心的挣扎 p16殉葬人Gone with Communist
·心的挣扎p17 天人永隔
·心的挣扎page 19 Hard to be man 做人难
·心的挣扎P18alone孤独
·心的挣扎page 20Tears 眼泪
·心的挣扎page 21月光下田野
·心的挣扎page 22欢乐的母亲
·心的挣扎page 23人类与神
·心的挣扎page 24诗意
·心的挣扎p25 茫茫天地
·心的挣扎p26 受苦或享受
·P26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
·对於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的讨论
·心的挣扎p29双 体繁 殖
·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
·对於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2 原子弹与中国
·心的挣扎page 47 智慧, 道德和理性在人类历史中对力量, 竞争和利益的平衡
·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
·心的挣扎page 31 怀念父母parent
·对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3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34专制无为民主
·心的挣扎page35 为什么 Why?
·心的挣扎p36永恒黑暗great night
·心的挣扎p37人之罪 Sin of Human
·两分法思维是中国思想叶子的茎和枝
·心的挣扎p38人类的官能
·心的挣扎p39爱与恨
·心的挣扎p40文革与人性
·心的挣扎 P41生命的动力
·心的挣扎 P42政治的悲哀
·心的挣扎 P43科学与宗教
·心的挣扎p44 异国的思念
·心的挣扎p45 给中国矿工弟兄
·心的挣扎p46 母亲的母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快乐的精灵---小何)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谈起那些岛的时候,那种充满向往的表情令我非常同情。
   
   出乎我意料的是小何并没有将他的梦停留在空想阶段,他在认真的收集资料,要去
   阿拉斯加找这个小岛。有一天他告诉我说,考试完了,暑假的时候,他要去阿拉斯
   加探险去了,我大吃一惊,说, WHAT?他说阿拉斯加有一个打鱼船,需要工人,
   包吃包住,还给丰厚的报酬,但是工作非常辛苦。他决定签三个月合同,在打鱼的
   时候,顺便找那个海盗岛。我觉得这是非常冒险的,里面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和潜
   在危险。可是小何去心已决,我知道劝不动了。
   
   漫长的暑假我没有见到小何,也不知他的消息。那时候没有手机,人一离开,很难
   联系。
   
   有一天,小何突然回来了,照例是没有见门就听见他的喊声,黄教授,黄教授。他
   变黑了,脸上出现很多风吹雨打的辛劳,看来经过一场艰苦的磨炼。但是说话还是
   像机关枪一样快和喋喋不休,迫不及待的告诉我他的经历和看到的各种新鲜事。
   
   他说他在阿拉斯加的船上遇到世外高人了,收他为徒弟了。他说他师父能够与阴间
   的人对话,他有一个哥哥,早年就去世了,他师父作法使他与他的哥哥对话了。听
   起来非常荒诞不经,我含笑的听着他兴高采烈的说着,小何说这些时是认真和充满
   感情的,这个世界对他还很新鲜,他的人生刚刚开始,在他的前面,各种智慧,美
   丽,痛苦,成功,失败,欺骗,谎言等等都像盛宴一样在等待他去品尝,分辨,体
   验。要紧的不是这些食品是什么东西,而是这个品尝,分辨,体验的人能够永远保
   持一颗年轻,童稚和快乐的心。
   
   小何这次回来再也没有提海盗岛的事情,我也没有问。
   
   小何回来后不久发生了一件事,小S的一门主课的考试失败了,后果非常严重,这样
   她就不能进入专业学习。她的成绩是58分,如果刚好是60分就过了。这个事情使小
   何的这个小GROUP 整个震动了,变成了他们 NUMBER ONE 的大事情。整个GROUP 的
   小伙伴们都行动起来了,为小S出谋划策,找TA 和老师求情,但是都遭到了无情
   的拒绝。在这个时候小何找到了我,自从我让他父亲变成很愿意给他寄钱以来,他
   对我非常迷信,相信我回天有术。我跟他解释这件事我是没有办法的,他去求情和
   我去求情是等效的,但是小何说你年纪大,她(指那个TA)会对你比较尊重,只要加
   两分就可以了。我想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们那样认为年纪大值得尊重的,
   在你们祖先带你们离开的那个国土,老正变成一个被嘲笑和歧视的理由。不过我经
   不起小何软泡硬磨,决定一试。
   
   那个TA 是个印度女人,我对她说我是没有权利来找她谈这种事的,我来实是为了
   对于这些小伙伴之间的友情而深深感动,才来向她求情。她很聪明,很快明白了我
   的意思,非常诚恳的对我说,如果我是今天上午来,她非常愿意帮我这个忙,可是
   现在成绩已经报上去了,她没有权利改动。说着她打开了计算机,显示给我看。
   
   我们失望的离开了TA 的办公室,小何没有灰心,他说,现在只有求他师父了,他
   决定给师父打电话。我说你师父有什么办法?他说让师父对这个教授作法,他们再
   去求他。他说他这个教授非常难讲话,非常凶,上次一听要求他改分数,气得咆哮
   起来。他也怕再去找他,但是现在没有别的方法了。我认为这事到这一步已经完了,
   求他万里之外的师父是没有用的。
   
   次天早晨,我刚起床,就听到门外小何的叫声:黄教授,黄教授,改了,分数
   改了。小何喜洋洋地来了,他兴冲冲的告诉我,昨天晚上他给师父打电话,师父详
   细记下教授的名字和职务,说他明天清晨作法,让他们再去求教授。他们这次求教
   授的时候,教授变得和颜悦色,非常客气,整个说话都像在梦中,昏乎乎的将分
   数改了。
   
   我至今天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太相信这是小何师父发功的结果,可是这件
   事又是千真万确的,我们怎么去解释它呢?我觉得世界上很多事情是道不明,
   说不白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当我生活在小何这个小伙伴的世界中,一切都被
   赋予了童话的色彩,他们常常生活在梦想中间,所以常常出现理智说不清的梦一般
   的事情。而对我这个经历过无数磨难,所有的梦都被铁的现实咂得粉碎的人,我生
   活面对的总是赤裸裸和硬邦邦的现实,不会有也从不幻想有童话发生。
   
   很快就到了小何毕业的时候了。小何告诉我他不准备在美国找工作,回新加坡他可
   以得到很好的工作,所以他一毕业就定好了回新加坡的机票。临走前,他发现芝加
   哥有个计算机的JOB FAIR。他想去试试,得些INTEEVIEW 的经验。
   
   从芝加哥回来后,他大为振奋,他告诉我他在JOB FAIR 上受到很多公司注意,
   因为所有去应征的人生都是西装革履,领带皮鞋,唯有他穿着那件一年到头的很旧
   的夹克,烂乎乎的球鞋几乎要穿洞了,公司的主管问他干什么来了,他说找工作,
   公司的主管不断拍着他的肩膀说奇才,奇才,然后问他的情况比任何人都要仔细,
   那里坐着等谈话的穿着西装革履的人大为不解,是不是他们也应该穿得像小何那样
   才对。不过我断言他们如果穿得像小何那样情况会更糟糕,这种装束,只有配上小
   何那种气质,那种对什么都感到好玩的顽童气,才有吸引力。临结束时,主管又拍
   着他的肩膀说“有趣,有趣,我们会跟你联系的。” 小何想,等到你们与我联系
   时,我已经在新加坡了。
   
   小何上飞机的那天,正好我要搬家,小何坚持先帮我搬家,然后从我那里直接去飞
   机场。当小何将我在新家安置好的时候,我在门口送他。我问他,到了机场车怎么
   办,他说扔在停车的地方不要了。我说他们会找你的,他调皮的说他们找不到我了。
   
   
   站在门口,看着那辆底下有个大洞的破车,在轰轰隆隆的声音向远处开去,当车走到
   很远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一个胳膊从窗口伸出来,向我摆动,我终于看到它从我的
   视线中慢慢消失,也许将从我的生活中永远消失了,我知道以后我再也见不到这辆
   破车和小何了,我的眼睛有些湿。
   
   不过我会永远记住小何的名字,何开发,和我们共有的这段经历。
(快乐的精灵---小何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5/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