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仓库
[主页]->[现实中国]->[仓库]->[大错特错,美国华裔女演员回到中国 ]
仓库
·关于和中国过渡政府安全联系的公告
·上访制度成摆设,河北严惩“非法”访民机密文件曝光(图)
·周永康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查查/孔强
·上海拆迁户坚决支持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抗暴
·上海访民向陈用林先生问好
·智慧的燕子:開懷一笑!
·上海维权先驱者陈小明家人的感谢信和签到、捐款人员名单等
·郑恩宠:喜从天降
·破解申诉上访怪圈的法律武器
·上海访民陈小明离奇死亡忌日 二百多人为其超度遭扣查
·上海多名访民因到天安门广场被拘留
·基督徒郑恩宠就张明选牧师被拘一事声明
·郑恩宠:谢谢布什总统——论布什接见李和平律师等三中国公民
·上海维权先驱者陈小明家人的感谢信和签到、捐款人员名单等
·天涯网民怒吼:打到中央政治局!
·中国启动县委书记大接访活动 防范群体性事件
·千古奇冤:上海维权英雄陈小明死因之真相
·西瓜刀和两罐汽油5人死亡5名抢救
·《刘伯温碑记》:十愁难过猪鼠年
·大陆民间顺口溜 如今警察五等人
·上海袭警案受广泛质疑 官网撤报复说法
·郭泉:作为前南京刑事法官谈瓮安事件证据采集
·上海袭警事件的一些网友留言辑录
·鲍彤评论:贵州省委书记一篇有普遍意义的讲话
·上海拆遷母親們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杨佳=抗暴战俘,周老虎政法委=费粮桶?/草虾(图)
·存照:杨佳杀警现场内幕!为何是杨快刀!
·极度暴力!山东潍坊旧村改造暴打
·我们为反腐败英雄杨佳捐款/郑恩宠、朱金娣等
·张奋奋和张平在林昭和林昭父母墓前留影 (图)
·上访刑拘遭暴殴,遍体麟朱金娣
·上海拆迁户::强烈抗议中共拘捕杨佳母亲
·杨佳手机后四位是8964,全国发动人肉搜索投诉邮件
·杨佳最后的摄影:万古流芳!(附燕歌行)
·重庆奥运火炬传递惊现红卫兵MM (图)
·上海被杀民警的妻子:警察并不象你们说的这么无能
·张鹤慈 :胡佳反思书
·海公安局尽快公布杨佳被扣六小时的信息/昝爱宗
·大陆读者对博讯的建议
·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主题:中共狂笑不止:世界为何不抵制京奥了
·评: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原文
·李劲松律师举报上海谢有明律师可能是非法拘禁绑架杨佳母亲的犯罪嫌疑人之一
·王兆山学学:为杨佳袭警案牺牲民警追悼大会敬献挽联
·刘晓波: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视频:上海访民周阿根四人在北京秘密住地见外媒
·思宁:质疑上海对杨佳的精神鉴定
·怒放的生命——上海杨佳
·冯正虎的赎身募捐
·大赦国际推出关于中国的新网站
·东新西兰总理签名抗议中国 不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 (图)
·马亚莲:怎有如此比“黑社会”还黑的上海市“人民”政府!
·aaaaa
·民主风暴(纲要)
·赵达功:杨佳的“英雄”称号实在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高文明:毛泽东秘密诗词大揭秘
·杨佳与喀什:怜惜匪共坦克的螺丝钉?/草虾
·杨佳案透析:杨佳意在为民除害 行为动机全在
·冯正虎:反对迫害 护宪维权
·上海民众谈访民奥运与人权
·上海访民盼人权圣火普照中华
·上访先锋沈婷可能被收买了
·沈婷:祝愿我們早日能脫离中共暴政
·四川自贡对信访人发布“镇压令”集体对抗中央16号令事件(图)
·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 /刘晓波
·纪检委与政法委祸国殃民的同样机构
·影星陈冲东方明珠合作抽逃公司资金逃债破产被诉被查(图)
·这个民族病入膏肓/Carl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再审申请书(图)
·冯正虎:誓死捍卫中国宪法与公民权利
·余杰: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余杰:莫将罪犯当英雄——访慕尼黑霍夫布劳斯啤酒馆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五至九批签名(共2427人)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祝维权律师奥巴马当选
·上海维权 新闻(图)
·强烈抗议上海市府信访办恶警的法西斯暴行
·上海真警察与假警察的较量
·二个月前我正确预见了杨佳母亲王静梅的下落
·许正清:从看杨佳案说明中国法律又错了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
·上海公安设套抛崔福芳等笔录访民上当分化
·抗议中共把联合国上访定性为“申请政治避难新借口”
·童国菁狱中黙对共匪崔福芳坦然交待上海公安诬陷“有据”
·下流!上海陈恩宠彻底无耻为攻击访民傍名人自编自导“桃色新闻”
·胡耀邦子在港起诉亲江红色富商罗康瑞 组图
·冯正虎向警方举报陌生人非正常侵入私宅
·中央巡视组上海工作现场曝光未见群众露天排队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 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坐式马桶堵了怎么办,坐式马桶疏通方法大全(组图)
·东方日报:中巡组进驻上海,2000人申冤被逐
·江泽民死党黄菊不被允许死在上海
·我为何在中领事馆打灯笼 /美籍华人律师夏钧
·“碉堡了!”上海闸北区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碉堡了!上海访民郑恩宠巡视组上访
·冯正虎上访中央巡视组,细数上海公检法「七宗罪」
·文革恶梦在90后身上重演/专访“最小良心犯”
·昆明现实版的“南京大屠杀”暴力强征政府无责!
·好好学你可能1个也不认识,中国最难的22个字组图
·关注唐荆陵首次准见律师,44岁生日妻子呼吁外界关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错特错,美国华裔女演员回到中国

【仓库】【上海冤民档案】零九宣言 走向街头 揭露暴政 不战而胜

   

   //////////////////////////////////////////////////////////////////////////////

大错特错 美国华裔女演员回到中国

   (博讯2015年01月28日发表)

    来源:纽澳新闻

    越来越多的华人移民美国,其中也不乏演员与公众人物。近日,美国某知名网络杂志发起了一项调查:从中国移民美国是什么滋味? 纽澳新闻选取了一位华裔女演员陈思颖的回复,以下为女演员回复的原文。

    对我来说,做一个亚裔美国人意味着你将不断游走在两个世界中,你将永远被夹在两者之间,却永远不完全属于任一边。

    我出生在中国东北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小时候我的父母经常在外工作,是外婆把我养大,她和我几乎形影不离。外婆说,我小时候很懒,很爱吃,而且酷爱读书。我还记得有一次妈妈带我去看牙医(我非常害怕牙医,现在也一样),她不得不答应看完后带我去买书,这才收买了我。

    我7岁那年,爸爸已经在国外生活了好几年,他带着我和妈妈一起住到了美国费城的郊区。在那个年纪,我对美国真的不太了解,但我知道这是个令人兴奋的国度,那时候几乎我所有的朋友都想来美国。

    初到美国的时候,我常常被人欺负。我不会说英语,学校里其他的同学经常借此来捉弄我。现在我已经记不大清这些了,但外婆说,来美国的头两年我经常给她打电话,哭诉着说我想回中国。

    两年后,我不再给外婆打电话了。我们也搬到了另一个学区(三年级时)。由于在我以前的学校,大多数同学不会用英语说我的姓,因此我给自己换了一个大众化的美国名字。那时候,我看了很多青少年书籍。我的英语已经不再需要帮助,因此我终于可以不再把英语当成一门语言课程来学习。从那时起,我开始觉得自己有些“美国化”。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就像被丢进了一个海里,只有两个选择:学会游泳,或者被溺死。我可以选择适应美国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或是死死守住我身上的中国传统,被美国的新生活排除在外。最终我选择了前者,因为这是两者之中较为容易的。

    我的父母都不怎么喜欢过节。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家从来没有庆祝过任何节日,没有中国的,也没有美国的。中秋节我们偶尔会吃吃月饼,但也仅此而已。当朋友们都去走亲访友地庆祝感恩节、圣诞节时,我只有对着电脑,度过一整个星期的假期。我在这里没有亲戚,也没有其他的家人来一起度过假期。为此我曾经憎恨过我的父母。但我的父母历尽了千辛万苦才有了今天,而且我知道,假期对他们而言并不意味着什么,你没有办法让他们为之兴奋起来。

    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我上了好几年的中文学校。这儿的课程每周一次(星期六或者是星期天),一些海外中国家长为了让他们的孩子保留祖先留下的语言,送他们来这里。我是在中国出生的,因此我觉得自己的中文比班上许多同学要好,他们大多数都出生在美国。然而最大的问题是,这些学校的学生平时根本不用中文交流。我每个星期天都会去中文学校,在那里用英文和同学们交流,然后听老师讲着一些自己并不感兴趣,也并不适用的古诗词。我还记得我哭着求我的父母不要让我再上中文学校了。他们先是不同意,后来经过我多次抗议,才逐渐让步。

   大错特错,美国华裔女演员回到中国

    高中阶段,我总是试图将自己和其他亚裔美国人区分开来,我自称是一个“香蕉人”(外表黄皮肤,里面却像白种人),并且以此为傲。

    此外,我总是更加偏爱文学和艺术,高中阶段我大多数时间都花在各种剧团里,我也常常是那儿唯一的一个亚裔。我很自豪我和其他的亚裔孩子不一样,他们都一门心思地想去当医生、工程师,或者是进驻华尔街。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艺术家,我也绝不会让自己成为一个我眼里“没头脑的”亚洲人。

   大错特错,美国华裔女演员回到中国

    上大学的前一年,作为高中毕业的礼物,我回了一次国。记得那次我走进一个书店(我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发现自己竟不能完整地读完一本书。我甚至都认不出那些书的标题。就是在那一刻,我心里像被刺中一般,感到后悔和内疚。我想起从前我总是拿起一本书,如饥似渴地读着(感觉就像狼吞虎咽吃下一个包子一般),连我的幼儿园老师都叫我“书虫”一个书不离手的小孩。现在我依然是一个“书虫”,只是我看的书从中文变成了英文。我无法摆脱这种“失去了重要的东西”的感受,因此我开始自学中文。可是一进入大学,我开始忙了起来,也完全停止了自学。

    临近大学毕业,我变得非常努力,一心想做一个专业演员。我在纽约有了一个经纪人,已经开始慢慢上路了。但令我震惊的是,我常常接到通告,要我去演一个说普通话的角色,或者是他们眼中的“亚洲人”。在剧本中,对角色的标注通常都会直截了当地点出他们的要求白人或是少数族裔(他们还会特定指出要求哪一族裔)。

    这么多年来,我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去融入这个社会。我和其他的美国人一样,说一口流利的不带口音的英语,能用英语写出长篇大论的论文,还能同其他来面试的演员一样表演出莎士比亚的独白。人们说,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度。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在我想要从事的这个行业中,种族决定着我最终是否能得到这个角色?我看着我的亚裔朋友们在医药、商业以及任意其他领域的表现,觉得自己就像被抢劫了一般。我的父母十分努力地工作,就是为了让我在美国能得到良好的教育。是的,在这一行中,也有很多成功的亚裔榜样(越来越多的亚裔面孔出现在电影和电视剧中,然而这只是一个新的进步,许多主要角色仍让不会让亚裔来演)。这只是我的身份认同危机的开始。

    我开始策划回到中国,并开始幻想自己回到中国后作为“主流”人群的感觉。没有人会问我从哪里来,因为我和他们长得一样。我将不再是少数群体,因为种族的原因而被某一角色拒之门外。在我的意识里,我的身份已经被彻底转换过来。过去15年中作为一个美国人的经历已经被完全抹去,我又能重新做回一个中国人了,我又可以像7岁时那样,轻轻松松地融入这个社会。

    我真是大错特错。现在我已经回到了中国,然而几乎每天我都能碰到一些事情,提醒我自己是多么的“美国化”:中国人不用烘干机来烘干衣服,我不得不把衣服晾在阳台上;中国人不付小费,餐馆里也几乎没有人为你服务。如果这是在美国,很多中国的餐厅在Yelp上估计只能得到一颗星,因为服务员的态度傲慢无礼。想要上公共厕所?好吧,那就请你自带厕纸,不然你可能会运气不佳。

    再有就是语言。在美国待了这么多年,我在成长过程中从未接触过现代的中国俚语和词汇。结果就是,我虽然确信自己的中文很流利,但却无法教会我的叔叔上网,因为我不知道modem(调制解调器)、server(服务器)、web browser(浏览器)这些词用中文怎么说,在我离开中国时这些东西可能都还没有。此外,我偶尔还会口吃,因为我脑子里需要把想说的话从英文翻成中文,而又找不到合适的中文词汇来表达。我记得以前我不会说除了中文以外的任何语言,这真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复杂的情感。

    在美国,我从不觉得这里有多么特别。我不觉得用烘干机是件很特别的事,我不觉得有微波炉是一种奢侈(在中国很多贫穷的地方仍然没有微波炉),过马路时我也不用担心随时会被车子碾过。我不会觉得依照自己的兴趣,而非经济价值来选择一门大学专业是件多么离谱的事。现在我身在亚洲,我从未觉得自己这么“美国化”过。然而,在美国,又总有一些东西提醒着你,你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美国人(至少不是典型的美国人)。

    我彻底困惑了。当我在中国碰到一个美国人,我会异常兴奋;而在美国,看到其他的亚洲人,我又会有一种安全感,因为他们、或者他们的父母兴许也会有同样移民美国的经历。以上两种情况,都是一种找到认同的感觉。

    也许我应停止寻找那种完全“归属”于某一边的感觉。也许我属于中间地带:永远享受同时身处两个世界的特权,但又不完全属于任一边。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sport_ent/2015/01/201501281657.shtml)

(2015/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