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郑恩宠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广州12名保安工人被逮捕
·四川七旬夫妇政府门前服农药自尽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刘士辉律师办案的遭遇
·祝秦永敏女儿李竹阳获加拿大政治庇护
·云南、贵州民众与当地政府再度冲突
·倪玉兰律师出狱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235人维权走向正路比到联合国跳楼表演好
·陈良宇案真了结了吗?
·四川饿死1000万人邓小平至死隐瞒事实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我参加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联署
·香港七高校商占领中环
·刘虎被捕后首会律师周泽
·刘家财被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中国又一个方励之式教授夏业良
·香港大学生网民发起游行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律师受压加深去年除牌增3倍
    (博讯2015年02月12日发表)
   
    中国律师受压加深去年除牌增3倍
   
    2015年1月,十几位深圳律师在南山举行研讨会,声援同行范标文。(图片来源:范标文)
    中国“依法治国”的口号经常挂在官员嘴边,但协助维护法治精神而站在前线工作的律师,却不断受到政府打压。律师组织反映,中国律师去年被注销执业证的人数,比对上一年增加超过3倍,而握杀公义的“懀子手”,竟是执法及司法人员。(刘云报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后,高唱中国要“依法治国”。能体现“依法治国”的精神,莫过于国内约25万名法律执业人员﹐根据法律赋予的职权,履行职务,为受托者办理个案。然而,现实中取得执业证书的律师,能够履行受托人的委托,甚至可以继续执业,原来困难重重。据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最新的数据显示,大陆律师在2014年间被刑事起诉及无法执业的人数达13人,是2013年4倍多,并且北京及广东的律师受到打压为多。无奈,无法执业的律师都是遭到执法及司法人员的人为干扰。
   
    2008年已取得律师执业资格的范标文,自2013年起,经常处理“敏感”的案件。2014年5月,范的律事务所突然劝他离开。随后,他即使成功觅得2所律师事务所委聘,但最终仍遭司法局从中作梗,以律师事务所的年检做要胁,不能聘用范标文。
   
    范标文:赤裸裸的威胁,直接跟我要转的律师所说,如果要接受范标文律师,我知道你们的所,明年过不了年检,即使你们所同意接受范标文律师,我们司法局也不会让他转所成功。
   
    他觉得,自己成为司法局眼中钉,主要是他做了较多“敏感”的案件,其次是他发表声明﹐ 要求释放在大陆支持香港占领运动支持者而被报复。
   
    范标文:所以,他们看来以为我是一个有政治企图的人,会威胁到国家安全。
   
    国保知悉后找司法局谈,司法局再向律师事务所主任施压,律师事务所便以他曾提出转所的要求而跟他终止合同。根据中国“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律师倘6个月内仍未获得律师事务所受聘,该律师的执业律师证便会被注销,曾处理多宗人权案件的律师王金平便因此例而被注销执业证。
   
    现时,尚有2个月便届律师证注销期限的范标文谓,早已有心理准备律师证会被注销,但是,他说没半点后悔,并怀疑深圳市司法局想踢走所有在深圳执业的人权律师,据其所知已有4人遭到同一命运。
   
    险些儿跟范标文同一命的律师王胜生,过去2年间打过民事及刑事官司,没有刻意只做人权案件。但她誓估不到踏入2015年,她的执业生涯便跟范标文一样,遇上深圳公安局、深圳司法局及深圳律师协会共同构建的巨墙,三股阻力下,她认为公安局是始作俑者,无端给她扣上帽子。
   
    中国律师受压加深去年除牌增3倍
   
   
    王胜生律师评估,律师事师所妥协继续履行合约,是因她尽早将事向外公布,得到法律及社会的支持,遂成功扭转结果。她谓,不敢猜测往后如何,因为她拒絶不做「敏感」案件的要求。(网民)
   
    王胜生:可能跟外国势力有勾结,就是我的留学背景。然后,我又去过建三江,又跟人权律师圈一起,又参与了一些这样的案件。
   
    曾赴笈海外修读由联合国提供的国际人权法硕士课程的王胜生,估不到读书的背景竟给公安“政治定性”。她说,任何类型的个案她都会做,若案中涉及到有人权部份时,她自然把曾经学过的加以引用,但是,竟成为公安局扣陷她“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或指跟国外敌对势力勾结”的“罪名”。王胜生估计,这可能跟中国社会现时高度讲求“国家安全”有关。她更肯定地说,律师事务所突然要跟她解除合同的事,是行政机构超越法定权限,以行政手段干涉法律界执业。
   
    王胜生:是有充足的证明公安及司法局给我们律师事务所直接说话及给压力。(律师)所里的负责人和司法局,以致司法局和公安,他们之间的沟通是非常充份的,包括司法局和这里的律师协会,他们的沟通是非常非常充份。
   
    王胜生谓,公安要惩治她的意愿告诉了司法局,司法局就直截了当希望她在法律界“消失”,因而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施压。她说,到现在她仍不知自己“犯”了何事,但是,亦十分明白掌权者永远拥有生杀的大权。
   
    王胜生:(我们)是触动了那条线?我们是不知道的,因为这些线在哪我们都不知道,因为这不取决于我们做了什么或想了什么,而是取决于对方怎样看我们,怎样去认可我们。
   
    由于全国318名法律人士以及社会各界744名人士发出联合声明声援她,律师事务所最后作出妥协,没再迫她离开。但是,竟要求她不做“敏感”个案。
   
    中国法律界一直盛传“敏感”个案不能办理。但是,何谓“敏感”却一直没有准则。但是,被深圳司法局视为眼中钉的范标文,就最清楚,更发现律师协会及律师事务所都会因应司法局订定的“敏感”案件清单,然后再自订一套更严谨的名单。
   
    范标文以深圳市司法局2006年订定“敏感”案或事件的规定为例,当中有9类,国家安全、政治体制改革的个案自然列为敏感,但是,关乎社会民生的个案若容易引发社会矛盾及稳定,不管是刑事、民事或行政案件都列为“敏感”。规定中更列出一些个案如群体性个案影响党权关系,或个案涉及补偿、拆迁、企业关闭并转、职工下岗安置、非法停职、基层争取民主选举、拖欠工程款项、劳动纠纷、房地产购销合同和物业管理引发的民事紏纷、政府部门违法侵害群众利益的行政紏纷,及司法部门执法不公的纠纷案,都同样视为“敏感”个案。
   
    虽然,司法局没说“敏感”个案不能做,但是,当清单下达到律师协会及律师事务所时,两者都会自我审查,再增添一些原本没有列明的个案,然后索性述明某些个案不能做,当中如法轮功及邪教案件、危害国家安全或实施反党及反政府的案件、司法行政机关至党政机关认为属于敏感性的案件都不能做。有些案件则必须先取得律师事务所主任同意才可受理,当中包括案件发生地或受理部门所在地可能具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五名或以上嫌疑人的复杂案件,及已被新闻媒体跟踪报道的案件。
   
    律师执业遇到行政机构阻挠,图“终止”律师执业生涯,即使律师仍可执业,但也不一定能在法庭上可畅通无阻。去年12月,在辽宁省辽源市泰安区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张科科,遭审判长不断插嘴中断其发言外,更遭法官指示庭内的国保把他带走。
   
    张科科说,事件令他觉得气愤兼委屈,法院剥夺律师的辩护权,令律师自己也不能开口讲话,不能得到案件的详细内容,未能履行职责。被国保当庭带走往派出所问话的事,他说甚为罕有,然而,国保与法庭早有微妙关系。
   
    张科科:国保在法庭出现是非常正常及普遍,他们可能是在旁听,在法官旁边给法官递字条。
   
    张科科:习近平现在大权集于一身,不会接受任制衡及挑战。当有律师据理力争,依法申辩而被习视为挑战其无尚权威时,他就会遇佛杀佛。
   
    3名律师都认为作为代表及保护法律界权益的律师协会,有不可逃避的责任为他们权益遭无理侵夺而发言,但是,他们亦十分明白这愿望难以实现,因为律师协会从来不是独立自主的团体履行应有的职责。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对于越来越多律师遭到无理的对待,他表示感到伤感又愤怒。他估计个中原因,跟习近平大权集于一身有关。
   
    何俊仁谓,习近平的施政高压,包括针对律师用的各种手段比江泽民甚至胡锦涛的年代越来越宽濶。对习近平口中的“依法治国”,他说,不一定是好事。
   
    何俊仁:依法治国,有时也不一定是好事,倘若那些是恶法,若依照恶法治国时,法律便变成打压异己的工具。但是,现在较依恶法治国还衰,有时根本不依法。
   
    他呼吁,海外国家领袖不要只著重经济发展,应同时讉责中国侵犯人权的事,该会往后仍会就中国律师遭到不公平的待遇向联合国提交报告,冀望得到关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2/201502121108.shtml)
(2015/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