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郑恩宠
·南海仲裁、“萨得”和维权律师反华合唱?
·近千人权律师中国未来和希望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习7.1讲话预示局势变化
·江缺席送花圈常委及胡锦涛出席
·沈佩兰无罪案系列点评一
·祝赵常青妻儿顺利到达美国
·律师个人掏腰包的法援
·刑案一件8-80万天津律师标准收费
·天津一件刑案8-80万收费标准
·上海的黎明将临
·上海的黎明将临(二)
·黎明前的思考(三)
·黎明前勿失方向(四)
·黎明前江核心成历史(五)
·韩正对黄菊墓、戴海波案担何职?
·黎明前勿浮躁(六)
·检察长“限制律师权力”遭恶果
·六中会后我可上教堂
·江平、张思之、贺卫方等呼吁书
·律师兴、德国兴、中国公民力量兴
·律师兴、公民力量兴
·我与61律师5家属声援江天勇律师
·德副总理多国外交官关注江天勇
·江天勇律师:上访二三十年可怜可悲
·唐荆陵律师获奖
·聂树斌案平反律师21年前仆后继
·王峭岭获人权奖健康力量胜利
·赞272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律师
·清洗政法系统已没退路
·460律师不怕丢饭碗声援李金星
·副总理之子揭邓小平导致10万人死亡
·美国会关注江天勇失踪
·709谢阳律师未认罪无怨无悔
·欧美29驻华使馆就维权律师等发声明
·人权律师妻子汪艳芳在美领奖
·人权律师妻子金变玲列席美国会听证
·邓小平接安徽饿死350万人报告后
·人权律师王全璋:我不得不收费
·退休知青养老也属人心向背问题
·人权律师妻子们可圈可点
·上海家庭教会和敌对势力在壮大
·2017光明未来取决于什么?
·雷阳案与“霸王别姬”
·上海李耀新倒台大块人心
·人权律师团一面时代旗帜
·向谢燕益律师妻原姗姗祝福
·中美之差最大在律师地位和
·孔杰荣评毛邓习的律师政策
·维权律师的前世今生
·官员占房千万套真假反腐试金石
·专访江天勇律师
·上海百姓维权有进步有希望
·梁家杰律师评习近平两条出路
·美国历史上最成功刑辩律师
·何为《全球人权问责法》?
·《709人们》香港上映记录时代英雄们
·周恩来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709案和人心向背舆论战
·隋牧青律师被传唤
·法官离职工作不满占大多数
·2016年12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谁将李富春律师整疯?
·请律师民告官促上海市长下台
·上海人权律师林礼国挑战最高法官
·谢阳律师遭酷刑他挺过来了
·知识、法律界联署要周强辞职
·陈桂秋教授:揭709案酷刑细节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两检察官
·人权律师评2016十大人权案件
·1月24日“国际处境危险律师日”
·李和平、王全璋遭电击酷刑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监舍警官暴力
·谢阳亲笔控告警官阻扰律师会见
·全球25以上城市聚焦中国维权律师
·网络“翻墙”禁不住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2017公布财产决定中共命运
·许昕、斯伟江律师为赵春华出色辩护
·十九大政治局韩正出局应勇上位
·百律师成立“谢阳刑讯逼供控告后援团”
·八国外交官探王藏、叶海燕、倪玉兰
·敢为政治犯辩护律师吴魁明
·30万律师成重点监察对象
·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张春桥幽灵和709律师酷刑
·对谢阳律师的起诉状
·欧盟促中国政府查谢阳受酷刑案
·不尊重律师人权的访民会有好结果?
·专访陈建刚律师
·祝7律师获勇气奖
·转载来源:谷歌
·美议员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国际社会声援被捕中国律师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记人权律师王全璋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吴淦严词拒绝认罪
·耿和: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2013年12月3日,苏州市虎丘区通安镇因强拆发生了一起血案,该案震惊了国内外,造成两条人命伤亡的当事人范木根当场被带至派出所刑事拘留,第二天,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下,到范家逼迁的六名拆迁人员也被刑拘。但该案引发的震惊还不止于此,接下来的这一年中,范木根的命运一直牵挂着中国公民的心,有很多公民自愿为范木根喊冤并募捐,要求苏州公检法立即无罪释放范木根,严惩到范家逼迁的拆迁人员——这种呼声在民众中一直不断的蔓延开来。

   
   2015年2月2日上午九点半陆云枫等六人涉嫌寻衅滋事案在苏州市虎丘区法院、2月4日上午九点半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案在苏州市中级法院相继公开开庭审理。
   2月2日上午八点,蔺其磊、王全璋、郭海跃三位律师作为范木根、顾盘珍、范永海在陆云枫等六人涉嫌寻衅滋事案中的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来到苏州市虎丘区法院,我和张俊杰律师陪同他们去虎丘法院,同时,也打算作为该案诉讼代理人参与到该案件中。
   
   路上,一位一直关注范木根案件的苏州公民非常激动的告诉我们,这个案件受到苏州市党政的重视,据说市委某书记召开会议确定了该案无论如何要“快速结案,并按既定方针判(办)”,他说的是“苏州普通话”,我没有听清是“判”还是“办”。
   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这两个案件的审理能够依法进行,而不是展示苏州如何践踏法律。
   
   车开到距离虎丘法院大约一百五十米左右路口处,有警察已经守在那里,机动车辆不允许进入,我们下车向虎丘法院步行过去,见距离虎丘法院大约一百米处,已经安排了更多的警察,且拉出警戒线。警戒线内约有一二百名警察,外面则站着大约有二三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关心范木根案、前来参加旁听的公民。
   
   我们走到警戒线处立刻被警察拦住,而本案的被害人范木根的妻子顾盘珍和儿子范永海也被阻止在法院之外。警方的违法行为,使双方间发生了争执,快到到九点半了,我们极力表示马上就要开庭了,律师和被害人都无法进入法院会影响庭审,但起不到丝毫作用。我们给主审法官打电话,电话却无人接听。
   
   我们要求找法院的院长或法官解决问题,这时有一位身着便装,貌似政府官员模样的中年男子从法院出来,到了警戒线附近,据说是虎丘区政法委副书记高伟,大家虽然认为政府官员干涉司法工作与依法治国相悖,可处于当前的实际,几位律师还是把情况向其认真的进行了反映,该书记居然没有任何表示。
   
   这时有公民已在质问警察:为何如此公权滥用?你们在法院附近设置警戒线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并有公民站到警戒线以内,但马上冲过来几个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特警,以非常统一规范的动作把这位公民架走了。我们质问他们是在非法的绑架公民的同时,又有几位公民被架走。范木根的妻子、本次诉讼的受害人顾盘珍不知何故,竟然也被架走。时间已经十点多,早过了开庭时间,本案的被害人和诉讼代理人仍然无法进入法庭。
   
   这时,我们已经意识到法院是在有意阻止律师和被害人进入法庭参加庭审。而且,通过前一天在看守所的会见得知,本案另一位被害人范木根并未接到参加今天的庭审的通知。既然是虎丘区法院有意为之,我们只能到检察院控告该法院非法的剥夺被害人和诉讼代理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我们商量以后,决定由王全璋、蔺其磊律师留在现场,我和张俊杰、郭海跃律师及被害人范永海去虎丘区检察院控告。在控申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很认真的听取了我们的意见,并请出一位主管副检察长来。这位副检察长一进门就指责我们是否有什么工作没有做到,因此才使法院不让我们进入法庭,或者是法院有什么特殊事情而没有让我们进入法庭。因为他没穿检察院制服,我们以为他是法院派来说明情况的。当我们得知这位“便装”竟然是位副检察长时,就告诉他,“如果您是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请您摆正您的位置,我们现在是来举报法院在履行职责过程中的违法行为的,希望检察机关依职权对法院的违法行为予以纠正,而不是像您刚才那样不是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处理问题,您还没有调查了解情况就对我们横加指责,而对我们举报的法院的违法行为却没有评论,如果是这样,我们的问题是否能在您这里得到合法公正的解决?因为从您刚才的表达来看,我开始还以为您是法院派来向检察机关说明情况的,而不是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这位副检察长可能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打电话给虎丘区法院,说“你们那边的几个律师现在我们这里,你们那边是什么情况?”双方在电话里沟通了一番,这位副检察长对我们说:“法院那边等你们不到,已经开庭了,你们打算怎么办?”我们说我们早上八点半就到法院了,是警察不让我们进,我们当然要求参加庭审,那位副检察长答应说,那好,我把你们送到法院。
   
   我们即随他来到法院,在法院门口,这位副检察长和一个年轻人交代了几句话就走了。法警要求查验证件后才允许进入法庭,当我和张俊杰律师拿出律师证时,他居然以名单上没有我们的名字为由,拒绝我们进入法院。我们就问,“你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我们是要现场委托作为诉讼代理人参与庭审。”但他不做任何解释,即把门关上。此时已是中午十一点。
   
   将近下午一点时,蔺其磊、王全璋、郭海跃三位律师传来消息,作为本案被害人的范木根没有被许可出庭参与该案的审理,通过律师的多次抗议,法庭仍强行推进庭审,且不给被害人及其代理人任何发言的机会,该案已成为暗箱操作、违反审判程序的典范。
   
   下午,蔺其磊在其当事人范木根无法到庭,多次抗议无果的情况下,与郭海跃律师及被害人范永海同时退庭表示抗议;王全璋律师则计划在法庭上对法官的违法行为给予必要的阻止,并促使庭审程序步入正轨。但是,六名被告人及七位辩护人、公诉人、合议庭组成人员共十几人却步调一致的强行推进违法庭审,以王全璋律师一人之力,根本无法阻止。最后,该案共十三本卷宗2400多页文字材料、另外还有数份物证及视听资料,原定两天的庭审,居然只用一天时间,即将庭审的程序包括法庭询问、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于晚上五点便草草了结,庭审时间总共用了不到六个小时,该案审理效率之高绝对古今中外前所未有!事实上该案是一个及其复杂的案件,其中涉及当地政府违法拆迁,存在巨大权钱交易等黑幕,辩护人及诉讼代理人在开庭前四个月(2014年10月左右)曾向两级法院提交《关于对范木根故意伤害案和陆云枫等六人寻衅滋事案合并审理的申请》,但没有得到答复。结果该案被与范木根案人为拆分后,被害人的诉讼权利受到基层法院的非法限制,正如王全璋律师在法庭上所明确表示:“这不是对被告人犯罪行为的审判,而是给他们的福利,完全是为了保护被告人而走的一个过场。”
   
   更晚些时候,有消息传来,上午被警察架走的几位公民分别被处以五至八天的行政拘留。
   
   为了便于开庭,2月3日下午,我们几位律师搬到距离苏州中院较近的速8酒店。在速8酒店登记入住后,有朋友来访,我接了上来,没想到酒店居然要求我的朋友出示身份证件,我说这是哪里的规矩?我已经做了身份证登记,酒店有什么权力查验我朋友(她并不入住)的身份证!谁知,还有更过分的,张俊杰等三位律师登记入住后,每次出门回来居然还被要求出示身份证。
   
   2015年2月4日,范木根故意伤害案在苏州市中级法院121法庭开庭审理。我和张俊杰律师作为范木根的辩护人、蔺其磊和吕洲宾律师作为范木根附带民事赔偿部分的诉讼代理人出庭。
   
   这一天是立春,我们希望能迎来法治的春天。
   
   然而,现实令我们失望。4日一大早,苏州中院方圆一公里以内便布满了警察:民警、交警、特勤、武警、特警、防暴层层加级。各个路口实行交通管制,禁止机动车、非机动车及行人进入。苏州中院门前宽阔的街道上往日熙攘的人流,今日被黄色塑料墙团团围住,竟然阒无人迹。长长的街道上,只有我们四位律师和三位范木根的家属缓慢行走。在距离法庭大约二百米处,警戒线又横亘眼前。一群警察团团包围,看到我们走来,他们似乎知道我们的身份,并没有阻止,2月2日上午虎丘法院门前的一幕并没有在这里重现。这时,过来几位身穿法院制服的人员,问了身份,没有让出示相关证件,将我们带入法院,我们在安检处出示了律师证,就顺利进入法庭。
   
   进入法庭后,我们和审判长秦川交涉了公开审判和辩方证人进入审判区的问题,秦川和审判员姚一鸣强调法院条件有限,这已是苏州中院最大的法庭了。我们提出,开庭前我们作为范木根的辩护律师以及范木根本人都向合议庭提出要求五百人大法庭审理本案的申请,因此,法院应尽力保证范木根的要求,至少也要保证其亲友在旁听席上有一半的席位,而当天从全国各地赶到苏州中院现场要求旁听本案庭审的公民已达一千多人(这还不包括那些被维稳无法赶到现场的公民),在法庭有一百多旁听席位的情况下,只给了范木根家属五张旁听证,远远无法满足当事人及其亲友的要求。而根据法律规定,公开审理的案件,只要携带身份证就可以进入法庭旁听,这既有利于案件公开,也有利于普法,事实上每一次公开公平公正的审判对于公民来说都是一次很好的普法教育,而苏州中院有这么好的机会,却动用大批的警力限制公众前来旁听,实属得不偿失。审判长倒也并不在此事上与我们蛮横纠缠,只是一再强调条件有限,他们正在协调中,会给我们满意的答复。
   
   开庭之后,范木根被带到庭上,审判长立刻让法警将范的戒具除去,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今天并没有给范穿囚服。
   
   辩护人当庭提出既然是公开审理,就不应随意限制公民旁听,突然在旁听席上出现了对辩护人的辱骂声,审判长对此竟然置若罔闻,辩护人停了一下,希望能够听到审判长对辱骂者的惩处,但令人失望的是,辩护人向审判长提出对于该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应该给予惩处,审判长却故意回避这个问题,他居然说他没有听到,我们对此及其愤怒,认为如果纵容这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那么接下来的庭审秩序可能无法维持。如果审判长连如此明显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也无法处理,那么我们严重怀疑审判长是否能够公平公正的审理本案,同时也怀疑其是否有驾驭本次庭审的能力。最后,审判长同意休庭后会调取庭审录像来追究扰乱法庭秩序者的责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