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
蔡楚作品选编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公民力量就中国人大香港政改决议的声明
·杨建利: “和平香港”倡议
·严家伟: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
·王德邦:人大香港“普选”决定击碎了中国“宪政梦”
·中秋民主燈火行動:支聯會要求釋放獄中良心犯及流亡人士回家團聚
·郭飞雄先生的狱中声明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组织发表罢课宣言,“占中”三子削发明誓抗争到底(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斯欣言:共产极权制度难逃覆灭结局
·华逸士:夜捕铁流击碎“救党派”最后幻想
·康正果: 什么功?谁之罪?——《还原毛共:从寄生幸存到诡变成精》一书导言
·牟传珩:“雨伞革命”宣告“一国两制”破产——香港揭开“公民抗命”新纪元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2015
   
   
   作者: 郭永丰
   

   在2015年第1期《民主期刊》上,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撰文论述了中国对世界民主进程的六大消极影响。文章指出:中国从战略得失的角度来看待民主推广、人权外交、人道介入和国际刑法——把这些行为看做是西方削弱敌人和扩张自身影响的途径。为了对抗西方,中国倡导“主权至上”原则,否认“普世价值”观念,认为这是西方势力试图颠覆其他政权的方式。中国通过结合现代化和威权统治方式,给世界上其他的威权政权树立了榜样。中共的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也是对世界和平与人类文明的极大威胁,对其不能保有丝毫一厢情愿的幻想,更不能持有绥靖主义的态度姑息纵容听任其作恶,一定要针锋相对地与之作斗争,努力发展公民社会,壮大民间民主力量,推进公民维权和公民监政运动,积累民主实践,力争早日结束一党独裁,在中国实现民主宪政。
   
   
   刘士辉律师身着印有“一党独裁,遍地是灾” 字样的T恤在广州白云山讲演
   
   
   
   “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征文
   
   
   
   
   
   
   一、中共独裁统治作恶多端,激起全中国人民痛恨与反抗
   
   
   
   在高度发达高度文明的互联网时期,尤其在世界各国文化与文明程度的对比下,作为土匪出身的中共政权,显然更加相形见绌,愚不可及,犹如过街老鼠令全球文明人士人人喊打。但中共统治者却不自知,无论其政权在其内部如何交替更换,无论哪些新任领导人上台,中共政权依旧浑然无知,懵懂莽撞,且执迷不悟,我行我素。显然,在一个盗匪政权统治下,全民素质崩溃堕落乃是势所必然的。因为大众都是趋利避害畏惧权势的。
   
   据网路风传,長垣十中:火速观看,估计很快就删了!http://m.v.qq.com/page/c/9/a/c0145tkat9a.html……
   2014年01月23日星期五上午9点左右。河南省新乡市长垣县第十中学全体教师开始罢课,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当地政府派出大量警力制止,期间,警察居然向手无寸铁的教师们大打出手,导致骨折三人,重伤十多人,拘捕二十多人。大陆的警察,军队已经彻底的沦为魔鬼,专制暴政的工作,连纳粹党卫军都要自叹不如。
   
   公民的维权事件被如此残暴地镇压下去屡见不鲜,非常普遍,只要是中国人,尤其经常关心中国社会不公与不平的人,大家的眼睛基本都盯出老茧来了。针对这种几乎已是家常便饭的事件,笔者只有感叹,也只有如此重复论述:共匪的这种暴行只能导致人民更为暴力的反抗,如此说来,中国必定避免不了任何流血的暴力抗争。完全非暴力抗争似乎在共匪的谎言加暴力统治下,对于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有百害而无一益。迫不得已所采用的以暴制暴的激烈反抗方式也许才能让共匪的走狗帮凶胆战心惊,轻易不敢使用暴力镇压正在和平抗争的人们。也就是说,中国的社会运动中,非暴力抗争可以占主流,但如果在非暴力的情况下遭遇太多共匪走狗极端野蛮粗暴的残酷镇压,让维权者遭遇损伤太惨重,那么,给予施暴者坚决彻底地暴力反抗就一定势不可避免了。如此说来,属于中国的大规模的暴力革命运动不是取决于正在和平抗争的正义群众,而是取决于用野蛮粗暴手段残酷镇压和平维权者的中共当局。
   
   二、本来淳朴良善勤劳勇敢正义刚强的中国人的素质,被中共独裁统治近七十年糟蹋殆尽。
   
   
   笔者总是认为:如果一个社会的进步总是只盯着为数极少的某些名人,即便变革了的这种社会也没有丝毫进步可言,甚至还可能与理想大相径庭,无论这些名人是出自于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因为崇拜名人的变革完全如同崇拜领袖的变革一样,往往是极为有害的,是要实实在在把某名人在变革之后推为新的领袖和独裁者重复专制治理手段的,绝不会引来真正属于平等与民主的宪政制度本身的圆满与成熟落地。其实,只是疯狂崇拜名人的效应,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有害的专制毒素在起作用,其中毫无平等和民主观念,发起者也许打的旗号是要求民主的,但导致的结果还是这个名人实行独裁专制。
   
   中国社会的真正进步与发展,不只是要看重名人都说了些什么,而是被蒙骗的大众真正被有效开导启蒙的平等与民主的观念覆盖率究竟有多大。如果绝大多数人都是毛粪、愤青和脑残者,或者类似于毛粪的毫无敬畏神之心,也绝无平等和民主观念的所谓反专制者,所造成的结果依旧只是推翻一个旧的专制机器,一定会建立一个新的专制机器。尤其当旧的专制机器被彻底摧毁之后,那些号称有功之人和推手们,就会一个不服一个地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相互倾轧,陷入另一种极端错误荒谬的内乱中,一发而不可收拾,这就正如当年袁世凯死后,中国社会全面进入军阀割据与混战的漫长战乱时期完全一样的。
   
   在暴民、奴民、顺民、愚民充斥的国度,如果这种人占有绝大多数,就一定不配享有现代民主制度。正如林肯所言:“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产生什么样的政府。”实际上,这也是中国人追求宪政民主一百多年一直未能成功的重要原因。
   
   如果从有政府开始论,一定则是有什么样野蛮专横的政府和政体,就一定会把本来良善淳朴正直刚强的人民完全糟蹋殆尽。共匪政权,直到今天,仍旧利用整个国家的资源和公器,对自己所统治的十四亿国民实行非常野蛮专横的强权蒙蔽(网络防火墙),愚昧欺骗(各种媒体及教育洗脑),利益收买(收买很多职业打手如网警、国保等),暴力威慑(利用国家机器经常逮捕关押正义人士)政策。所以,这便不得不让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国民的民主素养确实极其低下,根本就不配享有宪政民主制度。这应该是共匪政权对中国人民最大的作孽与毒害。如此说来,中共统治者才是最没有民主教养和素质的,他们应是中国十四亿人民中素质最低下且非常野蛮残暴的群体。也难怪,很多人都说,中国正被一群强盗和流氓像管制一个大监狱一样的统治着,中共才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而且还是最富有的黑社会组织。
   
   
   三、正是因为中共独裁政权的利益收买与强权压制,让中国文人变态为以下六种类型。
   
   
   1、只为鼓吹权贵愚弄人民谋取私人的好处。这些人说好听一些叫御用文人,不好听一些就叫做文痞或奴才走狗,天生一副溜须拍马、低头哈腰、完全哈巴狗式的贱骨头奴才相。
   
   
   2、只为自己获取名声和利益,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只是为了出名谋利,也不管好名或坏名,只要能成名他都干。这种人的文章没有主心骨,跟风能力特别强,比如善于捕风捉影,尤其是捕捉最新消息动态发表评论,最擅长也最喜欢批评所谓名人,严格说就是为了哗众取宠,获取属于自己的名声,一般所写评论没有深度,也不怎么成熟。自己还以为很有道理,愚昧的读者也以为不错,其实没有丝毫现实意义。
   
   
   
   3、就是专为启蒙大众而写,绝不强词夺理,而是认认真真较真历史、现实,一五一十,一针见血,鞭辟入里。时常对比国内外,只为真理说话,且为了真理爱钻牛角尖,最后就变成孤家寡人,不受大众欢迎了。因为其真理太高深,大众不容易理解,难以认可。
   
   
   
   4、新闻性的,属于记者类型,有正义的,也有邪恶的,各自为着各自的目的在勤奋地采访,不停地写作着。
   
   
   
   5、纯文学作者,纯粹为了诗情画意的高雅文学的写作而写作,把写作技艺推到精致和极端,颇为有深度和造诣。
   
   
   
   6、为纯粹通俗文学或畅销书的写作者,只是为了获取现实利益和名声而写作,目的很单纯,擅长抓住人心和读者群,而赢得大市场,容易出名也容易赚大钱。
   
   中华历史悠久漫长,中国人长期都在专制制度下生存发展,无论是皇权专制还是党权专制,其实都是一种窃贼和盗匪的残暴统治,所以,这便让中国文人群落不得不如此分类,而大相径庭,泾渭分明,当然,真正属于第三种的文人太少了,每次中国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也必然是由第三种文人所推动的。而作为文人推动社会的转型,由于本身也遭受专制大环境的长期熏陶与严重污染,难免专制情绪和情节也非常浓厚。所以,只是由这些人所推动成功的社会制度的更替,还是一种旧制度的克隆与翻版。
   
   严格说,毛泽东本人也是一个文人,并且还是诗人,正是因为其根深蒂固的专制主义毒素的作祟,让他虽然高举追求自由民主的旗帜打下江山,最终还是沦落为他个人甚至他的家族的家天下了。如果其长子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战场,今日的中国,正如今日北朝鲜的金家王朝一样,也许正在毛三世的铁腕统治之下绝望呻吟哀鸣。
   
   四、习近平掌握中共大权执政两年来的现实证明,中共独裁政权乃是压在中国乃至世界人民头上的泰山。
   
   
   
   网文《在中共压迫下的中国和北韩的区别有多大?》指出,部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国际记者联合会”以《中国的媒体战:审查、腐败及控制》为题就当前中国大陆、香港及澳门等地新闻自由状况发布年度报告,批评中国当局实施持续性的压制政策。报告有关大陆的部分指出,过去一年,来自当局更直接的新闻审查、网络言论监控以及骚扰、威吓甚至利用电视转播新闻工作者被迫认罪画面等现象仍在持续发生。尤其是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主导的“中央网络安全及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后,当局针对互联网信息流通和公众言论表达的限制更急速强化。从年初所谓整肃互联网的“扫黄打非行动”至今,至少已有2200多家网站和300多个视频及栏目被关闭,微信等社交网络平台遭屏蔽或删除的信息更多达2000余万条。报告还在涉及香港的部分指出,香港发生占领运动以来,国际记者联合会已记录到至少39起新闻工作者遭警方或反占领人士的骚扰、殴打、扣押或恶意指控事件。香港媒体更披露,大陆政府目前以向管理层施压的方式,系统性干预香港媒体新闻的采编工作。而在澳门,记者遭逮捕、学者因履行言论自由权利受打压等事件,也凸显媒体更频繁地被迫“自我审查”……所有这些事实充分证明,依旧沿用谎言和暴力甚至发挥到极致的统治世界上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共政权,完全是一个反文明反人类的独裁政权。
   
   
   正是因为在中共权匪的横行霸道统治下,中国人民根本无法彻底翻身,世界人民也为之遭受越来越多的困扰和危害。比如朝鲜金家王朝的被结束,任何正义国家都给朝鲜人民帮不上忙。虽然中共高官都喜欢把子女送到欧美各国接受世界上最优质的教育,但却号召被蒙骗的全民反美,其狼子野心,就是最惧怕美式制度的被引进,而彻底丧失这些盗匪官权继续犯罪作孽的超级大市场。于是中共便不惜花费重金收买天下,把凡是愿意吹捧中共的个人、媒体和政府全部收买,比如对野蛮专横的南美洲和非洲等一些无赖国家的政府和要员的收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