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中国共和党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共和党]->[爱争闹的国民绝不可能搞宪政民主——告陈泱潮]
中国共和党
·读书人的任务是破邪立正——告曾节明
·读书人的任务是破邪立正——告曾节明
·要重视道德学问的学习和修养——告曾节明
·要教化而不要争斗——告曾节明
·是我张国堂疯了,还是习近平疯了?
·是我张国堂疯了,还是习近平疯了?
·官员就当“存天理,灭人欲”——告曾节明
·张国堂大战恶魔毛泽东
·过则不惮改——告曾节明
·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告李悔之
·文革是毛泽东的僭主专制,也是人民民主专政——告李悔之
·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告曾节明
·我张国堂有崇高的权威,读书人才有崇高的社会地位
·要反思辛亥革命以来的中国民主思想和追求——告郭国汀
·为被夏俊峰杀死的城管哀痛
·不可参与习近平的第二次文革——告李悔之
·热衷政治的人越多,政治就越惨烈——告李悔之
·要爱官并说服官员接受宪政民主——告网友
·争吵是国家和民众的最大祸害!——告成都市网友
·不要议政,而要专心研究道德学问——告李悔之
·要学会谦卑——告西安的董建林主教
·美国人民和政府官员也接受基督教和政治学的指导——告金光鸿律师
·希望富贵尊荣与追求真理并不矛盾——告金光鸿律师
·“宗教与政治分离”的主张是共产党的诡计——答金光鸿律师
·就共产党是敌基督质问大公教会董建林主教
·张国堂初始向共产党宣战
·张国堂初始向共产党宣战
·欲求生富贵,须下死工夫——警告曾节明
·紧急呼吁陈泱潮去北京说服习近平接纳陈泱潮
·习近平是法轮功的敌人——告动态网
·要探讨如何接管中国——告王军涛
·中国民主运动要倚靠上帝,也要依靠教会——告郭国汀
·不信我的人必将贫贱——告郭国汀
·西方神学家对《圣经》预言的讲解都是错误的
·就共产党是敌基督质问大公教会董建林主教
·西方神学家对《圣经》预言的讲解都是错误的
·不信《圣经》就是罪恶——告郭国汀
·孔子也是民主时代的圣人——告陈泱潮
·我张国堂就是犹太人所等待的弥赛亚——告郭国汀
·不信我的人必将贫贱——告郭国汀
·中共的罪孽人人皆知——告郭国汀
·关于时局的紧急声明(草稿)
·中国共和党关于解散共产党的声明
·中国共和党关于放宽入党条件的声明
·祝网友圣诞快乐!
·关于解散共产党的声明
·热诚邀请郭国汀先生加入中国共和党
·热诚邀请郭国汀先生加入中国共和党
·上亿中国人的生命证明张国堂学说是真理——告郭国汀
·团结就是力量
·西方神学家对《圣经》预言的讲解都是错误的
·孔子是民主的基础
·关于解散共产党的声明
·牛刀:陷阱与突围——关于中国吸血经济模式的再思考
·中国共和党宣传工作的指导方针
·共产党是罪恶滔天的敌基督——告郭国汀
·铲除共产党邪教,皈依中西正统——告曾节明
·习近平搞第二次文革,必将失败——告李悔之
·君子当笃信善道避祸求福
·今天接到政治警察的电话警告
·要以爱心和真理铲除中共暴政——告曾节明
·牛刀:中国经济正在崩溃之中
·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告李悔之
·国乱当头,不可寄希望于中共高官——告郭国汀
·不可冒用中国共和党的名称——警告王策
·要求中共邪教平反六四是践踏死难者的鲜血——告王策
·不要幻想与中共分享权力——警告王策
·如其维权,不如夺权——郭飞雄、胡佳被抓事件的启示
·我张国堂到底是疯子,还是救世主
·上帝为什么让中共在中国掌权?——质问郭国汀
·君子应该做大官——批驳孙中山先生
·明君情结是宪政民主的基础——告李悔之
·竞选改变中国——告李悔之
·组党竞选夺权是唯一可行的正道
·人不可能摆脱做奴仆的命运——告郭国汀
·毛泽东就是保罗所说的大罪人——告张琴姊妹
·加入中国共和党的必有富贵尊荣——告郭国汀
·必须更换中国的立国之本——告李悔之
·加入中国共和党的必有富贵尊荣——告郭国汀
·组党竞选夺权是唯一可行的正道
·研究《圣经》的原则和指导思想——告钟鹏章牧师
·加入中国共和党的必有富贵尊荣——告郭国汀
·“人人平等”是邪恶、愚蠢的虚话
·不可把德治与法治对立起来——告郭国汀
·没有等级制秩序就没有国家——驳黎明
·中共的法治祸国殃民——驳江平和郭国汀
·狼与野牛的故事
·不想受欺压,就信奉儒教
·加入中国共和党的必有富贵尊荣——告郭国汀
·组党竞选夺权是唯一可行的正道
·奥古斯丁说:好人的统治是有益的——驳江平、告郭国汀
·平等民主自由本身有导致专制暴政的因子——告曾节明
·奥古斯丁说:好人的统治是有益的——驳江平、告郭国汀
·论民主自由的悖论——告郭国汀
·中国人是雅弗的后裔
·中共政权是流氓暴政,中国人民也邪恶——告郭国汀
·牛刀:人民币的信用正在面临崩溃
·中共政权是流氓暴政,中国人民也邪恶——告郭国汀
·教导读书人改变信仰才是铲除中共暴政的关键——告郭国汀
·牛刀:中国全社会失信将从2014年开始
·共产党就是《圣经》所预言的敌基督——必须以历史事实解释《圣经》的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争闹的国民绝不可能搞宪政民主——告陈泱潮

   爱争闹的国民绝不可能搞宪政民主——告陈泱潮
   ——陈泱潮的《特权论》是搞乱中国的歪理邪说
    陈泱潮:
     我从来没有读你陈泱潮的《特权论》,又如何剽窃你的《特权论》?我对你的《特权论》的了解来源于郭国汀对《特权论》的介绍。这是2006年的事情,在此之前,我从未听说过《特权论》。
     大约在1982年,我读卡尔·桑德堡的《林肯传》,我当时对林肯极其的崇拜,对美国的政治制度,极其的向往、喜欢。我当时受魏京生先生的感召,已经立志在中国实现宪政民主。我当时就想以美国的政治制度为样板,改革中国的政治体制。我虽然没有公开说出这个想法,但这个想法一直存在我的心里。后来我又读了《林肯选集》、《尼克松回忆录》和《里根回忆录》等等,对中国政治改革以美国为师的主张,我就更坚定了。


     1998年我就读美国人汉密尔顿等人的《联邦党人文集》,读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读洛克的《政府论》,读孟德斯鸠的《论法律的精神》,读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等等西方正宗政治学的世界名著,我需要剽窃你的思想吗?在1999年我写的文章中就主张按西方正宗政治学指导中国的政治改革,这就是主张以美国为师。我怎么可能剽窃你陈泱潮?我居在宜昌市这个不关心政治的城市,怎么可能得到你的《特权论》?即使我能得到你的《特权论》,我也不会读。因为我遵循孔子“攻乎异端,斯害也已”的教导。
     对林肯、尼克松、里根等政治家竞选总统,我极其的羡慕,这也是我在1999年组党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思想动因。
     你陈泱潮自说自话地说你40年写的《特权论》中有“政治改革要以美国为师”的话,别人如果说这句话,你陈泱潮就说别人剽窃你。你这样做,只能证明你陈泱潮无耻,不要脸!
     政治改革要以美国为师的主张,每个读书人都可以独立地得出这个结论。美国人民平安、富裕、幸福,美国国家强盛,中国文革的十年浩劫,中国人长期生活在贫穷和恐怖之中,这都是中国人人所共知的事实。从这些人所共知的事实,任何不怀偏见的读书人都可以得出“中国的政治制度必须改革,中国的政治改革必须以美国为师”的结论。美国的政治制度好,中国的政治制度不好,这对我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我依据这个事实和我自己的喜好,就提出“中国的政治制度必须改革,中国的政治改革必须以美国为师”的主张。因此,任何人都不能把这句话作为他自己的版权和专利!
     你陈泱潮知道什么是剽窃吗?如果某人的文章的大量内容与他人已经发表的文章雷同,那才是剽窃,如果句把两句话相同,能是剽窃吗?
     政治改革以美国为师,这已经是崇美的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共识,我需要剽窃你吗?
     我之所以提出政治改革要以美国为师的主张,还因为中共中央几乎天天说“不搞西方的那一套”。我就是要与中共中央唱对台戏,就针锋相对地提出我们就是要搞美国的那一套。
     你应该记得毛泽东说过:“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坚决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坚决反对。”我当年就对这话产生了质疑,因为这样就把我们思维、选择的主动权拱手交给了敌人,让敌人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因此,我现在把毛泽东的这话改成:“敌人所反对的,有些我们必须坚决拥护;敌人所拥护的,有些我们必须坚决反对。”
     由于中共中央坚持马克思主义,因此我们就要坚决否定马克思主义;由于中共中央反对搞西方那一套,因此我们就要提倡政治改革要以美国为师。
     我不是学者,不是写学术文章,政治家的讲话,必有大量他人的主张,这都不能算剽窃。
     我说:“中国的政治制度必须改革,中国的政治改革必须以美国为师。”你40年前也曾说:“中国的政治制度必须改革,中国的政治改革必须以美国为师。”表面看起来,你我的主张是相同,但实质是不同的。因为我的宪政民主是以基督教和儒教为基础的,这是宗教文化的基础;也以私有制为基础,这是经济的基础。而你的宪政民主的是以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为基础的。
     坚持马克思主义能学习美国的政治制度吗?加了砒霜的蛋糕还能吃吗?
     西方有言:“无财产,无自由。”在消灭私有制的社会主义国家,每个人都没有他自己可支配的财产,因此就没有自由。没有个人自由,能搞美国的宪政民主吗?不能!社会主义国家的财产,名义上是全体人民的,但由国家的掌权者支配、享用,而每个公民都无权支配、无权享用。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都是实质上的无产者。国家的掌权者是唯一的老板,所有国人都是他的打工仔。国人的饭碗都由国家的掌权者支配,这样的国家能搞宪政民主吗?绝对不能!你陈泱潮就是一个空想主义者。
     马克思主义加美国的政治制度,其结果必然是中国大乱!你陈泱潮的《特权论》是搞乱中国的歪理邪说!
     美国的政治制度必须以消除争吵和争闹的宗教文化为基础,否则,就会动乱。基督教有消除人们争吵和争闹的强大政治功能。美国的民主是以基督教为基础的。托克维尔对此有充分的论述。
     没有基督教文化的国家移植美国的民主制度,往往受挫。日本神道教、印度教也有如基督教相同的政治功能。这政治功能就是消除人们的争吵和争闹。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没有消除人们争吵和争闹的宗教文化,就绝不可能搞宪政民主。
     在信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不可能搞美国的民主制度。因为马克思主义不能消除人们的争吵和争闹,而且还煽动人们争吵、激化人们的争闹。爱争吵和争闹的国民,绝不可能搞美国的政治制度。
     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是斗争哲学。在斗争哲学上搞民主,就等于在炸药上建房子。以炸药为基础建房子,能安全吗?
     任何人都可能说几句正确的话,你陈泱潮不能因你说了几句正确的话就要人们重视你、肯定你。因为你陈泱潮的政治思想和宗教思想都是制造分裂和混乱,因此,你陈泱潮是制造纷争的专家。
     国家是以人为细胞的高级生命,政教学说(意识形态)是国家的灵魂。因此,政教学说具有整体性,不可任意分割、取舍、拼接或嫁接。猪头不可嫁接在人身上。人的心脏不可移植到牛身体里。狗的心脏不可移植到人体里。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你去掉列宁主义,还去掉马克思主义中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思想,还把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变为有神论,必会导致马克思主义死亡。没有列宁主义,马克思主义的信奉者必然一盘散沙,从而就毫无政治力量,成为空想。
     陈泱潮主义(伪【上帝之道——灵本人权主义】)是经你改良的马克思主义、你对《圣经》、易经和佛经的曲解、对美国政治制度的道听途说、以及你陈泱潮的胡思乱想的大杂烩。陈泱潮主义是误人误己、误国误民的异端邪说。读书人当像远离毒品一样远离陈泱潮的文章和书籍。你陈泱潮的一生,是失败的一生。听从陈泱潮的人,也必一生失败。
     此致
   张国堂
   2015年1月17日
    附录:
     我没有读过你的《特权论》,我对《特权论》的了解来源于郭国汀对《特权论》的介绍。
     我知道你的《特权论》写于文革后期,对这一点,不读你的《特权论》,也应该能知道。你自言40年前写《特权论》,你在许多攻击我的文章中也常常说《特权论》写于毛泽东的文革时期。文革时期的中国人,满脑子都是马列毛主义思想。因此,我断定《特权论》的指导思想是马列毛主义。马列毛主义我曾经认真研究过。不读你的《特权论》,我也粗略知道《特权论》的大致内容。
     《特权论》这个书名,就具有煽动性,煽动民与官斗。
     我没有读过你的《特权论》,却能批驳你的《特权论》,对我的批驳,你陈泱潮却没有理由反驳我,你只是气急败坏的谩骂我。

此文于2015年01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